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百六十八章 阴谋诡计
    “大哥,”杨顶天喘着粗气,质问:“你是否应该给我一个解释。”

    杨柱国看了眼杨顶天,面色阴郁,“不知道家主想要什么样的解释。”

    “黎杨两家乃是世仇,你的外孙,他刚来到京都,就去了黎家,意欲何为?”

    “这个我也不清楚。”

    “这个吃里扒外的东西!”

    “家主请慎言!”杨柱国淡淡道:“我离开京都四十载,所谓世仇,我都快要忘掉了,我的子女,乃至孙子辈一无所知,试问大牛又如何知道?”

    “或许你不告诉他,但是,黎家就不能勾搭他,利用他来分化我们杨家。”

    “这都是家主的妄自揣测!”

    “爷爷,语桐还说,跟杨根硕进入黎家的,还有一个女人,好像,对黎家非常熟悉。”

    “杨柱国,你还有什么好说的!”杨顶天须发如狂。

    “当然有。”杨柱国冷笑:“你的孙女为什么要跟踪我外孙?”

    “这……”杨顶天一时间答不上来,看向孙子。

    杨文骥忙不迭道:“在杨根硕离开之前,语桐跟他发生了一点儿口角,是我这个当哥哥的失职,没有拦住妹妹,没想到杨根硕如此禽、兽……”

    “住口!”

    杨林一家三口就住隔壁,自然听到了这个房间里的争吵,忙不迭赶了过来。

    这一声断喝,是杨莲霆发出的,他冲杨文骥道:“事情还没搞清楚之前,不要妄下定论,这不但容易误导旁人,也是对你妹妹的安全不负责任!”

    “这还有什么不清楚的啊!一定是杨根硕发现自己行踪败露,生怕被家族发现,于是就痛下杀手,我的妹妹,还是花样年华,天真无邪,却被……”杨文骥捂着心口,仿佛心疼的说不下去。

    “杨柱国,你必须给我一个交代!”杨顶天再次吼道,即将失去理智。

    “家主!二叔!”杨林对杨顶天连续用了两个称呼,皱眉道:“您能不能稍稍冷静一下,听我说两句。”

    “我不听,我要我的孙女!”杨顶天就差暴跳如雷。

    “杨顶天,如果你对你孙女负责,就听我儿子把话说完!”杨柱国喝道。

    “你说,你说啊!”杨顶天忍着怒气,“来人。”

    话音一出,“唰唰唰”出来一帮对襟褂子,将杨柱国一家团团围住。

    杨顶天咬牙切齿:“从现在开始,没有我的允许,你们全家休想离开半步,直到我孙女安然无恙回来为止。”

    “老二!你太过分了!”

    “老大,你欺人太甚!”

    “二叔!父亲!”杨林直摇头,“我认为当务之急先找到语桐,我坚信大牛不会伤害语桐,但是现在失联,那么有没有其他可能,若是跟大牛无关,我们岂不是完全走入一个误区。”

    “是啊,二爷爷,救人如救火,我也坚信大牛表弟不会伤害语桐,他根本就不是个弑杀之人。恰恰相反,他极其重情重义。”杨莲霆言辞恳切。

    “杨文骥!”杨柱国瞪视这个年轻人,“把你知道的一切,客观的再说一遍,决不允许添加任何的主观臆测。”

    杨文骥看来爷爷一眼,杨顶天催促道:“快说!”

    于是,杨文骥尽量客观的说了一遍。

    杨林道:“二叔,我建议报警。”

    “是啊,老二,警方在寻人的方面,经验比我们丰富多了,在这种不知道对方意图的情况下,还是选择报警比较妥当!”杨柱国诚恳地说。

    杨顶天这一刻已经失了方寸。

    “爷爷,万万不可,警方的效率你又不是不知道,如果是有人绑架了语桐,我们坚决不可以报警,否则只能换来撕票的结果。”

    杨顶天一下子瞪大了眼睛:“没错,不能报警,不能报警,再等等,等对方提条件。我可以答应对方的任何条件,只要他不伤害语桐,我只有这么一个可爱的孙女啊!”

    紧接着,杨文骥含泪说道:“爷爷,如果语桐已然遭遇不测,我们报警又有什么用!”

    “不会的,胡说,绝对不会的!”杨顶天一个劲摇头,眼圈通红。

    “老二,难道现在干等着,什么都不做?”杨柱国冲着杨顶天问道。

    杨莲霆说:“二爷爷,失联未必就是出事,或许语桐姐手机没电了呢!咱们不应该直接往坏处想,应该首先排查她的社会关系。”

    “对对,这是我们现在就可以做的事儿。”杨顶天马上冲着杨文骥道:“文骥,你妹妹的交际圈子,你知道多少了,赶紧联系问问。”

    “对了。”杨顶天补充,“暂时不要让语桐的父母知道。”

    杨文骥冷冷点头:“还有一件事,我们为什么不做?”他阴冷地目光看着杨柱国。

    “放肆!”杨林当即起身,挡在了父亲的面前,父亲一把年纪,岂能受一个小辈的侮辱?“杨文骥,你小小年纪,就对长辈如此无礼,这就是你的家教。”

    “大少爷,我来。”杨有福如同凭空出现的幽灵,站在了杨柱国的面前。

    “妹妹生死未卜,你们家却有着重大的嫌疑,难道还要我对你们以礼相待?”

