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百一十章 冯神医
    这是一间古色古香的厢房。

    燃着沁人心脾的龙涎香。

    两张床上铺着金色的锦缎被褥,每张床上躺着一个人。

    左边是杨文骥,右边是杨语桐。

    男左女右。

    两人面容恬静,仿佛睡着了一般。

    而在中间的方凳上,却端坐着一名青袍老者。

    此时,只能看到他的侧影。

    瘦骨嶙峋,颧骨高突,下巴尖的像个锥子,秒杀无数网红脸,两撇金黄的山羊胡子,显得超有特点。

    更叫人奇怪的是,大白天,戴着一副老式圆框墨镜。

    加他这身打扮。

    若是再背一个二胡,就又是一个瞎子阿炳。

    他有鸡爪一般枯瘦的双手,但这会儿,却只是用一根无名指搭在兄妹的手背上。

    居然左右开弓,同时把脉。

    看到这里,杨根硕心头不免一震。

    瑶姬对他耳语:“此人乃京都第一名医——冯道恒,人称冯神医。”

    话音未落,冯道恒仿佛心有所感,扭过头来。

    杨根硕这才发现,他的额头极其突出,跟年画上的寿星佬有的一拼。但他的鼻梁低的,让人担心出不来气儿。

    “冯神医!”杨顶天忙不迭上前,“桐桐和文文怎么样?”

    冯道恒并没搭理,而是拿出烟袋锅,填装烟叶。

    杨仲连、杨孟起两人连忙上前,打着火机。

    但冯道恒摇摇头,还是用自己的火柴点燃。

    他吧嗒两口,烟袋锅里烟草尽数泛红,房间里顿时充斥一股浓郁的烟草香气。

    他吐出一道长长的烟柱,将墨镜往上一推。

    现场四个女人都做出一个相同的动作。

    捂住嘴巴,屏住呼吸。

    眼中满是惊骇。

    冯道恒很快又拉下墨镜,嘴角微翘。

    杨根硕眯了眯眼睛,心中有微微有些震惊。

    这个冯道恒不简单。

    刚刚把脉的手法,就是失传已久的太素脉。

    而且,他竟然生就了重瞳——一颗眼球两个瞳孔。

    华夏五千年历史上,出现过这种异象的屈指可数。

    第一个便是三皇之中的大舜,他另一个名字就叫重华。

    这冯道恒天庭高突,地阁尖削,门庭塌陷,还生就重瞳……

    单单面部,便有种种异象。

    往往具有一些异象的人,也有一些超人的本领。

    冯道恒一烟袋锅子抽完,在千层底敲了敲,又珍而重之的收起来。

    这会儿功夫,杨根硕已经失去耐性了。

    难道说,高人就非要这么装逼,耽误时间?

    要不是对他有些好奇,早就对他不客气。

    冯道恒终于开口了:“他们是伤而不是病,这伤还是非一般的伤,而是为高人重手所伤,我能治病,却不能治伤啊!”

    说到这里,杨根硕还算认可。

    杨顶天却不甚明白:“冯神医,请您说的具体点。”

    “具体就是,我能保住命,但经脉脏腑的伤,却非一时半日能够痊愈。”

    “那要多久?”杨语桐的母亲李江忍不住问道。

    “三年五载。十年八载。抑或是一辈子。”

    冯道恒每说一个时间,李江便倒退一步,脸色煞白问道:“内伤不愈,会是个什么状况?”

    “身体羸弱,如同久病之人,免疫力低下,极易染病。”

    “难道连正常的生活都不能够吗?”杨文骥的母亲赵春道。

    冯道恒冷笑:“不能,令郎这种状况尤为严重,五脏皆伤,经脉俱损,房事都没法独力完成,延续香火都是个麻烦啊!”

    听到这话,赵春如同五雷轰顶,当即一个踉跄,然后悲鸣一声,扑到了杨文骥床榻旁边,抱住他嚎啕大哭。

    “我可怜的儿啊!曾经的你是个武学天真,你是那么的要强,这样的现状,你又如何任何接受!”

    李江弱弱地问:“冯神医,那么我女儿呢?”

    “这方面女孩子要好一点,受孕没问题,孩子生不出可以剖。”

    靠!杨根硕心头哂笑,这老东西,光想着传宗接代生孩子了。

    李江愁眉苦脸道:“冯神医,我不光问这个,我还想让女儿有点生活质量。”

    “我先替他们保命吧!至于其他的,以后再说,另外,你们得有个思想准备,这个花费,是比较大的。当然,”冯道恒嘴角翘了翘,“杨家家大业大,还是承担得起的。”

    “有劳冯神医。”赵春和李江期期艾艾道。

    “家主,那老夫就出手啦!”冯道恒望着杨顶天道。

    “有劳冯神医。”杨顶天拱手。

    冯道恒皱皱眉,咂咂嘴,从怀里掏出个木头盒子,“这里面有两颗丹药,名叫固本养元丹,是师父他老人家留给我的遗物,我一直没舍得用……”

    “冯神医,这个是不是很贵重啊!”杨根硕突然插嘴。心头冷笑,面色却是却是一副激动的神情。

    “你又是谁?”冯道恒忍不住问道。

    “哦,床上的是我表哥表姐,你说我是谁?”

