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百二十九章 不接受和解
    杨根硕、马超双双离开了房间。

    其实,在杨根硕将莉迪亚、芭芭拉抱出去的时候,维多利亚就醒了,她没有起来,因为相信杨根硕能够处理的很好。

    她只是在那儿默默流泪。

    杨根硕已经开始上楼了,听到保安向马超汇报,还惹来了马超的呵斥。

    以马超的想法,就是不给通报,让公羊刚毅煎熬着去吧。

    但杨根硕偏偏听到了,淡淡一笑,“马超,一会儿转接进来。”

    杨根硕刚刚回到房间,座机就响了。

    他没有马上去接,而是说道:“我知道你没睡着,想不想接个电话?”

    维多利亚一下子没有反应过来,漂亮的大眼睛带着几分疑惑看着他。

    “你听着就好。”杨根硕上前,扶着她坐起来,又用被子给她挡住身子,这才将不停叫唤的电话抱过来,摁下免提。

    “小杨啊,你终于接电话了,谢天谢地。”公羊刚毅一副夸张的语气。

    “哦,原来是公羊家主,真是抱歉,我的手机,被你家高手打碎了。”

    这是实情。杨根硕也是实话实说。

    然而,公羊刚毅听来,却是无比刺耳,特么的,我们家的高手打碎了你的手机,你却打死了我家高手,而且还不止一个。

    当然,现在是没法计较这个了。

    “小杨啊……”

    公羊刚毅刚要说话,又被杨根硕打断,杨根硕说道:“公羊家主,你能用这个电话联系到我,还真是煞费苦心了。”

    公羊刚毅的确是煞费苦心,可这话从杨根硕嘴里说出来,就变味儿了。

    好吧,既然已经决定妥协,那么姿态放低一点又如何?

    “是啊,你手机不是坏了么?那个,维多利亚小姐有么有跟你在一起呀?”

    杨根硕看了眼被褥下光溜溜的女孩,如实道:“她在床上。”

    王八蛋!女干夫银妇。

    听了杨根硕的话,公羊刚毅直接在心里骂娘了。

    老子一大家子都在这儿不眠不休,讨论如何渡过难关,而始作俑者的一对狗男女居然在床上……

    心头尽管怒意滔天,嘴上还得忍着,“小杨兄弟啊,你看维多利亚小姐方不方便接个电话?”

    “什么事儿呢!如果不是什么见不得人的事儿,我可以转达。”杨根硕促狭的说道。

    然后,小臂被人拧了一把。

    你特么才见不得人呢!公羊刚毅能被气死,但那又如何,还得跟自己儿子和家族的仇人和颜悦色。

    “当然没有,但是,还是希望跟维多利亚小姐直接谈。”

    “你说吧,她在听。”

    “真的?”

    “你不信,我也没办法。好吧,为了让人家死心,维多利亚你吱个声啊。”

    “嗯。”维多利亚还真是吱了个声。

    听到这一声“嗯”,公羊刚毅差点激动的流出眼泪。

    “维多利亚小姐,能够联络到你,真是太好了,我们全家仔细研究了你提出的条件,同时对比犬子对您造成的伤害,得出一个共识,那就是您的要求并不过分,我们……”看了六叔公一眼,见他点头,公羊刚毅方才续道:“我们接受。”

    维多利亚沉默。

    杨根硕沉默。

    公羊刚毅越等越是心焦:“维多利亚小姐……”

    维多利亚重重呼出一口气:“我也经过一番深思熟虑,之前提出那样的要求,还真是有欠考虑,多亏你当时没同意。”

    “小姐的意思是……”

    “我改主意了,我要报仇。”

    “维多利亚小姐,您两名保镖的死,真的跟我们家无关,是另有其人!”公羊刚毅激动地说。

    “你们家倒霉呗,我的事儿呢?”

    “你……”公羊刚毅很想说,你不是跟杨根硕那个王八蛋苟合得很嗨?还得感谢我儿子呢!但也只是想想,嘴上说道:“小姐,那是误伤,小帅也为此付出了无以估量的代价。”

    “不用说了,等着我报仇吧!”

    “小姐你……”

    “我的人已经在路上,你总不能让他们半路回去吧!”

    “维多利亚小姐,这件事难道就没法调和了?非要兵戎相见?这可是我们的国家,一个讲究法律的国家,不允许你们歪果仁胡来。”

    “哈哈……”维多利亚笑了,“只有弱者才用法律保护自己,公羊家主,你在示弱,你怕了吗?”

    公羊刚毅压着怒火道:“到底需要怎么样的条件,才能将这件事揭过去?”

    维多利亚懒洋洋道:“现在还没想好,或许,等我的人将你们全都打趴下,我就想好了。”

    公羊刚毅浑身颤抖:“维多利亚小姐,我知道您的家族很强大,面对您,我们家实在算不了什么,但是,您别忘了,兔子急了还咬人呢!”

    “嗯,到时候咬给我看看。”说罢,维多利亚直接挂断的电话。

    然后,冲着杨根硕耸耸肩,被褥滑下,露出白皙浑圆的肩头,以及胸口大片雪白。

    雪白上还有一些手印。

    那跟杨根硕无关。

    是中毒时,她自己搞出来的。

    “小心着凉。”杨根硕抓起被子给她遮好,她却躺了下来,抓住了杨根硕的手。

    “大牛,你会不会觉得我任性?”

