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百零四章 持之以恒才有效果
    天恩中学放学的铃声响了,首先是低年级的学生,潮水般涌出来。就像鸭场开放。

    高三的,都在最后。

    没多久,四个丫头相继上车。

    还是老规矩,车子到了艾悠悠家门口,就剩艾悠悠一个了。

    家里亮着灯。

    艾悠悠迟迟不下车。

    “怎么了,有事儿?”杨根硕问道。

    “大牛,你是不是讨厌我呀!”女孩一脸幽怨地说。

    “为什么这么讲?”杨根硕好奇地问。

    “你看你都多久没来我家了,也不跟我约……玩儿,”女孩眼神有些闪烁,“我爸还问咱俩是不是吵架了?”

    杨根硕有些无奈,就答应明天过去拜访一下。

    艾悠悠一听很高兴,说妇女节老妈放半天假,会在家里准备晚餐。

    杨根硕当然连连摆手,说自家人,不用客气。

    “自家人哦。”女孩俏脸微红,咬着樱唇,扭了扭娇躯。

    ……

    当晚,大牛科技的生产厂房内,华回春亲手炮制出一部内部视频。

    视频只有内部生产员工可以看到。

    视频是在食堂的大屏幕上播放的,而正是选择了员工们用餐的时间。

    视频上,一个穿着白大褂戴着口罩,眼睛上还口罩一副茶色眼镜的男人,他手里捏着一颗半成品的大久丸,简单介绍了它的成分和毒副作用,然后,给旁边一只大猩猩吃了下去。

    员工们顿时就明白了,这是一次生物实验。

    没多久,大猩猩倒在了地上,满地打滚哀嚎,显得极为痛苦。

    而白大褂在一旁解释了原因,他说,半成品的大久丸不但没有正面作用,还有强烈的毒副作用。

    否则,企业为什么还要多此一举,难道仅仅是为了美观,企业存在的目的,追求利润终究还是主要的呀!

    企业之所以还有后续的程序,就是在这个过程中,可以消弭药品的毒副作用。

    当然,是药三分毒,企业的做法也只是让药品的毒性降低到一定的数值,达到人体可以接受的程度。

    食堂里有不少员工面露惶恐,已然吃不下饭。

    这时,大猩猩即将死亡。

    白大褂将一管子药液注射到大猩猩的身体里,过了一会儿,大猩猩便平静下来,大口喘气。

    看到这一幕,员工们一个个心有余悸,不过,却也不由的松了口气。

    然后,白大褂说,半成品具有一定的毒性,生产线的员工多多少少也会沾染一些毒性,有需要解药的,可以到研发部免费领取。

    视频就这样结束了。

    这是杨根硕和华回春想出来的一条计策。

    目的并非是找出扒窃半成品的人,而是要杜绝这种想象。

    其实,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儿。

    因为有利可图。

    听说那些制造黄金或者毒品的人,经常也会想方设法夹带一些,有些甚至藏在谷道里。

    而如今的大久丸,在工人眼中,那都是实打实的银子。

    杨根硕和华回春希望通过这一招,减少和杜绝失窃现象的发生。

    这个时候,杨根硕也在吃饭,他是在林家,跟林家姐妹一起。

    这种情况,已经很难得了。

    因为,杨根硕比任何人都忙。

    而饭桌上的气氛有些怪异,林晓萌早就看出来了。

    不过,她也没有多嘴,只是默默吃饭,默默观察。

    一顿饭接近尾声的时候,林芷君吃着木瓜炖银耳,看了眼杨根硕,说道:“大牛,后天那块地重新拍卖,你跟我一起去。”

    “这么快?”杨根硕随口来了一句。

    林芷君心中不忿,这家伙什么意思,显摆吗?

    杨根硕看到林芷君的表情,马上就知道小丫头想多了。

    “后天,也就是三月九号,上午还是下午?”

    “上午十点。”

    “好,我必须有时间,谁让我是美女总裁的贴身保镖呢!”

    林芷君无奈地翻了下白眼。

    “哇!好酷的样子,大牛,我也要。”林晓萌托着下巴,扑闪这明亮的大眼睛。

    “你也有啊,我是公用的,在你这里,我就是美女校花的贴身保镖。”

    “德行!”林芷君啐道:“什么公用,难听不难听,我才不公用你。”

    杨根硕耸耸肩,“小萌,你看到了吧!不是我不乐意,实在是某些人太自私,占有欲太强。”

    “我自私,我占有你?”林芷君点着自己的鼻子,气得直跺脚,“杨根硕,你也太自恋了吧!”

