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百零八章 三八节
    叮咚叮咚!

    杨根硕摁响了门铃。

    “谁呀——咦?大牛!”门后露出一张欢喜的俏脸。

    杨根硕带了烟酒、蛋糕、巧克力,手里差点没处放。

    艾大刚两口子也迎了上来。

    “大牛,不是过不来了吗?”艾大刚说。

    “来就来了,还带什么,家里都有。”张钰说。

    一副贤妻良母的模样,一副丈母娘看女婿的神情。

    “家里没有巧克力,大牛,谢谢你。”

    艾悠悠将巧克力夺过去。

    彩纸包裹,彩带扎着,她都能看出来是巧克力,令杨根硕深为叹服。

    “来来来,你来的刚好,我们还没开动。”张钰拉他就坐。

    而此时,艾大刚已经开了杨根硕带来的一瓶剑南春,都开始倒酒了。

    “大刚叔,你是长辈,我来。”杨根硕一个箭步过去,夺过酒瓶。

    “好。”艾大刚心怀大慰。

    张钰也是微微点头,对这小子越发满意,又有背景又有能力,还如此知书达理,今时今日,这样的年轻人,实在是太少太少了。

    艾悠悠心思单纯没想太多,看到爸妈都站在那里,连忙招呼坐下。

    两个男人喝白酒,两个女人喝红酒,艾悠悠只有半杯。

    杨根硕端起酒:“好丰盛的饭菜,感谢招待,阿姨,我越俎代庖,祝你节日快乐。嗯,悠悠,还有你。”

    噗!

    艾悠悠一口芒果汁喷了出来,得亏及时调整了方向,要不然,这顿饭也不用吃了。

    “咳咳……”她自己也被呛住了,一连串的咳嗽。

    “悠悠,你急什么,又没人跟你抢,慢点啊!”张钰拍打女儿的后背。

    艾悠悠终于止住了,“大牛,你说话注意点,今天不是我的节日,我还是个女孩子!”

    的确,有很多女生讨厌被归入“妇女”这一类。

    “哦。”杨根硕这才反应过来,是自己一句画蛇添足,让艾悠悠有了过激反应。

    他笑笑道:“也罢,我还以为你也过节呢!那敢情好,礼物都是阿姨的。”

    “你……”艾悠悠一听就急了。

    杨根硕扑哧一笑,“逗你玩儿呢!”

    然后正色道:“阿姨,祝你永远这么年轻漂亮,大刚叔,祝你们美满幸福,永远永远。”

    “好好。”艾大刚跟他碰杯,一口干了半杯。

    “好,好。”张钰眼眶湿润,声带哽咽,也喝了半杯红酒。

    她知道今天的幸福生活来之不易,差点就被自己一手给毁掉了。

    失而复得,弥足珍贵。

    而面前的年轻人,便是自己的贵人。

    不大的四方桌,坐着四口人。

    两个男人对面,两个女人也是。

    如此一来,杨根硕就受到了重点照顾。

    张钰和艾悠悠一个劲儿给他夹菜,面前的盘子里堆成了小山,艾悠悠的小手还给他剥虾。

    看到这一幕,艾大刚居然没有嫉妒,只是憨憨地笑着。

    张钰却酸溜溜的道:“有些人,以前吃虾都嫌麻烦,都是我剥好了送到嘴边,现在倒好……”

    “妈……”艾悠悠羞得满脸通红。

    “阿姨,你别吃醋啊,来,这是悠悠孝敬你的。”杨根硕借花献佛,给张钰盘子里拨了几个虾尾。

    一瓶酒告终之后,其乐融融的一顿饭,也结束了。

    母女俩收拾东西,男人来到客厅喝茶。

    不一会儿,母女俩也过来坐下了。

    艾悠悠问道:“米米姐的奶奶怎么样?”

    “年纪大了,好几种大病,情况不好。”杨根硕实事求是。

    艾大刚、张钰不由一叹。

    “不说这个,喝茶。”杨根硕端起一杯毛尖,冲着艾大刚举了举,“大刚叔,你现在工作怎么样?”

    “挺好,属于事业编,旱涝保收,而且,因为你的关系,我们厂的效益增长了不少。”

    杨根硕笑了笑,冲着张钰道:“阿姨,你呢?”

    “我也不错啊!你都能在公司总部横行无忌,还将公羊家的少爷气走了。总经理可是知道咱俩的关系的,我能不好吗?”

    张钰的话,一下子勾起了父女俩的兴趣。

    “公羊家的少爷?”

    “哪个公羊家的少爷?”

    父女俩先后问道。

    张钰如同个八卦的大妈,开始绘声绘色的讲述。

    三言两语,艾大刚父女就明白了,那个名叫公羊帅的少爷,来自八大家的公羊家,非常有钱有背景,也非常瘦,疯狂的追求林芷君,被杨根硕给挡回去了。

    消化完毕,父女俩看向杨根硕的目光多了点什么。

    面前这个年轻人,那是可以跟八大家公子平起平坐的人啊!

    末了,张钰又八卦一句:“大牛,你把我们林总拿下了没有?”

