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百四十章 人情债
    这一刻,六叔公有着强烈的窒息感,他真的怕了。

    他从没想过,自己活了一百多岁,最后没能寿终正寝,居然是这么一种死法。

    哪怕他地阶修为,依然需要呼吸氧气。

    缺氧让他浑身乏力大脑昏沉。

    双瞳中满是恐惧。

    他绝望了,这小子真的是要杀了他啊!

    “小……小子,杀人是……是犯法的!”他哑着嗓子,断断续续。

    “嗬,现在跟我说这个?”杨根硕冷笑,面露鄙夷,手上继续加力。

    就在这时,公羊刚毅出面说话。

    他说,只要放了六叔公,可以答应杨根硕的任何要求。

    杨根硕扭头看去,邪笑道:“是吗?”

    “当然,当然。”公羊刚毅一个劲儿说道。

    杨根硕手上微微松开,却只是让即将窒息而死的六叔公回了口气。

    杨根硕面上露出一丝玩味。

    六叔公贪婪的吸了两口气,脸上的潮红淡去了不少,在生死边缘走了一回,他是浑身冷汗。

    “六叔公,没想到你的命这么值钱啊!”杨根硕笑问。

    “刚毅,我不能死,我死了,家族就完了,不惜代价,也要让我活下来!”六叔公嘶哑着说道。

    听六叔公能够说出囫囵话来,公羊刚毅不由得松了口气。

    “杨先生,什么要求,尽管提。”他态度恭敬的不得了。

    这一刻,那些长老,甚至整个家族,却是无一人反对。

    “真是让我为难。”杨根硕摇摇头,右手食指画了一大圈,将公羊家族所有成员包含进去,“若要他生,也行,你们自裁!”

    轰!

    公羊刚毅五雷轰顶。

    开什么玩笑。

    这怎么可能?

    让自己自杀,保下这个老人渣?

    就算自己同意,难道还能逼着其它所有人都去自杀?

    自己哪有那领导力和控制力。

    听到这个要求,六叔公脸色一下子变得煞白。

    “杨兄弟,你没诚意。”

    公羊刚毅连忙接过话头,“是啊,杨兄弟,给点诚意。”

    “没错,我就是没诚意。”杨根硕突然拔高音量,“因为,我就没打算跟你们谈,今天在公羊家族,我只杀一人。”

    话罢,一股强大的气势散发出来。

    针对的就是六叔公。

    六叔公顿时就感到一股威压。

    “不……”刚吐出一个字,听到脖颈里发出一声闷响,然后,意识就被黑暗吞没。

    公羊家族的擎天一柱定海神针——六叔公,他就这样走了,眼中带着恐惧与不甘。

    静。

    死一般的寂静。

    三分钟后。

    “六叔公!”公羊刚毅一声哀嚎,扑到了杨根硕的旁边。

    杨根硕手一松,尚有余温的六叔公被公羊刚毅抱住。

    公羊刚毅大声嚎啕,家族成员也是大放悲声。

    家族上空,一片愁云惨雾。

    杨根硕却席地而坐,他要悉心感受一下自己进阶之后的变化。刚才一直没工夫。

    真气更加纯净,更加雄浑。

    耳力又有提升。

    所以,他听到了两个熟悉的声音在交谈。约莫一公里外。

    他霍然起身。

    公羊刚毅哭得确实伤心。

    六叔公虽然是个老不正经、老银棍、老人渣,可不可否认,他就是家族的核威慑,就是根本。

    他嗝屁了,家族之根本不是动摇,而是不复存在了啊。

    “大牛……”维多利亚有些看不透杨根硕了,这个男人刚刚表现出来的杀伐果决,令人震怖,同时,也是让女人沦陷的毒药。

    杨根硕看了看陷入悲痛绝望,没有丝毫斗志和战意的公羊家族全员,咬着维多利亚的耳朵问:“你想怎么出气?赶尽杀绝?”

    “啊!”维多利亚一声惊呼,瞪大美眸看着他,大牛何时变得如此弑杀了?

    便是这一声,杨根硕也已明白了她的态度。

    长臂一展,便扼住了公羊刚毅的脖颈,举在半空。

    “啊……呃……”六叔公那样的高手在杨根硕手中都无力反抗,何况公羊刚毅,他双手抓住杨根硕的手臂,面现痛苦,眼中都是祈求。

    蝼蚁尚且贪生,他不想死。

    “放了家主。”

    “求求你。”

    “要出气,杀我们。”

    “……”

    这是家族低阶武士的呼声。

    公羊刚毅一阵感动,他们在家族之中地位最低,却愿意为自己牺牲,那些长老平日里领着那么高的供奉,自己落难,他们却没一个屁……

    患难见真情!

