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百六十二章 君子善假于物
    管青丝感觉自己坠入了爱河。

    杨根硕离开不过十二小时,就开始想他。

    很难静下心来工作。

    可能是因为胸部的不适感觉,才让自己想到他的吧!

    女孩给了自己这个合理的理由。

    从昨天杨根硕治疗之后,胸部那种热涨的感觉总是存在,时不时汗津津的。

    管青丝不由有些担忧。

    出汗不是燃烧脂肪吗?

    自己都这么小,若是脂肪燃烧完毕,还有吗?

    “青丝,吃饭去吧!”

    中午了,张钰招呼管青丝。

    “哦,张姐,你先去。”

    “也好,不要太辛苦。”张钰说了句,自己走了。

    不多时,林芷君出来,掐了掐眉头,一眼看到管青丝还在。

    “怎么,不吃饭?”

    “不是的,想把手里的一个案子处理掉。”

    “那好,你忙吧!我先去了。”林芷君掐着眉心离去。

    “林总,你遇到什么事了吗?”管青丝起身问道。

    “拆迁总是不能一帆风顺,不过,困难都是暂时的,你不用管了。”

    “哦。”

    望着林芷君疲惫的神情,管青丝微微一叹。

    林芷君还不到二十,比自己小好几岁,但人家已经是堂堂中天实业的总裁。

    多少无知的女孩会羡慕她,将其想象成霸道女总裁。

    可是,唯有熟悉的人才知道,这份工作有多么的累。

    原本应该享受花样年华的她,却要背负起如此沉重的负担。

    管青丝不由的有些同情这位年轻的总裁了。

    然后,又不免有些内疚。

    她觉得,大牛应该可以帮到林芷君,为她分担一些。

    又逗留了十分钟,她才收拾东西离开。

    不是很饿,没什么胃口,出门打车,报出地址。

    司机听说湖滨佳苑81号,微微有些诧异,却还是去了。

    管青丝从对方的眼神中,读懂了什么。

    并没多想。

    当付了车资,下了车,管青丝才有些茫然,自己来这里做什么?

    难道是吃饭?

    电子合金门紧紧关闭着,她站在门口,踟蹰了。

    司机看到她这个样子,暗叹一声世风日下,还是掉头离去。

    管青丝终究没有摁向门铃,自嘲一笑,沿着郁郁葱葱的小道漫步而去。

    这别墅有个毛病,不好打车,共享单车也极少。

    就在管青丝准备用打车软件叫辆车的时候,手机响了。

    一个陌生的号码。

    她还是接通了,问道:“哪位?”

    “哦,管青丝女士您好,我们是玛雅房屋中介。”一个字正腔圆的男声说道。

    “房屋中介?”

    “没错,您没听错,我们经手的都是中高端物业。”

    管青丝失笑:“我想你是找错人了,我近期没有这方面的需求。”

    “不知道您这会儿方不方便,有没有时间?”

    “你想干嘛!”

    “您误会了,要不给我一个您的地址,我现在就过去,不会耽误您太久。”

    “你要干嘛!”管青丝都毛了。

    “哦,对不起,是我没说清,我公司受人委托,要将一套物业转入您的名下。”

    “有没有搞错!”

    “千真万确,您住在龙腾福利院,您供职于中天实业。”

    “你……你到底有何企图!”

    “女士!好吧,我说具体点,是有人委托我们将一套别墅转入您的名下,我们已经草拟好文件,你只需要准备好相关证件,我们见个面,五分钟搞定。”

    “别墅,开什么玩笑,哪里的别墅?”

    “湖滨佳苑81号。”

    管青丝倒吸一口凉气,猛然瞪大了眼睛:“那个人是谁?”

    “这位先生让我们保密。”

    “保密个屁呀!”管青丝爆了粗口,“我不接受,你告诉他,要送让他自己跟我讲。”

    说罢,就挂断了。

    管青丝并没走远,81号别墅就在眼前。

    可是,她真的不愿意这样不明不白的接受。

    算什么呀!

    买了自己换来的吗?

    如果是那样,自己还蛮值钱的。

    虽然没有女孩都有王子和城堡的憧憬,可是,那只是憧憬。

    管青丝分得清梦想和现实。

    她是个对物质要求不高的女孩。

    她喜欢的是杨根硕那个人,那个正直善良有爱心责任心的男人。

    她希望爱是纯粹的,没有什么功利性质。

    如果就这样接受这套别墅,她感觉,那是对她爱情的一种侮辱。

    所以,她很生气。

    没多久,手机再度响起。

    这次是杨根硕打来的。

    “喂。”她接通了,说了一个字。

    “生气啦?”杨根硕笑问,“胸有感觉么?”

    “讨厌!”

    “想我了没?”

