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百六十五章 夜探丈母娘
    给一名随同前来的扈从打了电话,杨根硕直奔后院而去。

    “大牛,你去哪儿?”迎面碰上了杨莲霆,他说,“大牛,这是人家家里,到处乱走,似乎不大礼貌。”

    杨根硕淡淡一笑:“所以,你不要跟着我。不过,你觉得他们礼貌吗?”

    杨莲霆无言以对。

    “这件事不要告诉外公,我担心他会生气。”

    “嗳。”

    “我要出去一趟,你早点休息,不用等我。”

    “啊,你要出去?京都你应该没来过吧!你出去干什么?”

    “泡妞。但不能带你。”杨根硕笑着说。

    “好吧,好吧,我是不担心你的安全,以你的本事,天下虽大,却是少有去不得的地方。”

    杨莲霆竟然说出这样的话,杨根硕有些意外,上前拍了拍他的肩膀:“要是那一对不知天高地厚的活宝给你委屈受,告诉我,我给你出气。”

    “嗳!”杨莲霆笑着点头,这一刻,觉得还是跟大牛亲。

    根据扈从发来的坐标,杨根硕找到了车子,拿到了东西,然后便就近出门。

    他记得龙慕云说自己的母亲身体不大好,所以,想必准备的东西有用。

    虽然是个假女婿,也蛮操心的。

    来到门口,杨根硕给龙慕云发了个坐标。

    等了不到三分钟,龙慕云就出现了,竟然是一辆出租车。

    看到杨根硕的一刻,龙慕云不由得眼睛一亮。

    这小子打扮一下,还是蛮帅的嘛!

    杨根硕看着出租车,有些皱眉,“小云,要不我开辆车吧!”

    “我没意见。”龙慕云直接下来了,抱着他的胳膊。

    “你入戏了。”他摇摇头,拿出钱包付了车资。

    “大牛,别得了便宜还卖乖。不过,你也不差,要不,本校长就便宜你得了。”

    “龙校长,你好邪恶!”

    “给我妈准备了什么?”

    “到时候你就知道了。”说着,杨根硕打了个电话,不多时,一辆奥迪a6开了出来。

    龙慕云点点头:“嗯,这车沉稳大气。”

    杨根硕将龙慕云送上副驾,自己坐进驾驶位,冲着扈从摆摆手,发动了车子。

    “少爷再见。”扈从艳羡不已,没想到表少爷在京都还有这么正点的相好。

    他也是孤弱寡闻,若是知道龙慕云还是天恩中学的校长,不知作何感想。

    奥迪刚刚开出,之前停车的地方多出一辆北京吉普,司机却是戴着墨镜鸭舌帽的杨语桐。

    “杨根硕,姐姐倒是要看看在做什么?”她慢慢尾随上去。

    奥迪车里,杨根硕问了一些龙慕云母亲的情况。

    龙慕云说她母亲住在黎家别院,杨根硕建议不惊动黎家人,偷偷摸过去,龙慕云表示同意。

    晚上十一点,路上的车子总算少了一些。

    没多久,就发现了一辆车跟着他们。

    那是一辆黑色的北京吉普,差不多距离七八百米的样子,若即若离的跟着。

    “是不是跟踪你的?”杨根硕随口问龙慕云。

    “不会吧,我又没惹什么人?”龙慕云摇头,“黎家的人也不知道我回来了。”

    “你们组织呢?”

    “这个不好说。”

    “无所谓了。”杨根硕摇摇头,猛然一把方向,将车子停在路边。

    然后功聚双目,从后视镜看过去。

    一眼就看到了一个经过伪装的女人。

    那女人一阵慌乱后,强自镇定,驾驶吉普匀速越过了他们。

    “是个女人!”龙慕云说。

    “废话!”杨根硕笑了笑,“不过身材没你好。”

    “走吧。”龙慕云摇摇头。

    就要见到母亲了,她有些心绪不宁,母亲依附于黎家,一个人将其养大,含辛茹苦,龙慕云很清楚,所以从小到大,她都是顺从,这应该是第一次违逆。

    杨根硕重新发动了车子,走上了正道。

    其实刚刚惊鸿一瞥,他就知道是谁了。

    女司机穿着旗袍,套着夹克——无聊的杨语桐。

    一路上,再没看到那辆吉普的身影。

    一小时后,龙慕云说到了。

    虽然不是正门,但黎家的气派,也略见一斑。

    “虽然是别院,但要想不被发现,只怕也不容易。”龙慕云说。

    杨根硕淡淡一笑:“我亲爱的龙校长,亲爱的小云,包在我身上,ok?”

    “好。”龙慕云笑着点点头。

    或许是因为两人的身份关系,龙慕云面对杨根硕时,并没有太多羞涩,只怕把他当成一个孩子。

    将奥迪停在围墙之外,将东西拿出来,就跟个褡裢似的,挂在龙慕云的脖子上。

    龙慕云哭笑不得。

    杨根硕耸耸肩:“小云,若是将来咱们走到了一起……”

    “不可能!”

    “我都说如果啦!”

    “好吧,如果,然后呢!”

    “你一定不会忘记今晚,女婿第一次拜见丈母娘,居然要翻墙头。”

    龙慕云被逗笑了。

    杨根硕蹲下,说道:“小云,上我……背吧!”

    “干嘛?”龙慕云没有立刻上去。

    “带你飞。”杨根硕问,“以你自己的本事,能够做到神不知鬼不觉吗?”

