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百四十七章 你是我的什么人
    出了医院,来到车上,管青丝是眼圈依旧是红彤彤的。

    明明那句话让她直接泪崩。

    孩子是天真、单纯而又诚实的,所以,他们的话往往越发震撼,越有感染力。

    两人先去给孩子买了几身衣服,接着去游乐场,出来以后,去吃了西餐。

    短短半天,明明体验了很多第一次。

    看到明明开心,管青丝也开心,然后,杨根硕也觉得开心。

    等西餐的工夫,明明摸索着来到了杨根硕的旁边,小手摸在他的面颊上。

    在面部五官上仔仔细细摸了一遍,说道:“大哥哥,你一定长得很好看。”

    “呵呵,”杨根硕将明明抱坐在自己腿上,“哥哥总不好自夸吧!这一点,你可以问你姐姐。”

    “姐姐,是不是啊?”

    “很普通的,没什么好看。”

    “哦。”

    “喂,美女,做人要实在,说话不能违心,更不能骗小孩子啊!”

    “我就是觉得你很普通啊!”

    话音方落,两个金发碧眼的外国妞挤过来,将杨根硕架在中间。

    “帅哥,你好帅哦,不介意合个影吧!”一个外国妞说。

    “其实我不怎么喜欢照相,不过,谁让你们是外国友人呢!”

    “嘻嘻,准备好了没,一二三。”

    “茄子。”杨根硕道。

    “帅哥,我也要。”这个外国妞更加热情奔放,直接吻着杨根硕的脸蛋玩自拍。

    面对管青丝,一脸尴尬。

    “帅哥,眼神不要飘啊,神情一点,对。”

    “茄子。”

    两个外国妞检查照片,很是满意,然后就索要杨根硕的联系方式邮箱什么的,说是要将照片给他发过来。

    好不容易打发走两个外国妞。

    管青丝有些无语,但还是一脸鄙视,“有人说自己不爱拍照,我看你爱得停不下来。”

    “那要看跟谁。”

    管青丝没有接话。

    “自然是跟姐姐你喽。”明明咯咯笑道。

    杨根硕忍不住好奇地道:“明明,你的笑声真好听,你长得这么漂亮,又是怎么做到这么乐观开朗的呢?”

    明明回答:“我的笑声像不像银铃?这么漂亮,当然是天生的。至于乐观开朗,我为什么要悲观?”

    “就是的,为什么!”管青丝质问杨根硕,觉得他是哪壶不开提哪壶,要接人家小孩子伤疤吗?

    明明“哦”了一声,道:“哥哥,我明白了,你的意思一定是,这小丫头看都看不见,还一天到晚乐呵个啥呀!”

    “明明,我不是这个意思。”杨根硕连忙解释。

    管青丝却是冷冷瞪视他,很显然,觉得他就是这个意思。

    明明倒是不怎么介意:“或许是因为我从来都不知道这个世界是什么样子,所以才能保持这种平和的心态吧!当然,另外很大一个方面的原因,就是因为姐姐。”

    “嗯?”杨根硕想要答案。

    明明回答:“姐姐曾经说过,她可以做我的眼睛。她给我描绘了这个世界的形状和色彩。给我读了《假如给我三天光明》、《番茄太阳》……”

    “明明,别说了。”管青丝泣不成声,“好孩子,用不了多久,你就能够自己看到这个世界,一定可以,我坚信!”

    饭菜上来了,有牛排,有披萨,还有红酒,很丰盛。

    管青丝让明明一手拿刀一手拿叉,将全熟的牛排为她切成丁丁,让她自己吃。

    杨根硕用开瓶器开了红酒,就要给管青丝倒。

    管青丝并没有阻止。

    “姐姐,你尝尝,味道还不错呢!”明明给管青丝叉了一块。

    “嗯,不错,很好吃,明明多吃点。”

    “嗯。”明明笑着,用心品尝美味。

    管青丝看了眼明明,还是想哭。

    杨根硕端起红酒,同她碰了碰。

    “今天谢谢你。”

    “怎么谢?”

    管青丝的酒杯一下子停在了嘴边,“你想怎么谢?”

    “我怀里没有任何动机。”

    “等明明眼睛复明后再说。”

    “说什么?”

    “没什么。”管青丝喝了一口红酒,开始对付蔬菜沙拉和披萨了。

    就在这时,杨柱国打来电话。

    杨根硕还是接通了,因为是公共场所,所以压低了声音。

    “外公。”

    “大牛啊,准备好了吗?我们过来接你。”

    “我现在没在家,咱们还是在人家家门口回合吧!”

    “也好,一会儿见。”

    放下手机,吃了一块半熟牛肉,喝一口红酒。

    “怎么,你有事?”管青丝抬起眼帘,问道。

    “嗯,晚上去一位长辈家做客。”

    “要不你先走?”