    杨林冷哼一声,没再说话。

    “文骥,你快说,我们还能做什么?”杨顶天急切地问道。

    “让他们给杨根硕打电话,问他在哪儿,让他回来。”杨文骥冷冷注视着杨林,“绝对不可以让他产生半点警觉。”

    杨顶天深吸一口气:“老大,这个不用我教了吧!若是你对你外孙有着足够的信心,赶紧打电话吧!”

    “语气自然点!”杨文骥提醒道。

    “打就打,若这件事果真跟大牛有关,我愿意跟大牛同罪。”

    “父亲!”杨林夫妇大喊。

    “爷爷!”杨莲霆大叫。

    “看吧,你的儿孙都对你外孙没有信心!”杨顶天冷笑。

    “胡扯!”杨柱国吹胡子瞪眼,“他们是他们,我对大牛有着足够的信心,所以我不后悔自己说过的话。你们等着,我现在就给大牛打电话。”

    杨柱国拨通手机,还开了免提,电话直接通了。

    “外公。”杨根硕声音平静,受到枪击这件事疑点重重,他暂时不打算告诉外公,免得老人家担心。

    “大牛啊,你现在在哪儿呢!”

    “回来的路上。”

    “这么晚了,你去哪里啦?”

    “我不是跟您讲过,冒充龙校长的男朋友,见一下她的母亲?”

    “哦,我想起来了,这么急啊!”

    “不是我着急,是人家着急。”

    通话进行到这里,杨柱国一颗心算是放回了肚子里,他冷冷看了眼杨顶天,续道:“龙校长家在哪里?”

    “黎家,别院。”

    “哦!”杨柱国哀叹一声,“外公忘了提醒你一件事。”

    “什么啊?”

    “咱们杨家跟黎家是世仇,你这样半夜三更过去,难免被人说三道四。”

    “谁爱说说去,这都什么年代了,还世仇?”

    “就是,外公也是这么想的,所以就没告诉你,行了,回来再说吧,开车慢点。”

    “好的,外公你早些休息。”

    “外公哪能休息,跟自家兄弟促膝长谈呢!”

    说罢,杨柱国挂断了,看着杨顶天冷笑:“老二,我这个电话有没有毛病?”

    杨顶天嘴巴动了动,冷哼一声。

    “爷爷,咱们转移到客厅吧!等杨根硕回来再说。”杨文骥道,“耳听为虚眼见为实。”

    “杨文骥,你还不死心!”杨莲霆怒不可遏,要在西京,早就踹他了。

    “壮壮,不说了,就依他们,让他们折腾,让他们死心!”杨柱国气哼哼地说道,率先往外走。

    两名对襟褂子拦住他,他视若无睹,闲庭信步,直接将二人撞飞。

    杨顶天瞳孔一缩。

    其他对襟褂子一个个义愤填膺摩拳擦掌。

    杨柱国冷笑:“我们全家在会客厅,过来包围。”

    说着,大步而去。

    杨林冷哼一声,携妻携子,走向会客厅。

    杨顶天和孙子杨文骥走在最后。

    杨顶天有些动摇了:“文骥,这件事会不会有什么误会,咱们这么做,会不会耽误寻找你妹妹。”

    “爷爷,等杨根硕回来,自见分晓。您先过去,我打几个电话问问。”

    “唉!”杨顶天哀叹一声,跟了过去。

    杨文骥一阵冷笑,拿出手机,点开一个软件。

    屏幕里,光线很暗,到处都是管路,只有应急灯惨绿色的光芒。

    镜头拉近些,音量调大些。

    一个女孩坐在角落里,手脚被绑在官网上。

    瑟瑟发抖,哀哀而泣。

    “这是哪里?谁来救救我?哥哥,你为什么要这么对我,啊!老鼠——”

    望着即将崩溃的堂妹,杨文骥却不为所动,冷笑道:“妹妹,帮哥一次,将来,哥哥绝不亏待你。”

    退出软件,大步走向会客厅。

    ……

    西京。

    水晶宫。

    沐足和ktv是水晶宫目前的两大业务。

    尽管两大业务都绝对的干净透明,绝无藏污纳垢,但是,毕竟的休闲娱乐场所,营业性质决定它每天都开张到很晚。

    虢闪闪无比庆幸,命运的苹果砸中了自己,得到杨根硕的垂青,出任水晶宫的总经理,还能以她自己的喜好经营管理这家店。

    虢闪闪不止一次的问杨根硕,为什么如此信任她。

    杨根硕给出的答案,让她想哭——因为善良。

    士为知己者死。

    虢闪闪当然不用死,但她也对这家店投入的最大的热情,事无巨细亲力亲为,下班之后,还紧抓技师培训,甚至还在网上学习现代企业管理知识,努力给自己充电。

    徐小晶这个不务正业对家人和爱情失望的丫头,俨然成了虢闪闪的助理。

    两人同吃同住一同上班,形影不离,情同姐妹。

    在水晶宫,徐小晶就是虢闪闪的影子。

    当时间刚刚跨过零点的时候,两个二十出头的男人,在咨客的引领下,敲开了虢闪闪办公室的门。

    二人惊诧于总经理如此年轻。

    虢闪闪却发现二人的目光有些闪烁。绝品野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