    龙慕云老老实实地摇头。

    “那还等什么?上啊!”

    龙慕云还在踟蹰,杨根硕往后一退,双手兜住女孩的大腿,往上一送的同时,人也跟着站了起来。

    龙慕云一阵惊呼,差点向后跌倒。

    “嘘!抱紧我的脖子,夹紧我的腰,一会儿的速度你无法想象。”

    “大牛,不准爽流氓,流氓话也不准说。”龙慕云满脸通红,在杨根硕的肩头锤了一拳。

    什么抱紧你的脖子,夹紧你的腰,好邪恶。

    杨根硕美呆了。

    双手抓着龙慕云的大腿,后背扛着龙慕云的饱胀,双重触感,非一般的刺激。

    “干嘛,出发啊!”龙慕云看出来那小子在那儿陶醉,连忙催促,脸上越发火烫,同时双手用力撑住对方的肩头,努力的让上半身远离他的后背。

    尽管,贴上的一刻,她的芳心也是一荡。

    “来次够!”放了句洋屁,杨根硕突然启动。

    “啊!”龙慕云只是扶着他的肩膀,因为惯性,身体直接向后倒去。

    一声惊呼,忙不迭抱住杨根硕的脖子,紧紧地,死死地。

    “大牛,你是故意……”

    速度快到惊人,她张开嘴,劲风立刻灌进来,她竟然说不出来话。

    好在,杨根硕转了一圈,又来到了车旁。

    突然刹车,龙慕云的身体狠狠的撞在他后背上。

    他能够明显的感到,什么东西压扁,然后又弹起来。

    “大牛,你个坏蛋,搞什么!”龙慕云羞恼不已,捶打他的后背。

    “试验一下,现在来真的。”

    “其实我想说,即便被发现也没……”再一次说不出来话。

    因为,杨根硕背着他翻越了电子围墙。

    然而,杨语桐缓缓从黑暗中出现,一双秀眉紧蹙。

    因为,她不明白杨根硕搞什么。

    但还是拿出手机,拍了几张奥迪的照片,当然,也把背景带上了。

    “杨根硕,你可能不知道黎家和杨家是死对头吧!单单这张照片,就能证明你是个吃里扒外的叛徒,足够你喝一壶了,嘻嘻,这一趟,姐姐还真是没白跟。”

    杨语桐志得意满走向自己的车子,拉开门坐进去,突感后心发凉,本能地拔枪指向了后排。

    杨文骥面带儒雅的微笑:“小妹,你好警觉。”

    “哥,你搞什么?”

    “你呢?”

    “我在跟踪杨根硕,他居然背着一个女人进了黎家。”

    “哦?”

    “我一定告诉爷爷,就说他是杨家的叛徒。”

    “奇怪,他又怎么会跟黎家有所接触?”

    “我也不清楚,反正我有证据,爷爷一定相信我。”

    “小妹,你来。”杨文骥冲着妹妹勾勾手。

    “干嘛!”杨语桐还是将小脸凑了过来。

    杨文骥手中突然多了一块毛巾,他将毛巾捂在妹妹的脸上。

    “哥,你……”杨语桐很快失去了意识,脸上只有浓浓的不解。

    “小妹,我要对付杨根硕,委屈你一下,放心,哥哥不会伤害你的。”

    杨文骥将妹妹转移到后排,拿出针管,抽出一管子血。

    即使睡梦中,钟鸣鼎食的杨语桐依然疼的皱起了眉头。

    就近找了个停车场,将妹妹放在车上,然后背着一只钓鱼包,便消失在夜色中。

    准确地找到一个制高点,娴熟的组装一杆狙击步枪,将杨语桐的血诸如几棵橡胶弹头,随后便蛰伏下来,守株待兔。

    这个时候,杨根硕背着龙慕云在别院中穿行。

    别院的规模,也有十亩的样子。

    京都城区,寸土寸金毫不为过。

    能够在这样的地方,拥有这么一大片宅子,黎家的确称得上家大业大。

    背着龙慕云,杨根硕行如疾风。

    哪怕是掠过保安的身边,对方都无所察觉。

    又一次同巡逻的保安擦肩而过。

    龙慕云死死咬着唇皮。

    “什么人?”保安甲喝问。

    “哪有人?”保安乙摇头嘟囔。

    “难道是风。”甲疑惑。

    “鬼风。”乙笃定。

    一路畅通无阻,终于来到了龙慕云母亲居住的院子。

    龙慕云刚要叫唤,嘴巴竟然被杨根硕堵住了。

    身子还让扑倒了,翻滚进了一旁的绿化丛中。

    她一下子瞪大了眼睛。

    那柔软的唇挤压着她的樱唇,那灼热的舌居然还想要顶开她的牙床。

    那混蛋还闭上了眼睛,死死抱住她的身子。

    就在她要发作的时候,杨根硕的嘴唇滑到了她的耳畔,“有人。”

    的确,一支五人的巡逻小队,从他俩之间待的地方经过。

    巡逻队走了。

    龙慕云怒了,一个翻身,变成了女上男下,接着,一口咬在杨根硕的肩头。

    “嘶——你是狗!”

    “活该,你明明还有其他办法,却要夺走人家的初……”

    “啊?你是初吻,哈哈,赚大了。”

    “混蛋!”龙慕云起身,走进院子,却看到母亲开着窗户的房间里,坐着一个人。绝品野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