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百七十章 卑鄙无耻
    杨根硕回到杨家,依然从后院进入,一路畅通无阻。

    但是,如今他的感知力非常敏锐,依然能够感受到杨家在安防上的一些调整,四个字,外松内紧。

    杨根硕也不疑有他,刚停好车,就被一帮白色、黑色的对襟褂子围住。

    这是杨家家丁的服饰。

    开门下车,他疑惑道:“你们要干什么?”

    “表少爷,快跑!”

    杨根硕扭头看去,说话的,却是西京杨家跟过来的一名扈从。

    这时,他才发现,一共六名扈从,全被捆住。

    杨根硕深吸一口夜间的略带凉意的空气,看着这帮家丁,冷笑:“你们要干什么?”

    这些人绝大部分是黄阶,也有个别玄阶,超过二十人,可是站在杨根硕面前,却是踟蹰不前。

    这是一种很奇怪的感觉,境界越高的人,越是觉得杨根硕深不可测。

    终于,一名白色对襟褂子,仿佛领头模样的人说:“西京杨家表少爷,我们也只是奉命行事,请跟我们走一趟。”

    “出了什么事?”

    “无可奉告。”

    “我外公他们呢?”

    “在你要去的地方。”

    “哪里?”

    “会……会客厅。”领头的对襟褂子感觉很憋屈,自己堂堂玄阶巅峰,在这个年轻人面前,居然被压的大气都不敢出。

    “到底发生了什么事?难道我外公他们也被控制了?”

    “表少爷,具体的,属下真的不清楚,但是,表少爷外公一家依然被以礼相待。”

    杨根硕点点头,所谓以礼相待,只是不像这些扈从,没被捆绑起来而已,但是,只怕也被限制了行动自由。

    走的时候还好好的呀,到底发生了什么事,绝对不会是因为杨语桐跟自己几句口角。

    一时间,他也想不明白。

    “我可以跟你们走。”

    “表少爷!”

    杨根硕话音方落,六名扈从齐声呼喊。

    从他们的表情里,杨根硕看到的只是对于他这位表少爷命运的担心,于是,杨根硕冲着面前领头的家丁说道:“虽然是奉命行事,但也不要为难他们,他们跟你们一样。”

    “可是……”

    “我保证,”杨根硕打断他,“他们不会乱来。他们是我的家人,不该受到如此对待。”

    “表少爷!”六人都是虎目含泪。

    现场所有的对襟褂子也都是一阵动容,若是他们能够得到杨顶天或是杨文骥这么一句话,绝对可以做到万死不辞。

    “解开他们的绳子。”杨根硕一字一顿,“一切后果我来承担。”

    领头的对襟褂子还在迟疑,突然脖子一紧,竟然杨根硕举上了半空。

    “放手。”

    “你要干什么!”

    “放下牛哥。”

    “休怪我们不客气。”

    “……”

    牛哥是现场实力最强的一个,就这样跟小鸡似的来到了杨根硕的手中,其他人震骇的同时,也只能一阵咋呼。

    牛哥悲哀的发现,之前所有的感觉都是真的,这个年轻人的就是一道深渊。

    “同样的话,我不想说两遍。”杨根硕慢慢放下牛哥,将其衣襟抚平。

    牛哥吓得脸色煞白,扭头吼道:“松绑。”

    杨根硕偏头,冲几名扈从笑了笑:“哥几个好好呆着,我绝不会让你们有事。”

    六人被松了绑,得了自由,一个个泪流满面,都急切的让杨根硕去看看老爷、大少爷、小少爷和夫人。

    杨根硕笑着点头:“放心,我也不会让他们有事,否则,哪怕夷平整个杨家!”

    说罢,率先朝着会客厅走去。

    一帮家丁远远跟着,保持着适当距离。

    这位小爷太危险,刚刚都被吓破了胆。

    “老爷,少爷,杨根硕带到。”远远地,牛哥朗声说道。

    会客厅中,所有人全部起身。

    杨根硕大步流星,跨进去,目光在杨文骥、杨顶天脸上扫过,最后落在杨柱国脸上:“外公,怎么回事?”

    杨柱国还没来得及回答,身后响起一声暴喝:“杨根硕,还我妹妹!”

    杨根硕旋风般转身,一把抓住杨文骥前冲的拳头。

    一阵劲风,将杨根硕的衣裳吹得紧贴肌肤。

    刺啦!

    脚下的地毯从中间撕裂。

    众人一个个目瞪口呆屏住呼吸。

    “不懂你在说什么!”杨根硕面色冰冷,这小子功夫不错,居然还玩偷袭。

    “还我妹妹,还我妹妹!”杨文骥脸上只有疯狂。他还在拼命的催送内力。

    就这么一会儿,杨文骥的实力,已经让杨根硕感到惊讶了,居然达到了玄阶巅峰。

    而与此同时,那些对襟褂子的家丁纷纷发出惊呼。

    只因为杨根硕的双脚已经陷入地面。

    杨文骥号称北都第一的天才,又是在偷袭的情况下,居然撼不动人家分毫。

    高下立判。

    此时,杨文骥脸红脖子粗,依然不依不饶。

    杨根硕淡淡道:“你想要闹到什么时候?”

