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百三十三章 爱屋及乌
    杨柱国说,祖籍京都,他这一脉当年出于无奈,方才来了西京发展。

    来到西京之后,落地生根,开枝散叶,发展的还算不错,就是这人丁不够兴旺。

    不过,这点成绩,还远远入不了京都杨家那些直系的法眼。

    但今年不同。

    这不是马上要清明了。

    京都杨家要求杨柱国一家回京祭祖,并且点明要求带上杨根硕。

    杨柱国没有一丝隐瞒,语气里透着激动:“大牛啊,外公知道,这是你给我们全家带来的荣光,所以,希望你能安排好时间,跟外公一起北上。同时,外公知道你志向远大,所以,更应该前往北都见识一番,那里藏龙卧虎,是冒险家的天堂。”

    杨根硕想了想说:“好的,没问题,我正好也要去一趟京都。”

    “哦,什么事?”

    “一点私人的小事,友情帮忙。”

    “好好,那我就不过问了,你忙吧!”

    “我不忙,外公你不要跟我客气,那个,等这件事了结了,我就去看您。”

    “没事没事,你有这份心就好。先挂了。”

    杨柱国挂断了,杨根硕拿着手机,想到了龙慕云,他所说的小事,就是客串龙慕云的男朋友,去见人家女孩的妈妈。

    紧跟着又想到一件事。

    于是给第五旻去了电话。

    “师父,我在教室里。”第五旻压低声音说,虽然贵为家族少主,他却没有像林芷君那样旷课。

    “我问你个事儿。”

    “我知道,我正要向你汇报。你稍等。”

    不多时,第五旻的声音再度响起,“师父,您是不是问关于我爷爷邀请的事儿?”

    “被你猜中了。”

    “师父您这么聪明的人,应该想到了吧!”

    “你爷爷推迟了?”

    “是啊,爷爷苏醒,这么大的事儿,八大家势必都要出席的,而现如今公羊家是这么一个不明朗的状况,所以,爷爷决定再等等,等到尘埃落定方才……”

    “应该很快的。”

    “师父,我越来越崇拜你了。”

    “什么?”

    “听说你勾搭了个公主。”

    “滚!”杨根硕放下电话,摇摇头,笑了。

    想到维多利亚,不得不想到管青丝,那个温柔美丽,又有着明确自我定位的女孩。

    杨根硕承认她说的都对,但是,他又没法做到什么事都不管。

    虽是救人,却拿走了人家第一次,那是个保守自重的女孩啊!

    他决定做点什么。

    ……

    龙腾福利院。

    管青丝也是后半夜,方才睡着的。

    然后,就在梦中一一回放同杨根硕的点点滴滴。

    只是相识,尚未相知,更没相恋。

    便翻云覆雨。且不止一次。

    梦中还不断重复车上那个疯狂的、羞人的场景。

    似乎,梦一场比真枪实弹干一场还累。

    于是乎,她难得的睡了一个懒觉,直到日上三竿,依然没有起床。

    然后,被外面一阵刺耳的声音吵醒。

    是电动砂轮机的声音,难道福利院有什么修缮,她想,却依然没有起床。

    起来也是晕头转向,体力不支,还不如再赖一会儿床。

    这时候,门口响起一个稚嫩的童声。

    “姐姐,还不起床吗?太阳要晒屁股了哦?”她发出一阵银铃般的笑声。

    说话的小女孩叫明明,是个非常漂亮可爱的小女孩,有着大大的眼睛,乌黑的头发,粉雕玉琢的小脸。只是看不见。

    当初,明明差不多一岁的时候,被人丢弃在福利院门口。

    她的眼睛黑的发亮,却就是看不见,或许,这就是她被遗弃的原因吧!

    小女孩很是乖巧懂事,乐观爽朗,特别爱笑。

    然而,每次听到她稚嫩的笑声,管青丝就是一阵强烈的心疼。

    “明明,到姐姐这儿来。”管青丝温柔地说道。

    明明摸索着,走到了床边。

    管青丝一个劲儿说慢点,尽管,明明对这一切轻车熟路,如履平地。

    抓住管青丝一只手,说:“姐姐,给你。”

    “什么啊?”管青丝接过来,却是一枚巧克力球。

    “是巧克力,给你吃,可甜可好吃了!”明明昂着头,笑着说。

    “咦,今天是什么日子?怎么会有巧克力?还有,外面在干什么?”管青丝问。

    “姐姐不知道吗?我还以为姐姐知道呢!嘻嘻。”

    “知道什么呀?”

    “来了一位大哥哥,给我们带了很多好吃的,还有日用品,另外,他说健身器材锈蚀了,所以自己过来处理一下。”

    “一个大哥哥?”管青丝目光投向窗外,仿佛想到了什么。

    “宋奶奶说,他叫大牛,我们都喊他大牛哥哥。”

    管青丝猛然瞪大了眼睛,芳心一颤,“是他?”

    “大牛哥是不是姐姐的男朋友啊!”

    “明明!你才多大,知道男朋友是什么意思吗?”

