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百二十五章 将计就计
    眼睛瞎了,人生剧变,但经过两天的调整,黎耀阳便逐步恢复过来。

    没了眼睛,少了一种感知,世界永远沉浸在黑暗之中,倒是可以一心追求武学真谛。

    黎鸿燊没有抛弃他,他还待在黎鸿燊的身边,依然做家主的保镖。

    黎鸿燊检验过,黎耀阳的眼睛虽然瞎了,却依然是黎家第一高手。

    战斗力,甚至比过去更强。

    这一点,让黎鸿燊稍感欣慰。

    就这个问题,黎鸿燊问过黎耀阳。

    黎耀阳说:武学到了一定的境界,眼睛、耳朵乃至五感都不可靠,唯有用心去感受。

    黎鸿燊听得很玄乎,不知道对方是不是装逼。

    黎鸿燊对黎耀阳一如既往,但黎泓俊不同,他认为黎耀阳办事不力,如今对他已经没有半点尊敬。

    进门时楞了一下,然后就径直走到了爷爷面前,对黎耀阳视而不见。

    曾几何时,他对其可是执子侄之礼的。

    “何事?”老头儿喝着纯甄,是准备就寝了。

    黎泓俊看了眼黎耀阳,老头儿会意,“耀阳,你先出去。”

    “是!”黎耀阳大步离去,不知道的人,绝不会想到他是个瞎子。

    黎泓俊从黎耀阳背影上收回目光,道:“爷爷,我刚从小落那里过来,跟她说了很多。”

    “她态度怎样?”

    “自然还是抗拒的。”

    “我也没指望你就能说服她。”

    “但是妹妹的情绪有些不对劲儿。”

    “嗯?”黎鸿燊抬眼看了眼孙子,“一哭二闹三上吊吗?女人也就是这么些招数。”

    黎泓俊摇摇头:“并没有自怨自艾自暴自弃,我过去的时候,她在荡秋千,很开心。”

    “开心?难道她想通了?”

    “爷爷信吗?反正我是不信。”

    “那你认为……”

    黎泓俊没有说话,而是拿出手机,打开一个软件。

    上面的音频跳动着曲线。

    “你窃听小落?”

    “嘘!爷爷,我调试一下。”

    很快,里面的声音清晰起来。

    “表姐,怎么办?”黎落说,“订婚变结婚,我死也不跟龙剑洞房。”

    “他们居然还有联系?”黎鸿燊皱眉道。

    “爷爷,耐心点。”黎泓俊道。

    手机里,龙慕云道:“小落,放心吧,我一定成功说服大牛,订婚和结婚,都一样抢。”

    听到这话,黎鸿燊的白眉不由的一颤。

    因为气愤,身子也跟着抖动起来。

    黎落叮嘱道:“表姐,你们要计划周详,要以策万全,要是抢不走我,你就永远失去我这个表妹了。”

    龙慕云道:“小落,任何计划都可能失败,你不要给我压力,我们尽量制定周祥的计划。另外,你注意自己的情绪,不要被你哥哥爷爷看出来。”

    “啊,糟糕!”黎落惊呼。

    “怎么了?”

    “没,没什么?”

    “咱们也尽量少通电话,被人监听了,你都不知道。”

    “哦哦。”

    “挂了,安心做你的新娘子吧!”

    “表姐,你还笑话人家。”

    “哈哈……你不愿意跟龙剑洞房,可以跟大牛啊!反正你穿着婚纱,又是你的大喜之日,别浪费。”

    “挂了,拜拜。”黎落说完,便挂断了。

    黎泓俊手机里的音频软件,也成了一条直线。

    “岂有此理!”黎鸿燊怒喝,“龙家母女吃里扒外,我真是养了一对白眼狼。”

    “爷爷,稍安勿躁。”

    “我怎么冷静!”黎鸿燊激动地说,“要是被杨根硕抢亲成功,我颜面无存是小,联姻失败是大。”

    黎泓俊冷笑:“爷爷,你为什么总想着别人成功?既然咱们知道了这个计划,是不是可以将计就计。”

    “你的意思是?”

    “他杨根硕还没刀枪不入吧!”黎泓俊眯着眼睛,“他抢新娘,那是抢劫,那是犯罪,我们完全有理由将其击杀。”

    黎鸿燊一下子瞪大了双眼。

    黎泓俊咬牙切齿:“届时,我们埋伏多名狙击手。他杨根硕敢来,就让他仆尸当场。”

    黎鸿燊长出一口气,“好,就这么办,咱们家刚好有此便利,你去安排,,他只要敢来,咱们就将计就计,诛杀此獠,以绝后患。切记一点,不可走漏风声。”

    “是!”黎泓俊重重的一点头,雄赳赳气昂昂的离去。

    ……

    天涯海阁。

    龙傲天和任天涯尚未等到师门的回音,却等来了黎泓俊。

    黎泓俊的来意,那自然是昭然若揭的。

    王八向任天涯做了汇报,任天涯当即请示龙傲天,龙傲天表示不愿出面。

    任天涯也没把黎泓俊当成一个普通的客人,对于他,没有面对上帝的心态。

    不假辞色,也没叫十二钗其中哪怕一朵钗前来陪侍。

    黎泓俊也知道对方不待见自己,可是,双方毕竟有过合作,任天涯这么做,让他感觉受到了侮辱,不由得恼羞成怒。

    他冷笑:“任阁主,我现在连一名普通的客人都不如了吗?”

