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百六十四章 美女爱挑事
    晚上九点,车队抵达京都杨家。

    杨根硕对繁华的夜景,早已免疫。

    他可是见过大世面的人。

    然而,京都的拥堵,真是刷新了他对堵车的认知。

    要不是陪着杨柱国,他都想下车步行。

    步行,反而能快一些。

    杨柱国说,这里是政治家的天堂,冒险家的乐园。

    杨根硕对这一点不是很理解。

    但是,不得不承认,京都杨家,的确是了不得的高门大户。

    便是这门楼,比八大家族加起来都气派。

    杨根硕想当然的以为,漆红的大门上,镶嵌的都是铜钉,门耳和吊环也都是黄铜打造。

    没想到杨柱国告诉他,那些都是四个九的足金。

    杨根硕目瞪口呆。然后想到了劳斯莱斯的车标,据说也是纯金的,价值三十万软妹币。

    这的确当得起“富贵逼人”四个字。

    然后煞笔的问了句“不会被人惦记”,杨柱国淡淡一笑:“谁敢。”

    “会不会有人弄虚作假?”杨根硕笑问,“这不是没有先例的,和珅给乾隆造的金缸,最后证明,只是刷了一层金粉。”

    杨柱国一听,呵呵笑道:“有这个可能,要不你刮刮看。”

    说笑着,红漆大门打开,一帮人走了出来。

    牙白色长袍的老头,西装革履的青年,藕色旗袍的美女,还有对襟褂子的下人。

    杨根硕连忙下车,转到另一边,给外公打开车门。

    杨林一家三口也同时下车。

    “大哥,你终于回来啦!”

    那身着牙白色长袍的老者,疾步上前,激动的声音打颤。

    “家主,我带着一家老小回来啦。”杨柱国上前,抓住老者的手。

    两双老眼,四目相对,无语凝噎。

    良久,老者说:“大哥,你还是叫我顶天吧!”

    杨根硕心头一震,杨顶天,这个名字好霸气,也够嚣张。

    不过想想自己外公的,柱国,也不差。

    杨柱国婉拒:“哎,礼不可废。”

    杨顶天道:“我们都老了,小婉她……”

    杨柱国面露悲切:“小婉永远留在了西京。”

    咦?两个男人和一个女人的故事。

    杨根硕心想,这个小婉是不是自己的外婆呢?

    好像,这个叫杨顶天的老头也惦记着。

    “大哥,我来给你介绍。”杨顶天将身后的一对年轻人让出来,“长孙杨文骥,孙女杨语桐。”

    杨根硕不得不再次感叹,大家族的基因的确优良。

    男的俊朗,女的靓丽。

    “顶天,这是我儿子媳妇,孙子。”杨柱国介绍,“杨林、慧芳、壮壮,叫人。”

    “二叔好。”杨林夫妇道。

    “二爷爷好。”杨莲霆道。

    “大爷爷好。”杨文骥和杨语桐道。

    “顶天,你的孩子……”杨柱国忍不住问。杨顶天亲自出迎,只是带着第三代子弟,不由得杨柱国奇怪。

    “嗨,他们比较忙,要等祭祖当天才能回来。”杨顶天说,脸上不无骄傲。

    直到祭祖当天,杨根硕才知道,杨顶天骄傲的原因。父凭子贵,人家有骄傲的资本。

    人从正门进入,车子交给保镖从后门开进去。

    穿堂过廊,经过两座假山,三道月亮门,半亩池塘,方才步入雕梁画栋的会客厅内。

    杨顶天连忙招呼客人落座、看茶。

    七八个身着红色旗袍的俏丽少女一起上阵,给主宾纷纷奉上香茗。

    杨根硕眼都直了。这才是底蕴啊!以后自己也这么干。逼格多高,看看都是享受。

    “大爷爷,刚刚听你叫壮壮,谁是壮壮啊?”杨语桐掀动着那双会说话的大眼睛,嬉笑着问道。

    “语桐姐,我。”杨莲霆有些腼腆的举起手。

    杨语桐顿时娇笑起来:“哎吆,就你这瘦不拉几的模样,也好意思叫壮壮?”

    众人忍俊不禁。

    截至目前,气氛还是蛮好的。

    杨莲霆也没啥难为情,翻了个白眼:“那叫铁蛋的,就一定很结实?”

    一听这话,大家直接笑开了。

    “喝茶,喝茶。”杨顶天招呼着,大家象征性的喝了一口,他又说:“大哥,咱们虽然老了,但是看着孩子们都出类拔萃,也可以安心了。”

    杨柱国点点头,“是啊,我已经很满足了。”说话间,目光有意无意地看了杨根硕一眼。

    杨根硕手里转着手机,他准备跟龙慕云联系一下。

    “喂,你就是杨根硕吧!”杨语桐挑了挑眉毛,问。

    一时间,数双眼睛都看向了他。

    “咦,大小姐也知道我?”杨根硕笑道。

    “大爷爷,你为什么没有介绍他?”杨语桐问杨柱国。

    杨柱国道:“大牛是我外孙,虽然姓杨,却是外亲。”

    “大牛?”杨语桐咯咯笑道,“这个名字好有趣。”

    杨根硕摇摇头,这个杨语桐似乎性格比较活泼,于是回问一句:“大小姐,你的乳名是什么?”