    说罢,就大步上楼去了。

    “有些事呢?必须持之以恒,才有效果。”

    杨根硕漫不经心的说了句话,但是,这句话显得没头没脑。

    于是,林芷君停下了脚步,而林晓萌也是一脸诧异的看着他。

    “就比如吃这木瓜。”杨根硕补充完毕。

    噗嗤!林晓萌一个没忍住,先笑了出来。

    “杨根硕!”愣了半晌,下一刻,林芷君终于暴走了。

    就在这时,杨根硕的手机响了起来,正好给了他一个遁走的借口。

    院子里,一棵桃树下,杨根硕接通了一个陌生的号码。

    “你是……”杨根硕问。

    “杨教官,我是小霖的母亲。”

    “……”杨根硕一愣,问候道:“阿姨好,您恢复的怎么样?”

    “多亏了你,我还能多活几年,你救了我一命啊!”马母感叹道:“你不但救了我,还救了我们全家,若不是你的介入,就算我的病好了,也活不成!”

    “阿姨,你都知道了?”

    “我知道,都知道,你给我治病,把我从死神手中夺过来,你跟高利贷的打了招呼,还让我那个不肖儿子去做工,你的大恩大德,我们一家就算是做牛做马,几辈子也还不清啊!”

    “还不清,就不还了呗,也没让你们还。”

    “可是,我们虽穷,却不大愿意亏欠别人,可是这一回,我们只怕要欠着了,因为我们家实在没什么拿得出手的东西。”

    “没事没事。”

    “杨教官,您不是凡人,但小霖是,我们都是。”

    “嗯?”杨根硕渐渐听出一股不一样的味道来。

    “小霖因为感恩,可能对你生出了爱意。”

    “这……”

    “请你拒绝她,不要让她存有任何幻想。”

    “你给我打电话,就是这个意思?”

    “请您理解一个母亲的苦心,小霖是普通人,她只能过普通人的生活,我不希望她因为这个家庭,再付出一辈子的幸福。我可以给您做牛做马,伺候你一辈子。”

    “我明白了。”杨根硕冷冷地说。

    “请您务必答应我!”马母叫道。

    杨根硕直接挂断了手机。

    尽管自己没那个意思,可是听了马母的要求,他的心里依然相当不爽,甚至,还有点逆反心理作怪。

    紧接着,马小霖就打了进来。

    “干嘛!”杨根硕的语气有些冲。

    “杨教官?我有个案子,一个人害怕,想求你帮忙?”

    “你在哪里?”

    “所里。”

    “你这么漂亮,难道没有男同志献殷勤?”

    “他们没你厉害,跟你在一起,我特有安全感。”

    靠!女孩这不是赤果果的表白?

    杨根硕觉得有必要问清楚。

    不管接不接受,被人爱着,也是一种幸福。

    “马小霖,你对我是个什么感情,是感恩,还是喜欢?”

    “杨教官……”

    “也许这么问有些直接,这样吧,你不是有案子吗?你在哪里,我去接你。”

    “所里。”

    ……

    杨根硕驾车离去,那是一辆标致308cc,属于杨根硕自己的座驾。

    见到这一幕,林晓萌撅着小嘴对林芷君道:“姐,大牛哥又出去鬼混去了。”

    “怎么,你吃醋?”林芷君笑问。

    “有点。”林晓萌看了林芷君一样,“姐,你呢?”

    “我才不在乎,他该干什么干什么去。”

    “可是,外面的女人真的比咱们姐妹好吗?”

    “天哪!”林芷君摸着额头,“小萌,你都在想什么!”

    “可他是咱们家的安保主管啊!”

    “这个约束不了人家了。当初他刚进城,没钱没地位没人脉,现在呢!他的钱,甚至不必咱们家少,背景更加强大,人脉更加恐怖。”

    “哦。”

    “今天上午,他还跟我撂挑子,被我给否了。”

    “什么!”

    “如果没有这一层关系,只怕他早就离开了。现在不能让他走,我们都很需要他。”

    “看来,我要耍点手段了。”林晓萌的美眸中闪过一抹狡黠。

    “嗯?”

    “女人有三宝,撒娇卖萌还有那啥,”林晓萌眨眨眼睛,“我想,总能迷惑住大牛吧!”

    “凡是不可强求,咱们也不能把姐妹俩都搭进去。”

    “可是,他说过,我注定要跟他结合。而姐姐你,不是也跟他吻过。”

    “别说!”林芷君捂着耳朵,一路跑,跑上楼梯,跑进房间。

    今天白天,大牛给自己帮了一个天大的忙,解决了一个天大的问题,当时自己并不开心,反而充满了失落。

    女人是想找一个强有力的依靠没错,可是之前明明还是自己的附属,下一秒,就成了自己需要仰望的存在,这种巨大的反差,她实在无法接受。

    林芷君虽然只有十八岁零几个月,但身体和心智基本成熟,能够接掌整个公司的事务,智商自然也是没有问题的。

    所以,她明白,自己对杨根硕有感情。

    然而,她真的不知道如何处理这份情感。绝品野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