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百四十八章 公冶冶献吻
    这种要求,通常杨根硕是不会拒绝的。

    何况,对方还是个魅力十足、艳光四射,穿的也不多的女人。

    又不是“狗吐白的”,有什么好怕的。

    自己又不是不会跳舞。

    悠悠教过自己啊,哪怕只跳过一次。

    在杨莲霆的嫉妒,百里破的嫉恨,以及第五轻柔的幽怨中,公冶冶将她柔若无骨的小手放在了杨根硕手心。

    两边望着彼此,缓缓走进舞池。

    这并非深情对望,只是一种礼仪而已。

    对于舞伴,你要给予起码的尊重。

    令人没想到的是,他们两个出现之后,一道白光撒下,顿时将他们二人圈在中间。

    很显然,他们是舞池的猪脚。

    不多会儿,其他跳舞的人缓缓退下。

    于是,他们就成了百众瞩目的焦点。

    杨根硕眉头微皱。

    这一幕恰巧落在公冶冶眼里。

    她在他耳边吐露着芬芳:“不开心?”

    “不是。”杨根硕也是相同的动作,“只是不大适应。”

    如今是一首比较舒缓的舞曲,三步四步那种,适合老头老太太跳。

    他们一边缓缓挪动脚步,一边交谈。

    却不知道,如此亲密的姿势,让多少人遐想,又让多少人吃味儿。

    “为什么呢?”公冶冶的声音如梦似幻,仿佛一根羽毛撩拨人的心房。

    “不喜欢被人关注。”杨根硕偏了偏脑袋,公冶冶口中的湿热的香气喷进耳孔里,痒痒的。

    “大牛,你不知道现在的情况吗?”

    “什么?”

    “自从你击杀公羊家族的六叔公,西京只怕再无敌手,你是如日中天,光芒万丈,这样的你,又如何做到不让人关注。”

    “太夸张了吧!要真是你说的那样,我以后都不敢出门了。”

    “呵呵……”公冶冶一阵娇笑,“那倒不至于。”

    “为什么呢!”

    “因为我们这些人早已脱离大众,变成了小众,也就是说,你如何如何出名,普通人并不很清楚,而这个世界,绝大部分,依然是普通人。”

    “哦,那我就放心了。”

    “大牛,你还真有些与众不同。”

    “比如呢!”

    “你这样的年纪,居然有这样的心性。”

    “说具体点。”

    “晚上给你慢慢说。”

    这句话使用嘶哑的嗓音说出来的,弦外之意,傻子都知道。妹子,你暗示的也太直白了一点儿吧!

    同时,她的舌尖在杨根硕的耳垂上轻轻一点。

    杨根硕顿时虎躯一震,瞪大眼睛。

    公冶冶却是妩媚的笑了:“下一首探戈,给我留下一段回忆。”

    话音未落,《午夜的探戈》那急促的音符流淌出来。

    两人都是世家出身,身怀武艺,那公冶冶只怕还精通舞艺。

    总之,两人的身体柔韧性、协调性都属一流。

    一个个高难度动作,都能够精准到位的呈现在观众面前。

    二人越跳越是默契,动作流畅,浑然天成。

    观众们看得也是如痴如醉,浑然忘我,只觉得好,却说不出哪里好。

    最终,舞曲在公冶冶的一个三百六十度转体,一个七百二十度转体之后,画上了休止符。

    此时,公冶冶身体笔直,后仰,同地面呈现三十度。

    杨根硕上身前倾,单手托着公冶冶柔细的腰肢,四目相对。

    女孩眼含泪光,面色潮红,就像刚刚抵达了一次巅峰。

    场面死一般寂静。

    约莫过了三秒。

    掌声雷动。

    不管是认为公冶冶是狐狸精的女人,还是嫉妒杨根硕的男人,都不得不承认,人家这一曲舞跳的极好,简直惊艳,无可挑剔。

    换成现场的任何一个,都没法拿出一幕如此精彩的表演。

    掌声中,杨根硕拉起公冶冶,微笑道:“合作愉快。”

    他突然有些感悟。

    所谓大道至简殊途同归,这句话果然不错。

    哪怕是这样酣畅淋漓的跳舞,他竟然感到修为有所提升。

    公冶冶站直了身子,一双柔臂圈着他的脖子。

    杨根硕身体有些僵硬,但觉得或许人家也要有些礼节性的表示。

    孰料,她双臂一紧,就吻住了他的嘴唇。

    杨根硕的眼睛一下子瞪得老大。

    再怎么礼节,也不至于嘴对嘴吧!

    要命的是,公冶冶的舌头还闯了过来。

    杨根硕的牙关没能很好的发挥把关的作用。

    他狂汗,想要用舌头将对方顶出去,可是,公冶冶很狡猾。

    他无奈,算了,反抗不了,就享受吧!

    可是,人家老子还看着呢!

