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百一十三章 还请杨兄弟高抬贵手
    “大哥,我是仲达,出事了!”

    来电之人,是公羊刚毅的二弟公羊仲达,他足智多谋,一直负责公司的海外项目。

    听到弟弟的话,他心头一颤,“仲达啊,什么事,不慌,慢慢说。”

    “就在刚刚,甲方无条件中止了合同。”

    轰!

    公羊刚毅顿感五雷轰顶。

    这个项目是跟鹰国一个大公司合作的,人家具有皇家背景。

    公羊家为了这个项目,先后投入近百亿。

    现在人家中止了合同,宣布退出。

    “没有任何征兆?”他颤声问道。

    “没有啊!”公羊仲达也快哭了,“没有一点预兆,我找他们负责人,他们却也是三缄其口。”

    “这是违反行业条律的,我们可以用国际法维护我们的权力。”公羊刚毅振振有词。

    “大哥,这是人家的地盘啊,人家公司还有皇家背景,人家说了,可以申请国际仲裁,愿意陪我们。”

    愿意陪我们?这是一句什么样的屁话啊!那就是陷入无限期仲裁的意思喽。

    “无耻!”公羊刚毅暴跳如雷,双目赤红,“非我族类其心必异,蛮夷之邦,不讲信用!啊——”

    公羊刚毅一下子捂住了胸口。

    “大哥,你没事吧!”电话里,公羊仲达听到大哥的痛呼,着急的喊道。

    “爸,你怎么了?”公羊帅听了个大概,大概知道是海外项目出事了,没想到父亲气到心脏病发作,可见这件事有多么严重。

    公羊刚毅摆摆手,一屁股跌坐在椅子上,大口喘气,摆摆手:“我没事,老二,你继续说。”

    “你不要着急上火,事情总有解决的办法,这件事突如其来,必有蹊跷。”

    公羊刚毅脑海里闪过一道电光,他颤抖着看向笑意盈盈的维多利亚,眼中顿时多了一道恐惧。

    杨开福越发怜悯公羊刚毅了,但仅此而已,想要他上前表达关切,几乎不可能,因为,公羊刚毅从来就没把他这个行政长官放在眼里。

    其他人大概都能猜到是怎么回事了,这个歪果女人深不可测啊!

    “维多利亚,谢谢你,适可而止就好!”杨根硕在她耳边轻声说道。

    维多利亚勾头,几乎是咬着他的耳朵,说:“有些人,不打痛,不会长记性。”

    杨根硕轻轻一叹。

    公羊帅曾经用不光彩的手段追求林芷君,今天又在拍卖现场冷嘲热讽极尽诋毁,然而,杨根硕觉得,双方并无不死不休的仇恨。

    现如今,公羊刚毅的心脏病都发作了,若是有个三长两短,这仇就深了。

    就在这时,公羊刚毅的手机又是一震。

    同时,公羊刚毅的身子也跟着一震。

    就这么一会儿,他都有点儿手机恐惧症了。

    公羊帅接过父亲的手机,看了眼来电显示,说道:“爸,是三叔。”

    老三叫公羊叔达。

    公羊刚毅闭上眼睛,点点头,示意儿子接听,一颗心直往下沉。

    而听电话的公羊帅手机直接滑落在地。

    “爸,完了,全完了!”

    “怎么回事,说!”公羊刚毅吼道。

    公羊帅没有隐瞒,说道:“三叔在电话里说,公司的股票在h股和b股市场受到天量资金的狙击,已是岌岌可危。”

    “噗——”公羊刚毅二话没说,喷出一口鲜血。

    “爸!”公羊帅连忙扶着父亲。

    公羊刚毅抬手指向杨根硕和维多利亚的方向,然后缓缓地缓缓地落下了,并且闭上了眼睛。

    竟然出现这一幕!众人目瞪口呆。

    “救护车,叫救护车!”公羊帅冲着拍卖公司大吼。

    杨根硕两步就来到了公羊刚毅旁边,一把抓住他的手腕。

    “你要干什么,滚开!”公羊帅如同一头发怒的山羊。

    说着,就动手去推杨根硕。

    “不想你爹有事,就给我一边待着!”

    没推动杨根硕,还被冷冷瞪了一眼,公羊帅果然不吭声了。

    杨根硕闭着眼睛,捏着公羊刚毅的脉门,说道:“该叫救护车就叫。”

    公羊帅嘴巴动了动,当场打起了电话。

    杨根硕能够感觉到,公羊刚毅也是有功夫的,不过,心脏病也不轻,这一次怒急攻心,相当危险。

    当年,周郎心脏不好,就被诸葛亮三封信活活气死。

    气大伤身,这话很有道理。

    但是公羊刚毅遇到了他,算是相当幸运了。

    也是杨根硕不想结下这段仇恨,本来也没多大事儿。

    把脉之后,就在其胸口一番推拿。

    那些与会人员一个都没走,尽管肚子饿的咕咕叫,也舍不得走。

    一块地皮的竞拍而已,竟有如此多的波折,甚至差点出了人命,这场戏简直精彩的不要不要的。

    而现在那个大牛科技的当家人在干什么?