    “不急于一时。你们慢用,等你们吃好了,我把你们送回去。”

    “好吧!”管青丝心不在焉地吃着。

    等到吃完,杨根硕将她们放在福利院门口。

    临下车的时候,管青丝道:“那个叫苏灵珊的护士很有勇气,当面承认你是她的男人。”

    “啊!你怎么会知道?”

    “隔墙有耳呗!而且我听到了全过程。”

    “呵呵……”

    “大牛,你又是我的什么人呢?”

    女孩留下这句话,牵着明明的手,提着几个手提袋,走进了福利院。

    回味着女孩那句话,杨根硕摇摇头。

    女人是多变的,心思没法猜。

    ……

    华灯初上的时候,来到第五家族的门口。

    雄伟而古朴的门楼,是地位的象征,同时也见证了岁月的沧桑变化。

    门楼内部张灯结彩,比过春节还热闹。

    第五旻早一步溜出来,给杨根硕打开了车门,“咦?师父,就你一个,真的没带个小尾巴。”

    “真的没有,你的小尾巴呢!”杨根硕揽着第五旻的肩头,就像好兄弟一样勾肩搭背。

    “大牛!”庞嘟嘟不知道从哪儿一下子蹦出来。

    “啧啧,身材越发正点了,第五,你齁得住吗?”

    “当然,必须齁住。”

    三人有说有笑往进走,这才发现,里面才更加热闹。

    就像召开酒会,以自助为主。

    水果,点心,酒水,不一而足。

    杨根硕看到了不少熟人。

    南门雄、南门彩云;曲阳、曲玲珑;公冶文渊、公冶冶;百里玄海,百里破;楚飞云,楚霸天。

    杨家自不必说,可谓倾巢而出。

    唯独没有公羊家族。

    看来,以后只能叫请大家了。

    见到杨根硕,原本被人簇拥着的第五瀚海、第五定海首先端着酒杯过来了。

    “大牛兄弟,姗姗来迟,可是要罚酒的。”第五瀚海爽朗地笑道。

    “这个当然没问题。”杨根硕笑笑,“老爷子身体越发好了。”

    “拖小兄弟你的福啊。”

    “客气了。老爷子,今天你是猪脚,那么多重量级的来宾,你去招呼人家,不用管我。”

    “毫无疑问,你的分量是最重的。”第五瀚海点点头,“不过,先这样吧,酒会还没有开始。嗯轻柔,你过来陪着大牛。”

    “是的爷爷,我一定招呼好你的尊贵客人。”第五轻柔说。

    “轻柔,不用这么客气,咱们也是老熟人了。”

    “今晚就让我来服侍你。”

    杨根硕目瞪口呆,难道这句话里,还有别的意思?

    这时,曲玲珑、杨莲霆、公冶冶、百里破、南门彩云相继而来。

    杨根硕一看,这不是八大家的年轻一辈。

    “表弟,我来给你解释。”杨莲霆毛遂自荐。

    “不用不用,女的都认识,男的都不认识。”

    女性们都娇笑开了,只有那个百里破脸有些黑。

    百里破相当帅气,就连一向自恋的杨根硕,都不得不承认,人家比他强那么一点点。

    百里破心里就不平衡啦!

    为什么所有女性都围着杨根硕转?

    “是你废了公羊帅?”

    “没错。”

    “是你杀了公孙家的六叔公。”

    “是。”

    百里破心头一震,这个家伙的确有狂傲的资本啊!

    这时候,影响里响起说话的声音,是第五瀚海。

    他说:“各位今天能够过来这里,第五家实在是蓬荜生光啊!老朽在床上躺了一年,原以为要跟这个世界,跟你们这些老朋友、老兄弟就这样拜拜了,没想到,我又活过来了。”

    “这些日子是赚来的。有了这个时间,我可以从容的安排好一切,所以,我心中充满了感恩。”

    “今天,我们能够济济一堂,是诸位给我第五瀚海面子,我很感动,略备薄酒,不成敬意,主要还是大家伙联络联络感情。所以,请自便。”

    接着,由第五定海宣布:酒会开始。

    杨柱国立刻端了一杯酒,过来找孙子和外孙,到了跟前一看,无奈地笑道:“哎呀,都是年轻人,算了,你们聊。”

    就准备离去。

    “爷爷,有什么事?”杨莲霆喊道。

    “没事没事,一会儿再说。”

    这边,三个男生,好几个女生坐在一起,谈天说地。

    平日里,他们交流机会不多。

    南门彩云同第五轻柔都是企业管理者,美女总裁的身份,两人聊得比较投契。

    这些女性当中,要说真漂亮,公冶冶绝对不是,但要说谁最妩媚,公冶冶自然当仁不让。

    或许,跟她的名字有关。

    是以,杨莲霆、百里破的目光都很难从她身上拔出来。

    不知何时,厅中响起了舞曲。

    有人已经开始翩翩起舞。

    公冶冶用她那一双会说话的水眸望着杨根硕,“大牛,不知道有没有荣幸,跟你跳今晚的第一支舞。”绝品野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