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百二十三章 谈崩了
    “姐!”林晓萌抱住姐姐因为激动而颤抖的身子。

    杨根硕叹了口气,果不其然,周筱若就是个内鬼,虽然她有着不得已的苦衷,但既然出手陷害林芷君,便不可原谅。

    而且看起来,周筱若也不是个安分守己的女人,男人不知道换了几任,虽然如今就是这世道,可不还是有管青丝这种冰清玉洁的女孩儿吗?

    想到这儿,他瞥了眼坐在椅子上,望着周筱若凄苦无助的背影,露出深深同情的管青丝,就越发喜欢这个柔软的女孩了。

    这么冰清玉洁温柔可人的女孩儿,就这么阴错阳差的,被自己给玷污了。

    他摸了摸鼻子,心底居然有些得意。

    “大牛,想什么呢!赶紧处理事情,天不早了。”

    这时候,看到杨根硕发呆,维多利亚催促道。

    “好的。”杨根硕转而面对公羊刚毅。

    公羊刚毅心头一颤,维多利亚的意思很清楚,今晚在这儿,就是杨根硕说了算。

    这小子劣迹斑斑,不是省油灯啊!

    “公羊家主,事情大概清楚了,说说吧,你们家是个什么样的态度?”

    “还没说清,其中有个误会,杀死莉迪亚的另有其人!”

    啪!

    尽管公羊帅说的是实情,还是吃了一个嘴巴。

    公羊刚毅拱手道:“杨兄弟,维多利亚小姐,犬子罪该万死,但这的确是实情,老夫以身家性命担保,还有一股势力,要对维多利亚小姐不利,不可不防啊!”

    维多利亚并不清楚,但杨根硕早就看出了这一点,他扭头看她,维多利亚略一沉吟,便闭上了眼睛:“你们家运气不好。”

    轰!

    公羊刚毅五雷轰顶。

    维多利亚这句话的意思是,两个保镖的死,都要算在公羊家族的头上。

    而这一刻,他也的确不敢辩驳,姿态放得极低,“不知怎样,小姐才能暂息雷霆之怒?”

    维多利亚眼也不睁,漫不经心道:“若是在我们国家,他早就是个死人了。”

    “啊?”这一声惊呼,是公羊帅和公羊刚毅同时发出来的。

    公羊帅面露惊惶,趴在地上不住磕头,带着哭腔哀求:“维多利亚小姐,我……我也不是针对您,您纯属误伤啊!我知道错了,请您高抬贵手,不要杀我!”

    这一次,老子没有阻止儿子求情。

    杨根硕冷冷一笑:“维多利亚没说杀你呀!听不懂人话?还有,你的话很有毛病啊!不是针对维多利亚,就是针对小君了?还派了那么多的高手围堵我,企图给你创造行凶的时间,只可惜……”

    “我们家族诸多高手折损在杨兄弟手中,也算是我们家的一种惩罚吧!”公羊刚毅痛心的说。

    此一役,损失四名玄阶高手,而且是一名巅峰,两名中期,一名初期。

    八大家中的另外几家,每一家也就那么三两个高手好不好。

    死伤惨重啊!

    “公羊老儿,你倒是会说,但这不能抵消你们家业障的分毫。”杨根硕的目光在维多利亚、管青丝、林芷君脸上扫过,最后落在公羊刚毅脸上,“要不我做主?”

    仿佛在同公羊刚毅商议。

    “还请杨兄弟高抬贵手。”公羊刚毅推心置腹,“事已至此,不可挽回,那么,我们家族便倾其所有,竭力弥补。”

    “不愧是一家之主,这话说的忒有水平。”杨根硕不屑道:“只是,你们家能弥补什么?钱吗?地位吗?还是名誉?又或者其他什么有价值东西。”

    公羊刚毅一步步后退,被杨根硕一连串的诘问搞得哑口无言。

    是啊,家族虽然有着几百年的传承,有着一定的积淀,可是,那是局限于西京,同人家维多利亚的家族相比,只怕九牛一毛都不如。

    “那……杨兄弟的意思是……”公羊刚毅涩声问道。

    “第一条,断他五肢。”指着公羊帅,杨根硕面无表情。

    五肢?

    好半天,大家才反应过来。

    也只有男人才有五肢那么多,女人是没有的。

    马超等一众保安好不容易忍住笑。

    维多利亚却是不禁莞尔。

    林芷君瞪了杨根硕一眼。

    管青丝、林晓萌和龙慕云都有些脸红。

    公羊帅摇头:“我不要,我不要做废人。”

    公羊刚毅知道,这没法拒绝,儿子犯下了不可饶恕的错误,这是态度。

    “来人。”

    五名黑袍人立刻动了,轻而易举控制住公羊帅。

    公羊帅在五人手中,徒劳地挣扎着。

    公羊刚毅沉痛的闭上了双眼,右手无力的落下。

    这是行刑的信号。

    嘎巴嘎巴。

    连续四声。

    “啊——”公羊帅肘关节、膝关节全部断裂,满地打滚哀嚎。

    五名黑袍面无表情。

    公羊刚毅泪落如雨。

    几名女孩的表现也不大相同。

    林芷君一脸憎恶。林晓萌和管青丝有些不忍。龙慕云面色平静。维多利亚竟然露出一抹淡笑。

    杨根硕知道,这远远不够。

    “公羊家主,你能带着始作俑者亲自登门,我们认为,你们家有了解决问题的诚意,但现在看来,远远不够。”

    “杨兄弟,第二条是什么?”公羊刚毅抹一把眼泪,问道。

    心里憋屈的不行,都是因为家主这个身份所累!若非担心家族受到牵连,儿子落到这样的地步,做老子的早就跟人家拼了。

    “第一条还没完呢好不好?你别打折扣啊!”

