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百七十一章 天生将才
    西京。

    水晶宫。

    虢闪闪和徐小晶都有些心绪不宁。

    人在等待的时候,总是会这个样子。

    不多时,萧米米来了,薄风衣,牛仔裤,宽大的墨镜,风度翩翩,不亚于任何一位当红明星。

    “闪闪……”她摘下杨根硕送的阿玛尼。

    虢闪闪上前,在她耳边一阵低语。

    萧米米顿时咬牙切齿,同时拍了拍虢闪闪的肩头。

    虢闪闪手机一震,打开一看,却是杨剑发了的一条短信。

    他说:兔子来了。

    果不其然,紧跟着又有一个陌生号码打进来。

    “经理,我是那个红头发的,我把货带来了,麻烦您出来接一下。”

    “好,就在咱们约定的地点——后门。”

    “好,五分钟后见面。”

    两个挂了电话。

    萧米米怒形于色:“这帮丧心病狂的混蛋,我一定要把他们绳之于法。”

    “萧警官,你不要激动,一会儿假装是我们的人,我已经安排好了,但是必须在确认所有女孩都安全的情况下,咱们才能行动。”

    萧米米点点头,眼中透出欣赏的目光:“我不会打草惊蛇。不过闪闪,你越来越有大将风范了。”

    “什么啊!”虢闪闪有些不好意思,但还是拿起对讲机,发出几个指令。

    萧米米见其指挥若定,越发钦佩。

    “姐,我崇拜你!”徐小晶这个死忠粉的粉丝级别,再次提升。

    ……

    西京街头,一辆七座的长安面包车上,挤着十名“睡”着的少女,还有两个男人。

    一个红毛,一个黄毛。红毛开车。

    黄毛道:“哥,我有点紧张,右眼皮一直跳。”

    红毛道:“不要迷信,事到如今,就差临门一脚了。等拿到钱,哥给你从越南买个漂亮媳妇儿。”

    “哥,你对我真好,可是,我这心里……”

    “你能不能有点出息!算了,这么跟你说吧!”红毛摇摇头,“水晶宫这么大的门面,这么红火的生意,人家背后能没人?”

    “肯定有人,还得是大人物,黑白通吃。”

    “这种行走在法律边缘的灰色产业,你看着很来钱,却不知道水有多深。”

    “嗯嗯。”黄毛点头如捣蒜,对哥哥愈发敬佩。

    “你别看那个经理年轻,一看就是狠角色,巾帼不让须眉须眉,说的就是人家那种人。”红毛摇头咂嘴,“谁的钱都不是弹弓打下来的,人家能随随便便给两万块作为定金,说明她对这次交易非常重视,志在必得。”

    “哥,你这么分析,我就放心了。”黄毛还真的松了口气。

    红毛淡淡一笑,面露得色:“有句话怎么说来着,富贵险中求,咱们要学会分析,将风险降到最低。”

    “嗳嗳,弟弟受教了。有你这样的哥哥,是弟弟的福分。”

    红毛大手一挥:“屁话!能做一世兄弟,不知道是几辈子修来的福分。”

    “嗯嗯。”黄毛抹了把眼角,“哥,到了。”

    红毛缓缓停车,看向窗外,他看到了虢闪闪、徐小晶,还有一个陌生的女人。

    小心驶得万年船,他一向谨慎。

    看到这么一副阵容,他越发安心,但还是说道:“弟弟,我想去看看,你先来驾驶位,有什么不对劲,立刻开车逃跑,不要管我。”

    “哥,你不是说安全嘛!”

    “我说万一。”

    “哦。”原本不紧张的黄毛,被哥哥一个安排搞得又紧张起来。

    红毛下了车,走到虢闪闪面前,谄媚地笑道:“经理。”

    虢闪闪眯了眯眼睛,她也发现黄毛换到了驾驶位,“都送来了?”

    “嗯,都送来了。”红毛点头。

    “我不差钱,我很需要人,你可不要囤货呀!”

    “没有没有。”

    “钱我已经准备好了。”虢闪闪指了指萧米米的手提箱,“但是,总得让我看看货吧!”

    “当然,经理您跟我来。”

    红毛忙不迭在前头带路,虢闪闪淡淡地看了眼徐小晶和萧米米,跟着上了面包车。

    面包车后面的座椅被拆掉了,狭小的空间里,人叠人,不多不少,刚好十个。

    看身量,一个个都还没长开。

    眼上帮着黑布,嘴巴里也塞着布团。

    真特么缺德!虢闪闪在心里骂了一句,这才问道:“她们这是睡着了?”

    “为了便于管理,用了点手段,让她们睡着了。”黄毛谄笑,解释道。

    “什么手段,就是药呗。”虢闪闪撇撇嘴。

    “没啥副作用,就跟安眠药一样。”黄毛继续解释,生怕因为自己的言行影响了“货物”的价格。

    “弟弟,你别在经理面前班门弄斧了。”红毛恭维道。

    虢闪闪每一个都探了鼻息,可以确定这些孩子都活着,她微微起身,看着红毛道:“我基本满意,你到底还有没有啊?”

    “经理,真没了,如果有,我肯定急着出手啊,这东西放在手里,就跟定时炸弹似的。”

    虢闪闪点点头:“为什么我说基本满意,就是因为她们都睡着,瘸了瞎了聋了哑了,我一概不知……”

    “经理,这点诚信我还是有的,请你放心,我还想长期跟您合作呢!”