    “没有。”

    “中介跟我讲了,看来是我考虑不周,原本,我这是想给你一个惊喜,事实再次证明,你不是个肤浅的女孩。”

    “你是在做实验?”

    “怎么会!”杨根硕叫道:“不过乖啦。那可不光是送给你一个人。”

    “还有别的女人!”

    因为管青丝这样的过激反应,杨根硕差点笑喷,“是啊,希望你们能够和平相处。”

    “你是在打造行宫么?”

    “算是吧!”

    “我不稀罕!”管青丝委屈地掉下泪来。

    果然,贫穷限制了自己的想象力,富人的思维,她跟不上。

    “唉,哭啦?”

    “才没有。”

    “我要是笑出来,你是不是会更气。”

    “有什么好气的。”管青丝幽幽地说。

    “我说的女性包括宋院长、明明……”

    “什么,你是说……”

    “所以,管院长,还是不愿意接受我的捐赠吗?”

    “你认为让一帮孤儿住进别墅,合适吗?”

    “为什么不合适?我已经找了装修公司,他们将会大肆改造,很快,就有了幼儿园的样子。”

    “为什么要这么做?”

    “你是一大方面。”杨根硕实事求是,“另一方面,就是孩子们现在的环境太恶劣,与其修缮福利院,不如大家搬过来。”

    “谢谢你的坦诚,还有好心,这件事,我要跟宋院长商量一下。”

    “好,不着急,反正,我已经买下了。”

    “大牛,你这样让我很有压力。”

    “你原本就背负了很多东西,我只想帮你分担一些。”

    “大牛,你干嘛这样!我要哭了。”

    “那就不说了,也别总想着我,好好工作,用不了多久,我就回去了。”

    “哦。”管青丝怏怏地应了一声,突然想到一个情况,“大牛,林总好像很累。”

    “为什么?”

    “她说因为拆迁。”

    “我知道了,先这样吧!”

    “我有想你。”管青丝说完,忙不迭挂断了。

    那一头,钟点房里的杨根硕笑着摇摇头,然后给王锁虎去了个电话。

    “硕哥,我有责任。”王锁虎接到电话,就知道杨根硕想问什么。

    “说说情况。”

    “要不是你再三强调不要野蛮,我早就……”

    “现在还是这么个要求。”杨根硕道,他记得之前中天实业拿下八仙宫的地,凌洋家就是钉子户。

    当钉子户,未必就是出于贪婪,解决问题的方法很多,未必就要强、拆。

    “说起来也挺可怜,”王锁虎道,“老人有病在身,儿媳妇还年轻,孩子还抱在手里,儿子在海外务工不幸死掉了。老人不让拆,说是担心儿子找不着家。”

    说到最后,王锁虎居然也哽咽起来。

    杨根硕越发觉得这家伙不坏,当初导他向善真是个明智的选择。

    “既然明白是什么原因,不就有了解决问题的方向,一个是老人有病,一个是儿子的骨灰没送回来,还有一个,对未来的生活失去了希望。”

    “硕哥你说的都对,但是,老人的病咱们能想想办法,可是他儿子的骨灰在海外啊,我们能有什么办法?”

    “我跟小君联系一下,你到时候配合她的动作就好。”

    “嗳。”

    “就剩这一户了吗?”

    “就这一户,人家也不是因为补偿款低。”

    “好,我先挂了。”

    “硕哥再见。”

    杨根硕紧跟着给林芷君打了过去。

    “大牛,有事吗?”林芷君的声音里透着疲惫。

    “你有烦心事怎么不跟我讲呢?”

    “……”林芷君眼眶一红,冷冷道:“你那么忙。”

    “抱歉啊!”

    “谈不上!”

    “事情我大概了解了一下,我有个想法。”

    “说来听听。”

    “给老人看病,给儿媳妇安排工作,给孩子安排学校,帮老人运回儿子。”

    “这个我想过,前面的都可以实施,但最后一条,我就力有不逮了。”

    “你能做多少做多少,最后一点我来想办法。”

    “真的?”

    “嘿嘿,你又不是不知道,我的路子还是蛮野的嘛!”

    “我当然知道,你在海外有很多女人,一个个身份尊贵。”

    “咱不说这么具体,好吧。”杨根硕汗了一个。

    “那你具体一点。”

    “好。”杨根硕想了想,“你亲自去一趟,我让老华、珊珊和王锁虎跟着你,治病的问题他们负责,安排工作的事情你或者我安排,最后一个,还是我来负责,我需要足够的信息。”

    “好。”

    “你一个女孩子家的,以后不要什么事都自己扛,你是总裁啊,决策就好,具体的事,吩咐给下面人,术业有专攻,你说是不?还有句话,叫做君子善假于物。”

    “谢谢教诲。”

    “我就在你下面。”

    “滚!”女孩笑骂。绝品野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