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百六十六章 上辈子欠你的
    “姑妈,表姐什么时候回来呀!”房间里,黎落问道。

    “最好永远都别回来,翅膀硬了,忘恩负义的东西,干脆死在外面算了!咳咳咳……”

    “姑妈,你身体不好,别太激动,来,喝点水。”黎落连忙倒了一杯茶水递过去。

    见到龙慕云眼圈通红就要扑进去,杨根硕一把拉住,躲入黑暗之中。

    “杨根硕,你干嘛,放开我!”龙慕云压低声音说。

    “你想干嘛?”杨根硕在她耳畔轻声问。

    “妈妈身体不好,我还惹她生气,我对不起她!”

    “你这是要进去妥协?”

    “我……”

    “那你抗争到现在,又是为了什么?”

    “我不知道怎么办,真的不知道,别逼我!”

    堂堂安全部门的龙同志,天恩中学的麻辣校长,在杨根硕肩头无助饮泣。

    杨根硕轻抚着她抖动的俏背,柔声说:“既然我来了,就交给我,我现在可是你男朋友哦。不解,且听听她们说什么。”

    龙慕云抬起泪眼,诧异地看了看他,没有反对。

    房间里,龙慕云的母亲好不容易止住咳嗽,喝了口水,长舒了口气,这才说道:“小落,谢谢你。”

    “姑妈,不要这么说,我记得小时候,您就像妈妈一样照顾我,我跟表姐一起长大,情同姐妹,若不是因为这幢婚姻,我们姐妹的关系也不会……”

    “女人就不该上学,不该工作,女子无才便是德,这话没错的!有了点本事,见点世面,心就野了!”

    龙母说着说着,发现黎落表情不对,马上表示抱歉:“小落,你也很优秀,但姑妈不是说你。”

    这么一解释,黎落表情更加不自然。

    “唉!鸿俊多好的孩子,有学历,有本事,长得又好,脾气又好,能够看上小云,不知道是她几世修来的福分,她还不知好歹!”

    “姑妈……”黎落轻叹一声,眼中失去了焦点,“感情的事,有时候是要看缘分凭感觉的,未必就是某一方条件很好,那就合适。”

    龙母诧异地看着黎落,“小落,听说我们龙家那头的龙剑对你一见钟情,已经让家里长辈向你爷爷提亲了,你什么意见?”

    “姑妈,不说这个行吗?”黎落声音冷了下来,顿了顿,起身道:“很晚了,您先休息,我改天再来看您。”

    “好,我送送你。”

    “不用了姑妈,你身体不好,晚上屋子外面还是有些凉。”

    “无妨!”龙母披上一件雪白的呢子大衣,还是坚持将黎落送出了门。

    目送黎落离去,龙母幽幽一叹,抬头看着天上一片阴沉,站在原地摇了摇头。

    “小云……”

    龙慕云娇躯一颤,瞪大了眼睛,满以为母亲喊她。

    还是杨根硕一根指头压在了她的唇上。

    龙母自言自语:“小云啊!或许妈妈的坚持是错误的,不要怪妈妈,妈妈陪不了你多久了,只是希望你有个好归宿,黎泓俊可能不是最合适的配偶,但起码可以让你衣食无忧。”

    龙慕云的眼泪流淌下来,一滴一滴,滴落在杨根硕的手上。

    龙母也哽咽道:“可是,小云,你要知道,女人不可能永远依靠爱情活着,迟早要面对公婆夫子,还有油盐酱醋家庭琐事,爱情能够维持几年?感情是可以慢慢培养的,婚姻更多的是一份责任。”

    “妈妈年轻时候不懂事,追求轰轰烈烈的爱情,结果怎样?为了爱情跟家里闹翻,老死不相往来,连累无辜的你跟着受苦,妈妈之所以干涉你的婚姻,只是不想看到你像妈妈一样,被人始乱终弃啊!”

    说着这里,她再次咳嗽起来,弯着腰,撕心裂肺。

    突然,一口血喷在雪白的袖子上。

    如同雪地里点点梅花,触目惊心。

    然后,她的身子就向后倒去。

    “妈!”龙慕云再也控制不住自己,一个飞窜,抱住了母亲即将倒地的身子,“妈,对不起,我回来了!”

    龙母一把抓住龙慕云的手,一手摸着她的脸,“真的,真的是小云回来了?”

    “是,是小云,妈,你不要有事,只要你好好的,什么事,什么事,小云都答应了。”龙慕云泪如雨下。

    “傻孩子!”龙母抚着女儿的面颊,眼中满是爱怜与不舍,一字一顿道:“人-之-将-死-其-言-也-善,鸟-之-将-亡-其-鸣-也-哀,妈妈不……不再逼你。”

    左手猛然抓住女儿的手,身子突然紧绷,眼睛瞪大。

    “妈妈,妈妈,妈妈——”龙慕云陷入了魔怔,感觉自己去了一个极其广袤无垠的所在,那里只有她一个人,她拼命的喊着“妈妈”,而却只能听到自己的回音。

    三秒钟后,脸上的那只手滑落下去。

    龙慕云方才回到了现实,“妈——”大叫一声,紧紧地拥住母亲瘦削的身子,嚎啕大哭,歇斯底里。

    “姑妈,”黎落去而复返,看了眼杨根硕,忙不迭扑到龙慕云的旁边,跪倒在地,“表姐,姑妈怎么了?”

