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百五十一章 公冶家族最神秘的东西
    杨根硕自然是满腹不解,脸上是个大写的懵逼。

    “公冶长公冶长,南山有只大肥羊,快去背回来,你吃肉来我吃肠。”

    公冶冶唱儿歌一般唱了一遍。

    “你到底想说什么?”

    公冶冶不答反问,“你不是高三学生,没学过这篇课文?”

    “嘿嘿,我是空降学生,之前没上过学。”

    公冶冶恍然大悟,点点头:“难怪,那我跟你讲讲吧!”

    听公冶冶讲了一遍。

    杨根硕瞪大眼睛,“公冶长是你家祖先,两千多年前的祖宗,他精通鸟语,是不是真的呀!应该只是个传说吧!”

    “是真的。”公冶冶道,“我们公冶家族每一代都有一个人继承了先祖的血脉,天生懂得鸟语,这一代,刚好是我。”

    “不是鸟人,却懂的鸟语,佩服佩服。”

    “你给认真点!”

    “好,你表演吧,我拭目以待。”

    “你都认识什么鸟?”

    “很有限。”杨根硕看了看,“小燕子、猫头鹰、黄鹂、布谷鸟、麻雀、喜鹊、野鸭、八哥、鹦鹉……”

    “好了,你看着。”

    下一刻,公冶冶嘴里发出各种各样的鸟叫声。

    当然,这是她在模仿,不过真的惟妙惟肖。

    杨根硕知道,这叫口技。

    **不错,不对,是口技不错。

    公冶冶一口气模仿了几十种声音。

    令杨根硕惊为天人叹为观止。

    若是将这样一个女人养在家中,以后随时随地都可以听到鸟叫了。

    晚上,伴着鸟鸣入睡,清晨,被鸟鸣叫醒。

    好像蛮不错。

    看到杨根硕惊讶失神的目光,公冶冶终于找回了一点儿自信。

    “怎么样?了不起吧!”

    一脸骄傲,仿佛一个等待男朋友表扬的小女生。

    突然间,杨根硕发现,她也有纯真的一面。

    或许是因为身份所累,她必须要戴上一副虚伪的面具吧!

    “是的,很了不起,**儿不错……”

    “去你的,是口技!”公冶冶红着脸纠正,显然也明白**的含义。

    杨根硕就有些心动了,她口技好,会不会**也……

    “但是能模仿有个屁用啊,这也不能说明你懂得鸟语。”

    “好,我现在把它们全都喊过来。”

    杨根硕一脸担忧,“不要在我头顶拉屎才好。”

    随着公冶冶嘴里发出一声声以假乱真的鸟叫,上百只鸟,居然真的聚集过来。

    公冶冶一脸嘚瑟地看着杨根硕。

    但杨根硕还是摇摇头:“或许以为你要给它们喂食呢?这个经过简单的训练,都可以实现。”

    “好吧,我让你不见棺材不掉泪。”公冶冶咬咬牙,对着喜鹊说了句什么,喜鹊夫妇飞走了。

    “想知道我说的什么吗?”

    “想。”杨根硕老老实实点头。

    “喜鹊告诉我它们生孩子了,我让它们把孩子带过来让我看看。”

    “真的假的。”

    “一会儿便知。”

    下一刻,杨根硕目瞪口呆。

    喜鹊夫妇还真的合力,将一个鸟巢抬过来,里面是三只毛茸茸的雏儿。

    “怎么样,服了吧!”

    “再来一个。”杨根硕说,“谁知道你是不是瞎猫碰死耗子。”

    公冶冶淡淡一笑:“就让你死心。”

    她圈着杨根硕的胳膊,依然没有下地的意思,也绝不会去想,杨根硕抱着累不累的问题。

    她的体重刚刚一百斤,而杨根硕以西京第一高手的实力,抱着她,应该很轻松的吧!

    不知道公冶冶说了句什么,群鸟飞走,唯有那只猫头鹰留了下来。

    公冶冶嘴里发出几个叽里咕噜的古怪音节,猫头鹰飞走了。

    “你猜我们说了些什么?”

    “猜不着。”杨根硕老老实实道。

    公冶冶笑笑:“猫头鹰说自己抓了一只老鼠,我说,你抓来我看看。”

    不多时,猫头鹰飞了过来,爪子上勾着一只奄奄一息的老鼠。

    这一次,杨根硕信了。

    “怎么样,服不服?”

    “服。一个大写的服。但是……”

    “但是什么?”

    “有什么实际用途呢?”

    “传递信息,监视别人。”

    杨根硕摇摇头,“在科技如此发达的今天,你的这些本领简直比鸡肋还不如,唯一的用途,可以表演,但也只能在马戏团里表演。”

    “气死我了!”公冶冶抓狂道,“我们家族最神秘的东西,两千多年的传承,你让我去表演马戏,可能吗?”

    “你激动什么?其实,也可以试着上春晚。”

    “我才不贪图那些虚名!”公冶冶顿了顿,道:“你知道这个之后,我们家族对你而言,再无秘密。”

    “怎么可能,比如你们家族资金账户。”

    公冶冶摇摇头:“送我回家吧!”

