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百六十一章 北上
    百里玄海哭了。

    儿子一个弓虽女干未遂,又让他这个当老子的掏了六个亿。

    今天,不算包间费,菜钱,他已经支出了十二个亿。

    全部进了杨根硕的户头。

    曲终人散,各自离开。

    杨家一伙。公冶冶同父亲一起。百里家爷仨留到最后。

    看到父亲泪湿眼底,百里破不由想起父亲之前训斥他的话——男人哭鼻子是孬种。

    ……

    “你是不是想用孩子,将你跟杨家紧紧的绑在一起?”

    公冶文渊的车上,公冶冶冷冷地说道。

    “大家族之间,这种姻亲关系,再平常不过。”公冶文渊道,“其实,我也能看出来,你对那个大牛感觉不坏。”

    “暂时我是不会生孩子的。”

    公冶文渊笑了:“放心,爸不逼你,再说了,这事儿,是我能逼出来的吗?”

    公冶冶没吭声。

    公冶文渊语重心长,“大牛这么出色的年轻人,身边的女人绝不会少,你时时刻刻应该想的是,如何在他心目中占据更加重要的地位。”

    公冶冶看了看父亲,没有反驳。

    她爱杨根硕,那是她全部的爱。

    而杨根硕爱她,却是将一颗心分成了若干份,她只得到其中一小份,这显然不公平。

    至于如何取悦男人,如何在男人心目中占据更加重要的地位,公冶冶觉得自己有用与生俱来的优势,根本不用教。

    ……

    一辆奥迪a8居中,那是杨柱国的座驾,而杨根硕也坐在其中,驾车的是杨有福。

    前后各有一辆a6,分别是杨莲霆和杨林夫妇乘坐,由保镖驾车。

    前导车是一辆军绿色的丰田酷路泽。

    最后是一辆福特猛禽。

    这两辆车,自然也都是保镖驾驶。

    福特猛禽的后备箱,装满了西京的土特产。

    用杨柱国的话说:千里送鹅毛,礼轻情意重。

    这边没走多远,就接到龙慕云的电话。

    “龙校长,你找我?”他轻快地说道。今天心情很不错。

    “大牛,你在哪里?”龙慕云问

    “北上的车上。”他回答。

    “好,我们在京都汇合,等我电话。”龙慕云道。

    “好的,小云。”

    “现在不要这么叫!”龙慕云抱怨一句,挂断了电话。

    杨柱国笑问:“大牛,哪个龙校长,怎么又成了小云了?”

    “外公,是这么回事……”杨根硕将来龙去脉,给杨柱国说了一遍。

    杨柱国目瞪口呆,京都黎家,那绝对是庞然大物般的存在啊!

    只怕,只有京都杨家,方能与之抗衡。

    大牛居然跟黎家长孙成了情敌。

    这事儿闹的。他这个做外公的,还真是有些哭笑不得。

    “外公,你放心吧,我心中有数。”杨根硕安慰杨柱国,“这个黎泓俊我实在看不惯,第一次见面就给人下套,真不是个东西,富家子弟,就能这样欺负人么?”

    杨柱国未置可否,但其实没有否认。

    欺负人是需要有资本和实力的,富家子弟恰恰就有,所以,这并不奇怪。

    不过,那个黎泓俊居然给杨根硕下套,显然是没有做到知己知彼,活该倒霉。

    “大牛,没事,外公永远做你最忠实的后盾。”杨柱国表态。

    “谢谢外公。”杨根硕微微动容。

    外公杨柱国的话很实在,没有说最坚强,因为外公也知道,面对京都黎家,西京杨家这点底蕴,完全不够看。

    但是即便如此,杨柱国也会站在他的身后。

    “外公,这次真是友情帮忙,我跟那个龙慕云没什么的。”

    杨柱国笑道:“没事没事,弄假成真更好。”

    杨根硕汗了一个,“外公,路还远着呢,你困了,就睡一会儿。”

    “嗯,大牛,你跟外公在一起,没什么共同话题,很闷吧!要不去跟壮壮(杨莲霆)同车。”

    “不会,”杨根硕摇摇头,“趁着这个机会,大牛跟外公亲近亲近。”

    “好!”杨柱国欣慰地笑了。

    ……

    管青丝终究闲不住。

    在81号别墅吃过午饭,就打车去了公司。

    自从杨根硕别出心裁的“治疗”之后,她的胸口就热涨热涨的,倒是可以忍受。

    难道这就是所谓的二次发育?

    如果是真的,这也太神奇了吧!

    如果是真的,大牛完全可以开一家医院,专门给女人丰胸,只怕也能赚个盆满钵满。

    来到公司,走进自己的办公室,突然发现多了一个人——人事部副部长张钰。

    虽然是副部长,却主持工作。

    她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下意识的瞄了眼张钰的胸,人家孩子都十七八了,可真是很有韵味呢!

    “青丝,你好,不会不认识我吧!”张钰自来熟地说道。

    “怎么会?张部长,您怎么会来这里?”

    “你还不知道吧!”张钰笑了笑,“是林总把我调上来的,从今天开始,我就跟你一个办公室,接替周筱若的位置,做林总的行政秘书。”

    “哦?那人事那一摊谁负责?”