    “我妈她……她……她死……啊!”

    “姑妈……”黎落抓住龙母一只手,泪水滑落。

    “你们能不能等会再哭,全家人都要被你们招来了。”杨根硕摇摇头,说道。

    “杨根硕,我后悔了,我根本就不该带你回来,你走!”龙慕云冷然说道。

    杨根硕松开捏着龙母脉门的手,起身道:“那我走了,你们给阿姨办后事吧!”

    “这还用你说!不用你操心!滚!”龙慕云吼道。

    杨根硕走了几步,叹了口气,扭身道:“算了算了,我一定是上辈子欠你的,你这么骂我,我还要帮你。”

    “你说什么?”龙慕云含着泪水,带着哭腔,问道。

    杨根硕大步走来,抱起龙母的身子,就朝屋里走。

    “杨根硕,你干什么!”龙慕云质问。

    “大牛,是不是姑妈还活着?”黎落不确定地问道。

    “进来帮忙,再耽误,神仙也救不了。”

    杨根硕说着话,脚下去没停,很快,就将龙母放在了锦榻之上。

    大户人家的床锦绣华丽,充满着古典韵味,可不单单是一张床那么简单。

    龙慕云和黎落已经来到身后。

    杨根硕坐在床沿,一边把脉,一边翻开龙母瞳孔,长叹一声道:“这是肺痨啊!”

    “大牛,赶紧救救我妈,我不想知道原因,我只要结果,你治好她,我什么都可以答应你!”

    杨根硕郁闷地看了她一眼,“小云,你这么说,不是显得我的人品很差,我是那种趁人之危的人吗?”

    “大牛,别贫了,救人要紧。”黎落催促道。

    “褡裢呢?”杨根硕问龙慕云。

    “要拿干嘛呀!”龙慕云不耐烦道。

    “我准备的药都在里面,你说我要它干什么?”

    “原来你早有准备!”龙慕云忙不迭跑了出去,刚刚早就将褡裢丢在了一边。

    “大牛,你跟表姐……”

    “假的。”杨根硕头也不回。

    “可是,我知道,你已经闯进了表姐的心。”

    杨根硕回头,诧异地看向黎落,黎落忙不迭撇过脸,待杨根硕脸扭回去,她方才看着他的后脑勺,心头喃喃:你还闯入一个女孩的心,你知道吗?

    “大牛,褡裢拿来了,给。”龙慕云跑进来,一脸着急。眼中带泪,额头见汗。

    “给什么给呀,打开,找到银针。”

    “嗳。”龙慕云忙不迭翻找起来。

    “小落,准备点温水,一会儿要给你姑妈灌药。”

    “哦。”黎落忙不迭去准备。

    “大牛,银针。”

    杨根硕一把接过:“小云,现在我是医生,你母亲是病人,你的明白?”

    “嗯嗯,快呀!”

    杨根硕一点头,双手拈出自消毒的银针,迅疾无比的旋入龙母的头部和身上。

    只是眨眼工夫,头顶、两侧太阳穴、鼻根、人中、两侧的耳根全部扎着颤颤巍巍的银针。

    然后,他拉低了龙母的v字领薄毛衣。

    明显听到龙慕云喘了一下粗气。

    “别紧张,最后两根针了。”杨根硕仿佛读懂了她的内心。

    “没事的,我知道你在治病。”

    “你妈年轻时一定很漂亮。”杨根硕一边旋入银针,一边说道。

    “在我记忆中,我妈是最漂亮的女子。”

    “就是现在,阿姨的身材都比你好。”

    龙慕云:“……”

    “药呢?愣着干嘛?”杨根硕没好气道,“黎落,你的水呢?”

    “水来了。”黎落端来一大碗温水。

    “什么药?”龙慕云着急地问。

    杨根硕连忙在褡裢里找出一个木制的盒子,用匕首划开漆封,打开盖子。

    只见里面整齐排列三颗黑色的药丸。

    而不小的房间里,顿时为一股浓郁的药香填满。

    “这是什么药!”二女惊呼。

    “起死回生的药。”杨根硕卖了个关子,拿湿巾擦净了手指,这才拈起其中一颗,捏开龙母的颌骨,放进去,再灌一口水,下巴往上一推,明显感受到龙母有一个吞咽的动作。

    “药盒盖好,需要密封。”杨根硕吩咐一声,扎起一对中指,按在龙母肺部对应的位置。

    这一次,龙慕云没有大惊小怪。

    但是,黎落还是有点接受不了。

    “我是医生,病人是阿姨,你们的心理不要太阴暗!”总是被人误会,被人质疑人品,杨根硕都想撒手不管了。

    “大牛,我们没有胡思乱想,没有!”龙慕云忙不迭道。

    杨根硕是两根中指刚刚放到位,龙母的身子便是一动。绝品野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