    冯道恒淡淡一笑:“当然很贵重,简直价值连城,上次在黎家,黎鸿燊出价一千万一颗,我都没有出让。”

    “我看看。”杨顶天激动道。

    冯道恒打开木头盒子,两颗绿油油的丹药出现在众人眼前。

    顿时,也有股如兰如麝的香气。

    看着就不是普通货色。

    杨顶天点点头:“冯神医,这两颗药我要了,你开个价吧!”

    “我看看。”杨根硕从杨顶天手里接过来。

    “拿来!”冯道恒一把夺回去,“这么贵重的丹药,若是有个闪失你赔得起吗?”

    “冯神医,区区两颗丹药,我家公子,当然赔得起!”瑶姬不由的有些愤怒。

    “你是……”冯道恒指着瑶姬,有点激动。

    “你认识我?”瑶姬眯了眯眼眸。

    “你是天涯海阁的绝世妖姬!”冯道恒失声惊呼。

    瑶姬冷笑:“天涯海阁跟我再无半点关系,绝世妖姬也已经死了,从此以后,我只是公子的婢女——瑶姬。”

    冯道恒倒吸一口凉气,明显吞了几口唾沫,当即对杨根硕翘起大拇指,“小兄弟有一套,你是用什么手段收服绝世妖姬的呀!”

    杨根硕心头冷笑,这个老东西,医术尚且不知怎样,但医德绝不敢恭维。至于那两颗丹药,也只能糊弄糊弄外行。

    他面上不动声色,甚至还有些急切:“冯神医,这个下来再谈,请你先给表哥表姐治病,你没看到我二外公一家都成什么样子了吗?”

    “哦,也是。”冯道恒目光重新投向了杨顶天,“杨家家主,咱们也不是外人,你出个价吧!总要让我对仙逝的师傅他老人家有个交代。”

    杨顶天斟酌一番,道:“冯神医,这样吧,我就在你刚刚说的基础上增加一百万,两颗丹药,两千二百万,怎么样?”

    冯道恒冷笑起来:“老哥哥,你这是欺负我呢!”

    杨顶天心头一惊:“冯神医,何出此言!”

    “难道不是!”冯道恒恼羞成怒,“我每次出诊,单单车马费都得五十万,而你却只给增加了一百万,你这不是看不起我,打发乞丐吗?”

    “冯神医,你别激动。”杨仲连忙不迭道,“有话好好说,价格我们可以商量。”

    杨孟起也忙不迭道:“孩子是我们生命的延续,为了孩子,我们什么也不在乎。”

    冯道恒呵呵笑道:“可怜天下父母心哪!有了这个态度,我们就好谈了。”

    杨根硕提议道:“冯神医,不如咱们去会客厅谈。”

    “甚好。”冯道恒点点头。

    “冯神医请。”杨仲连和杨孟起在前头带路。

    赵春、李江紧随其后。

    杨顶天刚要离去,却被杨根硕一把拽住。

    “大牛?”

    “二外公。”

    杨顶天身子心头一震,“大牛,你叫我什么?”

    “二外公,我叫错了吗?”

    “这……”杨顶天眼圈一红。

    曾经叱咤风云的京都杨家家主,因为连番打击,精神极度脆弱,也极其容易感动。

    “我回来是做什么的呢?”杨根硕笑问。

    “大牛你颇通医术,我请你回来,是给桐桐和文文治病的。”

    杨根硕笑着点点头:“这一次,你们出手帮我,我很感激。”

    “大牛,我们……”

    杨根硕摇摇头:“我明白的,虽然跟那几颗丹药不无关系,但我还是要感激您。”

    “大牛,二外公在这件事情上,心中有愧呀!现在桐桐和文文又是这个样子,虽然儿子媳妇没说,但是我想,他们一定在心里埋怨我。”

    “肯定也包括我。”杨根硕道。

    “嗨!”杨顶天哀叹一声,“这也在所难免,还请大牛体谅。”

    “我完全可以理解。”杨根硕想了想道,“二外公,这个孙道恒医术如何?”

    “擅长中医,人称神医,总之在北都上流的圈子里如鱼得水,医术多少有点吧,他的名声,更多的来源于他的丹药。”

    “他的丹药不值钱,也治不了病。”

    “什么!”

    “二外公难道没看出来,他眼里只有钱。,您先去同他虚与委蛇,不要急着付钱,我自有主张。”

    “这……”

    杨根硕摇摇头:“您是怕耽误表哥表姐的伤情,这样吧,给我两分钟,我看看,也好让你心里有个底儿。”

    “好,那快点。”杨顶天激动道。

    杨根硕坐在方凳上,中规中矩的给杨语桐把脉。绝品野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