    “不会,你有这个资格。”杨根硕笑笑,“其实,你想要出气,想要讨还公道,我都不会袖手旁观。”

    “我怕你难做。”维多利亚说,“只要你不反对就好。”

    杨根硕温和地笑笑:“不会。只是,你真的不担心引起不必要的争端。”

    “我占着理儿,我会注意分寸,当然,该打的招呼,我也会打到。”

    “嗯,”杨根硕点点头,“还有好几个小时天才会亮,你再睡一会儿。”

    “你不睡?”

    “也好,一起睡。”

    杨根硕上到床上之后,一具温软、凹凸、喷香的身子迅速挤进他怀里。

    杨根硕抱住她,这一次,没有多余的想法。

    很快,她便进入了梦想。

    他却依然睡不着,感觉一天发生的很多事,就像一场梦。

    ……

    一帮人折腾大半宿,最终都是无用功,人家还是准备了雷霆报复。

    公羊刚毅很是气馁,大家很是焦躁。

    事关家族存亡个人生死,在座没一个置身事外,都是毫无睡意。

    若非擎天柱六叔公在,只怕早就吵得不可开交了。

    很多人就在想,或许这时候分家,是个不错的选择。

    谁拉的屎,让谁自己去擦干净。

    看看这一帮子后生,六叔公捋着及腰的长须,大摇其头。

    家族子弟,当真是黄鼠狼下老鼠,一代不如一代了。

    非但不齐心,而且一个个胆小怕事。

    长此以往,家将不家。

    “好了!”六叔公发出老态龙钟的声音,“事已至此,多说无益,或许,人家就是吓唬吓唬咱们。不过,咱们也做好一切准备,兵来将挡水来土掩,全体战力枕戈待旦,随时准备迎战。”

    “是。”公羊刚毅大声应道,热血沸腾。

    儿子成了那怂样子,断了四肢不说,连男人也做不了。

    做老子的,早就有了冲冠一怒,跟对方拼了的想法。

    现在有了六叔公支持,其他人自然也没法反对。

    纷纷扰扰的一夜,终于迎来了曙光。

    而操劳了一宿的公羊家族主要成员,刚刚躺下,准备合个眼打个盹儿来着,纷纷接到汇报,祖宅大门口,发生了一件事儿。

    天刚蒙蒙亮,路人们发现公羊家府邸门口跪着一人,疯疯癫癫,脖子上挂着牌子,将其遭遇写的清清楚楚明明白白。

    俺叫公羊牢。公羊家族的一名玄阶高手。被敌人废了武功,受到了恐吓,导致精神错乱。

    俺十二岁进入公羊家族,名字也是家族赐予的,如今过了二十个春秋,已经为人父为人夫,将最好的年华奉献给了公羊家族。

    而如今,俺疯了,俺废了,却被弃如敝屣。

    俺无所谓,但俺还有妻儿老小,俺要公道。

    ……

    路人有清洁工,有普通小市民,也有无冕之王——记者。

    看到这一幕,顿时议论开来。

    “大家族没人性啊!”

    “可不是?这下场还不如我们环卫工人。”一个环卫大妈说。

    “家丁,根本没有人|权,但总得体恤一下吧!”

    “富人的世界,穷人怎么懂得。”

    “他们还以为旧社会,下人就可以随便发落?”

    “我是方正律师事务所的律师,你有没有跟他们签订劳动合同,我可以免费给你提供法律援助。”一个西装革履的提包男人毛遂自荐。

    “大律师,你秀逗了吧!都说是家丁,顶多签一份卖身契。”

    “大律师,他疯了呀,你问他,他能回答?”

    咔嚓咔嚓,一名记者打开了录音笔,照相机的闪光灯闪烁不停。

    待公羊刚毅等几名家族成员闻讯而来,顿时头皮一麻。

    一下子只看到黑压压一群人,却没有看到被围的公羊牢。

    而挡在他们面前的,却是无数个长枪短炮。

    这些媒体争前恐后,纷纷发问。

    “公羊家主,这个公羊牢真的是你们家丁吗?”

    “他真的是玄阶高手吗?”

    “玄阶高手,武侠小说啊!”

    “玄阶高手都被废了,那对方是什么境界?”

    “真的是在家族对外战斗中受伤,变成这样的吗?”

    “毕竟在你们家呆了二十年,人的一生又有几个二十年,难道你们真的没有把他们当人,一旦没有用处,便弃如敝屣。”

    被一帮媒体围住,公羊刚毅头大如斗,心浮气躁,原本没睡好的他当场就怒了。

    原本,留下公羊牢的目的,是膈应杨根硕的,没想到,他反而搞出这么一出来恶心自己。

    自己真是被恶心到了。

    “滚,滚,全都给老子滚!还真以为自己是什么无冕之王,屁,在老子眼中,你们屁都不是,信不信老子一个电话,你们报社都要关门!”

    公羊刚毅霸气的说完,还真震住了一帮小报记者。

    公羊刚毅冷笑:“另外,你们不是想要知道这世上有没有功夫,玄阶高手是什么样的存在?那好,现在让你们切身感受一下。”

    他嘿嘿一笑,双手握拳,一声狂吼。

    声若雷鸣,一道劲风,以他为中心,向着什么办法吹去。

    一众媒体被吹得东倒西歪,采访器材损毁大半。

    他们被震慑的目瞪口呆,准备灰溜溜离去。

    就在这时,一辆北京吉普缓缓停靠过来,车身上涂有“西京日报”的字样。

    公羊刚毅心头一震,他明白,这几个字意味着什么。

    车上下来两个男人,一个拿着话筒,一个扛着摄像机。

    拿着话筒的器宇轩昂,走向公羊刚毅。

    他叫铁侯,是西京名嘴、铁嘴。

    见到他,小报媒体一下子仿佛有了主心骨,再无去意。绝品野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