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百五十三章 虎哥解救
    管青丝都崩溃了。

    连准备劫色的小偷都嫌她胸小!

    自己的胸真的是见不得人么?

    但是很快,她就忘了这茬。

    因为,五个小偷并没有因为她胸小,而放弃劫她的色。

    这一刻,她才想起求救。

    眼睛一亮,还好,手机就在裤兜里。

    忙不迭掏出来,一下子就找到了最近呼出,可是,没来得及按下拨号键,手腕就是一痛。

    却是被一枚石子砸中,手机也掉在了地上。

    被一名小偷踢出去,仿佛踢走了她求助的希望。

    她突然深吸一口气,仰天尖叫:“啊!救命——”

    这一声歇斯底里,到最后已经破了音,但是,她也算是尽人事听天命了。

    “嘎嘎嘎……”之前那名小偷一阵怪笑,“妹子,现在知道怕了吧!你不是很能跑吗?你倒是跑啊!你倒是喊啊,你就算喊破喉咙,也没人救你。”

    说着,一步步逼近。

    “别,别过来!”管青丝紧张万分,咬着唇皮,慌不择语,“我……我警告你们,我男朋友可厉害了,让他知道你们欺负我,你们就死定了。”

    这一刻,她十分想念杨根硕。

    这一刻,她已经承认杨根硕就是她的男朋友。

    所以,她的话倒也不是胡诌,而是很实在的。

    但是,小偷们又怎会相信?

    “我好怕怕哦。”之前那名小偷做出一个逗比的模样,“你男朋友姓甚名谁,说出来,吓唬吓唬我们兄弟,看看是不是如雷贯耳。”

    “杨-根-硕。”她一字一顿。同时淌下清泪,大牛,我要是被欺负了怎么办?你会不会嫌弃我?

    听到“杨根硕”三个字,五人俱是一愣。

    看到他们这副表情,管青丝以为他们听过,心头不由的一喜。

    然而,令她失望的是,一个小偷哈哈大笑:“什么破玩意儿,你男朋友居然叫这个名儿,是不是名副其实啊!”

    管青丝俏脸一红,大牛的确名副其实,可是现在不是讨论那个问题的时候啊!

    “随便胡诌一个名字吓唬我们兄弟几个,我们西京五鼠难道是吓大的?”

    “无辜吓鼠哥,后果很严重。”

    “妹子,跟鼠哥们回去,等鼠哥将来混出名头,你会感到骄傲的!”

    说着,五只手抓向管青丝。

    “别过来,啊!”

    终于,她的双臂被人抓住,无论如何也挣不脱。

    “你们欺负我这个可怜的女孩,你们不得好死!”管青丝恶狠狠地诅咒他们,真心觉得自己的命好苦。

    从小在福利院长大,没过过一天好日子,没想到还被一个男人无缘无故的吃掉了,这日子才刚刚有些起色,有些盼头,又来这么一出。

    自己的命真的比黄连还苦啊!

    一名小偷“嘿嘿”笑道:“好死歹死都是个死,至于你说自己可怜,要不跟着我们哥几个享福呗,只要你把我们哥几个伺候舒坦了,日后让你穿金戴银,享受贵妇的生活。”

    “我宁愿死!”让她一个传统本分单纯的女孩伺候五个小偷,这可能么?

    “你不会死,你会很快活,哈哈哈……”

    说话间,四人协力,抓住管青丝挣扎的四肢,第五个小偷,从摩托里找出一块破布,捏开她的嘴,塞了进去。

    然后,反绑她的双手,套上一件套头甩帽衫。

    当帽子戴上,被人强行固定在摩托车的后座时,管青丝绝望了。

    就在这时,她的手机响起,自动报出了联系人的姓名“杨先生”。

    是杨根硕打来的电话。

    “大牛,大牛救救我!”

    然而,这些声音,只能在心底响起。

    口腔里,只有含混不清的音节。

    手机连续响了两回,再也不响了。

    管青丝再度绝望。

    她拼命追上的小偷,现在就坐在她的背后,双手扭住她的双臂,令她动弹不得。

    而前方,司机已经发动了车子。

    可以想象,自己将要被带去贼窝,然后过上暗无天日的奴隶般生活。

    管青丝失声痛哭,泪雨倾盆,自己的命真的真的好苦!

    自己这个样子,即便走在路上,也没人怀疑是被劫持的吧!

    只是,摩托刚刚起步,却又停了下来。

    因为车前方多了两个人。

    一个矮矮胖胖,一个很精干。

    矮胖的戴着礼帽,穿着大衣,搞得跟许文强似的。

    五鼠却是连忙歇火,恭恭敬敬地道一声“虎哥”。

    来人正是王锁虎,这块地恰好是中天实业拿下来的,目前处于拆迁阶段,杨根硕命他在这里照应着。

    刚刚似乎听到什么声音,就过来看看。

    没想到碰到了五只小老鼠。

    “嗯,你们这是办业务?”

