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百四十三章 牲口
    半夜,杨根硕睁开眼睛。

    女孩还伏在他的身上。

    两人肌肤相亲亲密无间。

    能够感受到彼此的心跳。

    可是,他却做了一个梦。

    眼眶湿漉漉的。

    梦里,是九头护着他们几个逃出生天的情景。

    他知道,自己在梦中哭了。

    等将来吧!想办法去看看九头的尸身也好。

    这个时候,感觉胸口湿漉漉的。

    杨根硕摸了摸,闻了闻,确认不是维多利亚的口水。

    她也哭了?

    杨根硕有些无语,两个没穿衣服紧紧抱在一起的青年男女,欢好之后,倦极而眠,居然双双在梦中落泪。

    而且,很明显,维多利亚不可能跟他同一个梦,那就是同床异梦了。

    然后,听到了她的呓语。

    “大卫,我已经找到喜欢的人了。你安息吧。”

    杨根硕的心一下子变得无比柔软,抱着女孩的双臂紧了紧。

    维多利亚没醒过来,但还是拿脑袋在他胸膛蹭出一个舒服的位置。

    ……

    管青丝休息了两天。

    今天是第一天上班。

    女孩心中忐忑,不知道如何面对总经理林芷君。

    那个晚上,在福利院,跟杨根硕将话说得很清楚。

    原本以为,自己的一段情感经历就那样无疾而终了。

    没想到杨根硕却为福利院做了那么多事。

    看得出来,他很有爱心,喜欢孩子,可是,难道仅仅如此?

    傻子都知道,跟自己有着莫大的关系吧!

    他口口声声不是为了挽回什么。

    可是,难道他不知道,自己根本就没法忘掉他。

    这两日,没有见到杨根硕,她过得很纠结,纠结于不知道如何处理同杨根硕之间的关系。

    其实,一直在等他的电话。

    忍不住想要见他是一方面,另一方面却是,希望他有空带明明去检查。

    站在中天实业的大楼门口,她深吸一口气,收拾一下心情。

    因为,当务之急,是面对总经理。

    不知道,林芷君会不会给她使绊子,撵走她。心里好忐忑。

    冲到电梯口,电梯门正缓缓合拢。

    她看到一个熟悉的面孔,都忘了按一下按键。

    然而,电梯门却缓缓打开了,林芷君微笑着说:“青丝,进来。”

    管青丝眼眶一热,点了点头,进了电梯,站在林芷君的面前。

    电梯里都是中天实业的职员,有男有女,将近十个人,大家都刻意地同总经理保持一定的距离。

    “这两天休息的还好吧,身体恢复了吗?”林芷君轻声问道。

    “嗯。”管青丝低着头点了点。

    来到总经理办公室,管青丝连忙给林芷君擦了桌子,煮了咖啡。

    她虽然只是文字秘书,但如今,总经理就剩她一个秘书了,所以,她要将所有的事情都做了。

    看到管青丝这样,林芷君心头微微有些不过意。

    “青丝,你来。”招招手,拉着她坐在沙发上,摇头道:“你没有做错什么,不需要这样。”

    管青丝眼圈一红:“我知道杨先生跟总经理是……您放心,我不会跟您争抢。”

    林芷君苦笑:“你误会了,我跟他没什么的,顶多也就是有些好感吧!说起来,他跟我妹妹小萌可算是山盟海誓过。”

    “啊?”管青丝目瞪口呆。

    原以为杨根硕是林芷君的男朋友,现在却变成了妹夫。

    豪门真乱!

    贵圈真乱!

    林芷君笑笑:“而且据我所知,他已经不止一个女人,你要是决定做他的女人,得有个心理准备。”

    管青丝瞪大了美眸。

    “所以呢!”林芷君耸耸肩,“你不要觉得对不起我,咱们以前咋样,以后还咋样。”

    “嗯!”管青丝用力点头。

    林芷君想了想说:“周筱若不可能回来了,暂时只有你一个,你的担子也许会重一点,不过都是暂时的,我正在物色行政秘书的人选。”

    “没事的总经理,我尽最大努力做到最好。”

    “去忙吧!”

    “是。”

    管青丝退出了总经理办公室,心头一块石头总算落了地。

    跟杨根硕如何相处暂且不论,至少总经理这一关,自己算是过去了。

    杨根硕有很多女人吗?

    想到这个,心头不由酸酸的。

    不过也可以理解,年轻帅气有钱有背景,这样的优质资产,不知道多少人想要持有。

    低头看了眼自己锅贴一般的胸脯,很是气馁。

    自己拿什么去跟人家争?

    一想起第一次杨根硕就因为胸小笑话过她,心里就觉得好气。

    唉!顺其自然吧!

