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百一十三章 醒来第一眼见到的人
    “是不是黎落和龙剑?”龙慕云大声问。

    “就……就是。”冯道恒被突然扑过来的美丽姑娘吓了一跳。

    但是,听完了冯道恒肯定的回答,龙慕云却沉默了。

    “黎家龙家联姻,这想必会成为京都一大盛事。”瑶姬仿佛自言自语。

    “黎落要订婚了?”杨根硕忍不住问,“那个龙剑是什么人?”

    龙慕云回答道:“自然是龙家的人,说起来,还是我堂哥。”

    “哦?”杨根硕感觉挺有趣。

    龙慕云道:“龙家是新晋崛起的家族,同黎杨两家相比,有点后来居上的意思。原本在这京都,是个三足鼎立的格局,但是,两家有了姻亲关系,杨家的处境就不妙了。”

    “这个龙剑是个什么样的人?”

    “龙家长子嫡孙,自然也是出类拔萃,人中龙凤。”

    “黎落应该喜欢的吧!”

    “黎落应该是坚决反对的。”

    “你怎么这么肯定?”

    “她去西京,就是为了躲避这个龙剑。龙剑什么都好,但却是个欢场浪子,便是在这京都,同他有染的女性,没有一百,也有八十。”

    杨根硕瞪大眼睛,倒吸一口凉气,心说,这厮比自己还牛逼。

    “试问哪个女孩子能够忍受自己的男人拥有这样的癖好。”

    杨根硕嘿嘿一笑:“当这个男人足够强大的时候,后宫里的女人一个个还不都是乖乖的。”

    龙慕云摇摇头:“黎落个性刚强,如果我猜得不错,她一定会以死抗争。”

    “什么!”杨根硕严肃起来。

    “她无父无母,也是个可怜的孩子。”龙慕云眼圈微红,“她爷爷和哥哥为了家族利益,绝对不会考虑她的感受。”

    杨根硕沉默了片刻,冲着两个女孩道:“看着冯道恒,让他恢复原样。”

    “啊?”三人异口同声,显然都很惊讶。

    杨根硕道:“冯神医,现在你还是冯神医,希望你在黎家的表现,更加出色。”

    “好,谢谢!一定不辜负大哥的期望。”冯道恒热泪盈眶。

    ……

    黎鸿燊接到一封密信,阅罢,面色无比凝重。

    在互联网日益发达的今天,传播讯息变得方便快捷的同时,信息安全的问题也层出不穷。

    还是这种古老的方式比较可靠,安全性高。

    “爷爷……”见爷爷脸色不对,黎泓俊喊了一声。

    “你看看。”黎鸿燊将信件丢给孙子。

    黎泓俊接过来道:“这就是杨家那颗暗子儿……”

    “看看再说。”

    “什么!”他只是看了两行,便发出一声惊呼,一口气读完,脸色变得比爷爷还要凝重。

    “没想到那小子在炼丹方面有着那么高的造诣,你认为可信吗?”黎鸿燊问孙子。

    黎泓俊摇头:“我不信!我觉得这是杨家的烟雾弹。而杨语桐吃的那一颗,极有可能是杨文骥赠与的。”

    “你不是说杨文骥为了提升修为,可以不择手段,不会放弃任何一种可能的方法。”

    “呃……”黎泓俊无言以对。

    “这件事还有待查证。但是,”黎鸿燊摇摇头,“他居然在娼门的打击下,毫发无损的回来,看来,我们还是低估了他呀!”

    黎泓俊默不作声,心里却想着找任天涯问问情况。

    黎鸿燊自言自语:“他武功高绝,若是再加上一个炼丹圣手,何况还是那么的年轻。拥有这样一个敌人,绝不是一件幸事。”

    说罢,他摇摇头走了出去。

    黎泓俊忙不迭给任天涯去了一个电话。

    “阁主,我是黎泓俊,我们家的高手受了重伤,你们那边到现在还没有消息?”黎泓俊的声音有些着急。

    “三长老失联了。”任天涯道。

    “啊?”

    “这次门主派出三长老出来解决问题,但现在失去了联系。”

    “然而,咱们共同的敌人杨根硕已经毫发无损的回到了杨家,我可否认为,你们娼门的行动已经失败,而三长老也是生死不知。”

    “鸿俊少爷,你到底想表达什么?”

    “我方牺牲了一名地阶巅峰的高手,我还话费了五千万,但是,你们娼门付出了什么?”

    任天涯冷笑:“我们可能付出了三长老,这个代价难道还不够吗?鸿俊少爷,我们只是合作关系,你无权指责我,还有,在事情没有明朗之前,请不要妄加揣测。就这样,我还有事,先挂了!”

    “践人!居然敢先挂我电话!”黎泓俊暴跳如雷,差点摔了手机。

    再次拿起那封密信通读一遍,怎么感觉都是真实的,他不相信,那是自欺欺人。

    ……

    杨根硕再次给兄妹二人诊查完毕,发现两人的情况并没有那么严重。

    杨语桐经脉受损,其他部位,倒是没怎么受伤。

    杨文骥中了摧心掌,但并没有打中心脏,五脏六腑只是受到了震荡,而那一刻,他体内的拥有两个人的内力,相当雄浑,起了一点的保护作用。

    杨根硕相信,若不是因为有了杨语桐内力的支持,他杨文骥都伤害不了黎耀阳。

    他并不知道黎耀阳的实力,然而,四大长老合力都不是人家对手,在人家眼睛瞎了的情况下,还轻而易举重伤两名长老。

    由此,黎耀阳的实力可见一斑。

    经过这么一番诊查,对于治愈二人,他更有信心。

    只是这个方式……他需要跟杨语桐的父母甚至是爷爷商量商量。

    正琢磨着,龙慕云和瑶姬双双进来。

    杨根硕起身道:“冯神医走了。”

    龙慕云点点头:“走了,我在他身上留了追踪器和窃听装置。”

    “嗯。”杨根硕笑道,“到底是你专业一些。”

    龙慕云摇摇头:“那家伙真是色心不死,居然还缠着瑶姬要电话。”

    杨根硕忍俊不禁:“是不是,还真是极品。”

    “大牛,你就这么留着他?”

