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百五十九章 几家欢喜几家愁
    百里奚惊讶地看着杨根硕,还是老老实实回答:“我户头上有一个多亿,如果向家主申请,三五个亿还是有的。”

    杨根硕手指快速掐动,嘴里念念有词,又挠挠眉毛,然后才道:“也就是说,你顶多能动用六个亿?”

    “差……差不多吧!”百里奚越发心里没底儿。

    公冶冶紧挨着杨根硕,心里好笑,她知道,这个百里奚在家中地位仅次于家主,便是他父亲公冶文渊见了百里奚,都是客客气气的。

    而这样牛逼的人物,如今却被杨根硕玩弄于股掌之间。

    杨根硕滋溜一口茶水,这才说道:“百里先生,你的伤很重,不容乐观。”

    百里奚没有回话,只是看着杨根硕,揣测他的用意。

    百里破心里直骂娘,这不是废话嘛!都吐了三大口血,还能乐观?

    “你功夫不错,可是,这个伤不但会让你的修为大打折扣,而且,还会危及到你的寿命。”

    “这个鄙人当然知晓,只是不知杨兄弟此言何意?”百里奚虚心地请教。

    公冶冶看不下去了,摇晃杨根硕:“大牛,你别玩人家了,直说吧。”

    “我是个医生。”他笑容可掬,脸上仿佛笼罩一层圣光。

    百里破还是没明白。

    公冶冶却会心一笑,又在他胸肌上拧一把,心说你太坏了。

    百里奚眼睛一亮,忙不迭道:“杨先生能治我的伤?”

    “当然能治,毕竟是我搞……我失手打伤的。”他清了清嗓子,“医者父母心,我总不能见死不救,但是你伤得太重,我需要消耗不少的功力……”

    顿了顿,冲百里奚挑挑下巴:“先申请吧!”

    “啊?”百里奚一愣。

    公冶冶噗嗤笑开了,死死咬住唇皮,方才忍住,怜悯地看着百里奚:“大牛的意思让你赶紧筹钱,钱到位了,他就着手给你治,我想,你这个伤势也不宜久拖。”

    杨根硕意味深长的看了公冶冶一眼,不错不错,这就夫唱妇随了,而且使坏都不用教,深得吾心。

    百里奚一下子瞪大眼睛:“小破,快,给你爸爸打电话。”

    “啊?”百里破面露恐惧。

    “打,赶紧打呀!你要眼睁睁看着叔叔失去功力,甚至死去吗?”百里奚激动的咳嗽起来,他当然知道侄儿怕什么,训斥和家法都是免不了的。

    百里破终究还是拨通了父亲的号码。

    百里玄海还不知道发生这么大的变故,甚至都不知道儿子今天跟公冶冶谈合同,也不知道他的三弟全程陪同。

    “小破,怎么了?”这会儿,他正在自己的十八姨太身上驰骋,想着给百里破添个弟弟妹妹啥的。

    “爸……”百里破呜呜直哭。

    百里玄海知道出事了,菊花一紧,匆匆缴械,惹得身下的十八姨太好一阵不满。

    百里玄海自知理亏,先捂着话筒,“心肝宝贝”的安抚一番,这才道:“小破,哭什么?你是男人,多大的事儿,值得哭鼻子?那是孬种行为!天能塌下来?别哭了,说事儿!”

    到了最后,已经显得不大耐烦了。

    百里奚也不耐烦了,一把夺过手机,先咳嗽两声。

    百里玄海一听,心头一震:“三弟,你怎么会跟小破在一起?”

    “大哥,不说废话了,今天的事情,我跟你汇报一下……”

    百里玄海听说三弟被杨根硕重伤,只觉得天旋地转,之后一句没听进去。

    百里奚絮絮叨叨说完,这才问道:“大哥,五个亿,你不反对吧!”

    “啊?干嘛呀!三弟,你干嘛一下子要这么多钱?”

    “大哥,你什么意思,我已经说得清清楚楚,难道我这一条命,一身功力,还不止五个亿?”

    “啊?你说过吗?大哥没听清啊!”

    百里奚的心里好受些,说道:“杨兄弟不是有意伤我,属于误伤,现在他准备出手救我,说是损耗较大,还需要配合一些丹药和药材,所以需要六个亿。”

    “六个亿,他怎么不去抢!”百里玄海当即吼道。

    杨根硕看了下腕表,叹气道:“一分钟后,我就不要钱了。”

    这等于是最后通牒。

    百里奚急了:“百里玄海,我是你亲弟弟吧!家产有我一份吧!这些年我鞍前马后,也不止五个亿吧!我现在拿回属于我的一部分的一部分,你就推三阻四,你要眼睁睁看着我暴毙吗?”

    “三弟,别激动,那个姓杨有没有打包票,万一那个王八蛋拿了钱,却不给你好好治,让咱们人财两空……”

    百里奚一愣,仔细一想,也觉得大哥的话不无道理。

    之前觉得杨根硕挺地道,挺实在,很好说话,搞了半天,是冲着钱来的。

    可是这要怎么问?而且,时间马上到。

    “大哥,我现在就要。”他态度坚决。

    “三弟,好吧,钱没了还能再赚,但是兄弟没了,就真没了。”

    “大哥……”百里奚哽咽。

    “先让他给你治伤,我这就筹钱过来,我怕,这件事没那么容易了结啊!”百里玄海忧心忡忡。

    百里奚将手机给了百里破,刚要冲杨根硕开口,杨柱国一家人走了进来。

    公冶冶触电般起身,杨根硕也站起来。

    然后,百里奚在百里破的搀扶下,也站起身。

    看到公冶冶的窘态,杨柱国一家人全都愣住了。

    这是有一腿呢?还是有一腿呢!

