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百二十六章 不是为了睡而睡
    回到别墅,维多利亚还没睡。

    杨根硕心情不大好,直接表现在脸上。

    “回来了?”维多利亚问,自然的就像妻子对待夜归的丈夫。除了一双红肿的眼睛。

    “嗯。”杨根硕点点头,目光落在两具尸体上,“我安排把她们火化了吧!”

    “不要,给我订两套冰棺。”维多利亚说。

    “好。”杨根硕明白她的意思,看来是要将她们就这样带回国去。

    虽然这样的耗费,将无可估量,但人家不在乎。

    从另一个侧面也反映出,她们同维多利亚的确有着很深的感情。

    “很晚了,你也累了。洗洗睡吧。”杨根硕看到维多利亚还是之前的样子,显然没有洗澡,这段时间,应该就是一直在这儿黯然神伤。

    “她们怎么办?”

    “我这就安排。”

    “我先洗,你帮我拿东西,在车上。”

    说着,维多利亚便有些木然的走向了卫生间。

    杨根硕心头沉甸甸的,出门,摸手机,这才想起,手机坏掉了。

    用内线电话喊来马超。

    “硕哥,您叫我?”马超小跑过来。

    “不要用敬语。”杨根硕看了他一眼,“那件事处理的怎么样?”

    “现在还是有点早,等到黎明前最黑暗的时候,他就会出现在应该出现的地方。”

    杨根硕点点头:“我手机坏了,白天给我去买一只同款的。”

    “嗳。”马超点点头。

    想了想,杨根硕还是摸出一张卡递过去,他知道马超家里不宽裕。

    “硕哥,急什么,我还怕你赖账不成!”

    “你先拿着,密码1-6,还有一件事,去订两套冰棺。”

    马超往房里看了一眼,点头道:“明白。”

    “赶得急,不怕花钱,明白?”

    “明白。”

    “去吧,受累了。”杨根硕在他肩头拍了拍。

    “瞧您说的。”马超眼眶一红,若非杨根硕,他马超就是个普通保安,永无出头之日,若非杨根硕,那次受伤,就变成植物人了。

    杨根硕安排好这两件事,这才来到那辆英菲尼迪跟前,打开后备箱,看到一大两小三只拉杆箱,他也弄不清哪一只是维多利亚的,只好都给提进去。

    突然,一个幽灵般的身影挡住了去路。

    “大牛,你好过分!”

    “小萌,这么晚不睡觉,胡溜达干嘛?”

    “我问你,你今天是不是一下子睡了两个女人?”

    “小孩子家家的,胡说什么!”杨根硕故作严肃,“那个,不是为了睡而睡,那是救人。你姐都告诉你了?她也是,这种事情,告诉你一个小孩子干嘛?”

    “什么小孩子,我就比她晚不到三分钟!为什么我就不能知道?”林晓萌不乐意道,“我好奇的是,你准备怎么面对这两个女人?”

    说起这个,杨根硕就有些苦恼,摇摇头:“不知道。”

    “不知道是什么意思?难不成,你还想对她们负责?”

    杨根硕自嘲一笑:“你可能不清楚维多利亚的身份,那可不是我能负责得起的。而管青丝那边,人家觉得我……我跟她不是一类人,都不想跟我玩儿。”

    “她倒是看清了你的真面目。”

    “嗨,这是什么话,什么叫看清了我的真面目,我的真面目是什么呀?”

    “四处留情,见一个爱一个,整个一妇女之友。”

    “噗嗤!”

    杨根硕直接笑喷,“小萌,你半夜不睡觉,就是想跟我讲这些?”

    “我想告诉你,姐姐不开心,我也不开心。”

    杨根硕一脸歉意:“你姐不开心,可以理解,毕竟我当着她的面跟别的女人……但是你个小丫头有什么不开心的呀!”

    “你……我不是小丫头了!总之,见到你跟别的女人,我就是不开心,不要忘了你曾经跟我说过的话,还有,那个女人难不成今晚就住在你的房间,跟你睡在一张床上?”

    “这个,得问问维多利亚,遭逢大变,她也是个伤心的女人,你理解一下。”

    “嗬,因为伤心,所以就要你用身体去安慰?”

