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百六十章 亲家
    饭菜还没上来,百里玄海先到了。

    进门的一刻,有些发愣。

    实在没想到,杨柱国一家子都在。

    但是,在他看来,杨柱国在,并非坏事。

    “爸。”百里破叫道。

    “大哥。”百里奚叫道。

    “老爷子,怎么把您也惊动了?”百里玄海朝着自己的兄弟和儿子看了一眼,来到杨柱国面前行礼。

    虽然同为家主,但杨柱国年龄大,并未起身,却是说道:“百里家主误会了。”

    “哦?”百里玄海表示不解。

    杨柱国看了眼公冶冶,有些义愤:“我们全家是过来吃饭的,没想到就碰到了这么一件糟心的事儿,也幸亏我们来了,不然后果不是你们家能够承受的!”

    百里玄海面色难堪。

    杨柱国道:“你儿子色胆包天,竟然意图对我孙媳妇不轨,岂有此理!”

    说到最后,杨柱国声若闷雷。

    “这……”百里玄海是来解决另一个问题的,没想到杨柱国却提出这个问题,他吭哧的半天,“老爷子,其中会不会有什么隐情?”

    “外公,”杨根硕笑道:“咱们一码归一码,不要混为一谈。百里家主,钱带来了么?”

    百里玄海看向自己的三弟,百里奚点了点头。

    “我们准备好了,希望杨兄弟看在我们如此信守承诺的份儿上,高抬贵手。”百里玄海拱手。

    “父亲!”百里破哭了,看到父亲如此低声下气,好憋屈啊。

    “哎,百里家主,何须如此。来来来。”杨根硕忙不迭抓住他的手,“你这样,我会不好意思的。”

    看到这一幕,杨家人,包括公冶冶都有些想笑。

    而百里家族爷三,死的心都有。

    你特么一开口就是六个亿,你特么哪里不好意思了?

    百里玄海不愧是家主,养气功夫还是可以的,他道:“杨兄弟,你妙手回春,治好了三弟的内伤,给我个账号,我这就给你转过去。”

    反正赖不掉,不如爽快些,还能赢得一定的好感。

    “这怎么好意思。”杨根硕难为情的说,“我海外户头是……”

    见这家伙惺惺作态,百里玄海恨不得弄死他,可惜力有不逮呀!

    而杨家人还是一脸的不明所以。

    公冶冶瞧瞧地,对着曲慧芳一阵耳语,曲慧芳瞪大了眼睛,又悄悄告诉的公公、老公和儿子。

    一家人全都瞪大了眼睛。

    心说:这小子的原始积累也太容易了,也太邪恶了。

    很快,杨根硕就收到入账短信。

    户头上资金马上超过十个亿了,全是几个家族贡献的。

    看着一堆数字,挺开心。

    人在开心的时候,就会显得比较大度。

    杨根硕也不能免俗。

    恰好这时候,服务员将饭菜送了进来。

    “百里家主,还没吃饭吧,一起吃点?”杨根硕热情地招呼道。

    “那就叨扰了。”百里玄海再次拱手。

    杨根硕又招呼百里奚:“百里先生,你也甭客气。”

    “好,恭敬不如从命。”百里奚恨恨地说道,他想将六个亿吃回来。

    百里破万念俱灰:王八蛋,你不要喧宾夺主好不好,包间是我定的,费用也是要我来出的呀!

    刚想到这里,就看到杨根硕的目光投过来,顿时就感到不妙。

    果不其然。

    杨根硕一拍脑袋:“哎呀,抱歉,真是抱歉。百里破仁兄,这是你的包间,我真是喧宾夺主了,放心放心,今天我一定不跟你抢着买带,我代表我们全家谢谢你的盛情款待。”

    百里破哭了,被恶心的。

    不大的桌子上摆满了精致的菜肴。

    大家相继入座,依然是泾渭分明。

    没人招呼百里破,百里破都不敢坐。

    百里玄海看看杨根硕,杨根硕仿佛忘了一般,主动给大家倒酒,然后就是给自家人夹菜。

    公冶冶也很殷勤。

    百里玄海和百里奚虽然坐下来,却又哪里吃的下。

    杨根硕冲着他们兄弟俩敬了一杯酒,然后说道:“现在,咱们说说冶冶受辱这件事儿。”

    百里家爷三终于心头一颤。

    公冶冶回想起自己的遭遇,不由的流下眼泪。

    曲慧芳心疼外甥媳妇,忙不迭将其拥入怀中。

    百里玄海长叹一声:“家门不幸啊!犬子犯下此等恶事,我这个做父亲的有责任。杨兄弟,你说怎么办吧!”

    杨根硕点点头:“家主的态度,我很欣慰,养不教父之过,这个过失你是逃不掉的。你主动承认,我还真不好说什么了。不过,”

    他这么一停顿,百里家主爷三心头又是一颤。

    “不过呢!百里奚阁下,你有没有错?”杨根硕笑问。

    “我……”百里奚瞪大了眼睛。

    “当然有!”公冶冶咬牙切齿,“是他点了我的穴道,方便百里破那个禽兽施展恶行的。”

    百里奚无力的闭上了眼睛。

    百里破则是一下子靠在了墙上。

    “岂有此理!”

