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百五十五章 深情告白
    “搞定了?”杨根硕问。

    “嗯。”管青丝轻轻点头。

    “去医院处理一下伤口吧。”

    “没事的,不用那么麻烦,自己买点消毒药水抹一抹就好。”

    杨根硕看了她一眼,觉得她很坚强。一只手在女孩的丝袜上摩挲着,说道:“想想真是后怕,要不是遇到王锁虎,你怎么办?”

    “我不知道。”管青丝摇头。

    “还好,一定是好人有好报,雨点打在香头上,巧啊!”

    “嗯。”

    “那是去福利院,还是……”

    “我不回去,不然院长该担心了。”

    “那好。”

    杨根硕一边开车一边说道:“早上打电话,是要跟你说一声,我要离开几天,没想到,连续打两个,你都没接。”

    “对不起,当时手机不在我手里。”

    “我知道,我又没怪你。”杨根硕笑笑,“你不问我去哪吗?”

    管青丝看着他:“我有资格问吗?”

    杨根硕抠了抠脑门,没有说话。

    车子停在一栋别墅门口,杨根硕按下遥控器,电子门缓缓打开,车子驶入。

    “好奢华!”女孩眼中满是惊讶。

    “租的。”

    杨根硕将车子停入车库。下车,为管青丝打开门,然后,送给他一只手。

    管青丝将小手放在他的掌心,缓缓下地,笑道:“你又不是买不起。”

    “可以吗?”杨根硕看看她的腿。

    “可以的。”补充一句,“我可没那么娇气。”

    接着一声惊呼,却是再一次被杨根硕打横抱起。

    她无奈的接受了。

    杨根硕大步往屋里走,在她耳边说道:“记住,你有资格提任何要求。”

    管青丝的美眸一下子瞪大到了极限。

    进屋后,将她放在意大利进口的真皮白色转角沙发里,没头没脑地说了句“我现在决定买下来”。

    然后就走掉了。

    管青丝放眼望去,水晶吊灯,木制的转角楼梯,乳白色的施坦威钢琴……

    一切的一切,不正是每一个少女的梦。

    杨根硕上楼拿药箱,经过劳拉的门口,被她一把拉住。

    人高马大的洋妞一脸幽怨。

    杨根硕笑笑说:“她以后就是这栋别墅的主人。”

    “不行,我也要做主人。”劳拉激动地说。

    “都说了,咱们只走肾。”

    “可是,你已经走进了我的心。”

    “别闹了,回你们国家,找个门当户对的嫁了吧。”

    “你不介意被绿?”

    杨根硕摇头:“在你这里,不介意。”

    说完,杨根硕就走了。

    气得劳拉直跺脚。

    很快,杨根硕又来到一楼,管青丝的面前。

    管青丝立刻正襟危坐,还抹了抹套裙,显得有些局促。

    “干嘛!”杨根硕摇头笑笑,“又不是外人。”

    “那是什么人?”管青丝目不转睛,认真的问。

    杨根硕有些受不了她的目光,放下药箱,“对了,你喝点什么?”

    “不渴。”因为他的回避,管青丝语气有些冷。

    杨根硕耸耸肩,打开药箱,用酒精擦拭剪刀,口里说道:“你想要什么答案?”

    “不是我要什么答案,那不重要,我只想知道你心中的答案,只是,想知道而已。”

    杨根硕放下已经消毒的剪刀,从怀里摸出烟盒,打开后摸出一根咬在嘴上,看了眼管青丝,又收了回去。

    “我先给你处理伤口,可能有点痛,忍着点。”

    说着,重新拿起剪刀,贴着干涸的血痂,剪开黏住的丝袜。

    他小心翼翼的,将丝袜剪出两块大洞。

    拿起碘伏,一遍又一遍的涂抹。

    他的眼中有微微的不忍。

    他的额头渗出汗珠。

    看着这一切,管青丝一下子捂住嘴,泪水夺眶而出,哽咽道:“不要对我这么好。”

    杨根硕抬起头:“可是,我就想呵护你。”

    管青丝瞪大眼眸,芳心巨震。

    杨根硕再次低下头,他要用碘伏将血痂泡开,一边处理,一边摇头自嘲:“我有好些个女朋友,这个,你是知道的,所以,我的深情,你可能会觉得恶心,觉得一文不值。”

    管青丝缓缓摇头。

    杨根硕续道:“咱们原本不认识,没有任何交集,可是阴差阳错,就纠缠在了一起。如果不是送你回去,知道了你的身世,我最多在经济上补偿你一些,让你一世无忧,可是……”

    “可是什么?”管青丝已然泣不成声。

    “可是,你是那么一个天真善良、心怀感恩而又善解人意的女孩,只是为别人考虑,而苦了你自己,所以,我就是要呵护你,你说我自私也好,霸道也好,你是我的女人,我要你成为幸福的女人,我什么都可以给你,哪怕生命,除了一点……”

    “我知道,不用说,不用觉得愧疚,我愿意,其实在你又一次出现在福利院,我就知道,我完了。而当你亲力亲为替明明的复明奔走时,当你那么细心为福利院准备一切的时候,我就在想,为了明明,为了所以的孩子们,哪怕做你的奴隶也好。”

    “我怎么会……”

    “听我说完。”管青丝尖叫着打断他,“当我被小偷包围,绝望的时候,你知道我想到了什么?”

