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百三十五章 各出奇招
    两人对视。

    “哈哈,再来。”片刻后,胡巴却是豪情勃发。

    “慢着,”同胡巴对了一记的暗影大声叫停,然后扭头对公羊刚毅道:“家主,暂且退后,我等五人足可以拦下他们四个。”

    另外四人,都冲公羊刚毅投来一抹自信的目光。

    公羊刚毅老怀大慰:“小心,我居中策应。”

    说完,便迅速退后。

    数十名高手再次形成一道人墙。

    而前方。

    则是五名暗影,对战四名近卫军成员。

    两拨人对峙着,都有些气喘,当然,一股剑拔弩张的气氛在蔓延。

    公羊刚毅开口了,他必须让自己,自己的家族站在道德制高点上。

    唯有如此,才能出师有名,才能哀兵必胜,才能一鼓作气。

    “尔等蛮夷,居然跨洋过海来,登门欺侮我们公羊家族。士可杀不可辱!我们公羊家族几百年的积淀,绝不会在你们面前低头,哪怕战到一兵一卒,也绝不屈膝投降。”

    声若洪钟的说到这儿,他如同一只猴子,几步就蹦到了屋顶上,振臂高呼,“所有家族成员听着,此一战事关尊严荣辱,我公羊刚毅在此起誓,必定身先士卒,有句话说得好,将不畏死,兵可用命。今天,就让我们共同战斗,为了家族的荣誉,为了我们每个人的尊严。”

    “说够了没有!”维多利亚的车子上顿时发出电喇叭的声音,“你们四个愣着干嘛!就让对方求仁得仁。”

    “遵命。”四人同时回答。

    战斗进行到现在,四人心中大致有数,现场上,目前堪同他们一战的,唯有五名黑袍,还有家主公羊刚毅。

    其他都是不够一合之将的乌合之众。

    五名黑袍也感到了一股压力,之前的轻视之心荡然无存。

    “结阵!”一人喊道。

    五人立刻结成一个奇怪的阵型。

    人踩人的肩膀,五人分成上中下三层。

    最下层只有一人,中上两层各有两人。

    下层的人不但要支撑上层人的体重,还要用双手去固定上方之人的下盘。

    车上的,维多利亚目瞪口呆。

    现场,胡巴等四人也是惊诧万分。

    这是打架,还是玩杂技?

    胡巴、库克、克劳、劳拉四人站成一排。

    下一刻,就领教到暗影战阵的威力。

    暗影极其娴熟,战阵浑然天成,顿时,就变成了一个整体,仿佛是个三头六臂的人。

    手中拿着铁尺、球棒、钢管,每一次出击,都让一名近卫军成员左支右绌。

    四人一时间没能调整过来,节节败退。

    五名暗影颇为得意。

    公羊刚毅冷嘲热讽。

    维多利亚看不下去:“你们四个智商真有问题啊!人家结阵,你们还各自为战?”

    四人一时间没有反应过来,于是现学现卖,也结成了战阵。

    人踩人,四个人仿佛一柱擎天,劳拉作为唯一的女性,自然站到了最高的位置上。

    胡巴在最下面,有些吃力。

    是以,这根“柱子”左摇右摆。

    哪里是怎么战阵,远远望去,不是左右摇摆的墙头草?

    维多利亚捂住了前额。

    人家三层,他们四层,高度上明显优胜,然而,一经交手,根本不是那么一回事儿。

    劳拉双拳难敌四手,只能狼狈迎敌。

    这一次,败退更加严重。

    公羊刚毅哈哈大笑:“可笑,你们以为照猫画虎,就能结出战阵,没错,是能结出来,但只是徒有其表的样子货,不堪一击。要知道,我们每一个战阵都是历代大能的心血,而我们也经过无数次的训练磨合,方能在战斗中发挥作用。”

    维多利亚听着觉得相当刺耳,于是,让电喇叭发出一阵刺耳的电流声。

    “散开,破阵,攻敌下盘,你们这帮蠢货,连我都能看出对方所谓战阵的基础是何其薄弱,不堪重负。”

