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百五十二章 跑进贼窝
    拔掉有情的男人,有点意思。

    回去的路上,杨根硕一直在回味这句话。

    他现在要去的是四名近卫军养伤的别墅。

    没走多久,就发现有人跟踪。

    如今,他的目力、耳力、感知力已经相当恐怖,所以,跟踪盯梢的,往往无所遁形。

    不过,只是跟踪,却感觉不到一丝敌意,更无杀意,

    那就跟你们玩玩。他打定主意。

    行驶了一段,看到旁边一个巷道,故技重施,一头扎进去。

    黑灯瞎火的巷道,他停车熄火,顿时,融入黑暗。

    约莫五分钟后,一辆尼桑缓缓靠过来,大灯关了,只亮着行车灯。

    司机眯着眼睛,东张西望。

    “嗨!”

    杨根硕突然在对方车头出现,微笑打招呼。

    “啊!”

    司机和乘客同时露出巨大的惊恐,杨根硕看得真真切切。

    下一刻。

    司机做出一个举动,令杨根硕瞠目结舌。

    全速倒车。

    到了巷口,一个仓促的漂移,轮胎和地面摩擦,发出刺耳的尖叫。

    待杨根硕来到巷口,只见那车一路擦着隔离带,咣咣咣,火花四溅,一路远去。

    怎么看,都是在落荒而逃。

    杨根硕站在原地,哭笑不得。

    看把人吓得,好内疚哦,看来自己还真是恶名昭彰。

    ……

    “冶冶,你跟他……”

    公冶文渊闯进女儿的卧房,公冶冶刚刚洗过澡,披着浴袍,一边擦头发一边往外走。

    “正如你所想。”公冶冶轻飘飘地说。

    啪!

    公冶文渊甩了女儿一个耳光,看到她的口角流下血线,方才握掌成拳,缓缓放下。

    公冶冶高扬着俏脸,眼中冰冷。不顾浴袍襟口大开,春光乍泄。

    “你为什么如此轻贱自己!”公冶文渊心痛的质问。

    公冶冶冷笑,抹了把口角的血丝,伸出舌头舔干净手指,这才漫不经心道:“这不就是你用的美人计?”

    “可是,这也太快太仓促了,你难道不知道,轻易得到的东西,谁都不会珍惜。”

    “虽然我**于他,但是我发现,他人不坏。”

    “你终究还是我的女儿!”

    “我看,是工具多一点。”

    公冶文渊无言以对。

    “今天挺累的,我要睡了。”公冶冶说。

    公冶文渊握了握拳头,拂袖而去。

    ……

    四月一日。愚人节。

    大清早,杨根硕领着一名家政服务员,见了劳拉等四人,告诉他们,自己要离开几天,在此期间,别墅里有两名家政人员照顾他们。

    三个男人还好。

    劳拉楚楚可怜的,表示舍不得杨根硕走。

    杨根硕打发了服务员,拉着劳拉的大手比划着。

    “你看啊,手都比我大,咱们不合适啊!”

    “大有怎么了,还是一只手攥不住。”

    杨根硕笑了笑:“哦,原来你不是舍不得我。不过也好,咱们就保持这种关系。”

    “你要走,那咱们来个告别仪式?”

    “不要了吧。”

    下一刻,倒吸凉气。

    劳拉太直接,也太着急。

    算了,他叹息,就当是发扬一下国际人道主义精神。

    ……

    管青丝这些天一直没有睡好。

    起初是因为跟杨根硕发生的那段意外,搞得她心神不宁,不知道如何处理两人之间的关系。

    后来是因为明明复明有了希望,她紧张而期待着。

    反反复复心里总有事儿,总是无法安心入眠。

    哪怕短暂的睡眠中,也都是杨根硕的影子。

    她知道,自己的心,被那个家伙彻底俘获了。

    再也装不下其他男人。

    晚上睡不好,白天就昏昏沉沉的。

    坐地铁的时候都在打盹儿。

    却不知就这么一放松,就让无孔不入的小偷给盯上了。

    随波逐流排队出站的时候,依然迷迷糊糊,直到一股大力将她带的一个趔趄,方才反应过来,背包被人一把抢走。

    “小偷!站住别跑!”

    管青丝一边喊一边追。

    巴望着有人拦一下,可惜很遗憾,路人都是宁愿多一事不如少一事。

    倒不是人们麻木,而是这帮毛贼的确让人感动恐惧。

    你出来拦住他,他会记住你,小偷小摸也不是重罪,出来了就找你麻烦。

    不怕贼偷就怕贼惦记,而且是一个小偷团伙的惦记。

    总之,令管青丝很绝望,小偷一路畅通无阻,身子还有人专门给他让路。

    就这样,一个跑一个追,出了地铁站。

    一旦出去,小偷更是如同脱缰的野马,选择一个方向,发足狂奔。

    那是一片拆迁区,到处断壁残垣,但是,主要道路还是在的。

    这个时候,管青丝却是微微一笑,躬下身子,深吸一口气,猎豹般冲出。

    好久没跑了,久违的感觉回来了,居然越跑越是欢畅。

    这条路很直,两三米的宽度。

    小偷跑着跑着,发现那个身着ol装的白领丽人居然追了上来。

    小偷以为大白天见鬼了,尽管那女人穿着板鞋,也不能跑这么快吧!