    “谁说的,大家都没心情,我只是陪她说说话,她身处异国他乡,现在也就认识我一个人。”

    “你真是博爱!连另一个大洲的女性都照顾上了。”林晓萌跺了跺脚,跑远了。

    杨根硕摇头苦笑,就当小萌耍小孩子脾气吧!反正,维多利亚又待不了几天,等她回国,自己再哄哄小丫头。

    站在房间门口,就听到“哗哗”的水声,可以想见一个珠圆玉润的身子,正在淋浴间里洗涤,而且,自己已经充分熟悉过。

    若是换个时空,这样的场景,杨根硕早就扑进去了。

    可是现在不同,一进门,就看到两具并排躺着的冰冷尸体,什么兴致都没了。

    事实上,在门外他也没有。

    两个女保镖脸色白得发青。

    莉迪亚是被重手拧断脖子而死的,嘴角挂着干涸的血渍。

    芭芭拉心脏部位中枪,很大一个血洞,但血液也早已冰冷凝固。

    杨根硕蹲在她们旁边,心中一叹。

    有时候,生命很坚强。

    但,有时候,又很脆弱。

    “大牛。”这时候,卫生间里传出维多利亚的声音。

    “在。”

    “最大的那个箱子,打开,我的浴巾和睡袍都在里面。”

    “好的,稍等。”

    杨根硕打开了最大的红色拉杆箱,一下子就被里面花花绿绿的小衣给迷了眼。

    甩甩头,拿着粉色的浴巾和白色的真丝睡袍,来到了卫生间门口。

    “我进去啦。”他说,意思是让维多利亚用什么遮一下。

    “来啊!”维多利亚催促。

    他推开一道门,走进去,隔着毛玻璃,看到淋浴间里那个模糊的身子,显然什么遮挡都没有。

    然后门打开了,维多利亚寸缕未着,向他伸出一只手。

    杨根硕眼睛都直了。

    “好了,又不是没见过,拿来。”

    人家女孩子大大方方的,杨根硕反而觉得自己有些龌龊不堪了。

    于是收摄心神,开始做事。

    他将一条毛巾用水浸透。

    而维多利亚,就当着他的面,浑不在意的擦干头发身子,套上睡袍。

    然后好奇的问道:“你干什么?”

    “冰棺很快就送来,我给她们清洁一下,然后换上干净的衣服。”

    维多利亚眼圈通红,“谢谢,我跟你一起。”

    两人协力,很快就给两具尸体擦了血污,换上了净衣服。

    然后,维多利亚差点累的直不起腰。

    因为今天用腰过度了。

    杨根硕也是。

    但是,维多利亚没有睡觉的意思,她靠坐在床头,问杨根硕:“有酒吗?”

    “我去拿。”杨根硕转身出门。

    这栋别墅,杨根硕早就不当自己是外人了。

    那些佣人、保安,也是,只当他是姑爷。

    他从酒柜里拿出一瓶红酒,一瓶威士忌,两只高脚杯,就上楼了。

    进到房间,拉了一张靠背椅,坐在维多利亚的面前,将两瓶酒亮在她的眼前。

    “威士忌。”维多利亚说。

    杨根硕开了酒,倒了两杯。

    他对洋酒都不感冒,但也知道,今夜只是个陪酒的。

    维多利亚浅酌一口,含在嘴里,秀眉微蹙,半天方才咽下。

    闭上眼睛,面现痛楚,“我只是想来找你,多了解一点大卫最后的情况,没想到就发生这么多事,我的两个好姐妹也因此而丧身。”

    “我很抱歉。”杨根硕叹了口气,“不过,有一点你信不信,她们的死,真的跟公羊家族无关。”

    “怎么,你替他们家求情?”

    “当然不是,我只是陈述一个事实,有人要对你不利,应该重视的。”

    维多利亚摇头冷笑:“既然对方要让公羊家背锅,想必不会留下什么线索,公羊家族只能自认倒霉。”

    “你准备怎么做?”

    “近卫军已经在路上,我会跟公羊家好好说道说道。”

    杨根硕在心底替公羊家默哀三分钟,然后转移话题,“维多利亚,有个问题,希望你不要介意。”

    “我知道你想问什么,先倒酒。”

    杨根硕这才发现,对方的酒杯已经空了,而他自己才喝了一小口。

    替维多利亚倒上大半杯,她又喝了一大口,这才说道:“你想问为什么我还是处|女?”

    “是啊,你跟大卫老兄都陷入爱河,谈婚论嫁了,而且,你们那边不是都很开放?”

    “所以,便宜了你呗。”

    杨根硕有些汗颜:“我觉得有些对不住大卫老兄啊。”

    “以后,你准备怎么对待我们的关系?”维多利亚看着他的眼睛问。

    “这个……”看着维多利亚的蓝眼睛,他严肃地说道:“我如果说想要负责,你一定觉得我不知天高地厚,所以,看你了。”

    “不管知不知天高地厚,该你表明的态度,你都要表啊!”

    “我不知道怎么说才好,总之,以后你有事,我绝不会坐视不管,如果你愿意,我可以养你,当然,这是个笑话。”他不苟言笑,“如果你遇到危险,我会豁出命去保你周全。”

    维多利亚淌下清泪,面带微笑,“这真是我听过最最动听的情话,在过来之前,我甚至都不知道你是怎么样一个人,没想到竟然会发生这样的……错误,不过,却是个美丽的错误……”绝品野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