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百二十五章 相爱没有那么容易
    按照管青丝的要求,车子停在龙腾福利院门口。

    墙皮脱落,栅栏门锈迹斑斑,老旧的门楼上方还长着几棵蒿草,随风而动。

    “青丝,你真的住在这里?”杨根硕眉头微皱。

    路上,他对管青丝有了一些了解。

    越发觉得她是个难得的好女孩。

    她是从福利院出去的,通过自己的刻苦努力上了名校,之后,通过激烈角逐,一骑绝尘,被林芷君选为文字秘书。

    作为总裁秘书,她告诉杨根硕,每月也有万把块的薪水。

    一个年轻女孩,而且是刚刚出校门的大学生,有这个收入当然不错了,只要不追求奢侈品,一个人吃饱全家不饿的情况下,可以活得很滋润。

    但她没有,没有做一个忘本的女孩儿。

    她选择住在福利院,将八成的薪水全部贡献给福利院。

    她的行为,让杨根硕动容,也让杨根硕汗颜。

    都说能力越大责任越大,看来以后自己也要适当关注一下公益事业了。

    管青丝用行动回答了他,直接下车,然后嫣然一笑道:“太晚了,就不请你进去坐坐了。”

    说着,就要往进跑。

    “哎!”杨根硕叫住她。

    “干嘛?”女孩身子一震,停下了脚步,却没有回头。

    “你是不是忘了什么?”杨根硕略带戏谑的问。

    “什……什么?”管青丝有些慌乱,他不是要来个告别仪式吧!

    杨根硕笑了笑,她好歹也是出了大学校门的女生了,怎么还跟个小女孩似的,“算了,回去洗个热水澡,就不疼了。”

    “嗯。”管青丝当然明白他话中所指,满脸通红,声音比蚊子哼还低,只是心底突然冒出一个疑问:他怎么懂得?

    “明天见。”杨根硕启动了车子。

    “青丝丫头,你可回来啦!”

    就在这时,一个苍老的声音在门口响起,然后,杨根硕看到一位满头银发的老妇人。

    “院长。”管青丝快步上前,扶住老妇人,道歉说:“让您担心了!”

    “现在社会有些乱,你长得这么漂亮,总是容易被人惦记,不光我担心,孩子们也担心,好不容易才睡下了。”

    “对不起。”管青丝歉疚地说。

    “没事没事,安全回来就好。”老妇人这才将目光投向杨根硕,“年轻人,不打算下车让老婆子瞧瞧?”

    “院长好。”杨根硕露出一抹阳光灿烂的笑容,“下不下车,得青丝说了算。”

    管青丝羞涩的横了他一眼。

    “哈哈哈……”老妇人笑了,“既然来到门口,就进来坐坐,这里就是青丝的娘家,我就是她的亲人。”

    “院长……”老妇人两句话,说红了管青丝的眼眶。

    人家话说到这个份上,杨根硕自然不能推辞,不过再次请示了管青丝一遍,弄得好像很听话似的。

    管青丝气得牙根都痒了。

    老妇人却是笑眯了眼。

    将车开进了院子。

    管青丝要去看看孩子,但却坚决不让杨根硕跟着。

    杨根硕无奈的耸耸肩,觉得可以理解,女xing交男朋友,不都是等关系发展到一定程度,才能介绍给她的圈子认识?

    这会儿工夫,杨根硕就在不大的院子里转悠。

    设施倒是不少,有健身器材,有儿童游乐设施,但大多锈迹斑斑,残破不全。

    植物倒是不少,几株松柏遮天蔽日,几株桃李争奇斗妍。

    青褐色墙面上爬山虎尚未返青,只有干枯的藤蔓。

    但是可以想见,到了夏季,便是一副枫藤碧境。

    突然,很想见见这些孤儿。

    “想什么呢?”管青丝的声音在背后响起。

    “想……”看到院长跟她站在一起,他将一个“你”字生生咬在嘴里,“小时候。”

    “杨先生,忙不忙呢?”老院长笑问,“如果不忙的话,去我办公室唠唠家常。”

    杨根硕当然明白,所谓的拉家常,就是对他进行“考察”。

    “院长,很晚了。”管青丝说。

    但老院长无动于衷,只是面带微笑看着杨根硕。

    杨根硕自然不能推辞,“不忙不忙,就是不要打扰您休息才好。”

    “无法无妨,年纪大了,怕死瞌睡少。”老院长自嘲。

    “院长!”管青丝很不爱听老妇人这么讲话。

    来到老院长的办公室兼休息室。

    老院长连忙张罗着给杨根硕泡茶,这活儿自然落到管青丝头上。

    管青丝刚要去泡,却被杨根硕抢了先,将她摁在座位上,“你身体不舒服,休息着。”

    此言一出,老院长昏花的老眼中分明闪过一道精光。

    而管青丝则是狠狠瞪了他一眼。

    杨根硕乐呵呵泡了三杯清茶,兀自不明所以。

    “小杨啊,家里还有什么人啊?”接过一杯茶,老院长考察开始。

    杨根硕微微皱眉:“从小是孤儿,有个老头带着。”

    “啊!”管青丝轻呼一声,捂住了小嘴,她都不知道杨根硕也是孤儿。

    “对不起呀!”老院长叹道,“没想到你跟青丝一样的身世凄苦,你可不要让她受委屈啊!”

