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百二十四章 思想工作
    黎泓俊瞪大眼睛,将密信再看一遍。

    拳头咯咯作响。

    黎鸿燊这会儿却冷静了下来。

    不管是不是真正意义上的冷静。

    但至少表现的不能比孙子差劲。

    “鸿俊,说说你的看法。”老头儿背着身子,说道。

    “爷爷,你信吗?”黎泓俊不死心的问。

    “鸿俊,你的反应告诉我,你已经信了。”

    “我……”

    “说说你的看法。”

    “爷爷,如果这是真的,情况就复杂了。”

    “具体点。”

    “黎杨两家属于老牌家族,这些年都在走下坡路,龙家倒是气象不错,大有后来居上的势头,在这个时候,杨家突然出现这样的变数……”

    “什么变数!”黎鸿燊觉得孙子还不够具体。

    黎泓俊道:“就是突然出现了这个杨根硕,他居然拥有了批量制造玄阶高手的能力。”

    “他的能力远不止此,此子深不可测啊!”黎鸿燊长叹一声,“你还记得爷爷当初跟那小子谈买卖吗?现在看来,回还丹也是出自他手。”

    “您的意思是,他还会制作其它丹药。”

    黎鸿燊闭上眼睛:“必定如此。”

    黎泓俊尽管不愿意承认,但这却是事实。

    “娼门有没有消息?”

    “还没有。”

    “我看是他们铩羽而归,丢不起人,所以封锁了消息。”

    “也许吧!”

    “鸿俊啊,给你安排两个事儿。”

    “爷爷您吩咐。”

    黎鸿燊道:“去做你妹妹工作,越是这个时候,同龙家的联姻,不能有丝毫差错。”

    “明白。”

    “另外,抽空去一趟天涯海阁,看看对方反应,探探对方的态度。”黎鸿燊白眉紧皱,“按说,娼门不会如此轻易地息事宁人吧!”

    “好的,我今晚就去。”黎泓俊道。

    他原本就准备去的。一来,去问问任天涯,二来,他压抑得很,需要发泄。

    夜深人静的时候,黎泓俊走向妹妹的小院。

    远远的,就听到一串银铃般的笑声。

    “小环,高点,再高点,用力,再用力呀!”

    黎泓俊原地一愣,什么情况,怎么听着有点令人浮想联翩。

    “哈哈,看到了,终于看到了,原来这样看到的风景,感觉真是不一样呢!我终于能够体会到古时候深宅大院里小姐们的心情了,平日里,她们不被允许出门,大门不出二门不迈,只能利用这种方式,窥得墙外的风景。”

    “小姐,还来吗?人家有点累。”小环说道。

    “继续,你吃的比我还多,一会儿我推你呀!”

    “小环不敢,要是被老天爷和少爷看见,还不骂死。好吧,继续。”

    “咯咯……高一点,再高一点,咯咯……”

    黎泓俊站在月亮门下,看着月色下荡秋千的两个少女,神情一阵恍惚。

    心头不由得冒出几句词。

    ……

    墙里秋千墙外道。

    墙外行人墙内佳人笑。

    笑声不闻声渐悄。

    多情却被无情恼。

    ……

    这个小院,这个秋千,也承载着他、龙慕云、黎落的童年,记录了很多欢笑。

    一幅幅泛黄的画面在眼前浮现。

    骑竹马弄青梅,过家家……

    一个小男孩推着两个小男孩荡秋千……

    “哥哥,高点,再高点,哇,好高啊!咯咯……真好玩!”

    “小落,下来,轮到我了。”

    “表姐,人家还没玩够。”

    “按规矩办,不能耍赖。”

    “鸿俊,用点力呀,你没吃饭?”

    “小云,长大了,我盖一栋金碧辉煌的大房子,让你住到里面。”

    “好啊!让小落跟我们一起住……”

    稚嫩的童颜,清脆的童声。

    往事如烟。

    一切仿佛就在昨天。

    想到了龙慕云的背叛,他的拳头一下子握紧,脸上的温柔顷刻间为狰狞所替代。

    但是,马上又有了一点疑惑——妹妹好像很开心。

    “咳咳。”他清了清嗓子。

    “啊!大少爷!”小环一声惊呼,双手侍立。

    黎落双手抓着绳子,面色转冷,道:“你来干什么?”

    “我来看看妹妹吃的怎么样,心情如何?”说着,他走进院子。

    秋千慢慢停下,黎落跳下来,“暂时死不了。”

    “小环,你先进去,我跟小姐说说话。”黎泓俊道。

    “哦。”小环走了。

    黎泓俊轻叹一声:“小落,委屈你了。”

    “你想说什么?”黎落冷冷看着他,心头却不免有些波动。曾几何时,他们的兄妹感情,是那么的好。

    “上去,哥哥推你。”黎泓俊说。

    黎落瞪大眼睛,看着他。

    “上去啊,发什么愣?”黎泓俊将她扶了上去,说道:“哥哥多少年没有推过你了。”

    “忘了。”黎落咬着唇皮,鼻子一酸,眼圈已经湿润。

    “是啊!哥哥虽然没忘,但已经很多年了。”

    秋千荡起来。

    黎泓俊的声音充满了惆怅。

    黎落的视线彻底模糊了。

    她想,人果然是越长大越不安啊!

