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百四十六章 你就是我的全世界
    宫玉玲按了免提:“华回春,我是你表妹,我让人打了,你管不管?谁?我哪认识,我只知道,他是苏灵珊那个小女表子的姘……”

    宫玉玲话没说完,突然呼吸一窒,因为,杨根硕的手掌直接停在了他的脸边,距离不过两毫米,就这样停住了。

    “你……你还要行凶?”宫玉玲颤声问道。

    杨根硕摇摇头:“看在老华的面子上,我不打你,但是,你在嘴巴给我放干净点!”

    电话那头,华回春已经大致明白了怎么回事,及至听到杨根硕的声音,脑袋顿时大了一圈。

    表妹的德行,他能不知道。

    只是想不通,她一个护士长,跟人家小护士较个什么劲儿?

    “宫玉玲,不要给我丢人现眼,现在什么也不要做,等我过来处理!”华回春急忙说了句,就匆匆挂断了。

    宫玉玲依旧没有什么觉悟,等着杨根硕道:“你等着,我表哥来了,他是副院长,这次一定让你吃不了兜着走,等我验出伤来,让你吃几天牢饭。”

    “好啊,我等着。”跟一个泼妇干仗,真是掉价,他回过身,拉着苏灵珊的小手:“你怎么还忍气吞声呢!要不这样,我让老柳过来,认下你这个干女儿?”

    “讨厌!人家才不要!”苏灵珊推了杨根硕一把。

    宫玉玲这会儿感觉有些不妙了,右眼皮直跳。

    这小子一会儿“老华”一会儿“老柳”的,难不成,跟院领导很熟,难不成是官宦子弟,又或者,是哪个大家族的少爷。

    实习护士小玥有种强烈的直觉,宫玉玲要栽,于是,悄然同她拉开了距离。

    急诊室这会儿业务不忙,所以,大家都等着看热闹。

    华回春来的比预想的还要快。

    实则上,他是从路上折返回来的。

    大步流星走进急诊室,也没顾上换衣服。

    宫玉玲一眼看到华回春,立马来了精神:“表哥,就是他打我,两巴掌,我要验伤,我要告他,不但打我,还侮辱我,要还要申请民事赔偿,我……”

    “行啦!”华回春指着她的鼻子打断她,“还嫌不够丢人现眼!”

    “华回春,我是你表妹,一把年纪让个小年轻打脸,你不帮我出气,还觉得我丢人了!”

    “住口!老师能平白无故打你?又嚼什么舌根啦?”华回春对这个表妹,可是相当了解。

    “我只不过说了那个小……你说老师!”宫玉玲一下子抓住了关键词。

    看看四周,大家都是一副风轻云淡的神情,唯有她和实习生小玥一脸懵逼。

    显然,这是个公开的秘密,只是她不知道而已。

    “表……表哥,你一定是跟我开玩笑吧!你说谁是你老师啊!”宫玉玲表情不自然了。

    小玥更是紧张的握紧了拳头,感觉自己仿佛错过了什么。

    “你呀!”华回春怒其不争的指了指宫玉玲。

    他了解表妹的性格,所以,当初安排她来急诊室当个护士长,专门提点过她,不要找人家苏灵珊的麻烦,没想到,还是担心什么来什么?

    华回春用行动让表妹死心。

    几步走到杨根硕面前,鞠躬道:“老师,我有责任,她要不是我的表妹,也不敢这么嚣张跋扈,您看怎么处理吧!”

    宫玉玲只觉得天雷滚滚,身子一个狠狠地踉跄。

    实习护士小玥则是死死地咬着手指,都快咬出血了。

    “老华,抱歉啊!”杨根硕将华回春扶起来说,“我是打了两巴掌之后,才知道她是你表妹,要是早知道,我还真下不了手。”

    “老师……”华回春热泪盈眶,嘴唇颤抖。

    宫玉玲简直不敢相信这一幕。

    杨根硕摸出手机,开始播放音频。

    当宫玉玲听到自己的声音,脸色煞白!

    说人家苏灵珊靠的是外表,说人家苏灵珊是柳承恩的干女儿,言外之意在明显不过,苏灵珊是靠身体上位的呗。

    就是这一番言辞,人家也可以告自己诋毁啊!

    苏灵珊原本不想把事情闹大,自己刚刚转正,就有不少人眼红,而且大家都是同事,日后低头不见抬头见的。

    她完全没想到杨根硕录了音,现在事情的发展,已经不受她控制了。

    华回春面红耳赤,指着宫玉玲道:“你这张臭嘴啊!我都想扇你!”

    宫玉玲被数落的眼圈通红,却不敢反驳一句。

    华回春又向着苏灵珊鞠了一躬,吓得苏灵珊连忙扶起他,“华院长,万万不能啊。”

    “我是替表妹赔罪,要不是我把她放在这里,你也不用受这份委屈。”华回春痛心疾首地说完,问杨根硕,“老师,您看这事儿怎么处理?”

