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百三十六章 道骨仙风
    五名暗影倒伏,剩下所谓高手级别较低,上去根本不够人家菜。

    而原本聚集在公羊刚毅身后的那些长老,跑的比兔子还快。

    堂堂家主,公羊刚毅一时间竟然无人可用。

    唯有自己勉强可以一战。

    他奶奶的,刚刚说什么身先士卒,不惜性命,没想到机会就来了,就变成了现实。

    好吧!不上也得上,硬着头皮上吧!

    六叔公肯定关注着战局的发展,他一定会出来力挽狂澜扭转乾坤的。

    只是六叔公您,能不能早一些出来。

    公羊刚毅一对铁尺相互一磕,“妖女,我跟你拼了!”

    维多利亚嫣然一笑:“公羊家主,你还有很多人啊!怎么,这就要亲自上了?”

    公羊刚毅浑身发抖,面露悲怆,对着家族那些高手开始讲话。

    这些人级别不如公羊刚毅,但也有三四十个,一旦悍不畏死,绝对是一股战力。

    但是,因为看到五名暗影都变成了扑街,己方的士气已经荡然无存,他们毫无战意。

    公羊刚毅就要激起家族武士们的战意。

    “各位,家门不幸,作为家主,我有着不可推卸的责任,你们都是我的亲人,我的兄弟,我不想看到你们受伤,贼人势大,你们都不要再做无谓的牺牲。让-我-来!”

    一副雄赳赳气昂昂,壮士一去不复还的悲壮模样。

    只是,脚步踟蹰不前。

    然而,那些家族武士并没有看出来。

    一股悲壮的情绪在蔓延。

    “家主,您身份尊贵,不要以身犯险,我们不是贼人对手,但我们享受公羊家的供奉,养兵千日用在一朝,有死而已,我们不怕,就让我们为家族的存续贡献一份自己的力量。”一名武士动容地说着。

    “不要,你们根本不是贼人的对手!”公羊刚毅激动地阻止。

    “我们就算用手抱,用头撞,用嘴咬,也要挡住贼人进攻的步伐。”那武士表达了自己的决心。

    “没错!”又一名武士振臂一呼,“无耻贼人,不择手段,胜之不武,若要再进一步,唯有从我等尸体上跨过。”

    “若要再进一步,唯有从我等尸体上跨过。”

    几十人同时说道,声音也颇为高亢。

    “不要。”公羊刚毅喊道。

    但是,那些低阶武士已经冲向维多利亚的四名近卫军。

    公羊刚毅嘴角勾了勾,很是佩服自己的口才。

    尽管在数量上是十比一,然而,这并不能弥补实力上的巨大悬殊。

    而四名近卫军也不会手下留情。

    所以,这些人在公羊刚毅眼中,就是炮灰。

    而事实上,也是如此。

    胡巴四人每一棍子下去,都有人倒地,打滚、哀嚎。

    第一波冲锋的,已然全部“阵亡”。

    剩下的低阶武士顿时被吓住了。

    公羊刚毅无力的闭上了眼睛,终究还是逃不过一劫,他担心,自己不会变成跟儿子一样吧!

