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百一十二章 行业打假人人有责
    杨根硕一把揭下一层脸皮。

    当然,也带飞了那一架古典墨镜。

    “啊!”三名女性同时惊呼,并且捂住了嘴巴。

    三个男人也是心头一震。

    但,当事人冯道恒却没什么反应。

    奇形怪状的脸上,明显洋溢着笑,一副很幸福的模样。

    杨根硕冷笑着,从他额头上拽下一块包子形状的硅胶,鼻子上撕下一块胶布。

    霎时间,鼻梁高了一些,额头平坦许多,除了下巴尖一些,哪里还有什么异象。

    “这……”

    除开杨根硕之外的所有人都觉得不可思议。

    冯道恒成名数十载,在京都上流社会混得风生水起,一直以这种形象示人。

    竟然是假象?

    杨根硕想了想,点了他肩头的穴道。

    “二外公,各位,你们看清了吗?他就是个江湖骗子。”杨根硕道。

    “哎呀,真是万万没想到,伪装太深了,也只有大牛你能识破。”杨顶天道。

    “会不会他只是伪装了外表,但医术的确过人,否则,怎能博得神医的名号?”李江依然存有一丝疑虑。

    “就是,”赵春说,“总有两把刷子,不可能全靠骗的吧!”

    杨顶天道:“你们不要担心了,桐桐和文骥的伤势,大牛答应负责到底。”

    没想到,杨顶天的话没有太大的效果。

    因为,目前为止,他们只是见到杨根硕炼制的一步玄阶丹。

    他还懂的医术吗?不清楚。

    “桐桐和文骥是因为我才身受重伤的,我绝不会坐视不理,我保证,尽快的治好他们。”

    杨根硕知道,自己这番话的说服力依然苍白,也不着急,他道:“我们先来证明冯道恒这个浪得虚名的冒牌货吧!”

    “怎么证明?”杨仲连问。

    “瑶姬,先取掉他的美瞳。”

    “好的,公子。”

    瑶姬动作很快,直接从冯道恒眼里摘下一块隐形镜片。

    众人一看,哪里什么重瞳,原来不过是隐形眼镜的一个造型。

    瑶姬很快又取下另外一边。

    “目前为止,至少这个冯道恒给自己伪装了一个天生异象的假象。至于其他,一审便知。”而后,冲着瑶姬道:“叫醒他。”

    啪啪!

    瑶姬两个耳光下去。

    冯道恒一个激灵醒了,感觉脸上火辣辣的疼,还有些迷茫。

    杨根硕扶着额头,早知道是这么叫法,自己就下手了啊!

    冯道恒想要起身,却没能起来,但双手还是可以活动的。

    这一下他大惊失色,前后左右看了一圈,“你们,你们对我做了什么?老爷子,你这是何意?这么对我,不担心我拂袖而去,对你孙子孙女置之不顾……”

    “冯神医,醒醒吧!”杨根硕将一面镜子放在了他的面前。

    “啊!这……这是谁!”他摸着脸,眼神一阵闪烁。

    杨根硕给逗笑了,“镜子里这位,难道不是冯神医的庐山真面目?”

    “我……”

    啪!

    杨根硕一巴掌拍在他的额头上。

    “啊!”他疼出了眼泪。

    杨根硕叹了口气:“我还是第一次见到有人将硅胶填充在额头。塌鼻梁、双瞳,搞这些歪门邪道,有意思吗?”

    “但我的医术是真的,真金不怕火炼。”

    “是吗?”杨根硕突然将一颗固本培元丹拿过来,置于掌心,“什么狗屁固本培元丹,心黑已经没法形容你了,一点点西洋参粉末、麝香、淀粉和食用蜡,搓成这么一个小药丸,你居然敢要一千八百万。”

    “你……胡说!”具体成分让杨根硕如数家珍,冯道恒心惊的同时,还妄图狡辩。

    “你说的一切一切,我都留了证据。”他掏出龙慕云的手机晃了晃,“你说我骗你,没问题,我们可以去专业部门检测成分,不过到时候,你就是旷古绝今的欺诈犯。”

    “你……你不要吓我。”

    啪!

    杨根硕一巴掌,将那颗药丸拍成了粉末,然后吹向冯道恒。

    冯道恒呛了一鼻子,连连喷嚏。

    “阿嚏,阿嚏!”

    “一千八百万没有了,心疼么?”

    啪!又一颗化作粉末。

    “现在是三千六百万。这种药丸,一百块我都不要。”

    “放开我,放开我!”冯道恒一阵挣扎无果,怒视杨顶天,“杨家家主,咱们往日无冤近日无仇吧,你居然这么害我!”

    杨顶天冷笑:“行业打假,人人有责。”

    冯道恒气得吐血。

    “冯道恒,你欺骗别人也就罢了,没想到居然欺骗到我家人头上,这就是咎由自取。”杨根硕笑着说道。

    “我医术超群,这跟伪装的外表没有冲突!”

    “死鸭子嘴硬。”杨根硕怜悯地摇摇头,“瑶姬,这样吧,刚刚给他卸妆的全过程,咱们也用手机记录了,就给他发到网上,看看曾经被他骗过的人是什么反……”

    “不要!”杨根硕还没说完,冯道恒就叫开了,一脸恓惶,苦苦哀求道:“不要啊!”

