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百五十七章 有种,你给杨根硕戴绿帽子
    公冶冶不愧名门闺秀,一举一动一颦一笑都无可挑剔,落落大方,令他赏心悦目。

    百里破很享受这样的二人世界,只是有些后悔,房间太大。

    终于,公冶冶点菜完毕,发送出去。

    然后抬起螓首,冲着百里破微微一笑。

    那媚意天成的一笑,差点将百里破的魂儿给勾走了。

    看到百里破失神的模样,公冶冶微微摇头。

    就这定力,也算是顶级豪门的少爷,比大牛差远了。

    公冶冶芳心一颤。

    怎么会拿他跟大牛比?

    大牛固然优秀,可是,难道是那家伙已经在自己的心底占有了一席之地?

    心里鄙视,一丝一毫没有放在脸上。

    反而表现出几丝娇羞:“百里少爷,你干嘛这样看着人家?”

    “冶冶,咱们又不是外人,你叫我小名吧!”

    “哦,你的小名叫?”

    “就叫小破好了。”

    “小破,好吧,回答第一个问题。”

    “什么?”

    “为什么这么看着我?我脸上有花?我是女生,会害羞的。”

    “人比花娇!”百里破激动地说:“冶冶,在我眼里,你是这世界上最最娇艳的花儿。”

    公冶冶扑哧一笑:“小破少爷,我才不要做花。”

    “可是女人如花。”

    “那是广告词。”

    “那冶冶想做什么?”

    “总之不做花,哪怕是最美丽娇艳的花。”

    “为什么?”

    “花无百日红!”

    “冶冶你放心,有我的呵护,你这朵鲜花绝对能够永葆鲜艳。”

    “你又不是牛粪。”公冶冶忍着笑说。

    百里破一本正经:“只要冶冶愿意往上插,我就甘愿成为那坨牛粪。”

    “别一坨一坨的了,一会儿还让不让人吃饭!”

    截至目前,谈话很愉快。

    百里破感觉,女孩对她印象应该不错,两人很有更进一步的希望。

    难道情报错误,谁说被杨根硕抱着的?这一刻,百里破居然产生了怀疑。

    过了一会儿,公冶冶叹了口气。

    “怎么了?”百里破问。

    “桃花谢了春红,太匆匆……”

    公冶冶这一刻的神情语态,仿佛狠狠掬住了他的心,百里破微微摇头,这个女人简直完美。

    看了眼失魂落魄的百里破,公冶冶越发鄙视。

    但脸上依旧言笑晏晏,自嘲道:“无病呻|吟,让少爷见笑了。”

    “怎么会?冶冶你才不是,李清照才是。”

    “你真逗!可不能侮辱我的偶像。”

    “啊?对不起对不起。”

    好没原则的男人!公冶冶心头越发鄙视。

    “这春天都过去了,咱们的合同还没签完呢!”

    “冶冶急什么,这顿饭吃完,咱们就签了。”

    “你的意思是,我要是不答应你的邀请,合同就签不了?”

    “当然不是。”

    “饭菜怎么还没上来。”

    “这里的饭菜很精致,能做出这种精致菜肴的厨师也凤毛麟角,所以,冶冶你别急。”

    “不急,看看风景也不错。”她的美眸投向雕花的窗外。

    湖滨楼的名字自然不是随便取的,临河而建。

    河是无定河,但政府搞出来一个人文工程,两道橡胶坝,拦出一片湖。

    湖边打造了众多反映当地文化地貌风土人情的人文景观,尤其是到了晚上,造型古朴的路灯一一点亮,灯柱上还刻着古诗词。

    晚上的湖边,游人如织。

    很多女孩在这里,将自己的娇花嫩蕊轻许他人。

    很多家庭,在这里分崩离析。

    曾经有好事之人做过这样的无聊调查,自从政府斥巨资搞出这么一个人文工程,当地的离婚率明显提高了。

    白天,湖边的风景也是不错。

    虽然人间四月芳菲尽,但遍布绿植,也十分养眼。

    而且湖面上,还有悠悠而过的游轮。

    公冶冶失神的望着窗外。

    百里破失神地望着她。

    公冶冶忍不住微微摇头。

    百里破心有所感,没话找话说:“冶冶,听说你琴棋书画无所不精……”

    “怎么可能?”公冶冶摇头,“你不要道听途说,这些技艺,但凡精通一项,便已经十分了得,若是每样都懂,又如何做到精通,毕竟,人的精力是有限的呀!”

    “冶冶,你说的太好了,很有哲理。”

    公冶冶无奈地笑了笑。

    “冶冶,不知道我是否有幸,听你操琴一首?”

    说话间,眼巴巴看着公冶冶。

    “也罢,闲着也是闲着,小女子就献丑了。”

    百里破很激动,眼睛雪亮。

    公冶冶来到窗台边那架古筝面前,先是对着百里破一个万福,这才坐下,活动一下十指,试了几个音。

    接着,闭上了眼睛。

    面露恬淡的笑容。

    一曲高山流水,从她纤纤十指间流淌出来。

    百里破听着,看着,沉醉了。

    情不自禁的起身,缓缓移步,就来了公冶冶的旁边。

    这一刻,他的眼中,只有那一位娴熟操琴风华绝代的女子。

    公冶冶勾起嘴角,绽出一抹冷笑。

    她放缓了拨动琴弦的频率,看着近在咫尺的百里破问:“小破,我美吗?”