    “这个人虽然医术不行,但终日混迹上流社会,还是有点用处的,用好了,会是个不错的工具。”

    “就像瑶姬一样。”瑶姬说。

    杨根硕皱眉,面露不喜:“你不是,你是我妹子。”

    瑶姬甜甜一笑。

    “那个瑶姬,我看看你身上的伤,看看是不是需要重新上药。”

    “好。”瑶姬轻轻点头。

    龙慕云叹了口气:“我是否要回避。”

    “哈哈,那晚一点再检查。”杨根硕笑道,“小云,那个赵日天什么情况?”

    “醒了,我又给他来了一针。”

    “好,”杨根硕点头说,“今天很晚了,都去休息吧!”

    龙慕云眼睛眯了眯:“你等不及了?”

    “想哪儿去了,我还要给桐桐和文骥疗伤。”

    “哼。”龙慕云一声冷笑,“爱干嘛干嘛,我不感兴趣。”

    说罢,扭着挺翘的屁屁走了。

    “公子,龙姐姐吃醋了。”

    “怎么可能!”

    “你还不相信我?”

    “你也去睡吧,累坏了。”

    “嗯,好的,公子也早点休息。”

    “我想休息了,会去找你。”

    “就怕公子不来。”瑶姬风情万种的一笑。

    杨根硕淡淡一笑:“我会来的。还有,等到月中,我就给你解蛊。”

    想了想,从脖子上摘下玉塔吊坠,“这个你先戴上。”

    “这是公子的随身物品!”瑶姬心头一震。

    “是啊,怎么了?”

    瑶姬眼圈红了,“公子对瑶姬……”

    “哈哈,打住啊!”杨根硕摇头道,“你先别瞎激动,听我说先,这个不是送你戴,不对,应该这么讲,是暂时让你戴着,因为它能够压制你体内的蛊虫,若是再有娼门的人来,也不至于激发你体内的蛊毒。”

    “不管怎么说,瑶姬都感念公子的……怜惜。”

    “去吧,后半夜找你啊!”

    瑶姬咬着手指,一步三回头的离去。

    杨根硕打了个哆嗦,终于明白了色魂授予的真正含义。

    甩甩头,重新坐下,写下两个药方。

    “来人!”

    一声喊,立刻就有家丁进来,一脸崇敬道:“表少爷。”

    “去,按方抓药,我现在就要。别忘了砂锅,两只。”

    “是。”

    家丁离去,杨根硕目光重新落到兄妹身上。

    他在想,杨文骥到底修炼了什么禁术。

    一小时后,家丁将东西送来,看到杨根硕往砂锅里放药,却迟迟不肯离去。

    “怎么还不走?”

    “表少爷,这些事儿,我们这些下人都可以做。”

    “谢谢,不过不用了,这个还是我自己来吧,熬药也是个技术活儿。”

    “那好吧,我就在外面,表少爷需要的时候,喊一声就成。”

    “你去休息吧,今夜没什么需要了。”

    打发走了家丁,他就用两个电砂锅给二人熬药。

    这种电砂锅比较高档,火力级别分的很细,正是他需要的。

    又两个小时后,他倒出药液,晾了十分钟,分别给二人服下。

    然后,就坐在方凳上打坐。直到天明。

    而这一宿,杨顶天和他的儿子媳妇们都在客厅里枯坐,要不是杨根硕有所交代,早就过去陪着了。

    家丁不时汇报。

    杨根硕这种事无巨细亲力亲为,令杨家人分外感动。

    杨顶天道:“你们要对大牛有信心,就像对我杨家有信心一样。”

    截止目前为止,杨语桐的父母,杨文骥的父母,他们四人对杨根硕依然信心不足。

    ……

    窗外,小麻雀叽叽喳喳的叫着,百灵鸟婉转浅唱。

    淡淡的晨曦从窗棂投射进来。

    新的一天到来了。

    杨语桐缓缓睁开眼眸,首先映入眼帘,便是杨根硕沉睡的脸。

    没想到自己沉睡后醒来第一眼看到的人竟然是他。

    女孩心头微起波澜。

    目光从他的脸上到肩膀,到手臂,再到手上。

    原来杨根硕一直抓着她的脉门。

    女孩的眼圈蓦然一红。

    她想要起身,当然没能做到,却发出一声娇呼。

    杨根硕一个激灵,睁开眼睛,先抹一把口水,才惊喜交加:“桐桐,你醒啦!”

    “嗯!”杨语桐笑出了眼泪。

    “家主,少爷,夫人!大小姐醒啦!”门外,家丁一路飞奔远去,大喊大叫。

    令杨根硕、杨语桐相视苦笑。

    这消息瞬间传遍了整座大宅。绝品野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