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百一十四章 相信大牛
    杨语桐又一次想要起身。

    瞬间感到浑身经脉肌肉针扎般疼。

    再次发出一声娇呼。

    “啊——”

    钟鸣鼎食的女孩,何曾经历过什么风雨。

    一下子便疼出了眼泪。

    还有恐惧。

    因为她发现,自己动一下指头的力气都没有。

    自己怎么会弱到这种程度。

    杨根硕清澈的目光,仿佛经由她的双瞳,看进了她的内心。

    “别担心,你经脉受损,慢慢会好起来的。”

    温柔的说完,握了握她绵软的小手。

    恬淡的笑容,温柔的声音,是那么的令她安心。

    这时,门口响起一阵密集的脚步声。

    杨顶天、杨孟起、李江、杨仲连、赵春相继到来。

    龙慕云和瑶姬也到了门外。

    “桐桐!”

    见女儿睁眼,李江一下子扑到床边,一只手摸着女儿的额头,同时,抓住女儿的另一只手按在自己的脸上,“你终于醒过来啦,吓死妈妈了,好,太好了!”

    说完,还忍不住哭了几声。

    杨语桐眼圈一红,有泪珠滚落。

    不曾失去,便不懂得珍惜。

    这一刻的家人相遇,她都忍不住莫名感动。

    “妈,爸,爷爷。”

    “嗳!”杨顶天老泪纵横,“桐桐乖。”

    “嗳!”杨孟起颤声说:“乖女儿。”

    杨语桐脸上笑容绽放,望向杨仲连夫妇,“大伯,大伯母。”

    杨仲连一愣,连忙道:“桐桐乖。”

    赵春捂住嘴:“乖孩子!”

    “桐桐,你睡了那么久,刚刚醒过来,不要说那么多话。”李江心疼地说。

    杨语桐冲着母亲笑了笑。

    李江又要落泪。

    似乎经过这件事,孩子一下子长大了许多。

    “大牛!”

    杨孟起拉起他一只手,“你辛苦了!我都不知道怎么感谢你!”

    杨根硕笑笑道:“二舅,不用说了,这件事,我难辞其咎,自然责无旁贷。”

    “大牛!”杨顶天拉住他另一只手,“我们知道你一晚上没有休息,事事亲力亲为,都不让我们插手,辛苦你了。要不回去歇一会儿。”

    “大牛!”杨语桐有气无力的叫道。

    “怎么了?”杨根硕走上前去。

    “原来,你一晚上没睡呀!瞧你,眼珠子都是红的。”杨语桐说这么一句话,仿佛耗费了大半力气,闭上眼睛,喘了口气,才笑道:“不过,算你有点良心,表姐没有白白牺牲。”

    “是啊是啊!”杨根硕笑着点头。

    一家人都很欣慰。

    经此一役,第三代子弟有了过命交情,可以说是空前团结。

    “哥哥呢?”杨语桐问道,皱着眉头,好像快没力气了。

    噗通一声响。

    却是赵春突然跪在了杨根硕的面前。

    紧跟着,杨仲连也跪了下去。

    杨根硕怎会不明白他们的心思,摇摇头,上前将二人扶起。

    “舅舅舅妈,你们这是做什么!”

    赵春满脸泪水:“大牛,我们知道,文骥曾经伤害过你,但你不是凡人,请你大人有大量,也救救文骥。”

    杨仲连只是一个劲儿点头。

    杨根硕佯怒道:“舅妈,你的意思是,我因为怀恨在心,所以厚此薄彼?只救桐桐,而罔顾文骥?”

    赵春没吭声,但表情显示,她就是这么想的。

    “赵春,大牛不是那种人!”杨顶天道,“大牛既然原谅了文骥,又怎么会见死不救。”

    “二外公,谢谢你的理解。我答应过你的事情,决不食言。”说着,目光落在了杨仲连夫妇脸上,“你们放心,我也已经给文骥服了药,他的情况能严重一些,但我有十足把握。”

    杨仲连、赵春一个劲儿点头。

    “大牛!”杨语桐又叫。

    杨根硕哭笑不得:“桐桐,你没劲儿,就先不要说话啦!”

    杨语桐费了好大力气,又在母亲的帮助下,方才扭过头,看到了沉睡中的杨文骥。

    “哥哥……”她再度落泪。

    杨根硕上前,抓住她的手,一股真气送过去。

    杨语桐马上就有了点力气,哭出声来。

    “是哥哥为我挡住了黎耀阳夺命一掌,不然,我就……我就……”

    “果然如此!”杨顶天欣慰的感慨道。

    杨孟起、李江看向杨文骥的目光,也再无敌意。

    杨仲连、赵春看着儿子,只有心痛。

    “桐桐,你是不是将自己的内力给了文骥?”杨根硕问。

    “你怎么知道!”杨语桐一脸惊讶。

    “因为你的小手,在文骥的胸口留下了一个掌印。”杨根硕笑着说。

    除了杨顶天之外,两对夫妻都是目瞪口呆,他们竟然没有发现杨文骥胸口还有一个掌印。

    杨语桐凄然一笑:“黎耀阳太强了,足以碾压我们兄妹,我徒有内力却无招式,根本帮不上哥哥,于是我就想,如果内力给了哥哥,他是不是就能有一战之力?”