    要知道,公羊帅还躺在承恩医院的重症监护室里。

    刚刚向前踏出半步,听到有人大叫。

    忙不迭睁眼看去,却是自己家族的武士再一次发动了攻击。

    这一次冲出八人,两两一组,他们全都伏低了身子,不顾砸在肩头后背的甩棍,哪怕脚步踉跄,都没有停下。

    四名皇家近卫军一脸懵逼的时候,每条腿都被人抱住。

    四人大惊,口中大叫放手,手中的甩棍不管不顾的砸在对方的手臂上,脑袋上。

    然而,这些人极其凶悍,仿佛抱定了必死之心,死活不撒手,同时,还真的上嘴了。

    “啊!你们敢!”劳拉斗气激发,将两名低阶武士从腿上震开,低头一看,一边的小腿,一边的大腿都出血了。

    而刚才她逼出斗气,直接崩毁了两名武士的牙齿。

    此时此刻,二人嘴上都是淋漓的鲜血。

    克劳、库克、胡巴同样遭到了这样的待遇,也以同样的方法应对。

    第二波攻击瓦解掉了,四名近卫军付出了代价,大腿上血啦啦的。

    没等劳拉他们喘口气,剩余的十几个人以同样的方式扑来。

    这一次,每名近卫军分到三四名低阶武士,因为维多利亚的战前命令——尽可能不伤及性命,他们打的缩手缩脚。

    一不小心,四人居然被掀倒了。

    待在“堡垒”之中的维多利亚都是一阵紧张。

    四人悲催了,因为那些低阶武士贼不地道,完全忘了自己的身份,居然将牙齿当成了武器。

    三个老爷们儿也就罢了。

    居然有人一口咬在劳拉的胸侧。

    “死!”劳拉再也顾不得许多,甩棍直刺,穿透那名袭胸的低阶武士脸蛋,撞开牙齿,从另一侧穿出。

    “啊!”那名武士发出痛呼,因为嘴里横着一根棍子,声音都变了。

    而巨大的痛楚,令其浑身颤抖,几近晕厥。

    另外三人也好不到哪儿去。

    胡巴大腿被咬,大叫一声“**”,一棍子将人砸晕。

    库克屁股被咬,哀嚎一声“mygod”,也是一棍子将人打飞。

    克劳更惨,有人居然咬他脖子,让他想到“吸血鬼”系列的恐怖片。

    一棍子砸在对方天灵盖,那名武士一头栽倒,血线从头顶淌下。不知是死是活。

    第三波进攻,到此结束。

    公羊家族所有当值的低阶武士,全部变成了炮灰。

    公羊刚毅终究不是铁石心肠,家族武士受到如此摧残,他心痛欲裂。

    “啊!我跟你们拼了!”

    公羊刚毅挥舞一对铁尺,冲向四人。

    四人立刻挪步,分立四个方位,将公羊刚毅围在中间。

    公羊刚毅心头升起一股浓浓的悲凉。

    谁能想到,堂堂公羊家主,前一天还在拍卖现场一口价几十亿,现在却要跟人性命相搏。

    而且明知打不过,还要硬着头皮上。

    公羊刚毅自家知自家事,他的水平,也就能打一个,现在以一敌四,根本没得打。

    然后,他等待的暴虐根本没有出现。

    他一铁尺砸向劳拉,膝窝就被人一点,差点站不住身子。

    然后再一铁尺砸向胡巴,腋窝却被人点住了。

    每一次的攻击都被人半途化解。

    但却并不伤他。

    公羊刚毅明白了,四人在玩自己,在家族面前侮辱自己。

    然而,知道了又能如何。

    无可奈何!

    “家主!”那些被打倒在地的武士们,一个个顿足捶胸,嚎啕的撕心裂肺。

    “啊!”公羊刚毅恼羞成怒,一双铁尺投掷出去。

    当当两声,劳拉和胡巴轻易磕飞。

    公羊刚毅变成了徒手。

    之前武器在手,尚且不是对手,何况赤手空拳。

    每一次攻击都是半途而废,他被四人羞辱的体无完肤。

    维多利亚都觉得有点悲哀,问道:“公羊家主,还记得我的话吗?”

    “什么话,你个妖女。啊——”因为辱骂维多利亚,脸蛋挨了一棍。

    “我说过,等我将你们家所有人打趴下的时候,就会想出新的要求。”

    “士可杀不可辱,你杀我容易,对家族予取予求,难!”

    “区区公羊家,我反手便可灭之。”

    “但你却不可令我屈服。”

    “看来是打的不够狠!”维多利亚一摆手,“让他跟他儿子去作个伴。”

    “yes。”劳拉扬起甩棍。

    “何方宵小,胆敢在公羊家族老宅撒野。”

    这是一记苍老却雄浑的声音。

    声音开始时,似乎还在遥远的地方。

    结束时,已经到了眼前。

    除了世间罕见的地阶高手六叔公,还能有谁!

    公羊刚毅无语,心中腹诽:六叔公,你一把年纪了,别装逼了行吗?

    人家都快将老宅拆了好不好?

    我都快给人家玩死了好不好?

    你一直看着好不好?

    你就不能早一点出来?啊?昂?

    六叔公的确来的极快。

    说一步十丈,都不为过。

    “六叔公!”包括公羊刚毅在内的全体成员,都是热泪盈眶。

    仿佛这普天之下,没有六叔公搞不定的事情。

    六叔公一来,必能挽狂澜于既倒。

    维多利亚目瞪口呆,第一次见识到这样的高手。

    这个老头,飞过来时,比炮弹还快,落地时,却轻如片羽。

    悠然飘荡,缓缓落地,带着一股道骨仙风。

    他故意落在四名近卫军包围圈内。

    一双灯芯绒千层底踏地的一刻,就将公羊刚毅丢了出去。

    劳拉四人的面色前所未有的凝重起来,一个个握着武器,严阵以待。

    “丫头,你忒毒。”六叔公一捋及腰长须,指着维多利亚,跟说戏词儿似的,“你毁我门户,伤我族人,面若桃花,心如蛇蝎,你说我当如何治你?”

    “口气很大啊,老头,你应该是家族压箱底的本钱了吧,若是你有个闪失,是不是公羊家族就动摇了根本。”

    “哈哈……”六叔公一阵狂放大笑,“我能有什么闪失?你们谁能让我有所闪失?你,你,还是你?”

    细长的指甲在劳拉四人脸上一一点过。

    “啊!”劳拉先发制人,双棍交叉,叉向六叔公的脖颈。

    其余三人也没有迟疑,同时出招。

    于是,六叔公的脖颈、双臂、双腿包括双耳在内,浑身上下,同时受到了四波攻击。

    而此四人的功力,相当于玄阶高手,合击之时,威力惊人。

    但六叔公动了,看不清他的具体动作,只有一道道残像。

    依然潇洒,飘逸。绝品野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