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百二十四章 决定忘记你
    “如果维多利亚小姐一意孤行,的确没法谈。”公羊刚毅存在一丝希望,话没说死,也是给自己和家族留了一点回旋的余地。

    “我就是一意孤行。”维多利亚当即冷笑回道。

    公羊刚毅闭了闭眼,“带上小帅,我们走。”

    说罢,率先扭身而去。

    “哎哎,家主留步啊!”杨根硕在后面叫他。

    公羊刚毅回身,硬邦邦道:“还有何见教?”

    “刚才的两亿精神损失费呢?”杨根硕微笑着问道。

    “等着吧!”公羊刚毅留下一抹讥诮,大步离去。

    很快,公羊家族人都走了。

    不对,还留下一个疯子。

    “他奶奶的,谈崩了还留个疯子膈应人。”杨根硕摸了摸下巴,冲马超招招手,“你这么办……”

    马超带着一众保安离开了。

    “既然你们自己解决,我也走。”龙慕云拍拍屁股,“对了,你们不要闹得太过分。”

    走到门口,她不忘叮嘱一句。

    然后,会客厅中,就剩下杨根硕、林家姐妹、维多利亚和管青丝了。

    杨根硕的目光在一个个女孩脸上扫过,一时无措。

    管青丝有些困难的起身,弱弱地对林芷君说:“林总,我先回去了。”

    “我送你。”杨根硕连忙上前扶住女孩。

    林芷君轻哼一声,走了。

    “哼!”林晓萌瞪了他一眼,追上姐姐。

    杨根硕苦恼地挠头。

    “杨先生,不用了,我自己可以的,林总生气了,你快去安抚一下。”管青丝推杨根硕。

    “大小姐公主病,晾晾就好,我送你回家。”

    “真的不用,我可以的。”管青丝坚持道。

    “真的不用?”杨根硕看着她的眼睛问。

    “嗯。”女孩迅速垂下眼睑。

    “是不是不方便,怕被你男朋友发现?”杨根硕在她耳边飞快的说道。

    “我还没……”

    “那就放心啦,我必须送你。”杨根硕霸道的说。

    管青丝皱着小鼻子,眼圈一红,顿时泪水盈眶。

    “怎么了怎么了?”杨根硕忙不迭问道。

    “林总说的对,就当是一场梦,忘掉吧!”管青丝幽幽地说。

    杨根硕心头有些沉重。

    这事儿闹的。

    虽然这个时代,女人将自己的第一次看得不是很重,而且,很多女人都稀里糊涂的失去了第一次。

    试问,又有几个丈夫得到了妻子的第一次?

    但管青丝不同,很明显不是一个随便的女人。

    这就让杨根硕有些心疼,忍不住想要呵护了。

    “哪怕是普通朋友,送你回家也无可厚非吧!”杨根硕依然坚持,“还有,你也别想太多。”

    “青丝对吧,你就让大牛送一次啊,我看他也不是个随便的男人,想要对你负责呢!”维多利亚坐在那儿,说话不腰疼。

    “不用不用,你也是为了救我。”管青丝连连说道。

    “你稍等啊!”杨根硕又将管青丝扶着坐下,然后上前拉着维多利亚的小手:“我送你回房间,你先洗个澡休息。”

    “也好。”

    被杨根硕搀扶着,维多利亚走路依然不大自然。

    最后一刻,杨根硕还回头叮嘱管青丝等他。

    “大牛,我住哪个房间?”楼梯上,维多利亚问。

    “我隔壁吧!”

    “这是林家吧!”

    “嗯,我是这里的安保主管。”

    “你好像是一家之主。”

    “见笑了。”

    “送我去你的房间。”

    “啊?”

    “我要去看看莉迪亚和芭芭拉。”

    “哦。”杨根硕不得不承认,是自己想歪了,“但是你不害怕吗?”

    维多利亚凄然笑道:“她们是跟我一起长大的,说是保镖,却是母亲之外最亲的人,你说我会怕吗?”

    “那好吧!”

    走进房间,看到两具尸体并排放在地板上,杨根硕心头有些不舒服,不过,放到床上,似乎也不合适。

    维多利亚缓缓的跪在地板上,伸手可及两具尸体的位置,泪水一下子模糊了双眼,“你去吧!我想一个人呆会儿。”

    “要不要找个人陪着你?”

    “干嘛?怕我想不开?”

    “不是……”

    “你放心,我还要给她们报仇呢!”

    见丫头咬牙切齿,杨根硕知道,这事儿没完。

    出了房间,一路跑到会客厅,哪里还有管青丝的影子。

    用座机拨打内部号码,询问了门口的保安,保安回复,有个女孩走了,用四个字形容——步履蹒跚

    “真是个固执的丫头!”杨根硕评价一句,冲出别墅,进了车库。

    紧跟着,车库里响起汽车的引擎声,他驾驶着自己的标致跑车缓缓驶出别墅,问明了方向,加速追过去。

    ……

    “姐!那个歪果女人谁呀,大牛将她安排在了自己的房间。”

    自从回到房间,林芷君就坐在那儿发呆。

    林晓萌很好奇,很想知道今晚事情的全部过程。

    听了妹妹的话,林芷君微微皱眉,冷笑:“现在就双宿双栖了吗?”

