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百六十七章 打着灯笼没处找
    龙母的肤色开始变红,身体开始颤抖。

    “妈!”龙慕云忙不迭扑到跟前。

    “别急,现在只是炼化药力。”杨根硕说了句,眉头紧皱,真气透过指尖,涌入龙母的身体,修复着受损的脏器,尤其是肺。

    五分钟过去了,杨根硕脸有点白。

    十分钟过去了,杨根硕脑门渗出汗珠。

    二十分钟过去了,杨根硕满头大汗,衣服都被湿透。

    三十分钟,杨根硕面如金纸,摇摇欲坠。

    “大牛!”二女齐呼。

    杨根硕松开手,向后倒去。

    龙慕云、黎落不约而同上前,一人抱住一条胳臂。

    杨根硕想了想,还是靠进了黎落的怀里,“晕”了过去。

    ……

    约莫半小时后,杨根硕睁开了眼睛。

    粉色的墙面,粉色的窗帘,粉色的床单被褥,还有一堆玩偶。

    毫无疑问,这是一个女孩的闺房。

    一股淡淡的馨香萦绕在鼻端。

    盘腿坐起,几个深呼吸之后,就没有什么不适的反应了。

    下床,趿拉这皮鞋,来到梳妆台旁,看到了一对母子的合影。

    小女孩七八岁的模样,已经是个美人胚子。

    母亲二十五六岁,活脱脱另一个龙慕云。

    毫无疑问,这里是龙慕云的房间。

    若是将这个闺房拍一张照片,放到天恩中学的校园网上,告诉他们,这是麻辣校长的闺房,他们一定会爆炸。

    杨根硕实在忍不住,找出手机拍了几张,为了更有说服力,还将合影框了进去。

    正拍的兴起,一个女声在门口响起:“大牛,你干什么?”

    “哦,小云,我没干什么。”杨根硕忙不迭收起了手机。

    龙慕云以为她留作纪念,不由的俏脸微红,眼神一阵闪烁,这才问道:“你没事吧!”

    “当然,我强壮如牛。”杨根硕拍着胸脯。

    “辛苦你了,妈妈要见你。”

    “醒了?”

    “嗯!”龙慕云高兴的直点头。

    来到龙母的房间,杨根硕微笑着坐在床边,说了句“阿姨好”,便捉住了她的手腕。

    “大牛,我大概知道了你的情况。”龙母说道。

    “那我就不用自我介绍了。”杨根硕笑道。

    “谢谢你。”

    “这是我应该做的。”

    “你不明白的。”

    “嗯?”

    “尽管舍不得,但是我不怕死,我怕小云因为我的死内疚自责痛不欲生,是你,让这种情况没有出现。”

    “妈,别说了。”龙慕云眼圈红红的。

    “好,好,大牛啊,虽然你年纪不大,但你是男人,我不反对你跟小云来往,只求你不要让她受委屈。”

    “妈!”龙慕云皱起了黛眉。

    杨根硕回头,诧异地看了眼龙慕云,龙慕云会意,冲他摇摇头。

    其实,按照杨根硕的想法,趁此机会,把话说清楚,就算实话实说,这一刻的龙母也未必不能接受。

    可是,龙慕云几个意思,还要隐瞒下去,还要演下去?

    杨根硕摇摇头笑道:“阿姨,只要她不给我委屈受,就谢天谢地了。”

    “女孩子要哄的,那你就让着她点。”

    “好,好。”杨根硕无奈地笑道。

    “大牛,我妈的病情怎么样?”龙慕云赶紧帮着切换话题,再这么下去,老妈说不定就让他们扯证了。

    “在我临走之前,再治疗一次,然后坚持服药,活个十年八年不出问题。”

    “真的!”听了杨根硕的话,龙慕云顿时喜极而泣,“妈,你听见了吗?”

    “听见了,我相信!”龙母点点头,“没想到小云的男朋友这么厉害,妈妈现在的感觉不知道多好。”

    “妈……”龙慕云咬住嘴唇,好一阵纠结,妈妈这就相中大牛了,等将来知道他俩演戏,又受不了咋办。

    “阿姨,我现在起针,你不要动。”

    “哦。”

    杨根硕起针的动作迅如闪电,令人眼花缭乱。

    只不过一个呼吸,龙母头上脸上身上的银针全部回到了针盒之中。

    要数龙母最为震惊,她瞪大了眼睛:“大牛是个医道国手啊!”

    “阿姨,过奖了。”杨根硕低下头,露出一丝腼腆。

    却不知道在中老年妇女眼中,这份腼腆就是老实的外在表现,又有本事还老实的男人,打着灯笼也没处找啊!

    “大牛,听说你刚刚都累晕过去了!你也太不爱惜自己的身体了!阿姨已经是风烛残年,要是你累坏了身子,小云怎么办?”

    杨根硕瞪大了眼睛。

    龙慕云紧咬樱唇,一阵忸怩:“妈……”

    “都带回来见妈了,还害臊?”龙母摇摇头,“大牛,你累坏了,今晚就不走了吧!”