    几十上百双眼睛,就这样看着他们这一对在中央接吻。

    心情各种各样。

    就在杨根硕很有感觉的时候,公冶冶轻轻推开他,眼中柔媚的几乎滴出水来,抹了下嘴唇上不规则的口红,转身,袅袅婷婷离去。

    那是她父亲公冶文渊的方向。

    众目睽睽,杨根硕尴尬的笑笑,大步走到了外公杨柱国处。

    不多时,舞曲再起。

    很多人一起下了舞池。

    要是一对,那是绝无勇气。

    毕竟,珠玉在前。

    “外公。”来到杨柱国面前,杨根硕一脸尴尬。

    “你小子……”杨柱国无奈道,“太招女人了。”

    杨林看了眼公冶父女的方向,“父亲,那个公冶冶美则美矣,但明显是个狐狸精,只怕心机不纯。”

    曲慧芳不住点头,很是赞同丈夫的观点。女人,无论大小,对天生狐媚的女子,都没好感。

    那种女人,生来就是勾引男人的。

    不是勾引别人的老公,就是勾引别人的儿子。

    杨柱国却是呵呵笑道:“有心机才正常,无欲无求才麻烦!以大牛今时今日的影响力,你说说哪个靠过来的女人没有动机?”

    “也对。”杨林点点头。

    “大牛,喜欢那丫头吗?”杨柱国问道。

    “呃……只是个舞伴而已,你们不至于非要撮合吧!”

    杨柱国摇头笑笑:“说起来,你们也称得上门当户对,这丫头看起来像个狐狸精,可是,名声不坏,如果你喜欢,外公给你说和,外公相信,你能控制得住。”

    “还是不要了,不要。”杨根硕苦笑摇头。

    “表弟,”杨莲霆从一旁抱住他的肩膀,“哎吆,公冶冶主动献吻,真是羡慕个死人了。”

    “我也有点措手不及。”杨根硕由衷道。

    “你的舞跳得太棒了,有空教教我啊!没想到你功夫好,舞技也是一流,我要学,到时候,任何舞会,我都要大放异彩。”

    杨根硕挠挠头:“这方面,我可教不了你,如果我告诉你,我之前只是跳过一次,而且还是在家里,你信不信?”

    杨莲霆瞪大眼睛,半晌还是点点头:“信,必须信,你做出什么事,都有可能,都不奇怪。”

    杨柱国感叹道:“武术和舞技有些共通之处,壮壮啊,你要是功夫好,学跳舞也是很容易的,大牛,你说外公说的对不对。”

    “对的。”杨根硕点点头,“刚刚在跳舞的时候,我感到体内真气循环往复,极其顺畅,仿佛隐隐体会到天人合一的境界。我想,以后跳舞也能修炼。”

    “大牛,我的外孙!你这是有所顿悟啊!”杨柱国老泪纵横,“得子如此,我杨家大幸矣。”

    “爷爷,你别吓我。”杨莲霆说。

    “外公,你也别吓我。”杨根硕道。

    “无妨无妨。”杨柱国擦了把眼泪,“我这是高兴,高兴啊!喝酒。”

    杨柱国举起杯子,跟一家人都碰了一下。

    晃一晃,闻一闻,浅尝一口,杨根硕表现的很有逼格。

    不经意的一个回眸,却发现,第五轻柔不见了。

    曲玲珑、南门彩云同时朝他竖起了中指。

    杨根硕唯有苦笑。

    另一边,公冶文渊冲着补妆的女儿说:“冶冶,看上那小子了?”

    公冶冶轻轻颔首:“那家伙很不普通,我的摄魂术,居然对他无效。”

    “当然不普通,公羊家族的六叔公可是地阶高手,居然被他捏断了脖子,所以,他的境界只怕更加恐怖,修为越高,抵抗力自然也越强。天啊,他也就是二十岁。”

    “要不,我跟他交往看看。”

    “别白白让人占了便宜。”

    “没有男人能够白白占我公冶冶的便宜。”

    公冶文渊未置可否。

    “公冶老弟。”第五瀚海端着一杯红酒,同他轻轻碰触,两人都喝了一小口,第五瀚海摇头感慨,“哎呀,我搞出这么一个大场面,却是为你做了嫁衣啊!”

    “哦,老哥何出此言?”公冶文渊笑问。

    公冶冶娇笑道:“父亲,老爷子的孙女第五轻柔,好像对大牛也是大有情意。”

    “呵呵,原来如此,那小子如此吃香?冶冶,这样的男人一定很花心,不是良配,不要也罢!”

    “父亲,你除了我母亲,不是也有几房姨娘?”

    “呃……死丫头,扯你老子我干什么!”

    “呵呵……这个社会就是这样,有本事的男人,身边多几个红颜知己,也属正常。越是有女人喜欢、争夺,越能说明这个男人的优秀,你难道希望你的女儿去捡一个没人争抢的垃圾。”

    “嘶——”公冶文渊吸溜一口,说道:“你这么讲,似乎也有那么一点道理,那个,你长大了,有自己的主见,感情的事儿,自己做主吧!”

    公冶冶微微点头,冲着第五瀚海笑道:“老爷子,跟您孙女讲,大家公平竞争吧!”

    “哈哈……”第五瀚海爽朗一笑,“好,没问题,这话我一定带到。不过呢!大牛那小子听到这话,不知道会不会蹦到天上。”

    “不会,他很淡定。”公冶冶扭头,默默凝视着杨根硕的方向,刚好看到南门雄领着孙女南门彩云凑过去。绝品野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