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百一十一章 戳破伪装
    “二外公,你也是真有魄力,居然让宝贝孙女试药。”

    哪怕不知道,一搭脉门,就知道杨语桐的经脉被药物拓宽了。

    除了一步玄阶丹,还能是什么丹药?

    “嗨!”杨顶天又是一声长叹,“说起来我就后悔呀!要不是让她吃,她也不会落得现在这个样子。”

    “那当时为什么要让她试药?”

    “文骥建议让她试试,长老们也不反对,最关键的是,她自己意志坚决。”

    “哦,桐桐也想成为功夫高手吗?”杨根硕想当然的问。

    “哪里呀……”杨顶天直摇头,“是桐桐想要帮你。”

    “什么!”杨根硕心头一震。

    “桐桐感念你救了她,而我们家对你置之不理,于是她心怀怨恨,也是她第一个在你的房间里发现了丹药和留书,她第一时间送到了我们的面前,我这才着急召长老讨论,后来桐桐试药成功,家族的观念便瞬间统一,就是倾尽全力,也要保你周全。”

    “随后,我派出四大长老还有他们兄妹前去援助。四大长老被人拦截,他们两个拖住了黎耀阳……若不是四大长老及时赶到,后果不堪设想。但是,长老们看到的,就是这个样子的他们。”

    看着杨语桐恬静的睡容,杨根硕眼眶一热,抬手,在她光洁的前额上刮了刮,深吸一口气,转了个方向,抓住了杨文骥的手腕。

    很快,他便有了结论。

    “奇怪。”他说。

    “哪里奇怪?”杨顶天问。

    “桐桐是因为内力亏空,造成经脉受损。文骥却是挨了重击,损伤了脏腑。”

    “当时的情况,没人知道,四大长老赶到的时候,两个孩子已经昏迷,但哥哥伏在妹妹的身上,应该是帮助妹妹挡了一掌。你看。”

    杨顶天小心翼翼帮助孙子侧了个身,撩开衣服,后背正中央,有个褐红的掌印。

    “摧心掌!”杨根硕惊呼。

    “什么,这叫摧心掌?”杨顶天跟着惊讶,因为他并不认识,也没听过。

    因为衣服解开,杨根硕突然瞥见杨文骥心口也有个小一号的掌印。

    “这个会不会是桐桐的?”杨根硕问。

    “怎么会?”杨顶天皱眉。

    “有没有印油,还有白纸。”

    “有,稍等。”杨顶天很快就拿了过来。

    “小云,过来帮忙,让桐桐按个完整的手印。”

    龙慕云拿着a4纸,杨根硕让杨语桐的五个指肚以及掌缘、掌跟粘上红色的印油,然后印在了纸张上。

    如此,一枚手印制作成功。

    杨根硕连忙拿去同杨文骥心口的比对,然后看着杨顶天道:“应该就是。”

    “怎么会?”杨顶天不肯相信。

    “二外公,你想多了。”杨根硕摇摇头,“其实,唯有如此,才讲得通。”

    “什么意思?”

    “桐桐空有内力,没有招式,那么,也就比普通人强一点,遇到高手,根本没有攻击力。”

    “是啊!”

    “那么她的内力怎会亏空?”

    “老夫也想不通。”

    “在文骥体内。”

    “什么?”

    “我刚刚发现,文骥体内还有一道阴柔的内力,不是桐桐,又是谁的。”

    “但是怎会这样?”

    “我们大胆猜想,敌人足够强大,兄妹俩完全不是对手,于是,桐桐就想将自己的内力转移到哥哥体内,让哥哥拥有一战之力。”

    杨顶天道:“听说黎耀阳的眼睛伤了。”

    杨根硕点点头:“那一战的悲壮可以想象。”

    “但如果是这样,桐桐不至于内力亏空到受伤的地步吧!”杨顶天提出自己的疑问。

    杨根硕刚要解释,杨孟起却走了进来:“父亲,你怎么还不过去,等您定夺呢!冯神医着急了。”

    “你先去,我就来。”

    “好。”杨孟起答应一声,又匆匆离去。

    “大牛,你说。”杨顶天语气有些急切。

    杨根硕眼睛眯了眯:“你孙子应该修习了什么禁术,会不由自主吸收别人的内力,就像吸星**。”

    “什么?这个孽畜!”杨顶天本能的骂道。

    世家望族,跟名门正派一个德行,鄙视甚至敌视一切歪门邪道。

    “二外公,你不要激动,功夫并无正邪之分,关键要看使用的人,文骥本性不坏。”

    “大牛,说了这么多,你有办法救治二人吗?”

    杨根硕笑道:“治不好,我就不走了。”

    杨顶天眼眶一热,大手在其肩头连连拍打:“大牛,你非但是家族核武,还是家族的幸运星!”

    杨根硕笑了笑:“二外公,你准备怎么对付那个冯神医?”

    “大牛,你的意见呢?”

    “在我看来,他虽不是虚有其表,但多半是盛名之下其实难副。”

    “那我……”

    “二外公对我还是信心不够啊!”