    这一次,管青丝没有反驳老院长,而是用一种心疼的目光看着杨根硕。

    女人,天然带着一种母性。

    杨根硕微笑着点点头:“老院长你放心,我会对青丝好的。”

    说着,目光又落在管青丝俏丽的小脸上。

    管青丝马上羞赧的垂下螓首。

    “小杨啊,现在像青丝这么好的女孩,打着灯笼都找不着,要是你始乱终弃,我这个老太婆都不放过你。”

    “院长!”管青丝弱弱地说,“你把人家吓跑了怎么办?”

    老院长却不买账:“吓跑了,是他没福分。”

    “我不会始乱终弃,除非青丝蹬了我。”杨根硕笑着说。

    “好,听说你比青丝小,但不管岁数大小,你起码成年了,是个男人,男人说话,一个唾沫一个钉,老太婆还没痴呆,可都听在耳里记在心里了。”

    “是是。”杨根硕一迭声说,又道:“谢谢您这些年对青丝的照顾,并且把她培养的这么优秀,以后,由我来照顾她。”

    管青丝原本有些歉意的,因为院长的咄咄逼人,后来听了杨根硕的表态,又有些感动。

    孰料,这时候,老院长叹了口气:“青丝的人品学识都没的说,只是小时候条件不好,她营养没跟上,我愧对她呀!”

    老院长看着管青丝的胸脯说。

    “院长,你说这些干什么!”管青丝不解,有些责怪。

    杨根硕也一时间没有反应过来。

    老院长嘟囔:“这将来有了孩子,得花费不少奶粉钱呢!”

    杨根硕终于反应过来,捂住嘴窃笑。

    “院长!”管青丝也终于回过味儿来,抱着老院长的胳膊晃动,以示抗议。

    “都不是外人,我有什么说什么。”老院长看了眼杨根硕,续道:“你们有着同命相怜的身世,或许可以相互理解扶持和怜惜,从今天见面来看,小杨这孩子还算实在,不浮夸,我目前还算满意。”

    杨根硕下意识的抹了把额头。这应该算是过了第一关吧。

    老院长打了个呵欠:“你们去吧,我困了。那个小杨,老太婆就不送你了。”

    “嗯嗯,不用不用,老院长您早点休息。”

    说完,就同管青丝一起退出来。

    两人独处,管青丝的脸色立刻变冷。

    “不早了,你回去吧!”

    杨根硕不由得一愣,女人变脸还真是比翻书还快,这就是所谓的女人心海底针吗?

    “怎么了?”

    “谢谢你说了那些话,至少,院长不用担心我,你放心,我不会当真。”

    清风明月,桃花树下,落英缤纷。

    如此良辰美景,女孩却说出如此煞风景的话。

    杨根硕变得严肃起来,扳住她柔弱的肩膀,看着她的有些慌乱的眼眸,一字一顿,“你为什么就不信我是认真的呢?”

    “你认真?你怎么认真啊!你这么优秀,那么多女孩子都喜欢你。”管青丝红着眼圈说,“我是个简单的女孩,我只想要一份简简单单的爱情,我希望那个人心里只有我一个。”

    杨根硕松开了手,退后一步。

    他明白了,管青丝除了胸小一点,本身很正点,但是大学毕业,依然能够守身如玉,除了洁身自好外,还有一点,就是她的择偶观。

    她找的不是男友,而是老公。

    或许“你会跟我结婚吗”这句话就会吓退不少追求者。

    管青丝凄然一笑:“我是个孤儿,我很想念我的父母,如果有一天,我能够找到他们,我也不会责怪他们,我想他们舍弃我,一定是有苦衷的,若是没有苦衷,谁会舍弃自己的孩子?”

    杨根硕越发疼惜这个女孩,她不似那些被父母遗弃的孩子,变得苦大仇深,憎恨父母,甚至仇视整个社会。

    “正因为我是一个孤儿,我知道父爱母爱是多么的珍贵,所以,我不能允许我的孩子在这方面有所缺失。”

    杨根硕无言,自己的女人有好几个,管青丝想要的,他恰恰做不到。

    “我只是个简单的人,而杨先生你不是,所以,谢谢你在青丝的青春里留下一段美好的回忆,以后,就做见面点头微笑的熟人吧!”

    说完,女孩背过身子,捂住嘴,泪水漫过脸庞。

    杨根硕涩声道:“老院长哪里怎么说,我都答应她……”

    “这个我来处理,再见,不送。”

    女孩捂住嘴,跑进了房间。

    桃花随风散落,月色迷蒙,空气中,还残留着女孩身上馥郁的香气。

    杨根硕看了眼女孩的房间,随后,带着沉重的心情,走出了福利院。

    透过窗帘的缝隙,看着渐行渐远的车子,管青丝耳边回响起黄小琥那首歌。

    相爱没有那么容易。

    每个人都有他的脾气。

    过了爱做梦的年纪。

    轰轰烈烈不如平静。

    ……

    女孩捂住嘴,泪水决堤。

    想要放肆哭一场。却不能够。绝品野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