    杨莲霆真切的看到公冶冶几乎是坐在杨根硕的腿上、怀里。

    他先是一阵咬牙切齿,又是一阵欲哭无泪。

    先是第五轻柔,后是公冶冶,这一个个自己青睐的女神,却都拜倒在表弟的大裤衩下。

    他这个做表哥的情何以堪哪!

    “杨家老爷子好!”百里奚有气无力地说。

    “外公,你们少坐,我先给百里先生治伤,救人如救火,耽误不得。”

    公冶冶又是忍俊不禁。

    百里叔侄心中一阵腻歪。特么的,好话歹话都被你一个人说完了,都是你在耽误好不好。

    “好好。”杨柱国一副很好说话的样子,率领一家人走到对面,公冶冶的旁边落座。

    显得泾渭分明。

    这就是见家长啊!

    公冶冶羞涩不已,坐也不是,站也不是。

    还是杨莲霆酸溜溜地开口:“喂,公冶冶,你是什么时候跟我表弟搞上的?不要告诉我,那晚上从第五家族离开,你们就滚了床单。”

    “咳咳!”曲慧芳瞪了儿子一眼,拉着公冶冶的小手,和颜悦色道:“来,坐下,让舅妈好好看看。”

    听到这话,那边正在治疗的杨根硕,连忙拿开手。

    这就认下了?他哭笑不得。

    而百里奚就是满心满腹的忐忑。

    刚刚,杨根硕只是一只手抵在他的后心,前后差不多五六秒钟的模样,的确,他是感受到一股气涌入经脉脏腑,滋润着受损的一切。

    可是,时间也太短暂了吧!

    “杨……杨兄弟,这就完事啦?”百里奚不确定地问。

    “完啦!治疗完毕,你的功力不会受损,我不骗人!”

    “这……这……”百里奚没法说,但很想说,你特么也太能赚钱了吧,一秒钟一个亿,世上还有这么赚钱还没风险的事儿吗?

    可是,他很清楚,事实就是如此,他不敢反悔,家族也不敢。

    得乖乖给钱,一分不少,还得感谢人家妙手回春。

    到了这会儿,百里奚细细一想,想通了前前后后所有关节。

    没错的,这小子一进门就算计好了,否则,为什么小破没事,而自己重伤。

    这个王八蛋,重伤了他,还让他支付了一大笔医治费用。末了,还得跟他说“谢谢”。

    卑鄙,无耻,下流,龌龊。

    这是百里奚能够想到的所有骂词。

    不过再细细一想,这家伙年纪轻轻,已经有了如此过人的心智,真是令人害怕啊!

    同时,百里奚顺便运功,感受了一下自己的伤势,惊讶的发现,伤势好了七七八八,而且,似乎自己的体内还多了一道似有若无的醇和气流。

    他不敢相信,那一定是杨根硕留在他体内的。

    这股气流对他百里奚是有百利无一害。

    到了这个时候,他终于觉得,六个亿也不是很亏。

    百里奚思前想后的功夫,杨根硕也想到了一个问题。

    刚刚给百里奚治伤,使用了十分之一的真气,换来六个亿的收入。

    而之前给管青丝丰胸,却一下子消耗光了。

    如此算来,管青丝那一对价值六十亿。

    而自己耗费六十亿巨资,只是为了打造一对玩具。

    试问,普天之下,有这样任性的土豪吗?

    想想都觉得好笑。

    这时候,目光投向公冶冶,公冶冶正巧也羞涩地望过来。

    “冶冶,你们点的菜呢!让上吧!不够再要。外公,舅舅舅妈,咱们就在这里凑合一下呗。”杨根硕提议。

    “哦。”公冶冶拿起平板,叫了服务员,同时还加了菜。

    “嗯,”待公冶冶放下平板,他道,“现在你可以叫人啦!”

    公冶冶还没开口,他又冲着一家人道:“外公舅舅舅妈,你们有准备红包吗?”

    “大牛……”公冶冶捂着脸,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

    “呵呵……”杨柱国爽朗地笑了,“见面礼当然有,就怕冶冶看不上啊。”

    “怎么会!”公冶冶抬起头,咬着唇皮,瞪了陷她于窘境的杨根硕一眼,然后羞红着脸,脆声叫道:“外公、舅舅、舅妈好。”

    叫就叫呗,公冶冶是这么想的,杨根硕女人虽多,见家长的可能很少吧,而改口的只怕就更少,如此一来,自己或许还能后来者居上。

    “公冶冶,还有我,表哥,叫表哥!”杨莲霆不依不饶。

    “你准备了什么见面礼?”

    “这……我好想没有什么特别东西给呀!”

    “那等你准备好了,再叫。”公冶冶仰着小脑袋。

    杨莲霆很是无语。

    接着,杨柱国、杨林夫妇分别许诺了见面礼。

    出手都很不凡,但也就图个高兴。

    百里奚看看人家一家人其乐融融,再看看自己叔侄俩,不禁哀叹一声:真是几家欢喜几家愁啊!绝品野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