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百一十六章 公羊帅的图谋
    “爸,那就是个睚眦必报的小人,他是不会放过我们的。”

    家中,公羊帅气急败坏地说道,一副义愤填膺的样子。

    这个下午,经过多方打听,他们终于查到了那个名叫维多利亚的女人的身份。

    身份尊贵显赫,令他们仰望,令他们惊惧。

    人家弄死他们,乃至扑灭整个公羊家族,不会比捏死一只蚂蚁费力。

    “等等吧!我们又能做什么呢?”公羊刚毅苦着脸,有气无力地说。

    他认为双方只是几句口角,谈不上什么深仇大恨,杨根硕看上去也不是睚眦必报之人,不至于赶尽杀绝。

    他也没有责怪儿子,世家大少,有些盛气凌人也无可厚非。

    他这么些年的道行,不也没能看出那小子的深浅,本想保住一些大家族的颜面……

    唉!悔不当初啊!早知道退一步海阔天空,就没有这么多糟心事儿了。

    时间一分一秒的推移,父子俩越来越沉不住气。

    相对于父亲的紧张,公羊帅却是仇恨。

    浓烈的仇恨,灼烧着他的双眼,让他的眼珠变得通红。

    于是,终于动用到安插的那颗棋子。

    周筱若走出喧闹的酒吧,停车场上,一辆白色的路虎揽胜里伸出一只手,不带感情道:“上车。”

    她不能违抗,只能上车。

    车上没有别人,除了这个面部棱角分明的司机,可惜,这个司机太冷,如同一柄出鞘的利剑。

    “这是少主让我给你的。”他将手机递给周筱若。

    周筱若点开视频,里面是一间不甚明亮的房子,还有一个年轻男子的哭着哀求:“求求你们,不要剁掉我的手,我再也不敢啦!你们再给我一次机会,哦,我姐在大公司给总经理当秘书,她能弄到钱,求求你们,求求你们再给我一次机会。”

    “小光!”周筱若捂住嘴,泪如泉涌,“你们要怎样?”

    “只要办好少主交代的事情,你弟弟就会没事。”

    “你们有能耐,为什么不自己办,却用这种下三滥的手段胁迫一个女人!我弟弟是个乖孩子,从不赌博,分明是你们设下的圈套,你们真是无所不用其极。”

    “说完了?”司机无动于衷。

    “公羊帅是头狼,哦不,是头虎,我真是与虎谋皮。”

    “说完了?”司机不耐烦,“想想你相依为命的弟弟。”

    周筱若闭上眼睛,木然道:“让我做什么?”

    “很简单。”

    司机说完,她手里多了一个小瓶子,里面的液体发出妖冶的紫色。

    “毒药?”

    “非也,只是让人动情的药。”

    “给谁下?”

    “首要目标是林芷君,其他人你看着办。”

    “公羊帅不是男人!只会用下三滥的手段得到女人,连我都觉得不齿。”

    司机冷笑:“是不是男人,你应该最清楚。”

    “……”

    “去吧,出来时间太长,会令人生疑,还有,调整一下情绪,眼泪擦干净。”

    “谢谢提醒。”周筱若硬邦邦地说了句,拿着抽纸下车。

    司机伸出头:“好好做事,为了你的至亲。”

    周筱若扭头瞪了他一眼,司机却扣上了墨镜。

    目送周筱若进了酒吧,他拨通公羊帅的手机,“少主,药给出去了。”

    “嗯,公羊牢,如果我记得不错,你是玄阶吧!”

    “报告少主,玄阶初期。”

    “给你一个任务,把那小子给我引出来,如果能够击杀更好,如若不行,也要给我引开起码十分钟。”

    “公羊牢定不让少主失望。”

    公羊帅已然动了杀心,如果家族注定万劫不复,那么不如趁着现在,让对方付出惨重的代价。

    而这一点,公羊帅却有着无以伦比的自信。

    公羊家在八大家中,不是最有权的,也不是最有钱的,但有一点却是公认,那就是武力。

    下人里面,有好几个玄阶高手,家族当中,还有一名地阶长老坐镇。

    “杨根硕,就让你尝尝我公羊家的雷霆手段。”

    黑暗中,咬牙切齿的公羊帅认为,将林芷君拿下,将杨根硕击杀,虽败犹荣。

    ……

    酒吧里,杨根硕担心的骚扰没有出现,但却一点儿也不觉得奇怪。

    因为,维多利亚口中两个天使脸蛋魔鬼身材的保镖出现了。

    她们一人占据一桌,将杨根硕他们的桌子夹在中间,如同两道警戒线,企图趋近的男人女人都铩羽而归。

    当第三波男人被无情的击退之后,众人方才明白,这两个洋妞战力恐怖啊!

    于是乎,再也没有人上前触霉头,找不痛快。

    维多利亚一边喝酒,一边介绍,圆脸短发的叫莉迪亚,鹅蛋脸马尾辫的是芭芭拉。

    林芷君很羡慕人家,想着啥时候也培养两个美女保镖。

    同时,她发现一点,维多利亚在喝酒的时候,的确像个伤心的女人。

    难不成,跟大牛喝了一下午的伤心酒?