    任天涯道:“我认为阁下就不是过来消费的。”

    黎泓俊很生气,当即掏出支票簿,签了一张二百万的支票。

    刺啦一声撕下来。

    “拿去,让十二钗过来陪我。”

    任天涯淡淡一笑,还是接过了支票。

    打开门做生意,有钱不赚是傻蛋。

    将支票交给王八,让王八过去叫人。

    而任天涯则是亲自给黎泓俊倒水。

    黎泓俊叹息一声,并无用钱买到潇洒和尊严的快意。

    一把抓住任天涯的手腕,她一声惊呼,跌进黎泓俊的怀里,坐在了他的腿上。

    当然,这是被迫的。

    “放手,鸿俊少爷,你不要这么猴急,我一把年纪了,一会儿十二钗过来陪你。”

    说罢,一番挣扎,无果。

    黎泓俊一只手箍着她纤细的腰,一只手按着她丰硕的胸,冷笑道:“徐娘半老风韵犹存。”

    “放手!老娘已经五六年没有服侍过客人了,你不要坏了规矩。”

    话说到这个份上,语气已经相当强硬了。

    “五六年没被男人碰过,你不想?”

    黎泓俊对着任天涯的脖颈和耳孔吹起,惹得她一阵战栗,肌肤浮现出一层密密麻麻的鸡皮疙瘩。

    就在这时,王八领着十二钗进来。

    看到任天涯坐在黎泓俊的腿上,他们一阵目瞪口呆。

    任天涯又是一阵挣扎,还是没能挣脱。

    “黎泓俊,别太过分!”

    “出去!”黎泓俊冷喝,“我有话要跟你们阁主说。”

    “阁主……”王八看着自己心目中的女神坐在别的男人腿上,很是愤怒,只要任天涯一句话,他便会不顾一切扑过去。

    也就是说,黎泓俊那一句话,等于放屁。

    一个王八,十二个女人,没人理会。

    于是,黎泓俊又来一句,“阁主,我要问的事情,你也不希望更多人知道吧!”

    “出去。”任天涯喘着气道,坐在黎泓俊怀里,她有种久违的悸动,“出去。”

    十二金钗转身离去,脸上挂着意味深长的笑。

    王八却是眼珠子通红,仿佛要找人拼命。

    但是,却不敢违背任天涯的命令。

    门重新关上了。

    任天涯闭着眼睛,一阵阵莫名战栗。

    “鸿俊少爷,可以放开我了吗?”

    黎泓俊当即撒手,推开任天涯,挪动屁股,坐到了旁边。

    任天涯怅然若失。

    黎泓俊道:“任阁主蕙质兰心,应该知道我此行的目的。”

    “不知。”任天涯跟个怨妇似的,心里恨死了黎泓俊,撩.拨老娘半天,却没有然后,让人上不上下不下,多难受。

    “为了对付我们共同的敌人杨根硕,我黎家出资五千万,出动第一高手黎耀阳,如今,黎耀阳双目已毁,五千万似乎没能带一个水花。”

    “你怎么知道没有?”任天涯针锋相对,“你以为谁拦住了杨家四大长老,你以为谁跟杨根硕周旋良久?”

    “赵日天呢?”

    “音信全无。”任天涯面露悲怆,“我门三长老功力深厚,德高望重,你们家区区五千万,外加黎耀阳的双眼,又算得了什么?”

    “真的没有一点儿消息,赵日天就这么人间蒸发了?难道被杨家处理掉了?”

    “可能吧!”任天涯说,心里却一个劲儿向着三长老赵日天道歉。

    “那么,你们娼门还在等什么?不是被吓到了吧!”

    “正在等着师门的回信儿。”

    “哦,原来如此,谢谢任阁主告知。”

    任天涯冷笑:“这些,又不是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

    “你们娼门不会害怕杨根硕,以及身后的杨家吧!”

    “当然不会!”任天涯笃定道:“不过,你对我用激将法也是没用的,如今此事已经惊动了门主。是战是和,全凭门主一言而决。”

    黎泓俊点点头,感觉对方将话说清楚了,自己此行的目的也达到了。

    于是,他笑笑道:“任阁主,我相信,你的确好几年没被男人碰过了。”

    “那又怎样?”

    “老妓从良,可敬可佩。”

    “黎泓俊,如果不是来纵意花丛的,就给老娘滚。”

    “哈哈哈……任阁主分明是一副欲求不满的样子,但是很遗憾,本少爷不能给你。”

    “黎泓俊,欺人太甚!”任天涯咬牙切齿。

    “现在本少是顾客,顾客就是上帝,让十二钗过来陪我。”

    “哼!”任天涯一跺脚,出去了。

    不多时,十二金钗尽数进入华丽的包间,一时间,莺声燕语,充斥其间。

    任天涯听得受不了,拉着王八的领带,一路拖进办公室。

    王八不明所以,突然,脖子一紧,却是被任天涯用力一拉,两人的身子撞在了一起。

    任天涯咬着唇皮,喘着粗气:“王八,帮帮姐……”

    王八瞪大眼睛,没想到幸福来得这么快,这么突然,他不顾一切,扑过去……绝品野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