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百五十章 一语成谶
    白色的玛莎拉蒂,也缓缓停下。

    按说,两者至少几十米的距离。

    但是,杨根硕依靠一再进化的目力,已经可以看清车子的内饰,非常女性化,而车内坐着的正是公冶冶。

    尽管知道她是个颇有心机的女人,这一刻看到她,还是不由想起她那句“晚上慢慢给你说”。

    这女人阴魂不散,难道是要促膝长谈。

    不但献吻,还要献身?

    杨根硕胡思乱想一通,却是不动声色,就这样坐在黑灯瞎火的车里。

    公冶冶下了车,就她一个人。

    杨根硕有些奇怪。

    也不是很晚!

    但小巷里一片寂静。

    他放出感知,却发现,狭长而幽深的小巷,竟然只有他们两个活物。

    连一只野猫、野狗,甚至一只麻雀、蝙蝠都没有。

    事出反常必有妖。

    然后,这个女人开腔说话了。

    “大牛,你这是在跟姐姐藏猫猫吗?又或者,躲着姐姐,害怕姐姐吃了你?”

    她声音嗲嗲的,“咱们不是说好了,晚一点跟你好好聊聊吗?还有,人家还打算让你看看公冶家族最最神秘的东西呢。”

    杨根硕依旧没有现身,也没出声。

    心里却嘀咕开了。

    是啊,我就是怕你吃了我。

    还看什么家族最神秘的东西,多老套的剧情!家族最神秘的东西,不就是你这位公主的身子呗。

    公冶冶似乎很有耐心:“大牛,我知道你听得见我,也看得见我,但是,你却不愿意出来见我,我就这么不让人待见?”

    杨根硕知道没法再等下去,还是下车把话说清楚吧!

    总不能让她觉得自己一个老爷们儿怕她吧!

    于是,杨根硕打着车,开了车灯,这才下车。

    公冶冶袅袅婷婷而来,风情万种。

    “美女,很晚了,一个人在外面很危险,我送你回去啊!”

    “这种机会,你都不把握的吗?在这个小巷子里,就算叫破喉咙,都没人理我的。”

    “你厉害,我被打败了,说说吧,意欲何为。”

    “我很喜欢你这个弟弟,而且,这恰好符合家族利益。”

    “你倒是坦诚。”

    “我还可以更坦诚一点。”

    说话间,公冶冶已经站在他的面前。

    仰着头。

    明眸善睐。

    肤若凝脂。

    唇红齿白。

    玲珑凹凸。

    暗香浮动。

    杨根硕嗅着清新淡雅沁人心脾的馨香,看着那一双会说话的明澈双眸,再也挪不开眼睛。

    公冶冶脸上荡漾着温柔的笑意,春葱般的纤指缓缓抬起,五根手指在杨根硕眼前舒展如兰,次第绽放。

    发现杨根硕眼神略显呆滞。

    她心中有一抹轻蔑,一点得色。

    什么西京第一高手,什么如日中天,不还是一样栽在我公冶冶手中。

    就在这时,杨根硕闭上眼睛。

    公冶冶心知要糟。

    果不其然,下一刻,一只有力的大手扼住她精细的脖颈。

    顿时就有种痛苦的窒息感。

    “呃……”她去抓杨根硕的胳膊,掰杨根硕的手指。

    奈何,那手如同铁铸一般。

    然后,杨根硕睁开双眼,眼中哪里还有一丝痴迷。

    他冷笑:“好大的胆子,居然对我使用摄魂术。”

    公冶冶甚至说不出话,只是拼命摇头。

    她怕了。

    对方居然知道摄魂术。

    她怕了。

    怕就这样香消玉殒。

    被捏断脖子,舌头会不会伸出来?

    下一刻,她更加毛骨悚然。

    因为,杨根硕换了个手,让她背对着他,一把扯裂她裙下的丝袜,将其顶在墙上。

    左手还扼着她的脖子,但她分明感觉到有什么东西顶着自己。

    根据温度和形状,傻子也知道什么啦。

    一个低沉嘶哑的声音在她耳边响起:“既然你这么主动,我就笑纳了。”

    公冶冶说不出话,更无力挣扎,然后就感觉身子被贯穿。

    杨根硕奉行着人若犯我我必犯人的原则,是以,他才有如此疯狂的举动。

    想来,公冶冶如此狐媚的女子,一定是此道高手,所以,他也没有太过讲究。

    然而,进入的刹那,便感到不同。

    可是,这个节骨眼上,他怎会半途而废。

    一个突刺,有液体落在手背上。

    是公冶冶的泪水。

    她没想到,自己一语成谶。

    他扼住她脖颈的手,转移到了胯上。

    开始了疾风骤雨般的鞭挞、征伐。

    ……

    一小时后。

    英菲尼迪里,杨根硕点燃一支烟。

    老司机都说:事后一根烟,快活似神仙。

    只是刚抽了一口,旁边伸来一只手,将烟抢走,咬在自己的嘴里,拼命的吸着。

    看着眼眶通红,如同水蜜桃一般的公冶冶,杨根硕觉得自己对这个女人有些误会。

    进入期间的阻挡,以及白色丝袜上斑斑血迹,还有那非一般的紧窄……

    种种迹象表明,这个表面狐媚的女人,竟然还是个完璧。

    虽然是她对自己动机不纯,还动用了摄魂术。

    但是,作为一个男人,这时候,就不好那么小气了。

    “这件事……”