    噗!

    杨根硕一口热茶喷出去,呛得一阵咳嗽。

    艾大刚摇头笑笑:“大牛,今晚住家里么?”

    “这……”杨根硕知道,自己住过的客房一直空着,而艾悠悠的目光也充满了殷切,但他还是摇了摇头,“林老爷子不在家,我职责所在。”

    “没事没事,等将来吧!”艾大刚说。

    “老公,我有点事找你谈,走,去你书房。”说话间,不停冲着艾大刚使眼色。

    “哦哦,大牛啊,你先少坐一会儿,我跟你阿姨商量一点重要的事情。”

    说着,两人就离开了。

    客厅里,顿时就剩下一对年轻人。

    艾悠悠的目光有些幽怨,“大牛,为什么就不能住一晚呢?哪怕你把这里当成你的娘家。”

    杨根硕瞪大眼睛,这个比喻有点恰当。

    “既然不愿意留下来,你可不可以找个像样的借口啊!害怕我吃了你?”

    “为什么这么说?我是真的要回去……”

    “你一出去就是好些天,林家姐妹不是一样很安全?”

    杨根硕顿时哑口无言,吭哧了半天,嗫嚅道:“要不,住一晚。”

    “本姑娘不稀罕,这里也不是你的行宫,走吧,出去,然后把门带上。”

    小丫头扶着额头,再也不看杨根硕一眼。

    杨根硕缓缓起身,“我走啦。”

    在门口停下,“我真走啦。”

    拉开门,关门之前,“我……再见。”

    轻轻的,门关上了。

    “死大牛,臭大牛,到底是不是男人,不知道女孩子要哄得吗,你情商低……”

    对着门口大骂的艾悠悠突然停住了,因为,门重新打开,自己“怨妇”的样子被他看了个正着。

    她满脸通红,恨不得找个地缝。

    捂着脸,扭头就往楼上跑。

    然而,下一刻,却扑进了杨根硕的怀里。

    杨根硕完成了一个瞬移。

    然而,在艾悠悠眼中,这早已是见怪不怪了。

    “让开,凑坏蛋!”

    “我是坏蛋,你砸碎,看看臭不臭?”

    “讨厌!”

    杨根硕抓住捶他胸口的一对柔荑,看着女孩的眼睛,温柔地说道:“送送我。”

    女孩咬了咬嘴唇,“嗯”了一声。

    刚坐进车里,两人便抱在一起,吻了起来。

    杨根硕的手自然不会规矩,一会儿,艾悠悠就浑身发烫,娇软无力。

    “坏蛋,就会欺负人。”艾悠悠推开他,气喘吁吁。

    杨根硕微笑着,这一刻的女孩满脸潮红,眼眸迷离,真是明艳不可方物。

    轻轻地,兜着她的后脑勺,按在自己的胸口上。

    艾悠悠诧异地看了他一样,还是很顺从的靠在那里。

    很温暖坚实的胸膛,很强劲有力的心跳,让她有种莫名的安全感。

    “刚好还有三个月就高考了,你准备好了吗?”

    “没什么好准备的,我的成绩还不错吧,而且发挥也一直正常,高考,也就是一次普通的考试,平常心就好。”

    “悠悠真乃奇女子也!”他竖起大拇指。

    “讨厌!”艾悠悠在他怀里一阵扭动,“就算落榜我也不怕,你可以养我啊!”

    “心目中的大学是哪家?”

    “你呢?”艾悠悠不答反问。

    “我啊……肯定考不上,也不去丢那个人。”想起了林芷君的话,他说:“我可能要跟着林家姐妹,她们上哪所大学,我也去。”

    “我也跟着你。”艾悠悠扭过脸蛋,仰望着他。

    “这个应该问题不大。那你还参加考试吗?”

    “你的意思是,不参加考试,想上哪家上哪家?”

    杨根硕点点头:“是这么个意思。”

    “有句话怎么说来着,贫穷真的是限制了我的想象力。”

    “呵呵……当初林芷君这么说,我也想到了这么一句话。”

    “可是你现在也有钱啦!”

    “我的想象力还是没能跟上。”顿了顿,他重复了刚才的问题,问艾悠悠还要参加高考吗。

    艾悠悠想了想说:“读了这么多年书,必须要走进考场感受一下的,这也是对自己一个交代。”

    杨根硕点点头:“林芷君也是这么说的,她说这是一段经历,一段回忆。”

    “有钱人的思维,跟普通人没法同日而语。”

    “悠悠,既然如此,你最后的阶段,也不用那么拼命,知道吗,身体重要。”

    “呵呵……知道了,所以,请你关注我的状态。”

    “那是必须的,就算我不在教室,也能第一时间知道。”

    “是啊是啊,你厉害了,班里不但有徒弟,还有小弟。”

    杨根硕笑了笑,轻声道:“这次我真的走了?”

    女孩凑上来,咬住他的下嘴唇,“好,回去开慢点。”

    目送艾悠悠走进家门,他才启动,刚走出几米,手机响了,满以为是艾悠悠打来的,拿起来一看,竟然是龙慕云。绝品野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