    杨柱国冲杨顶天道:“老二,你孙子太过分了,要是大牛伤了他,就是他咎由自取。”

    杨顶天也看出自己孙子不是杨根硕的对手,忙不迭道:“文骥,暂且罢斗,把话说清楚不迟。”

    “大牛,暂且停手。”杨柱国也道。

    杨根硕脸上带着一抹戏谑:“杨文骥,我数一二三,咱们一起撤手。”

    “我来数。”杨文骥说。

    “也好。”杨根硕微微点头。

    “一,二,三……”

    杨根硕已经撒手,杨文骥突然抬起左手,“嗖”的一声,射出一支袖箭。

    两人立足之地相距不过一米,杨文骥突然发难,目标却是杨根硕的胸口。

    众人张大嘴巴,却发不出声音。

    杨根硕本能的就向后倒去,可是,倒到一半,却发现外公就在身后,当即一咬牙,脚下一蹬,身子向后滑去,同时,展开双臂。

    “不要!”杨柱国终于喊了出来。

    噗!

    那支箭力道惊人,整个箭镞都进入了杨根硕的身体。

    要知道,杨根硕如今的身体,只要有所防备,子弹都打不进去。

    “大牛!”杨柱国忙不迭从后面扶住外孙。

    杨林一家也连忙围过来。

    “大牛,你没事吧!”杨柱国老泪纵横。

    “外公没事就好。”杨根硕喘着粗气,伤口不光疼,还有些发麻,他断定这支箭还煨了毒。

    “杨顶天,你要干什么!”杨柱国须发如狂,“今天你要不给我一个交代,咱们就以血还血!”

    杨顶天也没想到事情发展成这样,质问孙子,“文骥,你为什么这么做?”

    “哈哈哈……”杨文骥一阵大笑,这才说道:“爷爷,稍安勿躁,且听我说。我坚信语桐的失联,跟他有关。”

    “杨语桐失联了?”杨根硕虚弱地笑道,“她失联跟我有什么关系?”

    “她是因为跟踪你,看到你进入黎家之后,这才失联的,你说,这跟你有没有关系?”

    “可笑。”

    “就知道你不会承认,还知道你身手不凡,所以,我才出此下策,一个拥有反抗能力的犯人,又怎么会老老实实的接受审问?”

    “所以,你就用毒箭?”杨根硕身子抽搐,仿佛随时就要晕过去的模样。

    “卑鄙、无耻!”杨莲霆咬牙切齿。

    “解药。杨顶天,快让你的孙子交出解药!”杨柱国怒吼。

    “大爷爷,不用担心,只是普通的麻药而已,他只会浑身乏力,不会危及到生命。”杨文骥嬉皮笑脸的说道。

    “杨顶天,很好,你教育的真好,真是得到了你的真传!”

    杨顶天被数落的面红耳赤。

    “爷爷,你不用内疚,我做的这一切,都是为了给语桐讨还公道。”

    “你特么口口声声讨还公道,你倒是拿出证据啊!你要是说不出个一二三四,我们西京杨家绝不会善罢甘休!”杨莲霆出离愤怒了。

    “表哥!”杨根硕有气无力的喊了一声。

    “大牛!”杨莲霆一把抓住他的手,泪光闪动,有心疼,也有感动,这是杨根硕第一次喊他“表哥”。

    杨根硕看上去情况很不好,眼皮子都睁不开了,他说:“帮我拔箭。”

    “啊!”杨莲霆吓得退后一步。

    杨文骥冷笑:“杨根硕,你的确了不起,居然还没晕,但我的特制袖箭可不是好拔的,你不死也得脱层皮。”

    “太过分了!”杨有福从天而降,一拳砸向杨文骥。

    杨文骥夷然不惧,淡定从容,一把抓住杨有福的拳头,微微一笑:“你不是我的对手。”

    说着,就往前一送。

    杨有福退后几步,面上一红,一口血漫出嘴唇。

    “有福!”杨柱国大叫一声。

    “老爷,有福无能!”杨有福说完,慢慢坐在地上,盘腿调息起来。

    “啊——”杨根硕一声大叫,却是拔出了箭,伤口处喷出一道血箭。

    他丢掉了箭,手指在伤口处连续点下,总算止住了血。

    曲慧芳何曾见过如此血腥的场面,捂着嘴巴,泪如雨下。

    杨柱国、杨莲霆全都紧张的看着杨根硕。

    杨林捡起那支箭,箭头倒钩上挂着杨根硕的碎皮烂肉。

    “好歹毒的暗器。”他气得浑身发抖。

    杨柱国看了眼那支箭,也是怒发冲冠。

    “杨顶天,今天的事情,你孙子要是拿不出确凿的证据,我们全家绝不善罢甘休。”

    杨顶天当然清楚这一点,于是恼怒地看向孙子:“文骥,你说。”

    杨文骥拍拍手,穿着白大褂的家庭医生提着药箱走了进来。

    这又是要闹哪样呢?

    众人一脸懵逼。包括杨根硕。绝品野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