    女人喝威士忌还算正常,喝纯伏特加,这就有些不正常了。

    摇摇头,看到周筱若还没回来。

    “青丝,筱若出去这么久,不会有什么事儿吧。”林芷君道。

    酒吧她很少过来,一个人都不敢来,谁不知道这里的混乱。

    “那我出去看看。”管青丝说。

    “林总,我在这儿呢!”周筱若的身影出现在几人背后。

    “快来坐,没什么事儿吧!我刚准备让青丝去找找你,怎么,你的眼睛红红的,哭过?”林芷君一下子看了出来。

    “我没事儿。”周筱若挤在两个女人中间。

    杨根硕觉得很没意思,人家来酒吧都是泡妞,他倒好,带着几个美女,却要陪其中一个灌苦酒。

    若是杨根硕的心思让那些欧洲骑士知道,铁定要跟杨根硕决斗的。

    陪维多利亚公主喝酒,共进晚餐,是多少骑士梦寐以求却不可得的机会。

    这货还矫情上了。

    看了眼周筱若,他也没怎么在意。

    周筱若表现的很自然,知道瞒不过,早就想好了托辞。

    “筱若,你比我大,咱们虽然是雇佣关系,但是,我一直把你和青丝当成姐姐,如果有什么事,一定跟我讲,能帮的,我一定帮。”

    “林总……”周筱若捂着嘴,眼泪如同断了线的珍珠,这是因为她内心充满了愧疚,但还是说出了准备好的谎言,“碰到一个渣男,都过去了。”

    这句话,还真是半真半假。

    原本,她跟了公羊帅,也没想过嫁入豪门,她没那么天真,但一个情人的名额总可以幻想一下吧,不成想还没享受什么好处,先变成了工具。

    “唉!”林芷君忍不住叹息一声,这事儿,她就算能帮上忙,也是微乎其微。

    管青丝将一瓶嘉士伯送到周筱若手中:“来,喝酒,一醉解千愁,渣男,哪个女人还不碰到几个。”

    杨根硕的注意力一下子转移过来。

    尤其是这话从管青丝嘴里出来,他颇感意外。

    因为管青丝给人的感觉是文静而腼腆的。

    “青丝,你也碰到过渣男?”林芷君问。

    “不是不是,这话是个女明星说的。”管青丝红着脸说。

    “总之,男人没一个好东西。”林芷君说着,挑衅的瞪了杨根硕一眼。

    杨根硕捂着脑门,唉,我这是招谁惹谁了我,真是躺着也中枪啊!

    “杨根硕,以后我也喊你大牛吧!”维多利亚突然说道。

    “咦,你怎么知道这个?”

    “杨开福告诉我的。”

    “随便吧,只是个代号而已,谁让你是个美女呢!如果是男人,我可不答应。”

    “呵呵……”维多利亚摇摇头,“来,喝这个。”

    杨根硕嘴里发苦,“兑点雪碧吧,不好喝。”

    “我一个女人都能喝,你干嘛推三阻四。”维多利亚不高兴道。

    “好吧好吧,我舍命陪美女。”杨根硕苦着脸灌伏特加。刚到嘴边的话又咽了回去。

    不过,她发现,维多利亚的酒量着实不错,啤酒、威士忌、伏特加混着喝,而且两人之前已经喝了一下午啊。

    也许,有句话是对的,想喝醉人,却永远喝不醉。

    “那个,我去下洗手间。”维多利亚扶着桌面起身,有些踉跄。

    杨根硕忙不迭扶住:“没事吧,我送你去,何苦呢?”

    “不用,我没事。”维多利亚拒绝,然后抚着他的胸口,媚眼如丝,“你不是要跟我在洗手间里做那种羞羞的事情吧!”

    “我倒!”杨根硕一拍脑袋,“你自己去吧,那个芭芭拉或者莉迪亚,赶紧过来护驾。”

    “不用不用,安心坐着。去个洗手间而已。”维多利亚踉踉跄跄过去。

    莉迪亚还是远远的跟在了后面。

    就在这时,杨根硕收到一条短信。

    自然是个陌生号码。

    “杨根硕是吧,听说你有两下子,敢不敢出来比划比划。”

    “有病!”杨根硕骂了句,直接将短信删掉。

    不成想,又来一条。

    “害怕了还是咋的,放心,爷爷我保证不打死你,你要是不出来也成,我就放你车胎的气儿。”

    “次奥!”杨根硕被打败了,这特么谁这么无聊啊,他是没开车过来,但是林芷君她们是有的,而且,这个人的做事风格,让他想到了一个人。

    “芭芭拉,过来。”杨根硕冲着马尾辫保镖勾勾手。

    “瓦特啊呦读音?”芭芭拉走过来,面色不善。

    这句英文他还是听得懂的,于是笑了笑,说道:“我出去一下,你在这里保护好你主子,还有这几位美女。”

    他挤眉弄眼,手舞足蹈,希望芭芭拉能够听懂。

    结果,芭芭拉只是冷哼一声。

    “对牛弹琴。”杨根硕英文水平不行,还嫌人家不明白他的意思,耸耸肩,从林芷君道:“小君,我出去一下,好像有个无聊的故人,去去就来。”

    “哦,没事。”林芷君见识到芭芭拉和莉迪亚的战斗力,这会儿胆气很正。绝品野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