    杨根硕苦笑,如今多了华回春这层关系,还真不好处理了。

    “珊珊,你的意见呢?”杨根硕问道。

    苏灵珊看了眼可怜巴巴的宫玉玲,并没有直接回答,而是拉起杨根硕一只手,同他十指相扣。

    在杨根硕诧异的目光中,苏灵珊昂首挺胸道:“大牛是我男人,如果我是依靠男人上位的话,就是大牛!居然说我是柳院长的干女儿,真是可笑。”

    “珊珊,我错了,我这张臭嘴欠打。”宫玉玲轻轻地打了自己两耳光,苦苦哀求:“是我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请你看在同事一场的份上,原谅我。”

    “我们同事了差不多一个礼拜。”

    一听这话,宫玉玲觉得苏灵珊不会原谅她了,但还是没有放弃争取,一劲儿打躬作揖,楚楚可怜。

    “算了。”苏灵珊突然意兴阑珊地说,“就这样吧!”

    宫玉玲一听,人家这是不追究了,激动万分,一下子冲到苏灵珊旁边,拉起她的手,“珊珊,你真是大人有大量,看看你,人长得漂亮,气量又大,谁娶到你,真是前世修来的福气。”

    “行啦!”杨根硕拿开宫玉玲的手,“也不是多大的事儿,既然珊珊不追究,就算过去了,大家也别看热闹了,忙自己的工作吧!”

    “行啦行啦,大家各忙各的啊!同事之间,一点小摩擦,已经化解掉了。”

    华回春是副院长,他这么一说,也没人胆敢明目张胆看热闹了。

    实习生小玥,犹豫再三,还是硬着头皮,来到了苏灵珊的面前。

    刚刚选择站到了人家的对立面,现在又要站回来,这需要多大的勇气。

    “珊珊学姐,我错了,请你原谅我。”

    杨根硕冷笑:“我觉得,你比宫玉玲还可恶。”

    一听这话,小玥眼圈当场就红了。

    “大牛,”苏灵珊摇摇头,看了小玥一眼,道:“都说这事儿过去了,到此为止吧!”

    就在这时,柳承恩走了进来,目光直接落在苏灵珊的脸上,“珊珊,你愿意做我干女儿吗?”

    “老柳别逗了。你又不是没有女儿。”杨根硕耸耸肩,问:“检查完了?”

    “是的,要不,去我办公室谈。”

    “好。”

    杨根硕跟了出去,“珊珊再见。”在门口做了个打电话的手势。

    过道里,管青丝牵着明明的小手,静静的看着他。

    女孩的神情有些异样。

    这边几个人走向院长办公室。

    而急诊室里,气氛很是压抑。

    华回春是狠狠地警告了一番,方才离去的。

    宫玉玲也算是看出来了,自己得罪了得罪不起的人。

    最郁闷的莫过于实习生小玥,她的肠子都悔青了。

    这完全是抱错大腿呀!

    原本有着校友这一先天优势,可以迅速拉近两个人的关系。

    小玥心里埋怨道:“学姐,你干嘛这么低调啊!”

    ……

    柳承恩的办公室。

    三个大人,还有一个明明刚刚坐下,华回春就推门进来了。

    “老师,老柳,你们看这件事怎么处理,总不能就这样过去了吧!”

    柳承恩只好一脸苦笑的看着杨根硕,将话语权交给他。

    “不是说已经过去了吗?”杨根硕摇摇头,“你老华的面子还是要给的。”

    “柳院长,您看……”

    “就按大牛的意思办,再观察吧!”

    “老师,我心中有愧。”

    “因为珊珊是我的……”看了眼一旁的管青丝,“我的人?”

    华回春想了想,也不否认,“这是个很重要的因素。”

    “江山易改本性难移,再观察吧!”杨根硕道。

    “感谢老师,感谢院长。”华回春冲两人点头。

    “老华,你还没完没了了你!”杨根硕笑道,“我们讨论明明的病情,你要不要听听。”

    “好,那就听听。”华回春坐下了。

    “柳院长,你先说说。”杨根硕让柳承恩先谈。

    “嗯。”柳承恩点点头,“根据检查结果分析,我们可以得出一个结论,明明眼睛复明的可能性很大,下一步,我们就要寻找合适的角膜。”

    “真的,真是太好了!”管青丝喜极而泣。

    之前杨根硕说,她并没有这么激动,但是柳承恩不同,人家是堂堂院长,说话权威,值得信服。

    “明明,你听见了吗?”管青丝抱着明明的身子,“用不了多久,你就可以看到这个世界了。”

    明明的小脑袋紧紧地依偎在管青丝的肩头:“姐姐,我只想看到你,因为,你就是明明的全世界。”绝品野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