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百一十九章 玉女心经
    “放心,我尽量不看你。”杨根硕道。

    “那……你会碰我吗?”杨语桐的声音低如蚊呐。

    “当然,不然怎么……治疗。”杨根硕说完,看到了女孩垂下的螓首,知道杨语桐很是为难,她一个冰清玉洁的女儿,做出这样的决定,需要太大的勇气。

    别问杨根硕为什么知道人家冰清玉洁,他就是知道。

    “桐桐,要不咱们用其它办法,慢是慢一点儿,但也能逐步恢复的。”

    “什么方法?”

    “针灸按.摩外加汤药。”

    “需要多久?”

    “一年半载。”

    “这个方法呢?”

    “一两天。”

    杨语桐愣了愣,低下头弱弱地问:“大牛,你会用哪里碰我?”

    这一抹欲语还休的模样,令杨根硕也不由得一阵失神。

    “喂!”杨语桐耳根都红透了。

    “哦,双手,只是双手。”杨根硕掷地有声。

    “你保证?”

    “从现在开始,我是一名医生,你是病人,我们只有医患关系。”

    “好,我相信你。”杨语桐轻声说。

    “那我们就开始吧,时间不早了。”

    “嗯。”

    “你自己脱,还是……我帮你。”杨根硕感觉说话都好艰难。

    “我没力气,而且……里面什么都没穿。”杨语桐说完,脑袋都要埋进胸沟里。

    “哦,那倒是省事儿。”杨根硕本能地说了句。

    “啊?”

    “哦,我的意思是,在家里不用穿,整天勒着,对身体不好。”

    “你懂得真多。”

    “我是大夫嘛!”

    “还不动手?”

    “就……就来。”

    很奇怪,杨根硕感觉自己的声音有些颤抖,手也有些踟蹰。

    按说不应该呀!

    “善解人衣”,难道浪得虚名?

    就是纯粹的给女性治疗胸部的发育不良,也没有紧张好不好。

    最终,他归咎于这种禁忌的关系。

    深吸一口气,闭上眼睛,去解杨语桐睡裙的扣子。

    一颗两颗。

    解到第三颗的时候,无意中触碰到了绵软的丰物。

    他的心头一荡,而杨语桐的体温已经很高很高了。

    杨语桐声音打颤:“大牛,我还没谈过恋爱,因为,除了哥哥,从来没有遇到一个我看得上眼的男孩,但是,你很特别。”

    这会儿,杨根硕已经将杨语桐的裙子脱了,他始终闭着眼睛。

    但是,指尖的偶尔在杨语桐温润滑腻的凝脂玉肤上触碰掠过,他都不免的心旌荡漾。

    他很清楚,杨语桐也不好受。

    从她身体的战栗,以及肌肤表面浮出来的鸡皮疙瘩,就能说明一二。

    他有很多天没有释放了。

    然而,听到杨语桐口中的特别,他深深觉得,必须对得起这份特别。

    于是,深深吸气,收摄心神,将杨语桐扶着坐起,他也脱了鞋,上到床上。

    整个过程,依然是保持非礼勿视。

    但是,女孩肩头浑圆,手感超赞,令他都有些不忍放手。

    他闭着眼睛。

    可是杨语桐睁着眼呀!

    俏脸通红,浑身火烫,一颗心都要跳出腔子来。

    “我要到你的后边。”杨根硕尽量将话说清楚些,免得杨语桐误会。

    原本,到嘴边的话是:我要从你的后边来。

    他盘腿坐好,双手抵在杨语桐的后背。

    女孩的美背玲珑浮凸,肌肤紧致而滑腻。

    手感是那么的好。

    然而,这一刻,他的内心却无比平静。

    “桐桐,不要胡思乱想,我在给你治病。”

    杨语桐咬着贝齿,情不自禁的阵阵战栗:“你能做到?”

    “我已经做到了,你也能做到,你必须做到。”

    顿了顿,他说:“跟着我做,深吸缓呼。”

    杨语桐跟着做了。

    “接下来,眼观鼻鼻观心,意守丹田。放松自己,意念跟着我走。”

    杨语桐毕竟出生杨家,接触过一些基本的修炼法门,这等普通的打坐入定,她还是懂的。

    虽然没穿衣服,虽然身后是个年轻男子,虽然两人有着表兄妹的亲戚关系,而且,自己还有些欣赏他。

    但是,她还是入定了。

    紧跟着,她感到一股炙热气流从杨根硕的右手掌涌出,进入了她的身体,在奇经八脉中游.走着,烘烤着,修补着,说不出的熨帖。

    不知过了多久,她感觉自己浑身都是汗水,就仿佛从水里刚刚出来。

    这一刻,她似乎明白了,杨根硕为什么不让她穿衣服。

    这个过程产生了很多热量,需要毫无阻碍的排出体外。

    然后,又有一股冰寒的气流,从杨根硕的左手掌涌出,这一次,她的感觉是痛苦的。

    那股冰寒的气流所过之处,仿佛要将经脉和血液统统冻结。

    她的牙齿在咯咯作响。

    “桐桐,放松,这才是第一次,苦尽方能甘来。”

    “嗯,大牛,我可以坚持。”

    杨根硕突然感觉自己的表达怎么那么怪,女人第一次,也可以用这个台词安慰的好像。

    他很快排除了杂念,冰寒的真气,沿着杨语桐的五脏六腑奇经八脉走过一遍,最终,回到了杨根硕的右手上。

    完成了一个循环。

    “桐桐,你经脉受损,我这是在淬炼你的经脉,过程有些痛苦,但你可以受用一生,还有八个循环。”

    “大牛,来吧!”

