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百一十八章 治疗的方法
    杨根硕看着手里那张纸,目瞪口呆。

    这是一张四维彩超。

    当然就是女人的腹腔部位。

    里面孕育着一个小生命。

    这原本真的没什么,跟他没有半毛钱关系。

    但是,署名栏上的姓名竟然是黎落。

    本来,这也没什么,他杨根硕顶多诧异一下。

    然而,后面的陪同者,竟然是他杨根硕本尊。

    白纸黑字的杨根硕。

    这是什么鬼?

    杨根硕一拍脑袋,有些眩晕,甩甩脑袋,迫使自己清醒下来。

    这个世界充满了穿越。

    正穿。

    反穿。

    平穿。

    魂穿。

    自己不是穿越了吧!

    应该不是古代,莫非来到了平行世界,那里也有个叫做黎落的女人,自己一过去,就喜当爹。

    杨根硕敲敲脑袋,尼玛,脑子有些晕,应该没有别人的记忆吧!

    然后看了眼瑶姬,难道瑶姬也跟着自己穿了?

    瑶姬看到他脸色变换的模样,噗嗤一笑。

    “你笑什么?哦不,你叫什么名字?”

    “公子,你没发烧吧!”

    “这是哪里,现在是什么年代?”

    黎落“咯咯”笑开了,“公子,是不是因为手里那张纸,你有些错乱?”

    “这么说,我没穿越?”

    “穿越?”瑶姬不解。

    “还好还好。”他一颗心放回了肚子里,“这是什么鬼?”

    “这个是龙姐姐送来的,难道不是你干的?”

    “我干了什么呀!我根本没陪她去过医院!”

    “但肚子里跟你有关……”瑶姬一脸戏谑。

    杨根硕笑了。

    脑袋稍稍清楚一些,以他的智商,很快就能想通。

    摇摇头,他说:“小云真是煞费苦心啊!”

    “嗯?”瑶姬依然不明白。

    “瑶姬,你绣的什么我看看。”

    “没……没有。”瑶姬连忙又藏。

    “我都看到了,是鸳鸯戏水,还是荷花并蒂,又或者鲤鱼跃龙门?”

    瑶姬红着脸,将一个大红肚兜举到了杨根硕面前,上面用彩色的丝线绣了一个人形。

    杨根硕黑着脸问:“这不是我吧!”

    “除了公子还能是谁!”

    “我……这是哈哈版的。”

    “嗯嗯。”

    “你难道准备自己戴着?”

    “嗯嗯。”

    “现代女性谁还戴这玩意儿?”

    “习惯了。”

    杨根硕脑补出一副剥开女人大红肚兜的画面,心底不由一烫。

    “走吧,去吃饭。”

    “好。”

    刚刚走出小院,迎面碰上了李江和龙慕云。

    “大牛,你醒啦?”李江笑问。

    “嗯。”杨根硕点头。

    “大牛,我们都来了三趟了,老爷子死活不让吵醒你。”龙慕云道。

    杨根硕咬牙笑道:“小云,今晚到我房里来。”

    龙慕云看了眼瑶姬,当即吐了下小舌头。

    李江看看他们三人,不由的倒吸一口凉气,这关系得有点乱啊!

    来到餐厅,果然大家都在干等着。

    于是,他喧宾夺主,招呼大家入座。

    杨仲连要给他倒酒,被他婉拒了。

    “今晚要给桐桐治疗,就不喝酒了。”杨根硕道,“另外,二外公,各位,你们不要总是这么客气,我会不自在的,以后吃饭就不用等我啦!”

    “好,听你的。”杨顶天很好说话的样子,无有不从。

    虽然没喝酒,但饭菜却没少吃。

    山珍海味,总是堆到他面前的盘子里,刚消耗一些,有人迅速补足。

    饭后,众人移坐。

    一波佣人捧着痰盂,让大家伙漱口。

    另一波奉上香茗。

    “大牛,请。”杨顶天道。

    杨根硕点点头,呷了一口,“下午,我睡过去的工夫,他们两个有没有醒过?”

    他口中的“他们两个”,自然是杨语桐和杨文骥。

    “有的有的。”李江忙不迭回答。

    “文骥也醒过。”赵春回答,“我们给孩子熬了点小米粥,喂了一点。”

    杨根硕点点头,“我去看看桐桐。”

    “大牛,辛苦了!”杨顶天恳切地说。

    杨根硕摇头笑笑,起身就朝外面走。

    杨孟起、李江,龙慕云、瑶姬,四人很有默契的跟上。

    出了餐厅,杨根硕停下脚步,冲着龙慕云和瑶姬道:“你们两个就不要跟着了,先回去休息。”

    “明白了,公子。”瑶姬点头。

    “你不是让我晚上去……”龙慕云欲言又止。

    杨根硕扑哧一笑,“等着啊!可能会晚一点。”

    三人来到杨语桐的房间。

    调的床头灯调的比较暗,杨语桐恬静的睡着。

    默立良久,杨根硕方才问道:“你们现在反悔,还来得及。”

    杨孟起夫妇也是一阵沉默,片刻后,还是杨孟起道:“大牛,我们相信你。”

    “没跟桐桐讲吗?”杨根硕问。

    “没有。”二人摇头。

    “也好。”杨根硕说,“那就让我亲自跟她讲,你们……回去休息吧!”