    “美。”百里破目光呆滞,声音不带丝毫感情。

    “那你愿意供我驱策吗?”

    “愿意。”

    “去把合同拿来。”

    “是。”

    百里破如同傀儡一般,去将合同拿过来。

    公冶冶一手拨弄琴弦,一手修改合同。

    修改完毕,将签字笔递给他:“在我修改的地方签名,末尾签名。”

    “是。”百里破开始签名。

    很快,就来到了合同的尾页,他刚刚写下“百里”两个字,一人从窗外进来,二话不说,挥刀便斩。

    公冶冶吓了一跳,忙不迭缩手。

    “铮”的一声,古琴已然一分为二。

    百里破一个激灵,面现迷惑,“三叔,您怎么……”

    来人是百里破的三叔,百里玄海的弟弟百里奚。

    百里奚用刀指着公冶冶,“妖女,孽障,为什么对我侄儿使用摄魂术?”

    “什么!冶冶你……”

    “小破,我只是试试而已,又不会伤害你。”

    “还狡辩,你住口!使用这种狐媚之术,下三滥的手段,为你们家争取最大的利益。”百里奚摇头,“有时候,我直接怀疑,你是不是公冶文渊亲生的。”

    “你住口!”公冶冶激动的喝道。

    “怎么,难道被我说中了,什么公羊家族大小姐,不过是公冶文渊一个工具。”

    公冶冶握紧拳头,浑身发抖。

    “三叔,别说了。”百里破有些不忍。

    “小破,你色迷心窍,还执迷不悟吗?你看看被她改掉的合同,若非我及时赶到,你傻乎乎地在上面签字,你知道我们家要损失多大的利益。”

    百里破仔细一看合同,以及自己的签名,大惊失色。

    “小破,看明白了吧!她对你根本没意思,只是在利用你,你还不死心吗?”

    百里破怒了:“公冶冶,你太过分了,敬酒不吃吃罚酒,我对你一片痴心,你就这么回报我!”

    公冶冶露出一抹讥诮,“你的罚酒是什么?”

    “你是不是杨根硕的女人?”

    “是又如何,不是又如何?”

    “你承认吧!我的人都看见了,你被那家伙抱了很久。”

    “你跟踪我?”公冶冶惊呼。

    “什么叫跟踪?大家都是跟无间道学的,八大家,哦不,现在应该是七大家,难道还不是你中有我,我总有你?”

    “然后呢,你想怎样!”

    “三叔,帮助制住她,这种女人,不见棺材不掉泪,今天是她先对付我的,我要以眼还眼以牙还牙。”

    “你敢。”公冶冶一句话还没说完,却发现身子动不了了。只有头部能够微微活动,语言的能力倒是还在,瞪着百里奚紧张地问,“你对我做了什么?”

    “点穴而已,这个都不知道?”百里奚淡淡一笑,“小破,三叔出去等你。”

    “谢谢三叔,谢谢。”

    百里奚给侄儿拉上了窗帘,出去还带上了门,非常贴心。

    恭送三叔出去,百里破侵略性的目光上下打量着公冶冶。

    公冶冶浑身不舒服,感觉被一条蛇盯上了。

    “百里破,你要做什么?你敢!”

    “笑话,我为什么不敢,咱们同为八大家,就应该珠联璧合。”

    “可是你别忘了,有一个人,凌驾于八大家之上,反手,便覆灭一个家族。”

    “你说杨根硕!”

    “我叫他大牛,来啊,我是大牛的女人,有种,你就给他戴绿帽子。”

    公冶冶有恃无恐。

    百里破却踟蹰起来,真的害怕惹火烧身,连累了家族,成为家族的罪人。

    “没胆的东西,快让你三叔给我解穴,然后把合同签了,按照我的要求来,我就当今天咱们很愉快。”

    百里破恼羞成怒,一把将公冶冶压在墙上,嘴巴就在她脖颈间乱拱,喘着粗气说:“贱人!你可以跟杨根硕,为什么不能跟我,我哪里不如他?”

    “你除了长得比他好看,其余,哪哪都不如他。”

    “你,老子现在就上了你,然后拍成视频,看看你怎么给姓杨的说。”

    “你敢!”

    “我有什么不敢,我现在就做给你看。”

    说罢,刺啦一声,就撕裂了公冶冶大红裙子的领口,露出紫色的罩罩和大片雪白。

    公冶冶冷笑:“你会后悔的,一定会。”

    “那就拭目以待!”

    百里破动作粗鲁,一把将公冶冶推到窗台边,让她趴在那里,然后就撩起她的红裙。

    公冶冶觉得很悲哀。

    昨夜,就是这样被杨根硕夺走了第一次,今天居然又要被人以同样的姿势拿走第二次。

    如果被这个百里破经手了,自己在杨根硕心中还能有什么地位。

    这太不符合自己和家族的利益了。

    可是,自己一个被点了穴的弱女子又能如何。

    感觉到百里破正在撕扯她的裤袜,公冶冶闭上了眼睛。

    由于裤袜过于结实,百里破动作过大,于是,公冶冶的脑袋就伸到了窗帘外面。

    居高临下,一下子看到了杨根硕。

    “大牛,救命!”她大声喊。

    杨根硕抬头,看到了公冶冶一张焦急的脸。绝品野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