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百二十三章 重新评估
    保安室。

    龙傲天面色凝重。

    任天涯、王八静静侍立。

    刚刚,龙傲天已经替赵日天做了检查。

    但他却无法相信,赵日天同他比肩的一身功力竟然荡然无存。

    而且,经脉损伤严重。

    说直白点,就是赵日天已经废了。

    当时,他眼睁睁看着赵日天被杨根硕抓走,现在送回来,居然就废了。

    龙傲天觉得,这真是特么的有些吓人。

    自己要是去营救,八成也是肉包子打狗,然后,变成跟赵日天一个德行。

    “二长老,您看……”任天涯请示道。

    这二长老,自从了解到三长老的状况后,沉默或者说发呆,已经超过了半个小时。

    龙傲天长出一口气道:“必须重新评估,此子深不可测。”

    任天涯不免有些幽怨。

    自己挨了一顿鞭子,天涯海阁都给人砸了。

    怎么听长老的意思,还要从长计议?

    “二长老,咱们师门传承千年,还怕区区一个年轻人?”

    “他不是个普通的年轻人。”

    “我知道,他背后有个杨家嘛!”

    “任天涯,我知道你心里不顺,想要出一口怨气,可是,这件事师门必须重新评估,我门能够立派千年而不倒,一直遵循着中庸之道。”

    任天涯不由得撇撇嘴。

    正儿八经的中庸之道,她不是很懂。

    但是师门所遵循的中庸之道,她还是了解一些的。

    首先是不争,其次,道歉和投降。

    她最为记忆犹新的,便是娼门同丐门的一次又一次碰撞,每一次,都是以娼门的道歉和赔偿画上句点。

    “天涯,天涯……”

    “哦,二长老。”

    “你在想什么?”

    “我在想杨根硕到底是何方神圣。”

    龙傲天摇摇头,“他的修为应该在我之上,唯有如此,方能废掉赵日天的经脉。所以,你也不要急着报仇什么的,知己知彼,方能百战不殆。有时候,退一步,便能风平浪静。”

    “天涯谨遵二长老教诲。”嘴上说的冠冕堂皇,心里却又是一阵鄙视。

    “我知道你心头不服,但是,总有一天你会明白,如果你认为哪怕是为了一口气,命都可以不要,我就不说什么了!”

    “二长老……”

    “给门主拍一份电报,将目前的情况,以及你我的分析,详细告知。”

    “是!”任天涯点点头。

    “对了,”龙傲天道,“让你的人多拍几次,因为最近山门周围,磁场不大稳定。”

    “明白了,二长老。”

    “同时运用飞鸽传书。来个双保险。”

    “高,龙长老实在是高。”王八恭维道。

    “闭嘴,高个屁!”龙傲天怒喝。

    这边,任天涯还没去拍电报,龙傲天的手机却响了。

    “阮裘?”龙傲天问。打来电话的,正是他的跟班阮裘。

    “是我,龙长老。”

    “什么事?”

    “很重要的事儿,您在哪里?”

    “好你个阮裘,我命令你干什么去了?”

    “让我关注赵长老的情况。”

    “是啊,那么我问你,你是不是偷奸耍滑去了?”

    “长老,我没有啊,天地良心,阮裘一直按照您的吩咐,兢兢业业,恪尽职守,日月可昭,天地可鉴。”

    “住口!”龙傲天喝道:“那么我问你,赵长老现在身在何处?”

    “具体……不知。”

    “你怎么不去死!”龙傲天激动的无法控制。

    “长老,我有大事儿汇报。”阮裘道,“我所掌握的信息,价值不比赵长老的行踪来的低。”

    “哦,说来听听。”龙傲天有了点儿兴趣。

    “长老您在哪儿,我去当面给您汇报。”

    “天涯海阁。”龙傲天说。

    ……

    京都杨家。

    当杨根硕向着一家人介绍了雷震的身份之后,众人不由的肃然起敬。

    而雷震在龙慕云和瑶姬面前碰壁之后,立刻改变了目标,他发现杨语桐英气逼人,就忍不住撩起来。

    以他的想法,杨语桐跟杨根硕有着血缘关系,两人不至于产生爱情。

    如此,他感觉自己有点儿机会。

    孰料,杨语桐根本就对他不假辞色,不鸟他。

    下人准备了酒菜,杨根硕同雷震对饮。

    “雷震,你对桐桐有意思,怎么样?有没有进展?”

    几杯酒下肚,雷震诗兴大发。

    “落花有意随流水,而流水无情恋落花呀!”

    “嗯?”

    “襄王有梦神女无音。”

    “靠,你又酸又累!”杨根硕摇摇头,“直接说人家对你不来电吧!”

    “有缘无分啊!我一来京都,就先失恋。”

    “雷震,感谢你千里迢迢过来帮忙,要不,让兄弟我略尽地主之谊,陪你去天涯海阁开开荤。”

    “天涯海阁?”雷震一下子来了精神,不过,很快,他又委顿下去,变得无精打采,“算了,我可不敢去那种声色犬马的场所,如果被我爸知道,他一定打死我。”

    “老帮主家教还是蛮严厉的嘛!”

