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百四十九章 风光无限
    “大牛啊,万万没想到,你的舞都跳得这么好,简直就是全能嘛!有空教教老头子。”南门雄笑呵呵说道。

    “老爷子,赶紧坐。”杨根硕连忙让座,然后笑问,“你学会了,跟谁跳啊!”

    “广场上那些大妈呗。”南门彩云轻飘飘地说。

    “大妈怎么了?我就是要成为广场上的舞星,大妈们追逐的对象。”

    “这个可以有。”杨根硕呵呵笑道,没想到这个位高权重的老爷子,也有如此可爱的一面。

    “大牛,还不给你的班主任让个座?”曲玲珑走过来娇笑道。

    “当然,必须的,曲老师请。”杨根硕忙不迭起身。

    曲玲珑却是将父亲曲阳摁着坐下了。

    曲慧芳马上问候道:“大哥,近来可好?”

    “还好吧!只是你嫁出去这么多年,都不知道回娘家看看。”

    “大哥,我们尽快安排个时间回去。”杨林表态。

    “嗯。”曲慧芳眼眶顿时红了。

    以前她是实在不想回去,丈夫那样,儿子那样,都是一样的形销骨立,跟个大烟鬼似的。

    虽然这一切跟她无关,可是,她根本抬不起头来。

    那个时候,娘家也没有说让她回去过。

    这一次,曲阳能够主动说出这番话,一个是看到杨林父子已经恢复了人形,另一个,自然就是杨家如今的影响力。

    穷在闹市无人问,富在深山有远亲。

    大概这么个意思。

    你强大了,富足了,有实力有影响力了,自然有人主动攀交你。

    曲慧芳自豪的同时,也非常感动,将目光投向了杨根硕。

    是他带来了这一切的转变。

    没一会儿,第五瀚海、第五定海兄弟俩端着酒杯过来。

    先是给老一辈敬酒,接着单独敬了杨根硕。

    “大牛啊!”第五瀚海感慨万千,“没有你,第五瀚海早就没有,自然也没有这场酒会,老头子敬你。”

    “老爷子太言重了,咱们不说这个,祝您老当益壮,志在千里。”

    “哈哈……好好。”第五瀚海喝了酒。

    第五定海上前:“杨兄弟,当初咱们还有误会来着,我也感谢你,感谢你唤醒大哥,让我们的手足之情得以延续,来,老头子敬你。”

    “老爷子,你们一个个……好吧,只此一杯,不然我就翻脸了。”

    几大世家簇拥着杨家。这一幕令很多人眼热。

    “父亲,我们要不要过去凑凑热闹?”公冶冶跃跃欲试。

    公冶文渊大摇其头,一脸鄙视:“我才不干那种舔|腚|眼的事儿。”

    公冶冶耸耸肩,“那就算了,反正已经决定今晚带走他。”

    “啊?这也太仓促了吧!女儿,你不再考虑考虑?”

    “甭假惺惺的了,你巴不得我早点跟大牛确定关系了吧!”

    公冶文渊笑了笑:“就怕白白便宜了那小子。”

    “只要他上钩,我保证他食髓知味。”

    “好吧!”公冶文渊看了眼在几个老人中间谈笑自若的杨根硕,点了点头:“这小子已经成了众人追逐的对象,那就先下手为强吧!”

    公冶文渊也不得不承认,那小子很有亲和力,居然跟一帮家主打成了一片。

    这样的年轻人,哪怕不论武力,在这偌大西京,也找不出第二个。

    百里玄海父子也没有过去凑热闹。

    百里破依然是一副嫉恨的目光。

    百里玄海看在眼里,微微摇头。

    知子莫若父,他儿子自负惯了,心胸狭窄如同周公瑾,就是见不得比自己优秀的人,如果有,就要想方设法让其消失。

    可是,眼前这个杨根硕,只怕没法搞定啊!

    “儿子!”百里玄海语重心长,“那小子可以不用交好,但切不可交恶。”

    百里破未置可否。

    百里玄海有些头大,儿子心胸狭窄刚愎自用,一旦有了主意,八头牛都拉不回来。

    于是百里玄海只能将话说得够重。

    “儿啊!切不可同那小子做敌人,他有着摧毁任何一个家族的实力。”

    百里破些微震动,扭头看向父亲。

    百里玄海续道:“还有,难道你没发现,他已经团结了几大家族?一旦开战,咱们单打独斗,人家可是群殴。”

    不看不知道,一看吓一跳。

    包括公冶家族在内,六大家族,人家已经团结了五家。

    “父亲,我明白了。”

    ……

    洗手间的镜子前,第五轻柔自艾自怜。

    “公冶冶邀舞,你为什么不?公冶冶献吻,你有勇气吗?”

    第五轻柔质问镜子里的自己。没有勇气争取,只能是输。

    “唉……”女孩一声叹息,饱含多少无奈。

    “姐。”第五旻的声音在背后响起。

    “小弟,你怎么来了。”第五轻柔连忙抹去眼泪。

    “姐,你不要这样。”第五旻有些心疼,“要不我带你去见师父,跟他说说。”

    “说什么?”

    “说你喜欢他呀!”

    “小弟,不要!”第五轻柔尖叫,“给姐姐留点自尊好吗?”