    “我还兼着。”

    “厉害!”管青丝翘起大拇指,“您是能者多劳。”

    张钰摇头笑笑:“我是赶鸭子上架好不好。还有青丝,以后就是一个办公室共事,你也不要再用敬语了,在这里,你叫我一声张姐就好。”

    “好,张姐。”

    “听说你遭了小偷,受了点伤,不要紧吧!”

    “林总告诉你的?”

    “是啊。”

    “没事,只是擦破点皮。”

    “行,你忙吧,我去给林总汇报点东西。”

    张钰敲门,走进了林芷君的总裁办。

    管青丝打开电脑,满脑袋都是杨根硕为她丰胸的场景,根本无法工作。

    苦恼地敲着脑壳:“大牛,你害惨我了。”

    “青丝,怎么了,头疼?”不知何时,张钰又出来了,走过来问。

    “没有没有,只是心里有些乱。”

    “林总让你进去。”

    “哦。”管青丝起身,上前敲门,听到一声“进来”,就推门走了进去。

    林芷君从大班椅上起来,上前拉着她的手,“我看看,哪里伤着了?”

    她现在穿着杨根硕为她准备的哈伦裤,撩起裤腿,林芷君看到了一大片破皮的地方,吸了口气,“一定很痛。”

    “还好。”

    “小偷太猖獗了。”

    “可不是。得亏……”心直口快的她忙不迭刹住车。

    “得亏什么?”

    “没什么。”管青丝笑笑。

    “好,你去吧,注意这两天不要洗澡,保护好伤口。”

    “嗯,谢谢林总。”

    “我们是好姐妹,客气什么。”

    管青丝退了出去,心里越发内疚,深吸一口气,再次敲开了门,走进去站在林芷君面前:“林总,是大……杨先生救了我,也是他给我处理的伤口。”

    “你干嘛!”

    “我不想对你隐瞒。”

    “这是你们的事啊!”

    “我总觉得对不起你。”

    “你想多了。”

    “那没事,我去忙了。”

    目送管青丝出去,林芷君咬牙切齿,杨根硕,你很闲么?

    ……

    因为拉着杨柱国,车队不可能走得太快。

    到了晚上,还会找比较高端的酒店下榻。

    原本十个小时的车程,预算给了两天。

    当晚,一家当地的四星酒店。

    一家人入住进去。

    杨根硕刚刚回到房间,就再次接到了龙慕云的电话。

    “大牛,我刚刚落地,我暂时不回去,只是在周围逗留,等你抵达,立刻跟我联系,咱们一起回去见妈妈。”

    “好啊,让妈妈别急。”

    “去你的!那是我妈。”

    “在这部戏里,也可以是我妈。”

    “你什么时候才能到啊?”

    “怎么,急着见我?”

    “是啊是啊。”龙慕云没好气道。

    “没办法,外公年纪大了,经不起旅途劳顿,我们只是白天赶路,晚上就下榻酒店。”

    “那你预计什么时候能到?”

    “或许明晚,或许后天早上。”

    “好吧好吧,到了打电话,拜拜。”

    “晚安。”

    这边通话刚刚结束,又有一通来电,竟然是越洋电话。

    他接通以后,里面传出维多利亚的声音。

    “大牛,想人家了么?”

    “想。”

    “真的?哪里想?”

    “大牛。”

    “讨厌!”维多利亚声音突然缠绵起来,“其实人家也想大牛。”

    “有事吗?”

    “劳拉他们四个已经被我送上回国的飞机。”

    “啊!这么突然?”

    “没事的,你做的已经够多,不用过意不去。”

    “好吧!”

    “大牛……还有一件事。”

    “什么?”

    “皇室不同意我们的事儿。”

    “皇室?你母亲,还有谁?”

    “我母亲已经足以代表皇室的态度。”

    “你母亲什么意思?”

    “因为我是皇室第一顺位继承人,将来是要继承这个国家的,所以,母亲给我安排了一个男人,一个她认为能够帮助我的男人。”

    “什么身份,做哪一行的?”

    “律师,年轻才俊,拥有一家声名赫赫的律师事务所。”

    “看来你很满意喽,那就这么过呗。”

    “长得很精神,又很有本事,若不是遇见你,也许我会选他。”

    “你这么说,我有压力。”

    “曾经沧海难为水,除却巫山不是云,大牛之后,还有什么男人能入我的眼。”

    “别这么说,我会骄傲的。”

    “大牛,我说的都是真心话。”维多利亚说,“大卫事后,我以为我的爱情也死了,原本想着就这样继承皇室,浑浑噩噩一辈子。但现在,我做不到。”

    “那个律师能帮你什么,我帮得了吗?”

    “大牛,你的意思是,你要为了我,跟他争一争。”

    “你本来就是我的,我会让他主动撤退。”

    “六月上旬,母亲将会度过她的九十岁生日,到时候你来吧!”

    “六月上旬,那不是高考的时间?”

    “你难道要参加高考?”

    “我要接送考生。”杨根硕想了想,“到时候给我个具体时间,我尽一切可能过去。”

    “大牛,有你这句话就够了,晚安。”绝品野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