    “够!”杨顶天下定了决心,“你只是看看一步玄阶丹,就炼制出更加高级的,我没有理由不相信你。”

    杨根硕笑着点点头:“走,我们去会会冯神医。届时,一切看我行事。”

    路上,杨根硕分别对龙慕云和瑶姬耳语一番。

    龙慕云点点头,径自离去。

    不多时,杨顶天、杨根硕、瑶姬三人步入会客厅。

    杨顶天快步上前:“冯神医,让你久等了,真是罪过罪过。”

    “无妨,您德高望重。”冯神医明显有些不耐烦。

    “你们跟冯神医谈得怎样?”杨顶天冲两儿子道。

    杨孟起回答:“父亲,冯神医还是比较仗义的,我们将价格谈到一千八百万一颗,您看……”

    杨顶天不禁倒吸一口凉气,心说真特么黑,一千八百万一颗,仙丹也卖不了这个价吧!

    但并没有当即发作,而是笑容可掬道:“冯神医,我想,你给我们的,一定是友情价。”

    “那是自然,咱们啥关系,以后,我冯道恒还要多多仰仗杨家呢!”

    “好说好说,只要两个孩子身体有了起色,冯神医就是我们杨家的大恩人。”

    “哎!医者父母心,救死扶伤是我的本分。”

    “冯神医,老朽冒昧问一句,吃了这颗固本培元丹,两个孩子能醒过来吗?”

    “这个,应该吧!”

    “就是不一定。”

    “因人而异。”

    “你说这颗丹药只是保命,那么后续的治疗,大概是个什么程序,还有花费,让我们家心里有个数啊!”

    “后续无非是针灸、按.摩,配以汤药,以及师父遗留下来的丹药。”

    “我想大概知道一个数。”

    冯道恒叹了口气:“老哥哥,你这未免就有点小家子气了吧!那躺着的可是你孙子孙女,简直就是一对金童玉女,要是我,就算倾家荡产,也要救他们。”

    “一人一亿够不够?”

    “保守估计。”冯道恒点点头。

    听到这个数字,杨文骥和杨语桐的父母都有些动容。

    这个数字不小了。

    而需要花这么多钱治病,那说明什么,这个病太严重,太复杂。

    “冯神医,我也冒昧问一句。”杨孟起道,“如果我支付一亿,我的女儿就能活蹦乱跳吗?”

    “这个问题,恕老夫无法回答。”冯道恒有些生气了,“既然你们是这么一个态度,干嘛找我,去医院啊!医院会告诉你们什么时候就能治愈的。”

    “冯神医,您别激动。”李江马上道歉,“主要是孩子她爸太着急了。”

    “你们的心情我能理解,但治病是个循序渐进的过程,我也要根据情况的变化及时的调整方案。现在,第一步,你们先将这固本培元丹买下,我亲自给两个孩子喂服,不能再耽误了,否则,我都担心他们撑不过今晚。”

    “啊!老公,快点付钱吧!”

    赵春和李江同时抓住丈夫的胳臂,哀求道。

    “慢着。”杨根硕笑着上前,“两位舅舅,就让我聊表寸心吧!”

    “嗯?”两对夫妇不明所以。

    “冯神医,为了表示我们的诚意,我出四千万,购买两颗丹药。”

    “什么!”冯道恒身子一晃,差点从椅子上跌下来,忙不迭坐稳了,清了清嗓子,露出一抹笑容:“嗯,你的诚意很足,你们这份珍贵的亲情,也让我非常感动。”

    杨根硕笑了笑,冲着瑶姬挑了挑下巴。

    瑶姬会意,当即端一杯茶过去,一个万福盈盈拜倒,然后,双手奉上茶杯。

    “冯神医,请用茶。”声音甜腻软糯,表情摄魂夺魄。

    “好,好。”冯道恒双手接过茶杯,眼中只剩下巧笑倩兮美目盼兮的瑶姬。

    她的娇媚,她的柔情,她倾城绝代的风姿,深深的包裹住了他一颗干枯的心脏。

    瑶姬盈盈起身,面上梨涡绽放,纤纤素手拨弄着鬓角的发丝,然后,双手放到胸前,四根葱指舒展如兰。

    冯道恒神情呆滞,脸上挂着笑意,嘴角有口涎滴落。

    “恶心!”瑶姬扇了扇鼻子。

    杨顶天还好,杨仲连、杨孟起,都是大口喘息,出了一身冷汗。

    瑶姬刚刚对冯道恒使用了媚术,没想到,旁边的人都受不了。

    杨根硕再次惊讶于瑶姬媚术的恐怖。

    “大牛,你这是何意?”杨仲连着急的问道。

    “是啊大牛,你……你对冯神医做了什么,咱们还仰仗人家给孩子治病,万一触怒了人家……”

    杨孟起还没说完,就被杨根硕摆手打断了,他上前,一把从冯道恒脸上揭下一层皮……绝品野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