    未见其人,先闻其声。

    “父亲!”公冶冶忙不迭起身,走向门口。

    然后,门口就出现了公冶文渊的身影。

    “爸!”公冶冶呜咽一声,扑进了公冶文渊的怀里。

    “冶冶,爸来晚了,让你受委屈了。”公冶文渊搂着女儿,动情地说。

    百里玄海一阵头大,今天的事情,是越来越大条了。

    “公冶家主,快请坐。”杨根硕还是很好的充当了主人的角色。

    “大牛,现在还这么叫,是不是太见外了?”

    “爸……”公冶冶一阵忸怩。

    “哈哈哈……”公冶文渊爽朗大笑:“男大当婚女大当嫁,窈窕淑女君子好逑,美女爱英雄,英雄配美人,这有什么不好意思的,杨家老爷子,您说是吗?”

    “很是,太对了。”杨柱国呵呵笑道。

    杨根硕难为情地说:“那……公冶伯父,过来坐。”

    “好,好。”公冶文渊坐下了,依然跟杨家挤在了一起,中间空着两个位置,就仿佛是楚河汉界。

    “伯父,大牛敬你一杯。”杨根硕给公冶文渊倒上酒。

    “今天咱们只喝一杯,改日,你来我家,咱爷俩一醉方休。”

    “好!一言为定。”

    酒杯一碰,两人干了。

    公冶文渊又让杨根硕给他倒上,站起来敬杨柱国:“老爷子,晚辈借花献佛,敬您一杯,祝您福如东海寿比南山。”

    “感谢啊!”杨柱国呵呵笑道,“我就不用站了起来了吧!”

    “不用不用,您是长辈。”公冶文渊喝光了酒,亮了杯底,“先干为敬。”

    杨柱国喝了一小口。

    公冶文渊再次让杨根硕倒上,“杨林兄弟,我借此机会敬贤伉俪,以后,咱们两家多多走动。”

    杨林、曲慧芳双双端着杯子起身,杨林道:“再好不过,干。”

    完事之后,公冶文渊坐下,冲女儿道:“冶冶,你也敬一下几位长辈吧!”

    公冶冶双手端起酒杯,羞红着脸,“外公,冶冶敬你。”

    “好好。”杨柱国就要起身。

    “坐,您坐下。”公冶冶忙不迭说。

    “好,听冶冶的。”杨柱国呵呵笑道,“只是,你让外公送点什么好呢?房子、车子,还是公司股份?”

    公冶文渊目光一热。

    公冶冶摇头:“承蒙外公疼爱,冶冶不敢要求什么,就用这杯酒祝愿外公福寿安康。”

    “好,好啊!”杨柱国干了酒,抚掌大笑,“冶冶,外公能不能提个要求。”

    “外公您尽管说。”

    杨柱国道:“你跟大牛赶紧生个孩子。”

    “啊?”公冶冶满脸通红,“外公,我们还年轻!”

    公冶文渊也道:“老爷子,这样不大好吧,我就这么一个孩子,这跟大牛认识没几天,连个名分都没有,就让我女儿给你生外孙?”

    杨根硕哭笑不得:“外公,你甭吓唬我。”

    杨柱国认真道:“公冶家主,你需要什么样的名分?明媒正娶?”

    “这样再好不过,也是对冶冶最大的尊重。”

    “这个可能性不大啊!”杨柱国实事求是道,“大牛前途无量,眼下一切都没有确定,他可以生子,却不便成婚。”

    几个年长的都表示理解,而杨莲霆、百里破就没法理解了,这算是什么奇谈怪论。

    公冶冶幽幽一叹,都不知道将来哪个女人有幸,能得到杨根硕明媒正娶。

    “外公,你别开玩笑了,我才多大啊,现在怎么可能生孩子,再说了,我跟冶冶还没到那一步,说不定哪一天感情不和,就好聚好散了。”

    “小子,你要对我女儿始乱终弃!”公冶文渊激动地说。

    “伯父不要激动!年轻人的事儿,就让年轻人自己决定吧!我也没说肯定会散啊!”

    公冶文渊叹了口气:“女孩子终究吃亏一些,算了,如果冶冶愿意生,我也不反对。”

    公冶冶鄙视地看了父亲一眼。

    曲慧芳眼睛一亮,立刻拉着公冶冶的手说:“冶冶,趁着年轻生孩子,好处多多……”

    曲慧芳开始现身说法,尽管她只生过一胎。

    杨柱国道:“冶冶,你别紧张,我也没有强求,只是想着趁我还能动弹,给你们带几天孩子,你们放心,生下来之后,完全不用你们操心。”

    “外公,这件事还是从长计议吧!”杨根硕无奈道。

    “对对。”杨柱国端起酒杯,冲着公冶文渊道:“来,亲家,喝酒。”

    “老爷子,请。”公冶文渊道。

    百里家主爷三就像煞笔一样坐在那儿,不吃不喝,如坐针毡。

    人家杯来盏往,都开始讨论生孩子了,好不热闹。

    根本没他们什么事儿。

    哦对了,有他们一件事,就是准备最后买单。

    就在这时,杨根硕目光投过来,“百里家主,冷落你们了,真是不好意思。公冶伯父,这样吧,咱们把冶冶受辱的事情说一说。”绝品野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