    维多利亚提点自己的近卫军团,或许,因为旁观者清。

    胡巴头顶三人纷纷跳下,个个满脸通红。

    然后,四人对视一眼,个头最高的克劳一个旱地拔葱了,抡起双棍,砸向对方最高处的两名暗影。

    两名暗影顿时一愣。

    因为大家战力水平基本相当。

    是以,刚刚他们全神贯注,预防四人攻击下盘,却没想到还是攻击上面。

    这分明是以己之短攻敌之长,只是,两名暗影刚刚准备反击,却发现克劳身体在空中向后跃出。

    暗影明白了,对方这是虚招。

    而真正的杀招还是在下盘。

    “小心,”公羊刚毅出言示警。

    然而,已经晚了一步。

    因为,劳拉、库克、胡巴三人同时攻下最下方的一个人。

    而暗影还维持着战阵,那么,只能是最上面的两人弯腰解围。

    如此,更是增加了“基础”的压力。

    而且,他们的解围还被后发先至的克劳给阻止了。

    克劳或许不能以一敌二,但是,拖住是没有问题的。

    中层两名暗影只能在那里干着急。

    最下方的那名暗影可惨了。

    双腿被抽,腹部被捣,脑门被砸。

    终于,他倒了下去。

    五人战阵为之瓦解。

    “库克,想想芭芭拉的死。”维多利亚喊道。

    “吼!”库克顿时开启爆狂模式,一头黑发直冲青天,一双甩棍舞成风火轮,扑向最近的一名暗影。

    那暗影却是赤手空拳,不敢硬接,于是选择了退避。

    这下好了。

    库克一个迅疾的换手,倒提甩棍,捣向地面。

    嘎巴一声,却是击中了那名“基础”暗影的膝盖。

    “啊!”他发出野兽般的痛呼,毕生功力凝聚掌上,一掌轰向库克的小腿。

    库克双棍交叉,硬生生封住对方凌厉的一掌。

    嘭!

    一声闷响。

    噔噔噔,库克连续倒退七八步。

    一双笔直的甩棍弯了,足见暗影掌力惊人。

    而那名膝盖破碎的暗影,因为用力过猛,差点晕过去。

    暗影废掉了一个,如今变成了四对四的局面。

    受伤的暗影被人拖了回去。

    剩余的四名暗影脸色很难看。

    公羊刚毅的脸色也很难看。

    维多利亚的声音,再次经过电喇叭的扩大,回荡在公羊家族老宅的上空。

    “库克、克劳、胡巴、劳拉,你们四个若是继续不作为,没有任何建树,我回去就开了你们!”

    一听这话,四人仿佛全都变成了拼命三郎。

    很有默契,每人选择一名暗影。

    当然,暗影也不是吃素的。

    一对一,一时间僵持不下。

    至于其他人,基本上插不上手。

    于是,大家伙就被动地作壁上观。

    公羊刚毅在那里干着急。

    这个时候,场面还算受控,六叔公,是不可能出来的。

    下一刻,面上一喜,因为听到了柴油机的轰鸣声。

    近卫军团并没在意,但维多利亚突然感到一丝不妥。

    扭头,从护甲的缝隙朝外看去。

    那是一台大型装载机。

    铲斗里,是满满的沙子。

    司机毫不犹豫,一铲斗沙子倾泻而下。

    “买噶的!”维多利亚一声惊呼,黄沙阻隔了视线。

    砰砰!

    那装载机的铲斗在车顶上拍了两下。

    维多利亚芳心巨颤,自己千算万算,居然还是没想到这一点。

    以为搞一辆酷似坦克的特制车辆,就能万无一失。

    现在不但被活埋,还被拍打。

    尽管拥有护甲,这会儿也发出一阵阵呻|吟,若是被拍散架了,自己会不会变成肉饼。

    公羊刚毅,你作弊!

    维多利亚在心中控诉。

    大家都使用冷兵器,他居然是用大型工程机械。

    “好,你不仁,休要怪我不义。”

    车身框架在装载机巨大的压力下嘎嘎作响,维多利亚听到了属下们担心的喊叫声。

    下一刻,铲斗明显抬了起来。

    紧跟着,车身一个平移。

    维多利亚又能看清外边了。

    原来是劳拉夺下了装载机的操控权,并且将其从黄沙中推了出来。

    但如此一来,三名近卫军面对四名暗影,就有些吃力了。

    维多利亚觉得自己无需再等。

    “公羊刚毅,谁让你用大型机械的?”

    “只要不使用枪炮等热武器,都无所谓吧!”看到场面受控,公羊刚毅大笑两声,为自己的睿智感到自豪。

    这时,劳拉跳下装载机,再次加入战团,依然是四对四的格局。

    “太耽误时间了。”维多利亚问公羊刚毅:“你听说过泰瑟枪吗?”

    “没有。”公羊刚毅老老实实摇头。突然想到对方不会无的放矢,莫不是她有泰瑟枪,莫不是她要使用,心里顿时相当不妥。

    咔咔。

    维多利亚的战车护甲收回一片,露出一个拳头大小的孔洞,下一刻,两根导线带着一道电弧飞出。

    导线以六十米每秒的出膛速度,准确无误击中一名暗影。

    然后,那名暗影身上滚过一阵电光,倒在地上,抽搐不已。

    剩下三名暗影目瞪口呆。

    他们何曾见过这样的武器。

    还不知道小伙伴怎么样了,正准备前去急救。

    啪啪啪又三声响。

    又是三道电弧飞出,分取三人。

    三人没能做出任何反应,便步了小伙伴的后尘。

    纷纷倒地,抽搐成团。

    “啊!”公羊刚毅抓狂大叫,“谁允许你使用这样威力巨大的武器的。”

    “公羊家主,我给您科普一下,这是非伤害性武器,也叫失能武器,只是让你的人暂时失去战斗力,他们只需要睡一觉,很快就会安然无恙。”

    维多利亚冷笑着说:“其实,这都是你咎由自取,居然用装载机拍我,你好大的胆子,本公主生气了,后果很严重!”绝品野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