    同样的院子,同样的秋千,同样的兄妹。

    却再也回不到同样的从前。

    “十几年弹指一挥间,草木依旧,人事全非……”

    黎落捂着嘴,强压着哭泣,但身子,却不由自主一下一下战栗着。

    “你……你今晚过来,就是要缅怀过去吗?”

    “小落,父母过世的早,爷爷一天天老了,这个家,迟早一天,要落在咱们兄妹几个的身上,哥哥感觉担子好重压力好大。”

    “黎泓俊!”黎落摇头冷笑,泪珠在夜风中坠落,“搞了半天,你是在打感情牌。”

    刚刚兄妹情深的气氛,瞬间荡然无存。

    “小妹,哥哥说的都是肺腑之言。”

    “那凭什么要牺牲我的幸福!”黎落叫道。

    “我有幸福吗?我的幸福在哪里!”黎泓俊捶打胸口,吼道。

    “我不想跟你吵。”

    “我也不是来吵架的。”黎泓俊摇摇头,又去推秋千,但,黎落却已经跳下,朝着屋子走去。

    黎泓俊追上去,拦住她:“小落,你怎么知道嫁过去,就不幸福?龙剑他……”

    黎落打断他,冷笑:“你认为什么是幸福?”

    “幸福就是得到自己想要得到的东西。”

    “你那是**。”

    “那么妹妹的幸福是什么?”

    “我要自由的恋爱,自由的婚姻。”

    “那是因为你衣食无忧,甚至过得很奢侈。你看看有多少人在为了生活奔波,为了在城里买一套房而起早贪黑,为了孩子的一个入学名额,排上几天的队。”

    “你想说什么?”

    “爷爷说的话虽然不中听,但未必不对。我们出生在这样的家庭,自小锦衣玉食,享受了别人穷极一生都无法享受的东西,自然也要承担一部分责任。”

    “黎泓俊。”黎落摇头,“没想到你做起来思想工作,还是蛮有功力的,说起话来都是一套一套的,我怎么一直就没有发现?”

    “不要阴阳怪气。”黎泓俊摇摇头,“小妹,你觉得有能力违背爷爷的决定吗?”

    “我……”

    “女人终究是女人,嫁进龙家,你起码是合法的妻子,你是龙家的大少奶奶,日后,龙剑继承了家族,你就是家主夫人。”

    黎落看着哥哥,不说话,静静听着他讲述她的未来。

    “这份婚姻也许不是你想要的,甚至,你没有爱情,可是,你可以一世无忧,你的子女也能够过上贵族的生活,女人求得不就是这些吗?”

    “不要再说什么‘不自由毋宁死’的屁话,自由值钱吗?不要再追求什么虚无缥缈的爱情,爱情能够保鲜多久?”

    黎泓俊诡异一笑:“事实上,你也追求不到,别的自信,爷爷和我或许没有,但是,扼杀你的爱情,让你喜欢的男人消失,这点能力,我们还是有的。”

    “好一招威逼利诱。”黎落一阵齿冷,“生在这样的家庭,真是我的悲哀。不过有一点是幸运的,我没有喜欢的男人。”

    说出这样的话,眼前不由浮现出杨根硕阳光灿烂的笑脸。

    “小妹,认命吧,我已经认命,你也只能认命,弟弟将来,也不可能跟他喜欢的女人结合,这就是我们大家族子弟的命运。”

    “还是那句话,命运就像弓虽女干,反抗不了,就去顺应,就去享受。”

    “够了!”黎落喝道,“你还真是我的亲哥!这是一个哥哥应该对妹妹讲的话吗?你倒好,讲了一次又一次。你可以走了。”

    “好,我走,你好好想想,吃好睡好,等着大婚。”

    “什么,什么大婚,不是订婚吗?”

    “爷爷和我改主意了,你也到了嫁人的年纪,不需要那么麻烦,直接办了了事。”

    黎落攥紧拳头,眼珠儿忽左忽右,然后一跺脚,冲进了自己的房间。

    黎泓俊没有跟过去,不过,眼睛却眯了起来,退出院子的同时,拨出一个号码:“帮我监听一个电话……”

    黎泓俊没有回房,而是去了爷爷的房间。

    敲门之后,听到一个略显疲惫的声音道:“进来。”

    “爷爷,要不您休息。”黎泓俊一阵心疼,责怪自己太弱,不能挑起这个家,让爷爷还跟着操劳。

    “都到门口了,还说什么废话。”

    “哦。”黎泓俊应了一声,推开门的刹那,吓得倒吸一口凉气。

    因为面前站着一个人,大晚上戴着墨镜——黎耀阳。绝品野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