    “可是公冶冶都那样了。”

    “人家是人家,姐姐做不出。”

    “姐姐是淑女嘛!”第五旻微笑着说,“不过师父太吃香了。”

    “第五,你在这里做什么?”庞嘟嘟走过来,“哦,轻柔姐姐。”她甜甜的叫着。

    “嗯,嘟嘟你好卡哇伊。”

    “谢谢姐姐。不过,姐姐你刚刚哭过?”

    “没有,只是风眯了眼。”

    “是不是因为公冶冶强吻了大牛?”

    “就是,那个女人太不检点。”第五旻恨恨地说。

    不检点吗?第五轻柔瞪大了水眸,刚刚还暗暗羡慕人家来着。

    “大牛也不检点。”庞嘟嘟气哼哼地说,“整天冷落蓉姐。”

    “蓉姐?”第五轻柔诧异道。

    “就是……”庞嘟嘟拿开第五旻的手,“你拉我干什么,这又不是什么不可告人的事儿,再说了,轻柔姐姐知己知彼,方能百战百胜。”

    第五旻和第五轻柔都有些哭笑不得,庞嘟嘟已经上升到了战略的高度了。

    “据我所知,蓉姐是大牛的第一个女人,也就是她得到了大牛的正太身。”

    “哦?”第五轻柔忍不住有些羡慕。

    她觉得,男人跟女人差不多吧!

    第一次总是那么的刻骨铭心。

    庞嘟嘟继续说道:“轻柔姐姐,大牛有很多女人,潜在的更多,所以,你要闯进他的心,只能引用一句话,道路是曲折的,前途是光明的,咱们要有一个清晰的计划表……”

    “得得,”第五轻柔哭笑不得地打断庞嘟嘟,“嘟嘟,你饶了姐姐我吧,我一向是个理想主义者,尤其是对待爱情,我更愿意相信缘分,或许,我跟大牛无缘,就这样吧!”

    “姐姐,你不争取?”第五旻问。

    “随缘吧!”第五轻柔笑笑,“或许将来,有一个更好的在等着我呢!你们不要为我操心。”

    说罢,第五轻柔缓缓离去。

    看到她萧瑟的背影,庞嘟嘟眼圈一红:“姐姐好可怜。”

    “是啊,你就幸运多了。”

    “第五旻,你什么意思?”庞嘟嘟咬牙问。

    “我的意思是,你慧眼识珠,选择了我,要是也对师父一厢情愿,你也可怜。”

    “我真是瞎了眼,选了一个没人争抢的怂货,不行,我要退货。”

    “晚了!”第五旻趋步上前,霸道的吻住了庞嘟嘟。

    他功夫有成,庞嘟嘟根本挣扎不开,没一会儿,便软倒在他的怀里。

    “嘿嘿,这是小小惩罚,看你还敢不敢退货?”

    “不敢了,不敢了。”庞嘟嘟圈着第五旻粗短的脖子,星眸迷离,“老公,咱们不能光顾着自己幸福,也要帮帮姐姐。”

    “我明白,找时间,在师父跟前吹吹风吧!如果师父实在没感觉,就请他让姐姐死心,长痛不如短痛,也不耽误姐姐了。”

    “也对。”庞嘟嘟点头,“做人难,做女人更难,做一个大家族的女人,那是难上加难。”

    第五旻想了想姐姐的境遇,觉得这番话颇为有理。

    ……

    酒会结束。

    以往这种场合,大家只是跟主人道别。

    但是今天不同,多了个环节。

    跟第五瀚海两兄弟道别之后,还专程过来跟杨柱国说“再见”。

    然后,他们才一个个陆续离去。

    杨家自然是整个酒会最为风光的存在,甚至有点喧宾夺主。

    杨柱国一家同第五瀚海握手道别,志得意满的离去。

    门口,一家人又同杨根硕分手。

    看了眼时间,都将近晚上十二点了。

    他缓缓驾驶着英菲尼迪,希望家里的劳拉已经睡着,要不然回去了,又该被抽。

    那女人是泵,还是进口的。

    虽然他不排斥,但也说不上向往。

    尽管跟劳拉发生那种关系,完全没有后顾之忧,只是纯粹的一种生理排遣,你好我好大家好。

    放在中控台上的手机亮了,一看,是龙慕云打来的。

    他接通了笑问:“龙校长,这么晚打电话,莫非是孤独寂寞冷,想要让学生陪床。”

    “滚蛋!油嘴滑舌!”龙慕云没好气的骂道,“我是问你,什么时候跟我回去?”

    “来去几天呢?”

    “在家里住一宿吧!”

    “还住?咱们怎么演?不会假戏真做?”

    “是我该担心好不好?你功夫那么好,要是用强,我可反抗不了。但是为了不用跟那个黎泓俊结婚,老娘豁出去了。”

    “好,为了你的自由的爱情,我也陪你疯一次。”杨根硕想了想说,“不过,我要跟杨家一起北上。”

    “哦,应该没问题吧!”

    “那好,你早点休息。”

    挂断电话,他眉头微皱,车子拐入一个巷道,熄火关灯。

    不多时,身后出现一辆白色的玛莎拉蒂总裁。绝品野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