    “二丫。”说完,自己咯咯笑开了。

    杨顶天道:“大哥,舟车劳顿的,你累不累,要不要洗个澡休息一下?或者吃点饭?”

    杨柱国摇摇头:“这么晚了,算了吧,我洗个澡,一会儿,咱哥俩好好聊聊。”

    “那敢情好,我也是这么想的,我要跟大哥促膝长谈。”

    “求之不得。”杨柱国扭头看着儿孙们,说道:“我就不管你们啦。”

    “大哥,到了家里,哪里还需要你操心,文骥、语桐,招呼好客人。”

    “是的爷爷。”杨文骥、杨语桐一起说道。

    两个老人把臂离去。

    杨林、曲慧芳相视一眼,道:“我们两个老东西也走吧,让他们年轻人聊。”

    “叔叔婶婶,没事的。”杨语桐笑道。

    “跟你们没共同语言啊!”杨林苦笑。

    杨文骥道:“那好吧,来人,带叔叔婶婶去客房。叔叔婶婶,有什么需要,尽管跟下人们说,也可以跟我提。”

    “叔叔婶婶,千万不要拘束哦。”杨语桐娇声道,“若是招待不周,爷爷该教训我们兄妹啦!”

    送走了杨林夫妇,现场就剩下三男一女是个年轻人。

    杨莲霆对杨语桐很感兴趣,一双眼睛几乎离不开她无瑕的脸庞、玲珑的身段。

    虽然有着同宗的血缘关系,可是,看看总不至于违背人伦。

    人们对美好的东西,都有一种执着的追求。

    在杨莲霆眼中,杨语桐就非常美好。

    杨语桐似乎有点没心没肺,也不反感,但她的注意力,却更多的落在杨根硕的身上。

    “大牛表弟,我早就听过你的大名了,听说你很牛逼,功夫极高,堪称西京第一。”

    杨语桐说完,一双貌似无辜的大眼睛瞪着杨根硕。

    “道听途说,不足为信。”杨根硕淡淡地道。

    “表弟,你就别谦虚了。”杨莲霆道,“这已经是公认的了。”

    杨根硕笑着摇了摇头。

    却不想,他这副淡淡的表情落在某些人眼中,就是狂妄自大的表现。

    瞥见杨文骥不喜的表情,杨语桐眼中闪现过一抹狡黠。

    “西京第一?”杨文骥冷笑,轻飘飘道,“自己封的吧!”

    会客厅里的气氛,顿时就有些不对劲了。

    “文骥哥,怎么能是自封的呢?大牛的功夫,可谓惊天地泣鬼……”

    “壮壮。”杨根硕微微皱眉,“表哥”两个字,他依然喊不出口。

    “其实这也难怪,自古以来,文无第一,武无第二。”杨文骥皮笑肉不笑:“大牛表弟,要不就由我这个京都第一来跟你这西京第一切磋一下。”

    “好耶好耶!”杨语桐连连拍手。

    “好什么好!”杨根硕瞪了她一眼,“你是唯恐天下不乱吧!”

    “不敢打拉倒。”杨语桐用上了激将法。

    “幼稚。”

    “你说什么,你敢说姐姐我幼稚?”杨语桐气得波涛起伏。

    “语桐姐,文骥哥,我看还是算了,拳脚无眼,伤了和气多不好。”杨莲霆诚恳地说。

    杨根硕依旧漫不经心,转动着手机。

    “哥,帮我教训他!”杨语桐撅着嘴说。

    “哎,妹妹,人家是客人,你怎么能用教训这个词儿,切磋而已。”杨文骥淡笑着说道。

    到了这时,杨莲霆也看出对方假惺惺的模样,觉得特恶心。

    “喂,我哥说跟你切磋,他会手下留情的,你敢不敢啊?”杨语桐不依不饶。

    “没兴趣。”杨根硕起身,走出会客厅。

    “岂有此理!”杨语桐气得浑身发抖。

    “妹妹别急,这个气,哥哥一定给你出。”杨文骥道。没想到这个杨根硕不接招,他暂时也没办法。不过到了祭祖当天,看他如何回绝。

    “哼!浪得虚名,徒有其表。”杨语桐跺了跺脚。

    “嗨!”杨莲霆叹了口气,出门追杨根硕了。

    出了门,杨根硕直摇头,看来那个杨语桐也就是个花瓶,而且还是个唯恐天下不乱的花瓶。

    他虽然年纪比他们小,但感觉比他们成熟多了。

    若不是考虑对方也姓杨,外公带着他们在人家家里做客,早就让他们下不来台了。

    大步流星,穿过长廊,几步就来到了假山山顶,周围景色尽收眼底。

    这宅子的布置居然暗合八卦九宫之数,不知道出于哪位高人之手。

    然后,找出龙慕云的号码拨过去。

    只是响了一声,龙慕云便接通了,“大牛。”

    “我到了,在杨家。”

    “我来接你。”

    “好。对了,我需要准备什么?”

    “自己看吧,反正我准备了你。”

    “有我就够了。”

    “见面再说。”

    话虽如此,杨根硕还是得拿点东西,东西都在车上。绝品野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