    公冶冶一摆手:“女人总有这么一次,我就当是让狗啃了。”

    “好吧!你想开就好。”

    公冶冶脑袋一偏,诧异地看着他,“杨根硕,我发现你还真是不容易看透。”

    “说说看。”

    “可以文质彬彬,不为美色所动,可是刚刚,却分明是个牲口。”

    “是你在挑事儿。”

    “你说的在理。”

    公冶冶自嘲一笑,又从中控台的烟盒里拿出一根烟,杨根硕主动给她点着。

    她掀起眼帘,看了杨根硕一眼。

    摇摇头说:“你以为我是那种人尽可夫的女人,你错了。我也是个女孩子,我对自己第一次也存在幻想,想着跟自己心爱的男人,多么的浪漫美好,没想到却在这个黑灯瞎火的巷子里,被你这头牲口顶在墙上。”

    “好吧,我承认这件事我鲁莽了一点,你说吧,我要怎么做?”

    “娶我。”她毫不犹豫。

    杨根硕瞪大眼睛:“太突然了吧!”

    “你也让我很突然。”

    “你口口声声让我看最神秘的东西,难道你不是公冶家族最神秘的东西,我现在不但看了,还用了……”

    “你住口!”公冶冶一激动,牵动了伤口,倒吸一口凉气,咬着唇皮,“你真以为我堂堂公冶家族大小姐的身子,就这么不值钱?”

    “难道不是你。”

    “当然不是我!”

    “好吧,可能是我误会。”

    “好一个误会!”公冶冶咬牙切齿。

    “是你先对我使用摄魂术的,”杨根硕见不得她咄咄逼人,“如果不是我定力足够,说不定已经成了你的傀儡了。”

    公冶冶自知理亏,语气缓和了一些,“人家第一次对你使用,你好像根本没有感觉,于是,我不甘心,又试了一次。”

    “现在甘心了?”

    “现在绝望了。”

    杨根硕看了看她的模样,叹了口气,“怎么样,能开车吗?要不我送你回去。”

    “这还像句人话。”

    杨根硕有些不耐烦:“需不需要?”

    “当然。”

    “你的豪车怎么办?”

    “豪车?”公冶冶抬了抬眼皮,“你要,送你了。”

    “我不要,太女性化。”

    “搁那吧!会有人来开走的。”

    “去哪儿?”

    “百鸟园。”

    杨根硕没听过这个名字,但是,公冶冶给他设定了导航。

    一路开到南郊,方才看到一个公园。名字就要南郊公园。

    “在哪?”

    “进去。”

    杨根硕依言进去,门口档杆升起,将他们放了进去。

    按照公冶冶的指示往前开,终于看到“百鸟园”几个日光灯管组成的字。

    杨根硕停车熄火,开门下车往前走。

    公冶冶瞪了没风度的家伙一眼,还是自己开了门,一脚落地,腿上便是一软,某个地方也是一痛,她发出一声娇呼。

    杨根硕微微皱眉,还是来到了她的身边。

    尽管杨根硕来了,还伸出一只手,但那表情,公冶冶怎么看怎么生气。

    “喂,摆这么一副臭脸给谁看呢!嫌女人麻烦?还不是被你搞成这样的。”

    还真是这么一个意思,但是,公冶冶没有从他的脸上看到良心发现。

    反而得到一句令她毛骨悚然的话。

    “鉴于你做的那些事,我完全可以杀掉你。”

    公冶冶看着这个比自己小了三岁的男人,并没有从他脸上看到一丝玩笑。

    于是,她相信,他说得出做得到。

    公冶冶咬了咬樱唇,发现自己错了,这个男人太难驾驭,自己简直是与虎谋皮,真担心日后被人家吃的骨头渣子都不剩。

    看到公冶冶神情变换,杨根硕心头暗笑:小样儿,还治不了你一个已经失|身的女人?

    脸上依然是不苟言笑。

    “进去吧!”公冶冶一下子变得意兴阑珊,脸上的表情机械一般僵硬。

    杨根硕大手一抄,将其一个公主抱,抱在了怀里,大步走进百鸟园。

    公冶冶轻轻圈着他的脖子,近距离看着他,心头微微诧异。

    这是个叫人捉摸不透的男人啊!

    打你一巴掌,再给你一块糖吃。

    走进一个仓库一样的大房间,随着公冶冶拍了几巴掌,声控灯次第亮起。

    顿时,偌大的房间里亮如白昼。

    于是,一切景物尽收眼中。

    顶部是高透玻璃,房间里种植着各种各样的花草树木,足有上百只各不同样鸟儿,发出各种各样的叫声。

    叽叽喳喳。

    生机勃勃。

    百鸟园,倒是名副其实。

    不过,杨根硕依然不明白,这个公冶冶带自己过来的目的。

    怀里,公冶冶没有下地的意思,仿佛总算得到了一点补偿和安慰,反而贪恋起杨根硕的怀抱。

    在杨根硕即将开口的时候,她说:“这就是我们家族最最神秘的东西。”绝品野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