    上百双眼睛都盯着他。

    市长杨开福冲着一帮市领导解释:“大牛是我本家,在家里地位比我还高,是家主的外孙,同时,他医术通神。”

    一副与有荣焉的模样。

    领导们都有些震惊,震惊于这个年轻人的身份,难怪杨开福对他如此亲热。

    不过,也有人不以为然,医术通神,亏他也敢说!不过反过来一想,若是没有两把刷子,这个时候只怕也不敢出手。

    维多利亚美眸中多了一抹异样的光彩,脑袋往林芷君那儿偏了偏,“你先生还懂得中医?”

    林芷君俏脸一红,“维多利亚小姐,再次重申,我们还不是那种关系,不过,他的医术真的很厉害。”

    “这就是你们说的以德报怨吗?”维多利亚呵呵笑道:“这样杰出的男人,林小姐却三番五次的撇清关系,真是令人费解,若是你不稀罕,要不便宜我得了?”

    “你的心不是死了吗?”林芷君心直口快,当看到维多利亚的脸上显现出一抹痛楚,马上知道说错了话,连忙道歉:“对不起。”

    维多利亚摇摇头,神情上再也无法恢复那种言笑晏晏。

    于是乎,林芷君的心里越发内疚,她想了个办法,转移话题,分散维多利亚的注意力。

    “维多利亚小姐,你跟大牛是怎么认识的,从来没听他说起过你。”

    孰料,这句话问出来,维多利亚的俏脸一下子血色全无,还死死咬住了自己的手指。

    “对不起,对不起!”林芷君锤了一下脑袋,忙不迭连连道歉,“快看大牛。”

    维多利亚放眼看去,原来是杨根硕动起来了。

    他将公羊刚毅的身体扶正,转到他的背后,将其双臂拉开,骈指在其后背自上而下疾点。

    一连串的动作,干脆利落,一气呵成,萧少飘逸,令人目眩神迷,不由想到武侠片上的镜头。

    末了,一掌拍在公羊刚毅的后心。

    噗!

    公羊刚毅张开再喷一道血。

    “爸!”公羊帅一下子扑到父亲的面前,抱住他的身子,瞪视杨根硕:“姓杨的,我跟你拼了!”

    “咳咳……”公羊刚毅睁开眼睛,气喘吁吁。

    “爸!”公羊帅热泪盈眶。

    众人瞠目结舌,居然救醒了?这小子还真懂医术。

    之前保持怀疑态度的市领导,这会儿也信了。

    联想到这小子的身份背景,以及今天的处事风格,一个个看向他的目光都不同了。

    很显然,如此年轻,如此背景,如此心性,必定前途无量啊!

    公羊刚毅刚刚处于一个很奇怪的状态,心口发紧大脑缺氧,尚未晕厥,但也睁不开眼睛。

    然而,还保持着听觉和感觉。

    他知道,救他的是谁。

    人家完全是可以不救自己,让自己自生自灭的。

    公羊刚毅长叹一声,看着杨根硕道:“你是杨柱国的外孙?”

    “是。”

    “你是个很了不起的年轻人。”

    “过奖,举手之劳。”

    “小帅,我们输了,输的心服口服。”

    “爸……”

    “不要多言。你去跟拍卖公司讲,我们家族公司出了点问题,无力支付这笔钱,退出这次竞拍,至于保证金,我们也不要了。”

    “谢谢。”杨根硕点头,“谢谢你成全了我,所以,你的保证金,我来负责。”

    不少人窃窃私语,纷纷对他竖起了大拇指。

    “小帅,扶我起来。”公羊刚毅被儿子扶着站起身来,一步步来到杨根硕和维多利亚面前,“我……”

    杨根硕开口打断他:“你的心脏有些问题,有空去医院检查一下吧!当然,若是相信我,我下来给你一个药方。”

    “相信,我现在感觉很好!”公羊刚毅激动地说,但是,表情有些浮夸,让人感觉有点像托儿,“我还有个不情之请。”

    “你说。”

    “我们公羊家几百年的积淀,方才有了今天的气象,我们父子有眼无珠,得罪了高人,那是我们父子的错,要打要罚,哪怕是下跪磕头,我们都认,但是,我们父子不能成为家族的千古罪人,所以,还请杨兄弟高抬贵手!”

    公羊刚毅浑身颤抖,一个深深的鞠躬。

    众人默默看着,心里不由得对其生出了一丝同情。

    “爸!”公羊帅无法接受。

    “畜生!跪下,跟我一起求情!”公羊刚毅怒喝。

    扑通!

    公羊帅跪下了,但眼中是难掩的恨意。

    杨根硕闭了闭眼睛:“公羊家主,我尽量吧!”

    说罢,迈步,自顾自朝外走去。

    林芷君等人一愣,忙不迭跟上。

    “大牛,大牛等等我。”维多利亚也向杨根硕追去。

    “小姐,维多利亚小姐。”公羊刚毅一个羊扑,竟然抱住了维多利亚一条小腿。

    “干嘛,放手!”维多利亚恼羞成怒。

    “求小姐手下留情!”公羊刚毅也是没办法,今天是豁出老脸了。

    “我只听大牛的,就这样,你再不放手,后果自负!”

    公羊刚毅果然连忙放开了手。

    维多利亚一溜烟追了出去。绝品野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