    “好。”

    杨根硕又将他抱上车,然后驱车驶出公园。

    ……

    “少爷,公冶冶被杨根硕抱着,进了百鸟园。逗留了约莫三十分钟,又双双离开了。公冶冶一直被抱着,不知道是不是腿脚不便。”

    “抱着?难道说,他们已经……”百里破一拳砸在墙上,“这个水性杨花的女人。”

    顿了顿,他说:“继续监视,我要知道杨根硕的一举一动。”

    “可是家主哪里……”

    “放心,只是监视而已,出了事,我担着。”

    “是。”属下退了出去。

    百里破的心情很郁闷,也很纠结。

    原本,他一直觊觎公冶冶的美色,想着这个女人一定很好上手。

    孰料,自己还没来得及出手,就被杨根硕得了手。

    自己为什么要监视杨根硕,具体原因,连他自己也说不清。

    至于监视到了,又能怎样?谁敢撩杨根硕的虎须?

    最终,百里破得出一个结论,就是充分的了解他,让后搞臭他,对,用媒体搞臭他。

    ……

    英菲尼迪停在公冶家族的大门口。

    门楼也比较雄伟。

    杨根硕心想,这些就是大家族的门面吧!

    门口站着两名黑西装,腰杆笔直,形象很不错。

    从门口收回目光,为公冶冶解开安全带,问道:“自己可以吗?”

    “你要抱我进去吗?”

    “如果你要求的话……只是我两手空空。”

    “以后再说吧!”

    这一次,杨根硕很有绅士风度,下了车,转到另一边,为公冶冶打开车门,然后扶着她下车。

    公冶冶站在地上,抹了抹裙子,试着走了两步,虽然还隐隐作痛,腿也有些软,但已经完全可以忍受了。

    公冶冶感觉自己很奇怪,明明被杨根硕强了,却恨不起来。

    自我分析,或许就是准备给他的吧!

    只是换了一种比较突然、粗暴的方式。

    叹了口气,双臂圈住杨根硕的脖颈。

    杨根硕看了眼大门口,有点难为情,万一她爹出来抓个现行,多尴尬。

    公冶冶不知道杨根硕在想什么,看着他的眼睛问:“今晚过得怎么样?”

    杨根硕诧异地看着她,过了一会儿,确认道:“你说前半场,还是后半场?”

    “当然是后半场,在百鸟园里。”公冶冶跺脚,没好气道。

    “叹为观止,终身难忘。你简直就是百鸟之王,简称鸟王。”

    “讨厌!”公冶冶锤了一下他的胸口,然后,踮起脚,扬起来,闭上美眸,唇瓣绽放。

    杨根硕明白了,人家是要来个吻别。

    飞快地看了眼左右,撅着嘴印上去。

    “咳咳!”

    就在这时,门内响起两声咳嗽。

    杨根硕身子一震,连忙抬起头来,朝门口看去。

    公冶文渊黑着脸走了出来。

    怕什么来什么,杨根硕自然能够理解公冶文渊的心情。

    岳父第一次非正式场合下见到女婿,尤其是跟女儿卿卿我我的女婿,大抵都是这个表情。

    女儿是父亲上辈的情人,同时还是小棉袄。

    一旦有了男朋友,作为父亲,就会感觉到,情人要被抢走了,小棉袄要被穿走了,心里能痛快?

    “爸!”公冶冶淡淡地喊了一声。

    “嗯,回来啦!”公冶文渊点点头。

    “公冶家主好。”

    “年轻人,还不拿开你的手?”公冶文渊很是不忿,“怎么,想做我公冶文渊的女婿?”

    杨根硕很想说已经是了,但看了看公冶冶,并没说出来,只是笑笑:“那个,我们先相处看看。”

    “很晚了,我就不留你了,冶冶,跟爸爸进屋。”

    公冶冶突然踮起脚尖,搂住杨根硕的脖子,又来了一次强吻。

    这一次,杨根硕很配合,两个都很投入,旁若无人。

    公冶文渊感觉这是女儿在挑衅自己,怒喝一声,拂袖而去。

    良久,唇分。

    公冶冶媚眼如丝道:“大牛,想不想在这里过夜?”

    “不好吧!”心说,这妞太强悍了。

    “那算了,以后再说。”

    “你跟你父亲……”杨根硕发现父女俩好像不对付啊!

    “以后你会知道的。不过我想,他不会反对我们。”

    分手在即,杨根硕想了想,还是说道:“你已经是我的女人,有什么要求,尽管提,只要我能做到,且不违背道义良心的,我会尽力为你达成。”

    公冶冶扑哧一笑:“这样严肃干什么!好啊,我无所不能的男人,等我想到什么,一定跟你提。”

    “进去吧,洗个澡,早点休息。”

    公冶冶意味深长的笑道:“没想到成了你的女人之后,就能得到你如此温柔地对待,你不错,是个拔掉有情的男人。”绝品野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