    “不要!”龙慕云几乎是本能的提出反对。

    杨龙慕云你怕什么啊,至于这么大反应吗?就算大牛我留下来,就一定会跟你同床共枕,把你差了欧了吗?

    根硕感觉自己的人品再次遭到质疑,叹了口气道:“阿姨,我明天再来看你,夜不归宿,家里人该担心了。”

    “瞧瞧,多懂规矩的孩子,比女孩子还懂事。”

    听了这话,杨根硕为之绝倒,阿姨啊,就算你是丈母娘看女婿,也不要这么盲目好不好?

    难道只有女孩子夜不归宿,家里人才该担心?

    看了眼时间,他感觉自己出来够久了,于是,拿过来褡裢,将里面一件件东西往外掏:“阿姨,这是上半年的野山参,这是灵芝和雪莲,都是野生的,下来让小云炖给你吃,你现在是气血双虚,需要好好补补。”

    “这……这都是价值连城的东西,太破费了。”龙母忍不住说。

    龙慕云看到杨根硕如此准备,也颇为感动。

    “算不得什么。”杨根硕笑了笑,“您的女儿才是无价之宝。”

    当看到龙母欣慰的笑容,当感受到龙慕云在他大膀子上轻轻拧了一把,杨根硕才知道,是他说者无心,而人家听者有意了。

    不过,黎落那丫头为毛一脸失落。

    又交代了两句,就向龙母告辞。

    “大牛,明天一定要来看阿姨,”龙母说,“小云,愣着干嘛,赶紧送送大牛。嗯,别急着回来。”

    杨根硕突然觉得,龙母太善解人意了,这样的丈母娘,真是打着灯笼也没处找。

    “可是……”

    “没有可是,你放心,我没事,小落不是还在这儿。快去,快去。”龙母喜滋滋地说道。

    “好吧。”龙慕云转身跟了出去。

    房间里只剩下龙母和黎落了。

    龙母的脸上依旧洋溢着微笑,她满足地叹息一声:“看来,小云是对的,我差点毁了她的幸福。”

    没有听到黎落的反应,扭头看向她,“小落,你怎么了?”

    “没怎么,姑妈。”她扭头,望向门口,心头一阵怅惘。

    ……

    “大牛,谢谢你。”

    别院的围墙之外,两人压着马路,龙慕云轻轻说道。

    杨根硕笑问:“怎么谢呀?”

    “你……想怎么谢?”龙慕云一阵紧张,还有些羞涩。

    “咱妈都让我留宿了,你都没一点表示。”

    “我们是假的。”

    “那你为什么不明说。”

    “我怕妈妈接受不了。”

    “就算是假的,也应该有所表示吧!”

    “你想怎样?”龙慕云咬着唇皮,绞着手指,像个情窦初开的少女。

    见此情景,杨根硕越发来了兴趣,他点着自己的腮帮子,“意思一下。”

    龙慕云会意,想了想,亲面颊而已,也不是不能接受。

    于是上前两步,踮起脚尖,花瓣一样的唇印在了杨根硕的面颊上。

    杨根硕闭上眼睛,心里美滋滋的。

    突然顶心一痛,针扎的模样,他不由分说,一把抱住龙慕云,两人交换了一个方位。

    “啊!”龙慕云发出惊呼,然后面前绽放一朵血花。

    下一刻,被杨根硕抱着,连续翻滚。

    直到此时,龙慕云才反应过来,有人要暗杀他们。

    杨根硕带着龙慕云找到了掩体,释放出感知,却再也感觉不到杀意。

    走了?

    他疑窦丛生。

    “大牛,你要不要紧?”龙慕云眼泪都急出来了,今晚,杨根硕给她太多感动,足够她以身相许。

    杨根硕没有逗她,提起衣服看了看,有个破洞,有点血迹,但只是擦破点皮。

    “没事。”杨根硕皱着眉头,从射程上判断,应该是狙击步枪,但如果是,哪怕擦破点皮,也不会这么轻松。

    他起身找到了那枚碎掉的弹头,发现竟然是橡胶的。

    “给你,查一查。”杨根硕将橡胶弹头放在龙慕云手中,转身就走。

    “喂,你的伤……”

    “不要紧。”杨根硕没有回头,“但这件事必须弄清楚。”

    “嗯,我们一起查。”

    ……

    “爷爷,雨桐不见了!”杨文骥冲进爷爷的房间,跪倒在爷爷面前,声泪俱下。

    “怎么搞的!”杨顶天猛地支起身子,着急的问。

    孩子离开父母,来陪他这个老头子,若是在他眼皮子底下有个什么差池,他怎么受得了,又如何向子女交代!

    “语桐最后一次跟我互通讯息,说她在跟踪杨根硕。”

    杨柱国的注意力顿时集中起来。

    杨顶天看了眼促膝长谈的老大哥杨柱国,接着问道:“后来呢!”

    “语桐说,她看见杨根硕进了黎家。然后,我们就失联了。”说着,他再一次哭了出来。

    杨顶天仰着头,就要向后倒去。

    “爷爷,爷爷你没事吧!”杨文骥忙不迭扶住杨顶天。眼中闪过一丝狡黠。绝品野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