    “那你怎么会晕过去?”杨根硕继续问道。

    “我也不清楚,似乎只懂得逼出内力,还有,就是哥哥就好像一个吸盘,我的手根本拿不开。”

    杨根硕点点头,没再说话。

    “大牛,你简直神了,跟你推断的几乎分毫不差!”杨顶天激动地说。

    杨根硕微微一笑。

    “大牛,哥哥是因为我才身受重伤的,请你一定救救他!”

    “好啊,谨遵表姐吩咐。”杨根硕俏皮的说道。

    杨语桐没想到他如此回答,冲他皱了皱琼鼻,做了个鬼脸。

    这时,他身上的手机响了。

    摸出来一看,是杨柱国打来的。

    “我接个电话,是外公打来的,想必他们已经到家了。对了,暂时没什么事,二舅和舅妈暂时留一下,其他人可以先行离开。”

    说着,走出去,接通了手机。

    “外公。”他叫道。

    “大牛,我们到家了,一路顺利,你那边怎么样?”

    “没事,桐桐和文骥受了点伤,我能治好。”

    “要警惕娼门和黎家。”

    “我明白。”

    “让我跟老.二说两句。”杨顶天道。

    “好。”杨根硕将手机交给身后的杨顶天,杨顶天接过去喊了一声“大哥”。

    “顶天,别担心,一切都会过去的,大牛说没事,那就没事,你要相信他。”

    “我相信!谢谢大哥!”杨顶天嘴唇颤抖。

    “都是自家兄弟,说这话做什么?这件事因大牛任性而起……”

    “大哥,别这么说,我们家也有不对的地方。”

    “行,多保重。”

    “大哥,再见。”

    挂断电话,将手机交给杨根硕,杨根硕给了一旁的龙慕云,龙慕云走到一旁,“妈……”

    杨顶天轻叹一声:“大牛啊!我们兄弟当年有过一些纷争,已经四十年没有心平气和的说过话了,但是刚刚,我觉得我们是亲人,我们两兄弟的心,从没有过的贴近!”

    “真好。”杨根硕微笑着点点头,然后看了眼跟母亲通话的龙慕云,想到了什么,冲着杨顶天道:“二外公,我手机坏了,家里应该有备用的吧,给我准备一部。”

    “好,包在我身上。”

    老头儿拍着胸脯,兴冲冲的走了。

    杨仲连夫妇一步三回头,杨根硕苦笑道:“文骥很快就会醒来,你们先回去休息,有消息,会第一时间通知你们。”

    “有劳大牛,你辛苦了!”

    夫妻俩齐齐一个鞠躬。

    如此一来,房间里只剩下杨语桐一家三口,还有一个昏迷不醒的杨文骥了。

    杨根硕有些纠结,关于治疗杨语桐的方式有些暧昧,不知如何跟杨语桐的父母开口。

    其实,若是将两人定位成医生和病人的关系,就没有任何问题的了。

    ……

    龙慕云和母亲通完电话,问杨根硕:“手机给你,还是我先拿着?”

    “要不……”杨根硕还没说出口,又一个电话进来,是个陌生号码,龙慕云接通了,里面传出一个苍老的声音,“公子。”

    龙慕云秀眉微蹙,“应该是找你的。”说着,将手机交到了杨根硕手中。

    “哪位?”

    “公子,是我,冯道恒。”

    “哦,冯神医。”

    “公子,别寒碜老冯了。”冯道恒将姿态摆的很低。

    “怎么,有什么事儿吗?”

    “昨晚在黎家的情况,给您汇报一下。”

    “客气啦冯神医。”杨根硕呵呵笑道。

    “应该的应该的。”

    接下来,冯道恒将其在黎家的付出和收入汇报了一遍。

    首先,黎耀阳的眼球爆裂,没法治,只能填充狗眼,或者硅胶义眼。

    其次,他出售了一颗固本培元丹,一剂活血通络散,共计收入一千五百万。

    “老冯,你就是个印钞机吗?”杨根硕很是惊讶,这冯道恒的赚钱速度都快赶上他了,这还是他经常敲诈勒索的情况下。

    “公子见笑了。”

    “行,你先忙,有什么事,我会找你。”

    “公子……”

    “怎么,还有事儿?”

    “我想做慈善。”

    “啊?”杨根硕哑然失笑,“冯神医果然医者仁心,好啊,你打算拿出来多少?”

    “一千……四百万。”冯道恒咬牙说道。

    “嗨,慈善不是这么做的,你不是还有一支团队,花钱的地方也不少,这样吧,就拿出来八成就够了。”

    “感谢公子体谅!”

    杨根硕一愣,怎么感觉冯道恒好像感激涕零的样子。

    “行了,我还有事,一会儿给你一个卡号,另外,有点价值的讯息,有劳共享一下啊。”

    “理当汇报。”冯道恒说。

    杨根硕笑了笑,挂断了电话。绝品野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