    “什么?”

    “如果我被小偷……欺负了,我该如何面对你,你会不会嫌弃我。”

    “你好傻。”

    “我不知道,我只知道,那一刻,我想到的就只有你。”

    杨根硕慢慢起身,慢慢接近。

    女孩慢慢闭上眼,唇瓣如花绽放。

    这一吻,没有天雷地火,只有浓浓的爱意。

    女孩的泪水恣意流淌,滑过她的面颊,滚过他的唇角。

    终究还是有着一股咸涩的味道。

    分开后,杨根硕为她擦泪,认真的说:“以后不可以再哭了。”

    女孩点头。

    “啧啧,胸还是太小了呀!”

    “讨厌!”管青丝在他胸口锤了一拳,“你跟那帮小偷一样,都不是好东西。”

    杨根硕嘿嘿笑道:“这叫英雄所见略同。不过,要不我让人挖了他们的眼,割了他们的舌。”

    “不要!”管青丝毛骨悚然地尖叫,看到杨根硕不怀好意的笑,“你不会那么做,你没那么冷血,你只是吓唬我。”

    杨根硕未置可否,低头将血痂清理完毕,再次细细涂抹一遍。

    然后,拿起剪刀,将管青丝的丝袜膝盖以下部分剪掉了。

    管青丝感觉有些好笑,不过,这也算是办法。

    下一刻,杨根硕抱起她。

    “干嘛!”她有点紧张。

    “洞房啊。”

    “不是已经……”

    杨根硕哈哈大笑,抱着她往上走。

    “喂,”管青丝忸怩着,“我都受伤了,你还欺负我!”

    足有八十平的卧室,令管青丝叹为观止。

    松软的地毯,剔透的珠帘,三米直径的欧式圆床,复古的青铜高脚灯,白色的钢琴,通透的沐浴间,浴缸大的像小型游泳池。

    这就是土豪的生活啊!

    被轻轻搁在床上,杨根硕便动手解她的制服。

    管青丝抓住他的手,一脸难堪:“你来真的?”

    上一次那是被药性支配,意乱情迷,不知羞为何物。

    所以,现在,她感觉更像是第一次,至少是在心理上。

    于是,心里不免有些幽怨。

    杨根硕拿开她的手,执着的剥掉了她的制式西装。

    下面是一件米色秋衣,杨根硕继续脱掉。

    管青丝一下子抱紧了臂膀。

    脸上幽怨更甚,甚至,眼泪都要出来了。

    她觉得,杨根硕不尊重她。

    杨根硕却是噗嗤一笑,因为,管青丝的bra好小,32a都不到,而且上面还有个小熊维尼的图案,好有少女感哦。

    见到杨根硕笑,管青丝冷冷瞪他。

    杨根硕摇摇头,“别挤了,沟都没我深。”

    杨根硕作势挤出一道沟沟。

    管青丝被逗笑了,但旋即还是撅着小嘴,“你欺负人!而且,我是冷。”

    “你是没有安全感吧!”杨根硕摇摇头,“我有那么猴急吗?你应该记得那天在医院,那几个老大夫喊我老师的吧!”

    “是呢是呢。好奇怪。”

    “不奇怪,我的医术比他们高明。你这种情况,当然是先天发育不良,我现在用后天的方法给你补救一下。”

    “你真的能做到?”

    “要对你的男人有信心。”

    “我不是那个意思,我想说……想说……”女孩脸蛋红红地,说不下去。

    “说啊,都这样了,还有什么不好意思?”

    女孩掀起眼皮看着他:“如果你喜欢,我可以去打针,听说打玻尿酸,就可以增加尺寸。”

    杨根硕呵呵笑道:“原来你也了解过,是不是自己也很自卑。”

    “嗯。”管青丝垂下螓首,很快又抬起来,“哪个女孩子不想追求完美?”

    “那你对那玩意又了解多少?”

    管青丝直摇头。

    “我也了解的不多。不过,就你这种情况,你知道需要打多少针吗?”

    管青丝还是摇头,还多了点气馁,怕是十针八针都搞不定。

    “打完针短期内只能看不能碰,你越碰它吸收就越快,就算不碰,顶多一年,也吸收完了。”

    “啊?”管青丝目瞪口呆,她还真是第一次听说,“这只能看不能碰,那怎么行,而且还有消耗,这成本也太高了吧!”

    “成本是一方面,主要很麻烦,而且万一出现医疗事故呢?”

    说到这里,他竖起双手,“我有一双神奇的手,我可以让事情一劳永逸,让咱们共同见证它们的茁壮成长吧!”

    管青丝心里不是很有底,总感觉杨根硕在逗她玩儿,但还是问道:“我要怎么做?”

    “躺下,继续脱。”绝品野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