    听到这句话。

    公羊帅立刻不滚了,看向杨根硕的目光透着恐惧与怨毒。

    公羊刚毅身子一震,瞳孔一缩。

    这怎么完成啊,儿子四肢已断,即便治好,将来的修为也大打折扣,说不定还要留下什么后遗症。

    如果再打断第五肢,连个男人也做不了,那岂不是真的生不如死。

    公羊刚毅以为对方没有当真,自己命人打断儿子的四肢,这事儿就算揭过了,没想到,他还抓住不放。

    “年轻人,不要逼人太甚。”一名黑袍说。

    “凡事留一线日后好相见。”另一名黑袍说。

    杨根硕冷笑:“看来公羊家的家教不行啊,下人没有一点儿下人的规矩。”

    “你……”五人的脸上同时黑气涌动。

    咔嚓咔嚓,马超率领全体保安拔枪在手子弹上膛,指向五人。

    会客厅内,充斥着一股剑拔弩张的气氛。

    杨根硕脸上笑意荡然无存,“不服啊,看看那个疯子,不服,就是那下场。”

    五人就要动手。

    “好啦!”公羊刚毅一声冷喝,看着杨根硕,展开感情攻势:“杨兄弟,请你体谅我作为父亲的心情,难道就没有一点点商量的余地,小帅他……他已经受到严厉的惩罚啦!”

    杨根硕点点头:“我体谅,必须体谅,可怜天下父母心哪!”

    “杨兄弟仁……”最后一个“义”尚未出口,就听到什么东西爆裂的闷响。

    而杨根硕似乎并没移动过,但公羊帅已经双手抱胯,浑身抽搐,白眼一翻,昏死过去。

    在他屁股下方,一摊血水缓缓渗出。

    公羊刚毅瞪大双目。

    五件黑袍无风自鼓。

    杨根硕视而不见,冲公羊刚毅道:“你不方便出手,所以我就代劳,你说够不够体谅?”

    “你……”公羊刚毅出离愤怒了。

    杨根硕声音比他还大:“今天,若不是我,小君、青丝是什么下场?维多利亚小姐又是什么下场?你应该感到庆幸,若是维多利亚小姐有什么不测,你的家族足以倾覆。”

    公羊刚毅气势一泄,挺直的脊梁佝偻下来,迈出万钧的一步,来到儿子旁边,缓缓蹲下,一只发颤的手覆盖在儿子满是冰凉汗水的额头上,哽咽着说:“小帅不怕,爸爸在这儿,都过去了,一会儿,爸爸就带你回家。”

    言罢,豆大的泪珠滚滚而落。

    这一幕是那样的刺眼,杨根硕猛然背过身去,原本想说句“养不教父之过”的奚落之语,最后还是放弃了。

    “现在第二条。”

    “还有第二条?”杨根硕话音方落,一名黑袍质疑。

    “让他说,让他说完。”公羊刚毅有点破罐子破摔的感觉。

    “小君,你先说。”杨根硕冲林芷君道。

    林芷君对公羊帅没有一点同情,只有憎恨,哪怕这一刻,对方惨绝人寰。

    “公羊帅做出这种事,对我、青丝的身心造成了极大的伤害,虽然我们不缺钱,但还是需要赔偿的。”想了想,林芷君给出了赔偿金额,每人一个亿。

    这个价格实在不高,尤其是公羊帅都那样了,他们家还在乎一两个亿?

    杨根硕摇摇头,觉得林芷君还是心底太过善良。于是目光投向维多利亚。

    维多利亚道:“我要毅帅地产百分之五十一的股权,所有海外项目的绝对所有权,还有这五个黑袍的终身使用权。”

    “哈哈……”公羊刚毅大笑。

    “哈哈……”五名黑袍大笑。

    还有那个吓疯了的公羊牢在傻笑。

    要是公羊帅能笑出来,公羊家族的所有人就都在笑了。

    “笑够了没有!”杨根硕喝道,“笑够了就赶紧表态,难道你不觉得,你这是在耽误儿子医治的宝贵黄金时间。”

    “嘿!”公羊刚毅止住笑,“狮子大开口,你们根本就没有解决问题的诚意,这根本就没法谈!”

    “没错,家主,他们欺人太甚,我们支持你,哪怕决一死战。”一名黑袍表态。

    “若是我答应了,家族便不复存在,所以我想,六叔公也会站在我的一边。”公羊刚毅道。

    他口中的六叔公,是世间罕有的地阶高手,神话般的存在。

    便是五名黑袍,听到“六叔公”的名头,也不禁肃然起敬。

    “那就是谈崩了?”杨根硕问。绝品野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