    自己在这一片可是以速度见长的。

    一个成功的小偷,不但要有高超的偷窃技术,还得腿脚麻利跑得快。

    如果偷的好,却跑不了,一样白瞎。

    可是越跑,两人居然越近。

    小偷不服气,咬紧牙关的坚持。

    前面还拐了个弯。

    见后面的年轻女人还在不断的拉近距离,而他的肺管子都快跑炸了。

    掏出手机,一键呼出一个号码,然后挂掉。

    继续往前跑,已经没有那么亡命了。

    管青丝深吸欢呼,九浅一深,越跑越有感觉,这会儿,她倒是不着急了。

    那小偷在她眼中,就像一只老鼠。

    她要好好戏耍他。

    当他跑得倒下去的时候,就是她拿回包包的时候。

    这一刻,她甚至还忍不住想到两句诗:一骑红尘妃子笑,路人不知荔枝来。

    话说当年,杨玉环爱吃荔枝,而荔枝长在岭南。

    于是就有了八百里加急,专门给贵妃送荔枝。

    路人还以为有什么十万火急的军情。

    管青丝不是想到荔枝,而是那些送荔枝的兵。

    很多时候,换马不换人,等讯息送到,兵也给累死了。

    骑马可不单单是个力气活,不然唐僧的扮演者不可能换好几个。

    管青丝摇摇头,真是想多了。

    她的意思就是,前面的小偷迟早得累倒。

    然而,她却忽略了一点。

    小偷通常都是有组织犯罪。

    终于在一个拐角处,小偷停下来不跑了,回身面对她,双手扶着膝盖,气喘如牛。

    管青丝轻轻松松停下,一脸鄙夷,她只是气息有些快。

    “妹子,你牛,是这个。”小偷竖起大拇指,打心底里佩服。

    管青丝淡淡一笑:“我在大学,一千米和五千米可都是破过省队记录,要不是我执意回来,早就成为一名专业运动员。”

    “人才啊!哥哥有眼无珠。”

    “你不该偷我的东西。”

    小偷深吸一口气,呼吸频率调整的差不多了,不过浑身肌肉关节都在抗议,几乎直不起腰:“这话何解?”

    “一看我也是没什么钱的呀!那包里是什么,你还不清楚?”

    “当然清楚,笔记本电脑。”

    “是啊,你出手可能只卖几百块,可是里面有我工作的全部内容,对我很重要。”

    “可是贼不走空。”

    “你不能这样吧!我都跟你跑了这么远,你输了,起码有所表示啊!你还给我,我绝对不报警。”

    小偷索性坐在地上,望着管青丝道:“妹子,你长得真好看。”

    “还给我!”管青丝喝道。

    “你除了跑得快,还有什么本事?”

    “你什么意思?”

    “哥哥我跑了这么远,要是没能弄到钱,岂不是亏大了?”小偷摩挲下巴,上下打量管青丝玲珑身段,目露淫光,“说不得,就要劫个色。”

    “你敢!”管青丝下意识的抓住了领口。

    小偷摇头:“胸小是你唯一的缺憾。”

    “你……无耻!”管青丝气得浑身发抖,居然被一个小偷鄙视,他还要劫色,可笑,“你能追上我吗?”

    “我是真的追不上你,我认输,但是,你跑得掉吗?”

    管青丝听到摩托的轰鸣声,娇躯一颤,忙不迭回头,就看到一辆摩托高速冲来。

    是一辆沙滩摩托,那车手技艺高超,车头悬在空中,距离地面足有半米。

    一路疾驰,居然要将她碾压。

    “啊!”一声惊呼,蹦到了一旁。

    那辆摩托落地,车头一摆,车手一手捏着刹把,一手猛轰油门。

    管青丝紧张了,今天面对的,可不是一帮普通的小偷。

    就在这时,又有两辆相同的摩托疾驰而来,依然冲向了她。

    “啊!”再一次闪过,已经是香汗淋漓。

    刚刚站稳,心惊胆战。

    第四辆摩托一路飞驰,从她的旁边飞掠。

    管青丝一脸紧张,努力避开摩托。

    突然,那车手探手一抓,就抓住了她的衣襟,在她尚未发出惊呼的时候,又丢了出去。

    她跌进了之前那个小偷的怀里。

    小偷虽然被砸的直翻白眼,却很快就哈哈大笑,双手用力,将管青丝抱在怀中。

    “放手,你混蛋!”

    管青丝一阵挣扎,然后在对方手背上咬了一口。

    “啊!”小偷一声痛呼。

    管青丝总算逃出了他的掌控。

    这时,几辆车相继熄了火。

    四个男人纷纷骗腿下车。

    管青丝这才发现,他们跟小偷的发型和装束都差不多。

    自己这是跌跌撞撞,闯进了贼窝。

    “别……别过来,我报警了,警察很快赶过来!”

    站在五个小偷中间,她强自镇定,扯了个谎。

    那名小偷呵呵笑道:“哥几个别听她的,她是长跑健将,比我跑得还快,之前可自信了,怎么可能报警?”

    “哦,呵呵……”另外四人发出银笑。

    “今天兄弟们有乐子了,极品啊!”其中一个咂咂嘴,“除了胸小点。”绝品野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