    “好。”

    杨根硕说完,右掌吐出一个炙热的气流。

    刹那间,杨语桐刚刚干透的身子,又湿了。

    ……

    房间的灯亮了一夜。

    杨语桐的爸妈煎熬了一夜。

    当窗外响起小麻雀叽叽喳喳的叫个不停的时候,杨根硕收回了双手。

    几近虚脱的杨语桐,缓缓的倒在了他的怀中。

    这一刻,未着寸缕的她,连害羞的力气都没有。

    但是,杨根硕却睁开了眼睛。

    不过,目光极其纯净,而且只是盯着她的双眼,带着些许疲惫,些许温柔。

    杨语桐含笑闭上了眼睛,她太累了。

    但是,睡着前的一刻,想到了一个词儿——一眼万年。

    ……

    天彻底亮了。

    房间的灯也灭了。

    杨根硕整理好衣物,给杨语桐掖好了被角,方才打开了门。

    数十米外,杨孟起夫妇站在那儿,眼珠子通红,巴巴望着他。

    他笑了笑,“来了很久了?”

    “没有。”杨孟起摇头。

    “桐桐比较辛苦,刚刚睡着,你们可以看看,但不要吵醒她。”

    “大牛,桐桐没事了?”李江忍不住问。

    “哎,你这话说的,没看到大牛也很累吗?”杨孟起责怪道。

    杨根硕摇摇头,“受损的经脉已经修复完毕,比之前更加强韧,等到她醒了,再给服用一颗一步玄阶丹,可以瞬间恢复修为。”

    “真的,太好了!”

    杨根硕笑了笑,去向了自己是小院。

    待杨语桐父母走进屋子,他的身子才忍不住一个踉跄。

    有人说,在床上,男人的付出,永远比女人多,消耗,总是比女人大。

    这个颠扑不破的道理,用在杨根硕身上,同样有效。

    “公子……”瑶姬一眼看到脸色蜡黄的他,忙不迭上前搀扶。

    “吆,有人回来啦!”龙慕云闻声过来,顿时发出惊呼:“大牛,你这是被掏空了吗?”

    “我要休息。”和衣倒在床上,很快便鼾声大作。

    “龙姐姐,公子好像真的很累。”瑶姬轻声说,“你说他用的什么方法?”

    “见不得人的方法。”

    “不至于吧!公子那么厉害,怎么可能累成这样?”

    “你知道他厉害?”

    “不是,我是透过现象,推断本质来的。”瑶姬连连摇头,红着脸说。

    “哎呀,他这个样子,我怎么跟他商量事情。”龙慕云有些着急。

    这一次,杨根硕冲清晨睡到了傍晚。

    没有人打搅他。

    睁开眼睛的一刻,却发现杨语桐坐在床边,双手支撑着下巴,在哪儿打盹。

    女孩显然经过一番精心打扮。

    看起色,也好了很多。

    杨根硕用大脚趾头想,也能想到,她已经服用了丹药,修为已经完全恢复。

    甚至,她的修为,已经超过的玄阶巅峰。

    而杨根硕所说的受用一生,也绝非夸大其词。

    一个人经脉足够强韧了,方才可以承载更多的内力,蕴藏更大的力量。

    倒是他自己,睡了一觉,也没能缓过来多少,想着是不是也嗑上一颗药。

    “嗯。”他轻轻哼了一声。

    “大牛,你醒啦!”杨语桐一下子蹦起来,连忙背过身去,抹了一把口角,然后掏出妆镜,检查有没有口水印迹,眼屎鼻屎啥的,然后又补了点妆,这才回过头冲着他笑。

    “你没事了?”

    “嗯,比之前还强。”

    “女孩子,不需要那么强的。”

    “我想要变强。”

    “为什么?”

    “可以帮到想要帮助的人。”

    杨根硕无声地笑了笑。

    杨语桐俏脸微红,“哦,妈妈给你熬了参汤。”

    她连忙走到一旁,柜子上有个保温桶,她打开,倒出一碗,端过来,坐在床边。

    这会儿,杨根硕还躺着,没起来。

    “哦,你是不是起不来,等着,我扶你呀!”

    杨语桐又放下汤碗,“就像你照顾我那样。”

    说话间,已经将杨根硕扶起来,并且在他背后垫了一床被子。

    “那我是不是有必要也脱光衣服。”

    “啊?”

    “我没力气,你帮我。”

    “讨厌!”杨语桐捂着通红的俏脸,背过身去,“不理你了。”

    “参汤凉了。”杨根硕说。

    “哦,”杨语桐拿起勺子,舀一勺,试了温度,吹了吹,命令道:“张嘴。”

    杨根硕很听话。

    远处,李江看到这一幕,愁肠百结。绝品野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