    “大牛!”李江突然有些激动。

    “怎么?”

    “我想请问,这其中会不会存在什么风险?”作为母亲,她忍不住担心,女儿失去名节也就罢了,万一再有其他的危险呢!

    “应该没有吧。”杨根硕说的模棱两可。

    “李江,咱们走吧,不耽误大牛了。”杨孟起拉着妻子,就往外走。

    李江一步三回头。

    杨根硕有些哭笑不得。

    关门的一刹那,杨孟起还拉着李江,匆匆对着杨根硕鞠了一躬。

    杨根硕上前,将门反锁,将窗帘拉上。

    并没走远的杨孟起夫妇二人看到这一幕,心里很不是滋味儿,更加沉重。

    “走,要相信大牛。”杨孟起拉着妻子,边走边说,“毫无保留的相信。”

    夫妻俩刚刚走掉,龙慕云和瑶姬却出现在了屋外。

    瑶姬一只手被龙慕云紧紧抓着,不断轻轻地挣扎,“龙姐姐,这样不好吧,公子会生气的。”

    “难道你不好奇?”

    “有点。”

    “那不结了。”龙慕云冷笑,“这个牲口,难道要对他表姐下手。”

    “不能吧!”瑶姬摇头道,“公子是个正直的人,也是个自控力惊人的人。”

    “你说惊人,我觉得变.态来形容更加合适。”龙慕云说,“你想啊,你这么一个大美妞,就放在身边,他都能忍住?”

    “这是优点啊!怎么到了龙姐姐嘴里,就变成了不正常。”

    “你不懂,我研究过犯罪心理学,有人满口仁义道德,满肚子男.盗.女.娼,他这样的,心理可能有些畸形。”

    “啊?”瑶姬居然有些动摇,“那我们现在做什么?”

    “听,等会儿也许会听到什么少儿不宜的声音。”

    两人刚刚蹲在窗台下,屏住呼吸,窗子猛然就打开了。

    两人猛地捂住嘴,不发出任何声音。

    杨根硕伸了个懒腰,“嗯,今晚的月色好美呀!”

    二人抬头看去,天阴沉沉的,有个狗屁月亮。

    “空气好清新。”

    二人却闻到一股雾霾的味道,天气预报刚刚发布了雾霾黄色预警,中小学都准备停课了,空气好个屁。

    “嗯,我要对着月亮吐故纳新。”杨根硕开始深吸欢呼。

    二人还是捂着嘴,这会儿眼睛慢慢瞪大。

    她们就在杨根硕眼皮子底下,都不敢喘大气儿,生怕露馅。

    又过了三十秒,龙慕云实在憋不住了,霍然起身,吓唬吓唬他也好。

    然而,杨根硕却是一脸戏谑。

    龙慕云不傻,知道这家伙早就发现了她们。

    “瑶姬,起来吧!被发现了。”龙慕云怏怏地道。

    “公子……”瑶姬有些内疚的样子。

    “瑶姬,你不用内疚,不怪你,你一定是受了某人的唆使。”

    “杨根硕,你真能磨蹭,想干什么事儿,赶紧下手啊!我们就想来看个热闹。”

    “回去!治病救人,有什么热闹可看。”杨根硕少有严肃道,“她的父母都被我赶走了。”

    “龙姐姐,我们走吧!”瑶姬拉龙慕云。

    “哼,有什么了不起,请我看,我都不看,让我听我都不听。”

    说罢,她跑走了。

    “公子,对不起,晚安。”瑶姬鞠了一躬,向着龙慕云追去。

    杨根硕苦笑着摇摇头,重新关上窗户,拉上窗帘,然后,缓缓转身,看到了床上瞪大眼睛望着他的杨语桐。

    “桐桐,你醒了?”

    “扶我起来。”她显得很是疲惫。

    “哦。”杨根硕上前,将其扶着坐起,靠着一床被子。

    “你……都不叫我表姐了吗?”

    “少说点话吧!”

    “你要怎么治我?快点开始吧!我讨厌这种感觉,呼吸都是那么的吃力。我浑身的力气,光是呼吸,都要耗尽了,我根本就是个弥留之际的人。”

    杨根硕哭笑不得:“不让你说话,你还一大串一大串的往外蹦。”

    他扶着她的肩头,看着她疲惫的眼睛,开口道:“治疗的方法,我跟你爸妈通过气了,他们有过犹豫,但最终还是接受了,现在,我说给你听,你要是不愿意,我还有其他办法。”

    杨语桐眉头皱了皱,眼皮眨了眨。

    “届时,你身上没有衣服,而我,穿的也会比较少。”

    杨语桐瞪大了眼睛。

    “我用的功法叫《玉女心经》。”

    杨语桐眼睛更大了,“《御女心经》?”她的脸蛋红了。

    “你误会了,不是对付女人的功法,是男女双修的功法。”杨根硕以手扶额,这样的解释,还不如不说。

    杨语桐的脸色就很能说明一切,那是一种病态的潮红。绝品野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