    “你才知道。”

    “难怪少帮主如此知晓礼义廉耻。”

    “你……”雷震张口结舌。

    秦峰呵呵笑道:“给你准备了房间,不早了,洗洗睡吧,明天说不定有事儿。”

    “就是说,也可能没事儿了?”雷震摇摇头,“大牛,我有种预感,这次过来作用不大。”

    “雷震,你不懂,你未必就要参战,但你代表着整个丐门。所以,你就是我的资本,我的底气。就好像核武器,动用之前,是个核威慑,一旦使用了,还有什么威胁?”

    “明白了!”雷震笑嘻嘻点头,“如此说来,我的作用还是蛮大的嘛!”

    “相当大!”杨根硕极其赞美一番,方才将雷震送入他的房里。

    ……

    因为有了任天涯的交代,阮裘到了会所门口,便有人接应,然后直接来到了二长老龙傲然和任天涯面前。

    “龙长老,任阁主。”阮裘问候道。

    “行啦,赶紧汇报吧!”龙傲天不耐烦道。

    阮裘道:“根据我探听到了情报,杨文骥和杨语桐的身体已经完全恢复,修为甚至还有些提升。”

    “什么?”龙傲天惊呼,“据我所知,他们二人是被黎耀阳所伤,黎耀阳的修为也相当深厚,他以眼睛为代价,重伤两个年轻人,这才两天吧,两个年轻人居然没事了吗?消息来源是否可靠?”

    “应该可靠。”阮裘道,“有一部分是属下听来的,有一部分,是属下眼睛看到的。”

    “你听到了什么,看到了什么,全部详细汇报过来。”龙傲天着急的说。

    “我听说,杨根硕一口气赠送杨家五颗一步玄阶丹,杨语桐原本就是个手无缚鸡之力的漂亮女子,因为服用了丹药,顿时就有了玄阶修为,否则,也不会去跟黎耀阳打。”

    “玄阶又如何,结果还不是一样。”龙傲天冷笑。

    “长老,我认为,一两个玄阶高手并不可怕,可怕的是,有人可以批量生产。”

    “嗯?”

    “我听说,杨根硕只是研究了一下一步玄阶丹的药丸,便自行配置,竟然就成功了,一下子送给杨家五颗。”

    “若是此事当真,这样的人,我们真是最好不要成为敌人。”龙傲天道。

    “还有,”阮裘道:“我亲眼看到杨语桐服用一步玄阶丹,那一刹那释放的能量,堪称恐怖。”

    龙傲天叹了口气:“如此说来,这个杨家也不简单。”

    “长老,我还看到杨文骥功力突破,当时直接震飞了赵长老。”

    “你居然亲眼看到这一幕?”

    “是啊!”阮裘点头道,“当时,我易容成为一名家丁,眼睁睁看着杨文骥,从身受严重内伤到直接突破到地阶的全过程。”

    “这简直不可思议。”龙傲天摇摇头,“一个受内伤的人,也能突破吗?”

    阮裘道:“之所以能,是因为旁边站着一个人。”

    “谁?”

    “杨根硕。”

    “你看到杨根硕就站在旁边?”

    “我看到赵长老被震飞出来,然后,杨根硕出来,拖死狗……麻袋一样,拖走了赵长老,他们上了一辆车,我没能跟上。”

    龙傲天眯着眼,未置可否。

    阮裘大胆猜测:“龙长老,他们不会把赵长老给埋了吧。”

    “请赵长老。”龙傲天道。

    赵日天慢慢踱步出来,面皮松弛,腰身佝偻,仿佛一下子老了几十岁。

    “赵长老!”阮裘惊呼。

    赵日天摇摇头:“我现在这个样子,只是个垂暮之年的老人,再没资格称呼长老了。”

    虽然平日里几名长老彼此看不上,互相倾轧。

    但是,这一刻,看到赵日天垂垂老矣的模样,龙傲天突然有种兔死狐悲的感觉。

    轻叹一声,龙傲天道:“赵长老,现在你依然是,而且,你为师门做出了很大的贡献,我想师门不会不管你。”

    赵日天无所谓的笑了笑:“龙长老,您认为,我这仇还有可能报掉吗?”

    龙傲天再次叹息一声,“此事需要从长计议。”

    ……

    黎家。

    嘭!

    一张石桌,在家主黎鸿燊的掌下,粉身碎骨。

    而他的手里,拿着一张信纸。

    信纸上只有寥寥数句,也令黎鸿燊无法忍受。

    “爷爷……”黎泓俊闻声过来,“什么事儿,让您发这么大的火?”

    “自己看。”

    “又是暗子儿传回来的?”黎泓俊看了一眼,便目瞪口呆。绝品野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