    “是的,虎哥,您忙,不打扰您,我们这就走。”

    说着,重新发动车子,并且尽量用身子挡住后面的管青丝。

    管青丝仿佛看到了一丝希望,拼命挣扎,嘴里发出“嗯嗯嗯”的声音。

    “怎么回事?”王锁虎问道。

    “没……没事。”载着管青丝的小偷回答。

    “嗯嗯嗯!”管青丝继续发出声音,哪怕手臂被捏的很痛,哪怕嘴巴被捂住。

    王锁虎脸有些黑了:“刚刚我好像听到有女孩子喊叫救命来着。”

    “没……没有,哪有,虎哥,您一定听错了。”

    “啊!”却是捂着管青丝嘴的那名小偷手被咬了。

    然后,王锁虎终于看到了一个泪流满面的女孩,她的嘴里还塞着一个布团。

    “五鼠啊五鼠,你们出息了,已经不满足于小偷小摸,开始绑架勒索了。”

    王锁虎这么一说,五人心头大震,冷汗淋漓。

    人家王锁虎之前就混的比他们好,现在早就洗白白了,还搞了家公司,昔日的虎哥,摇身一变成了虎总。

    都说他背后有人。

    在这西京道上,没人敢不给人家面子。

    今非昔比的王锁虎,绝对是他们的偶像,高山仰止般的存在。

    甚至可以说,他们是生是死,都是人家虎哥一言而决。

    “还不放了那个女孩!”王锁虎一声暴喝。

    “啊!”五鼠倒是名副其实,真正的无胆鼠辈,王锁虎一声喝,他们吓得直哆嗦。

    “同样的话,我不说第二遍。”王锁虎平静地道,“木狼。”

    “不要,虎哥,我们听你的,我们放人,我们一时糊涂,色迷心窍。”

    五人一边哀求,一边手忙脚乱,将管青丝抬下来,拿掉她嘴里的破布。

    管青丝跪在地上,一阵干咳。

    逃出生天的她这才觉得精疲力尽。

    干咳之后,抬起一张梨花带雨的俏脸,看向拯救她虎哥。

    王锁虎倒抽一口凉气,这女孩,真是让人心生怜惜啊!

    “谢谢虎哥救命之恩。”管青丝哽咽着说。

    “哦,哦。”王锁虎傻乎乎的回应。

    看到王锁虎这副神情,管青丝心中一惊,不是吧,刚刚从五鼠手里逃出生天,又要被逮入虎穴吗?

    五鼠也看到了王锁虎痴迷的神情,知道他看上了管青丝。

    于是其中一个忙不迭谄媚道:“虎哥,这妹子就孝敬您了,我们这就走,您好好享受。”

    “啊,好。”王锁虎随后答应着。

    “啊……”管青丝瞪大了美眸。果然如此吗?

    五鼠总算松了口气,虽然心中不舍,却还是纷纷发动了摩托,准备离去。

    “嗯?站住,谁允许你们走了?”王锁虎一下子反应过来,“木狼,扶那个女孩起来,看看伤哪儿了,问问她的情况。”

    “虎哥,我们错了,下次再也不敢了,您就高抬贵手,放过我们吧!”

    王锁虎不答应,五鼠不敢走,只是苦苦哀求。

    “不着急,我要把事情弄清楚。”王锁虎淡淡道,然后,就看到被木狼搀扶过来的管青丝。

    这会儿,管青丝已经脱掉了套头衫。

    制服套裙加板鞋,搭配有点怪,但绝不难看。

    有句话说得好,美女怎么穿都好看,不穿衣服,也好看。

    “妹子,别怕,没事了,我是好人。”王锁虎为了配合自己的好人形象,拿下礼帽,笑容可掬。

    但是,管青丝不信。

    因为他长得就不像好人。

    而且五鼠对他如此客气,他们分明是同一类人,只是,他的级别更高。

    同理,落在他的手中,就更无望。

    于是,管青丝不吭声。

    王锁虎耐心地说道:“告诉虎哥,他们偷了你什么,你又怎么会来到这里,他们都是怎么对你的,别怕,一一道来,虎哥我给你做主。”

    王锁虎胸脯拍的棒棒响。

    管青丝想,如果自己注定受辱,哪怕借助虎哥的手,惩戒一番五鼠,也聊胜于无。

    于是,她一指其中一名小偷:“他,在地铁站偷我电脑,然后,我一路追,追到这里,没想到进了他们的埋伏,他们不但偷窃财物,还把我绑回去……”

    “好啊,你们这帮王八蛋。居然做出这种天地不容的事情!”王锁虎疾言厉色,“你们说怎么办吧!”

    五鼠纷纷跪倒,苦苦哀求。

    “虎哥,我们这顶多也就个未遂,您大人有大量,高抬贵手,放过我们吧!”

    “不行!”

    就在这时,地上那个手机又响了。

    “大牛!”管青丝不顾一切扑过去,将手机抓在手里,飞快的按下接听键:“大牛,救命!”

    听到“大牛”两个字,王锁虎就是虎躯一震。绝品野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