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百零九章 拔不出来
    “大牛,你行啊,回来也不找我这个校长报到一下,信不信我直接开除你的学籍。”龙慕云笑着说。

    “龙校长,你不要吓我。这么做是不道德的。”

    “嗯,怎么就不道德了?”龙慕云原本就是开玩笑的,但是现在听到这里,又觉得有些好奇。

    “因为,我势必要成为桃源村走出来的第一个大学生。”

    “呵呵……好长哦,好拗口哦,但是我依然没有觉得我哪里不道德。”

    “你毁了我,你毁了全村老少的骄傲,他们不跟你急?”

    “哈哈……”龙慕云终于放声大笑出来。

    杨根硕摇摇头:“还有一点,小云你似乎忘了。”

    “小云?你叫我小云?”

    “呃……只不过提前熟悉一下,你想啊,要是我名义上的丈母娘知道,我居然高中都没读完,还被校方开除了,咱们这事儿可就黄了啊!”

    “跟你本来也没什么事儿,都是假的!”

    隔着电话,杨根硕都能感觉出龙慕云的娇羞。

    那么一个虎彪彪的妞儿,也会有小女儿的一面?

    杨根硕想着,若是就在她面前,该是怎样一番光景?

    “既然如此,那你自便吧!”

    “喂,什么意思?你这是准备撂挑子?你可是男人,一个唾沫一个钉,答应了的事儿,不可以不作数。”

    “我想,你打电话,也就是这个目的吧。”

    “那还能是什么,难不成还想你了?”

    “这个可以有啊!不过咱们现如今的身份有些不道德,一个女校长居然勾引一名正直善良的男学生,你让世人如何看你!”

    “呀!”龙慕云怪叫一声,“不行了,你现在这个学生身份,的确是个阻碍。”

    “阻碍我们不能在一起,就像一条伦理道德构成的银河。”杨根硕笑道。

    “是啊,怎么办?要不先拿掉你这个身份,然后再还给你,不过,难道你还准备参加高考,不要搞笑了好不好。”

    “小云,你真的想要跟我在一起?”杨根硕的声音变得无比温柔。

    “滚蛋,别演戏了。”龙慕云啐了一口,满脸通红。

    “没意思啊,龙校长,咱们可不就是在演戏?有句话说得好,人生如戏全靠演技。不过我可给你打个预防针,你不可以跟我假戏真做。”

    龙慕云差点被气出内伤,她好歹也是美女好不好,而且是英气逼人的大美女,“怎么就是我对你,为什么就不是你对我?”

    “这根本都是你提出来的嘛!我也只是配合你。”

    “好了好了。”龙慕云淡淡道:“其实也无所谓了,世俗看重的东西,大家族反而不屑一顾,大家族只看一点,那就是实力,你的实力够了,他们就认可你。”

    “是认可咱们。”杨根硕又占了龙慕云一句口头便宜。

    龙慕云没有反驳,反而叹了口气:“其实我妈寄人篱下,一个人含辛茹苦把我拉扯大,真是不容易,若是其他的事儿,我也就顺从她了。但愿这一次,她不要太过生气吧!”

    “我有办法哄老人家开心,不过,就怕你的演技太差,到时候穿帮。”

    “只要我妈开心,我怎么着都成?”

    “侍寝也成?”杨根硕脱口而出,眼前浮现出一幕令人血脉贲张的画面。

    大腿根部插着一支箭,丁字形裤衩的带子都快断了。

    “除了那个。”龙慕云咬牙切齿。

    “我终于看到你的诚意了,放心,我也会拿出我极大的诚意。”

    ……

    一夜没睡。

    精神抖擞。

    登天梯是个好东西。

    睡觉就是修炼。

    心情好的时候,人不但大度,解风情,还勤快。

    这不,杨根硕又抢了原本属于周婶的差事,做早餐。

    周婶担心的说,自己会不会失业。

    杨根硕哈哈一笑,让她放宽心,谁知道自己在这个家里呆多久呢!

    周婶却有些伤感,说自从他住进了别墅,这个家倒是有生气多了。

    杨根硕看了眼周婶,发现她是个有良心的人,在林家已经做出感情来。

    在信任缺失感情凉薄的今天,周婶这样的,实在是凤毛麟角,让人看着都很暖心。

    不由得想到那个纵火的保姆,那得多大的仇恨。

    今天早上,杨根硕变了点花样。

    没办法,谁都想要得到别人的肯定,尖叫就更好了。

    而如果杨根硕拿出的,还是前一天的同样早餐品类,哪怕依然美味可口,感情分也是要大打折扣的。

    于是,杨根硕选择了“变”。

    果不其然,林晓萌吃了第一口皮蛋瘦肉粥,就尖叫起来。

    “哇,姐,我从来没有吃过这么好吃的皮蛋瘦肉粥,肯德基那个是什么嘛!简直不堪入腹,我以后再也不吃了。”

    “淡定,淡定啊!”林芷君没好气的瞪了妹妹一样,“你是林家二小姐,有点大家闺秀的样子好不好?一惊一乍的,成何体统,不就是一碗皮蛋瘦肉粥?”