    女孩一声叹息。

    ……

    劳拉四个人行动不便。

    维多利亚让他们安心养伤,同四人一一道别,然后,由杨根硕送到了机场。

    安检口,自然又是一番不舍。

    深情相拥后,女孩转身离去。

    杨根硕走到窗户边,可以看到不停进港出港的飞机。

    直到维多利亚的飞机升上天空,他才深吸一口气,转身离开。

    驾驶一辆英菲尼迪,缓缓往回市里开。

    想到晚上要出席宴会,总不好空着手去。

    该准备点什么呢?

    他实在没什么经验。

    于是,给外公去了个电话。

    “外公,我,大牛。”

    “知道,大牛啊,什么事?是不是过来家里?”

    “不是的,刚刚把维多利亚送上飞机,还得照顾四个伤员。”

    “哦,那丫头回国了!”

    “是啊。外公,你也应该接到第五家族的邀请了吧!”

    “当然!第五瀚海死而复生,自然要大肆操办一番,我不去,算怎么回事儿。”

    “我也受到了邀请,但是,我不知道准备点什么礼品。”

    “呵呵,你对老东西有活命之恩,还是他孙子的师父,完全可以不用准备。”

    “空着手怪怪的。”

    “也是,这样吧,外公给你简单准备一下,晚上咱们一起。”

    “好,谢谢外公。”

    “臭小子,跟外公还客气!”

    爷孙俩又聊了两句,就挂掉了。

    杨根硕想了想,白天似乎没什么事儿,就给管青丝去了个电话。

    这会儿,管青丝正在林芷君的面前汇报工作。

    手机突然响了,她冲林芷君歉意的笑笑。

    林芷君表示没关系,让她接。

    结果,她拿出来一看,竟然是杨根硕的。

    眼珠子忽左忽右,一时间拿不定注意。

    林芷君看在眼里,摇摇头:“不会是大牛吧!”

    “是的。”她的表情极不自然。

    “没事,你接呀,要不我回避?”

    “不不不,这是您的办公室,我出去接。”

    “我很好奇他找你什么事儿?”

    管青丝咬了咬唇皮,一狠心,接通了,点了免提。

    里面顿时传出杨根硕的声音。

    “青丝,你在忙什么,这么久才接?在不在福利院,我现在过去找你。”

    管青丝看了林芷君一眼,方才磕巴着问道:“干……干嘛?”

    “还能干嘛!”杨根硕道,“就说你在不在?”

    “我在班上。”

    “那好,你收拾一下,我现在过来接你。”

    “我要工作。”

    “放心,我给你请假。”

    “你不要这样!你要尊重我!”管青丝激动地说。

    杨根硕愣了一下:“你激动什么?那好吧,我一个人带明明去医院。”

    “啊?原来是这个,我……你来接我,我自己跟总经理请假。”

    “好,我到公司楼下,给你打电话。”

    管青丝说一声“好”,就挂断了,然后满怀歉意地看着林芷君:“总经理,我请假。”

    “没事,可是我依然好奇,如果你不介意……”

    “不介意不介意,”管青丝连连摆手,“明明是福利院一个小女孩,非常懂事可爱,只是她的眼睛……”

    “我明白了,去吧!”林芷君点点头,“我想,大牛既然插手,就不会让你失望。”

    “真的吗?明明真的可以复明?”

    “如果是那样,你是不是就会死心塌地?”

    “我……我不知道。”

    “这牲口!”

    “什么?”

    “他总是善于把握机会,让女孩对他死心塌地。”

    “哦。”管青丝应了一声,心里却不以为然。

    ……

    西京的天气很奇怪,四季并不分明。

    春秋两季极其短暂,往往让人措手不及。

    比如,三月十五刚刚结束冬季供暖,气温上升的就可以穿短袖了。

    如今是三月底,今天的气温更是高达三十度,跟盛夏都差不多。

    街头的女性们纷纷换上了轻薄清凉的服装,白的炫目的粉臂长腿令人目不暇接。

    还有些更大方的,美背都暴露在空气中。

    杨根硕不禁感叹,女人的季节来了。

    就在这时,他心有所感,目光投向了中天实业的大门口。

    管青丝身着一袭白色连衣裙,乌黑亮丽的长发披在脑后,显得无比清纯。

    杨根硕连忙下车,为女孩打开车门,护着门框,尽显绅士风范。

    上车后,还是两眼发直的看着女孩。

    “走啦!”管青丝咬了咬樱唇,俏脸如同着了火。

    看到女孩显然是经过了一番装扮,杨根硕很是得意。

    发动车子前行,解释道:“这两天着急了吧!”

    “什么?”

    “着急带明明去医院啊!”

    “哦,有点。”管青丝还以为杨根硕说她着急见他。

    “抱歉啊,刚刚把维多利亚送上飞机,我就给你打电话。”

    管青丝瞪大了眼睛,他在给我解释,给我道歉,他很在乎我!

    “青丝?”杨根硕喊了一声发愣的女孩。

    “哦,没事没事,也不是很急。”她满脸通红,赶紧扭过头,冲着窗外,死死咬着唇皮:管青丝,你能不能有点出息?啊?绝品野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