    公羊刚毅发誓,若是自己侥幸不死,以后一定提高他们的待遇,对他们好。

    维多利亚轻轻拉着他的袖子,却没说话。结果,一拉掉下一大片。于是不敢再拉。

    杨根硕在等待。

    终于,一辆加长的劳斯莱斯幻影停在大门倾倒的门口。

    杨有福跳下车,从车尾绕到另外一侧,拉开车门。

    杨柱国拄着拐杖下了车。

    一眼就看到了被杨根硕举在半空的公羊刚毅。

    “大牛,手下留情!”杨柱国一路小碎步,表现的相当急切。

    公羊刚毅一下子仿佛抓住了救命稻草,喉咙里发出“嗬嗬”声。

    “外公,你怎么来了?”杨根硕故作惊讶的问道,手上不松不紧地扼着公羊刚毅的脖颈。

    事实上,他之前就听到了杨柱国同杨有福的对话,知道他要来。

    乾坤造化诀不愧是仙诀,恐怖如斯。

    “不管多大的恩怨,都可以坐下来谈啊!打打杀杀什么时候是个头儿?”杨柱国中气十足的说道。

    那帮长老会的成员觉得,到了这个时候,只怕唯有杨柱国能够阻止杨根硕的暴行,于是连忙齐齐团过来。

    “杨老太爷,请您看在大家同为八大家的份儿上,劝劝你外孙手下留情。”

    “前辈,我们六叔公已经死了,家主不能再……”

    “杨家家主,劝劝您外孙吧!我们有足够的诚意解决这件事。”

    “……”

    “大家稍安勿躁,”杨柱国双手压了压,“我是刚刚听说这件事,便匆匆赶来,既然我来了,就会为这件事的和平解决略尽绵力。”

    听到这话,公羊刚毅感觉自己这条命算是保住了,不觉间,泪水纵横。

    “大牛,你看这事儿……”杨柱国一副商量的语气。

    “外公,您有所不知,今天维多利亚带人过来,也只是想发泄一下怨气,但是,现场你也看到了,她的四名下属都去了半条命,他们家德高望重的六叔公,空有一身武艺,居然对维多利亚生出了觊觎之心,若是我再晚来一步,后果不堪设想。”

    “此话当真?”杨柱国目光扫了一圈,问道。

    这个节骨眼上,当然没人睁眼说瞎话,不过,他们可以选择沉默。

    这事儿说来,着实不怎么光彩。

    “外公,我可以对着天父发誓,大牛所言句句属实。”维多利亚脆生生地说道。

    杨柱国身子一震,瞪大眼睛看着维多利亚。

    她叫自己什么?外公?

    维多利亚继续说道:“这个死有余辜的老东西几乎杀死了大牛,若不是大牛临阵突破,就是另一番光景了。”

    杨柱国仔细看了看自己的外孙,灰头土脸,衣衫破碎,的确是经过了一番恶战。

    居然临阵突破,简直太牛了。

    不过能干掉公羊家族的六叔公,这点代价还是值得的。

    外孙一战成名,西京年青一代再无敌手,即便一些闭关的老怪物,能胜过大牛的,怕是也凤毛麟角。

    作为外公,他自然无比兴奋,与有荣焉。

    但是,这些心理活动,却没有一丝一毫在脸上表现。

    他现在是默不作声。

    他一沉默,公羊家族的人都紧张起来。

    尤其是家主公羊刚毅,心里更是十五个吊桶打水,他的脖子还在杨根硕手中,这可是曾经捏断地阶高手脖子的手,也就是说,他的小命还在鬼门关前徘徊。

    于是,他艰难的发出声音:“救……救命!”

    “杨老爷子!”长老们一个个目光殷切,其中一个说:“您也看到了,我们家族已经付出了巨大的代价。”

    杨根硕冷笑:“让维多利亚受辱,你们家族就此覆灭亦不为过。”

    他这么一说,长老们全都哑口无言。然后眼巴巴看着杨柱国。

    很显然,目前来看,全得靠人家杨柱国说和。

    杨柱国深吸一口气,很为难的样子:“大牛,要不先把……”

    “对不起,外公。”杨根硕打断杨柱国,说道:“维多利亚是来讨说法的,却再次受辱,没能保护好她,我很内疚,所以这件事,要看维多利亚的态度。”

    说这些话时,极其隐晦的像杨柱国眨眨眼睛。

    人老精树老灵,无利不起早,不然他来做什么?

    看到外孙的眼神,他全明白了。

    大牛这是让公羊家族欠的人情更大一些。

    人情越大,利益越大。

    不然怎么叫人情债呢!

    想通此节,杨柱国闭上了眼睛,抱拳躬身对着维多利亚拜倒。

    公羊家族的人全都动容了。

    公羊刚毅更是热泪盈眶。

    杨根硕微微勾了勾嘴角。

    维多利亚惊呆了,当她反应过来,忙不迭上前扶住杨柱国。

    “外公,您这是做什么,我是晚辈,我……”

    瞧瞧,又是一声“外公”,杨柱国越发笃定,这洋小妞跟自己外孙两人已经确立的关系。

    而且只怕是经过今天这件事,两人更是情比金坚。

    想到维多利亚的身份,杨柱国心头乐开了花,同时也无比骄傲,外孙叫大牛,就是牛啊,这名儿没白瞎。

    面上却是不动声色,甚至腰板也没有完全直起来,“维多利亚小姐,老朽知道您身份尊贵,您来西京做客,竟然遇到了一桩又一桩糟心的事儿,虽然跟我杨家关系不大,我也深感歉意。”

    “外公,先起来说话。”

    “乖孩……维多利亚小姐,先容老朽把话说完。”杨柱国差点将“乖孩子”三个字喊出口,若是那样,这份人情可就是大打折扣了。

    杨柱国说:“事已至此,双方互有损伤,我们有句老话,冤家宜解不宜结,所以,请让老朽做个和事佬。”

    “当然可……”维多利亚表态到一半,脚背让杨根硕一踩,心灵通透的女孩马上明白了他的意思,说道:“当然要给我一个满意的说法。”绝品野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