    “姐,你想多了吧!那房间里还有两具尸体呢!”

    “是哦。”林芷君想到了莉迪亚和芭芭拉,她们死的很惨,很不值,同为女人,林芷君心头一阵戚然。

    “姐,你那个小秘书管青丝自己走了,然后大牛追了出去,他们……”

    林芷君轻叹一声,将今晚事情的前前后后都给妹妹讲了一遍,当然,杨根硕同时在车里跟两个女人震了四次,这个没有细说,怕妹妹受不了。

    “啊?”即便是这个程度的讲解,林晓萌也是惊讶的合不拢嘴。

    “姐姐,你说那个公羊帅对你有企图,让周筱若给你们下药,结果,你的症状最轻,反而是维多利亚和管青丝特别严重,严重到需要大牛用那种方法施救。”

    “嗯。”林芷君轻轻点头。

    “难怪大牛对管青丝和维多利亚那么好,原来是刚刚把人家那个了。”

    “小萌!”林芷君蹙眉呵斥,“这不是你一个女孩子该讲的话,而且,大牛也是迫不得已,是征得我同意的,关于这件事,我也有着不可推卸的责任。”

    “维多利亚到底是何方神圣呀!竟然可以碾压公羊家族,那得多牛逼!”

    “具体的,我也不清楚,不过,大牛应该知道。”

    “大牛怎么会认识这么厉害的女人?”

    “我也不清楚。”

    “长得也不赖哦。跟露西完全是不同的风格。”

    瞥见姐姐的脸色越来越黑,林晓萌吐了下舌头,换了个话题,“周筱若也挺可怜的。”

    “其情可悯其行当诛,一次不忠百次不用。”

    “对呢!这次造成的后果太过严重了。”林晓萌按着林芷君的肩头,“那姐姐你现在没有什么不舒服的了吧!”

    “你什么意思?”

    “你不是也中毒了,然后被大牛用银针压制住。”

    “哦,现在没什么问题了。”

    “那不早了,洗个澡好好休息吧!”

    “行,你去吧!”

    走到门口,林晓萌古灵精怪的回头,哪壶不开提哪壶,“姐,你是不是也想大牛用那种方法给你解毒。”

    “啊?”林芷君一愣,旋即反应过来,抓起枕头丢过去,林晓萌早跑的没影儿了,“死丫头,你给我站住。”

    林芷君关上了门,滑倒在地,想起妹妹的话,不禁一声轻叹:“唉——”

    ……

    林家处于别墅区,又是半夜,根本没有出租车。

    连共享单车都没有。

    于是,管青丝只能如同保安所说的那样,蹒跚而行了。

    而只有形单影只,走在孤单冷清的夜路上,她才能平心静气,好好捋一捋今天发生的事情。

    一切来得太突然太突然了。

    第一次见到杨根硕,是在总经理的办公室门口。

    他跟公羊帅针锋相对。

    然后侧面知道了他的身份地位。

    知道他跟总经理关系不一般,知道他很男人。

    第二次,是在拍卖会现场。

    看到了他的霸气侧漏,为了心爱的女孩一掷万金。

    然后,就是晚上,一起吃火锅,一起泡吧。

    没错,自己对这个男孩是有好感。

    可是,没想到,就这样阴差阳错的交出了第一次,还得感谢人家帮忙。

    这算什么事儿!管青丝苦笑不已。

    虽说将干净的身子交给这样一个男人,自己不后悔,可是,似乎连幻想都不能够啊!

    因为,他是总经理的人,因为,他还是那个维多利亚的人。

    自己算老几,不过一个没有任何背景的名校毕业生,一个福利院的孤儿,若非林总的赏识,也得不到这么体面的工作——拿什么跟人家争?

    而且,或许说不定,很快就会被林总开掉。

    人生来都不是平等的呀!

    女孩突然觉得很委屈,呵出一口气,抬头看着迷蒙的月色,视线也模糊了。

    但她却努力的仰着头,不让泪水流出来。

    “青丝,不哭!”她对自己说,“你一直都很坚强,这些年来,一直都是。”

    然后,肩头上多了一只手。一只温暖有力且粗糙的大手。

    她心头一颤,慢慢回身,看到了一张疼惜的脸。

    杨根硕张开怀抱。

    管青丝轻轻的,轻轻地,走进他的怀里,双臂轻轻地箍着他的腰,呜呜哭泣起来。

    “你还来干什么,我已经决定要忘记你了……”绝品野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