    杨根硕一下子戳中了他的命门,他是真的怕了。

    他欺骗的高门大户,没有一百也有八十,要是让那些大户知道他是个骗子,他必定死无葬身之地。

    “不要也可以,说说你的传奇经历。”杨根硕笑容可掬,“我很感兴趣。”

    “好,我说,我说。”

    原来冯道恒医术平平,但的确有个厉害的师父,师父还真就天生种种异象。

    师父只留下一枚丹药。

    那丹药有着起死回生的奇效。

    当初,龙家老太爷生命垂危,冯道恒适逢其会,就用那颗丹药救了龙家老太爷。

    这可不得了,免费广告打出去了。

    冯道恒一下子就成了炙手可热的神医。

    他有自知之明,绝对救不了的,坚决不救。

    主要接治一些头疼脑热伤风感冒,更加热衷于调理养生。

    一方面因为运气好,一方面因为有一个团队的运作,居然让他这个冒牌货风光了数十年,越来越红火。

    如今的上流社会,谁家生了病,都会顺口说道:“快去请冯神医。”

    仿佛能够请到冯道恒治病,都是一种身份的象征。

    “你……你真是太过分了!”杨孟起气得浑身发抖,“我们是这么的担心孩子,你却欺骗我们的金钱,欺骗我们的感情,如果耽误了孩子的伤情,我们怎么办!”

    “就是!你简直没人性!”李江哭道。

    “对……对不起!”冯道恒道歉,“那两个孩子伤得的确很重,我的药对他们或许没什么帮助,但绝对没有副作用!”

    “你还敢说!我要掐死你!”赵春当即挥动挥动尖锐的指甲,就要同冯道恒的脸来一个亲密接触。

    “啊!”他惊呼,却只能抬起双手阻挡。

    眼看着就要中招,却被杨根硕一把拉出了险地。

    “大牛,你别管,这个人渣,我要弄死他!”赵春余怒未消。

    “舅妈!”杨根硕摇摇头,“他还有用,而且,我还有些问题没问清楚。”

    “赵春,就听大牛的,居然这么欺骗我们,谁也不会轻易放过他。”

    听杨顶天这么说,冯道恒绝望的低下了脑壳。

    常在河边站哪有不湿鞋,这次,终于翻船了。

    ……

    一个小房间。

    权作审讯室。

    冯道恒依然坐在椅子上,只有上半身可以活动。

    面前站着杨根硕、瑶姬,还有龙慕云。

    “大兄弟!”冯道恒可怜巴巴的开口。

    “嗯?”杨根硕鼻子轻轻哼了一声。

    “大哥!”冯道恒快哭了,“能交代的,我都交代了啊!您能够识破我的伪装,绝对是目光如炬。”

    “拍马屁是没用的。说说吧,你还有什么价值?”杨根硕淡笑,敲诈勒索,总是让人乐此不疲。

    “我……”他目光一阵闪烁,不敢同杨根硕对视,“我小有资财。”

    “这个不用你说,我会调查,然后以你冯道恒的名义捐给慈善机构。”

    “那我吃什么喝什么?”

    “那是你的事儿!”

    “我……唉!”冯道恒低下头,长叹一声。

    “当然,你还可以继续行骗嘛!劫富济贫,我向来都不反对。”

    冯道恒又抬起头,红着眼睛,撇着嘴巴,一脸委屈,不吭声了。

    “继续呀,你还有什么用处?”杨根硕报以鼓励的眼神。

    “那我就没什么用了,我要是正经行医,也仅能开个小诊所,勉强养活自己。”

    “你说你还有个团队。”杨根硕对这个比较感兴趣。

    “有形象顾问,有宣传策划,还有托儿。”

    “行骗都有一个团队支撑,都如此专业,你真行!”杨根硕翘起大拇指,是真心服气。

    “我这有什么呀!那些骗老头老太太棺材本购买保健品的,哪个不是一支分工明确的团队。”

    “也是。”杨根硕点点头,“那你有没有掌握什么秘密?”

    “我的秘密不值钱。”他摇摇头。

    “那你最近有什么行程安排?”杨根硕锲而不舍。他认为,这应该叫做最大程度的榨取剩余价值。

    “黎家,黎家请我过去给人治病,说是一个人眼睛伤了。”

    “你去了吗?”杨根硕慢慢瞪圆了眼睛,果然有意外的收获啊。

    “准备这边完事了,就过去。”

    “这个消息,有点价值。”杨根硕口头表扬一句。

    “难道是……”冯道恒有些吃惊。

    “什么?”杨根硕眯了眯眼。

    “素闻黎杨两家世仇,难道那两个孩子就是被黎家所伤?”

    “这种话还是不要乱说。”

    “哦哦,我还有一个消息。”冯道恒竭力表现,想要为自己换取自由增加砝码。

    “什么?”

    冯道恒说:“黎家和龙家联姻在即,近日,有个订婚仪式。”

    龙慕云瞪大眼睛上前一步……绝品野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