    “当然,就是童话故事里女孩的王子。”

    “人小鬼大。”管青丝摸了摸明明的脸蛋。

    “姐姐,大牛哥一定很喜欢你。”明明笃定的说。

    “为什么?”面对明明,她也不用脸红。

    “我学过一个成语,叫‘爱屋及乌’,他一定是喜欢你,所以才对我们这么好。”

    管青丝心头涌过一道复杂的情绪,将明明揽进怀里,喃喃道:“明明,你不懂,大人的世界是很复杂的,哪怕是两个人相互喜欢,也未必就能够在一起。”

    “为什么呢?”

    “等你长大了,就会明白的。”

    “唉!”明明一声叹息。

    管青丝诧异地问:“你屁大一点的孩子,难道还有什么不如意吗?叹什么气呀!”

    说完就后悔,万一明明说自己向往光明,想要看看这个世界,怎么办,她如何安慰。

    还好,明明不是这个意思,她说:“你们大人总是用这句话糊弄小孩。”

    管青丝噗嗤笑了,刹那间,整个房间仿佛都明亮了几分。

    “人小鬼大。”她揉了揉明明乌黑柔顺的头发。

    管青丝还是起来了,但是,若要洗漱,就要走出房间,经过院子。

    而杨根硕就在院子里。

    她不想自己这个样子面对杨根硕。

    于是,就在自己的房间里用湿巾擦了擦,又咀嚼两片绿箭,略施粉黛,换了一套运动衫,扎起马尾,这才出门。

    此时,杨根硕正用电动砂轮机除锈,仿佛有着某种感应,在管青丝出来的一刻,他便看到了。

    好一个青春靓丽朝气蓬勃的女孩儿。

    “嗨。”他笑着打招呼。

    管青丝挤出一丝笑容,走开了。

    然而,便是刹那间的对视,就看到了杨根硕额头的汗珠。

    管青丝没来由一阵心疼。

    她知道自己完蛋了,这个男人已经闯进了自己的内心,且驻扎了下来。

    管青丝转了一圈,再次回到院子。

    脚步踟蹰,还是一步步来到了杨根硕的面前。

    杨根硕还是微微一笑,继续干活。

    “杨先生……”

    杨根硕打断她:“你别误会,我不是想挽回什么,只是因为看到他们,让我想到了自己的童年。孩子们都是天使。”

    杨根硕没有说是因为她,管青丝的心里不由有点失落。

    但还是说道:“你这么有爱心,我很感动,我代表福利院,代表孩子们,谢谢你。”

    “不用,这是我自愿的。”杨根硕指了指游乐场,“看,孩子们玩得多开心。”

    “是啊,孩子们天真无邪,每次看到她们,我所有的委屈都一扫而空。”

    “你真伟大。”

    “哪有!”管青丝俏脸一红。

    “姐姐,你跟大牛哥在谈情说爱吗?”明明突然出现在背后。

    “明明,别瞎说!”管青丝满脸通红。

    “那是打情骂俏?”明明换了种说法。

    “再瞎说,姐姐挠你痒痒了。”管青丝威胁道。

    “不要,明明最怕挠痒痒了,咯咯……”明明笑着走开了。

    待明明远去,杨根硕才问道:“明明的眼睛……”

    “我们见到明明的时候,她就看不见,多漂亮的孩子,好可惜,真让人心疼。”

    杨根硕想了想说:“找个时间,你带明明去医院……算了,还是我来接你们过去,去医院做个系统全面的检查,如果有希望,咱们想办法让明明复明。”

    “真的!”管青丝激动地说。

    “当然。”看到女孩激动的模样,杨根硕又是一阵动容,“虽然钱不是万能的,但是,钱的确可以做很多事。”

    “如果明明可以复明,我就……我就……”

    “你就怎样?”杨根硕笑问。

    “好好谢你,哪怕为你做牛做马。”

    “就冲这一点,我也要让明明复明,我发誓。”

    “太好了,杨先生,真的太好了,谢谢你,谢谢。”女孩激动的语无伦次,眼泪都滚落下来。

    情不自禁的,杨根硕就抬起手,要为女孩拭泪。

    管青丝下意识的退后一步,自己擦了把眼泪,然后掏出香喷喷的面纸递过去,“给,擦擦汗。”

    “没手。”杨根硕戴上手套,拿起砂轮机。

    管青丝知道这家伙是故意的,于是撅起小嘴,捏着面纸,拭去了他额头的汗珠。

    杨根硕得意的笑了。

    管青丝皱着鼻子:“就会欺负人!”

    远处,福利院的老院长宋奶奶看到这一幕,露出了欣慰的笑容。

    就在这时,明明再次来到二人旁边:“姐姐,大牛哥哥,跟我们一起玩吧,玩老鹰捉小鸡的游戏。”

    “好啊。”杨根硕爽快地答应了。

    “好吧!”管青丝答应的有些勉强。

    在这个阳光温柔上午。

    在这狭小简陋的福利院里。

    杨根硕当老鹰,管青丝当老母鸡,后面一群小鸡,都是孤儿,好几个都带着一定的残疾。

    但是,孩子们清脆的笑声久久回荡。

    许多年后,杨根硕一想起福利院,就想到了这个上午,耳边就会回响起孩子们天真无邪的笑声。

    还有那个善良纯真的女孩儿。绝品野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