    说话间,她吃了一勺蛋炒饭。

    只吃了一勺,她大大的眼眶里蓄满了泪水,拿着不锈钢勺子遥指杨根硕,“为什么,为什么你要放入洋葱?”

    “黯然销|魂饭?我试试。”林晓萌立刻跟姐姐交换,只吃了一口,便眼眶通红:“姐,我想爸爸妈妈了。”

    “乖啊!”林芷君抱着妹妹,“不吃那个蛋炒饭了,咱们吃皮蛋粥。”

    林芷君喝了一口皮蛋粥。

    闭上眼睛陷入陶醉。

    皮蛋入口即化,瘦肉嫩滑爽口,粥也稀稠适当,再加上一点点咸菜,一点点葱花,一点点香菜末,简直完美。

    看到两姐妹吃早餐时的反应,杨根硕相当满足。

    她们的反应就是最大的肯定,最好的褒奖。

    而周婶被这一幕搞得一愣一愣的。

    这也太夸张了吧,怎么弄得跟演戏似的。

    饭后,两个女孩上楼化妆。

    又半小时后,一起下楼。

    林晓萌依然是一副清纯萝莉打扮。

    林芷君今天也出席重要场合,因此打扮的就偏成熟庄重一点。

    杨根硕自然忍不住多看几眼。

    一身标准的黑色ol装,当然,是量身定制的,相当合身,短裙下面是稍稍厚一些的黑色丝袜。

    脚上穿一双只有五厘米的高跟鞋。

    潇洒、干练、知性、霸气,重重气息扑面而来。

    “大牛!”林晓萌的手在杨根硕面前晃了晃,“我姐这么一打扮,你是不是很惊艳,眼睛都拔不出来了?”

    “死丫头,给我住嘴。”

    “现在拔。正在拔。”杨根硕讪笑。

    一如既往,送几个女孩上学。

    林芷君当然没有下车。

    “小君,这会儿去会不会有点早?”杨根硕问道。

    “市政大礼堂有一段路呢!现在还是早高峰,时间并不宽裕多少,慢慢过去吧!”

    杨根硕一想也觉得有理,就让车子跟着蠕动。

    “晚上有事吗?”林芷君从文件上抬起头。

    “干……干嘛!”杨根硕磕巴着问。

    林芷君知道这厮又想歪了,马上瞪了他一眼,“如果我们赢了,那就要庆祝,因为,为了这个案子,我们耗费了很大的心血,哪怕是因为你的介入,我们才赢,我还是应该带着大家庆祝一下,放松一下。”

    杨根硕抿着嘴点点头,“你想邀请我参加?”

    “是,如果赢了,你功不可没。”

    “很遗憾。”他耸耸肩。

    “怎么,你不愿意参加?”林芷君秀眉微蹙。

    “不是的。”他摇摇头,“我有约。”

    林芷君闭上眼睛,微微点头:“那就算了。以后……还有机会。”

    然而,语气中失望的成分,是个人都能听出来。

    杨根硕觉得有必要解释一下。

    “小君,一来,等赢了之后再说,现在谈庆祝为时过早;这二来,我晚上真的有约……”

    “不用解释,知道你忙,女朋友多得照顾不来!”

    这一次,他似乎嗅到了一股子老陈醋的味道,当然,这话要说出来,林芷君还不爆炸。

    “是第五瀚海给我打了电话,让我今晚去他家做客,这一点,你可以向第五旻求证。”

    “真的?为什么?”林芷君很快多云转晴。

    “这个第五瀚海因病卧床一年多,家族事务都是第五定海代理,这也造成了嫡系长孙第五旻尴尬的境地,现如今,我唤醒了老爷子,而且帮助第五旻实现了成长,所以,老爷子要当面谢谢我。”

    “那你应该去的。”林芷君毫不犹豫道,“多跟这些大家族接触,对你的将来有好处。”

    杨根硕诧异地看着她,这丫头是关心他,在为他的将来打算?

    发现杨根硕怪怪的眼神,林芷君扭过头去,丢下一句“专心开车”。

    但是杨根硕分明发现,一抹红晕从女孩的俏脸上,迅速蔓延到耳根。

    两人提前十分钟走进市政大礼堂。

    这个时候,礼堂里几乎座无虚席。

    林芷君率领自己的团队来到了指定的空位上。

    其它成员是自行前来,然后在大礼堂门口集合的。

    杨根硕看到了周筱若、管青丝,还有两名年轻的生面孔。想必都是这个项目的成员。

    一行六人落座后,杨根硕终于看到了一双如同利刃般的目光,目光的主人是公羊帅,他眯眼冷笑,带着挑衅。

    林芷君显然也发现了那厮,不过却未曾理会。

    什么嘛!长得对不起观众也就罢了,追女孩子居然不择手段。

    公羊帅这个人在林芷君心目中的形象彻底崩塌了。

    这时候,主持人走上台,对着话筒热情洋溢地说:“今天是个激动人心的日子,一块宝地,将要被众多商界大鳄再次角逐,现在,让我们用最热烈的掌声欢迎今天最具权威性的公证人——杨开福市长。”

    一时间,掌声雷动,群情激愤。

    杨根硕微微一笑,这个家伙挺会来事儿。绝品野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