    “好吧,我相信你。”虢闪闪道,“你们也能看出来我是个爽快了。眼下这事儿是越少人知道越好,而你们只看到我们几个弱女子,所以,还得麻烦你们兄弟把人给我送进去。”

    见两兄弟对视一眼,虢闪闪马上又道:“不让你们白忙活,这样吧,一个一百,就当辛苦费了。”

    两兄弟再次眼神交汇,然后同时说道:“干!”

    虢闪闪打了个响指,率先下车,“小晶,你带路。”

    “好的,姐。”说罢,就撅着小屁股往进走。

    红毛、黄毛一抱一个跟在后面。

    虢闪闪道:“你们去,我在这里帮你们看车。”

    “那敢情好。”两人一阵感激。

    待门口只剩下虢闪闪和萧米米两人时,萧米米忍不住就要冲到车子跟前,还是被虢闪闪拉住了,冲她一个劲儿摇头。

    萧米米咬了咬牙,还是强忍下来,然后冲着虢闪闪竖起大拇指。

    虢闪闪笑容有些勉强。

    萧米米咬着她的耳朵说:“那两个棒槌,就要变成瓮中的鳖了,还傻呵呵的对你充满了感激。”

    虢闪闪笑呵呵道:“我做人厚道啊!”

    “嘘。”萧米米打了个手势,是两兄弟出来了。

    虢闪闪依然笑容满面:“两位,辛苦了,要不先给你们二百,咱把把清,你们也有劲儿。”

    虢闪闪可不是嘴上说说,能用钱说话的,绝不费口水。

    黄毛就要接过去,被红毛一巴掌拍开。

    “经理,你爽快,我们也不含糊,这么大的生意都做了,你还能贪图我们几百块的辛苦钱?弟弟,走,赶紧干完活儿好拿钱。”

    “嗳嗳,谢谢经理,让经理见笑了。”黄毛一路鞠躬倒退。

    很快,又同哥哥一人抱一个,大步往进走。

    虽然没拿钱,却明显更有劲儿了。

    萧米米忍俊不禁,这次冲着虢闪闪竖起一双大拇指,“闪闪,你天生就是将才,很懂得把握人的心理。”

    虢闪闪落寞地笑笑。

    一个十个小女生,哥俩来回五趟就能搞定。

    虽然每一个都不到百斤,可是,他们送到第四个,依然累成了狗。

    准备抱第五个的时候,虢闪闪建议休息一下。

    两人婉拒了,因为即将拿到一大笔钱,尽管身体累,心劲儿可大着呢。

    两兄弟各自抱着一个小女生,在前头走。

    虢闪闪和萧米米在后面跟着。

    萧米米摇摇头,咬着虢闪闪的耳朵:“一会儿让他们跑,也跑不动了。”

    虢闪闪淡淡道:“货物运完,该银货两讫了。”

    虢闪闪的经理办公室。

    她走进去,看到是个女孩纷纷靠坐在椅子上,眼上的黑布和嘴里的布团都被掏了出来。

    一个个还真是眉清目秀,每一个丑的。

    萧米米随后关上了门。

    门锁咔哒一声,两兄弟身子俱是一颤。

    虢闪闪微微皱眉:“为什么还不醒?”

    红毛马上解释:“应该是剂量稍稍大了点。”

    “不会醒不过来吧!”徐小晶道。

    “不可能!”黄毛赌咒发誓:“我拿人头担保。”

    虢闪闪走到大班台,坐下,开始往外掏钱,一沓,两两沓……

    二人眼睛都直了。

    “两位,最后一遍,还有没有同样档次的货?”虢闪闪貌似不死心的问道。

    “真没了。经理。”红毛言辞恳切。

    就在这时,黄毛感觉后背让什么硬邦邦的东西捅了捅,回头一看,竟然被手枪指着,顿时面色煞白两股战战。

    下一刻,居然有液体渗出他的牛仔裤,沥沥拉拉往下淌。

    “孬种!”萧米米一个干净利落的鞭腿。

    黄毛捂着脖子倒下去,人事不省。

    “弟弟!”红毛尖叫一声,指着虢闪闪道:“经理,你太不地道了,这是黑吃黑?”

    “不管是白吃白还是黑吃黑,现在请你吃枪子儿。”萧米米晃着手枪,笑着说。

    红毛喘着粗气,恶毒的眼神看着虢闪闪:“真是女中豪杰,算你很。”

    话音方落,一个鱼跃,扑向最近的徐小晶。

    “去!”萧米米早有准备,直接将手枪丢了出去。

    准备抓住徐小晶当做人质的红毛,身在半空,耳朵被砸中。

    惨叫一声,跌落在地。

    他捂着淌血的右耳,左手在身边一划拉,就将手枪拿在了手里。

    眼睛瞪得滚圆,一脸难以置信,实在想不到自己竟然有这样的好运气。

    “尼玛,大意了!”萧米米捂着小嘴,一脸内疚。

    虢闪闪和徐小晶一下子抓住衣襟,这是女人紧张的表现,同时在心里对萧米米表示无语。

    红毛枪口胡乱摆动,吓得三个女人又蹦又跳又喊又叫,而他也发出癫狂的大笑……绝品野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