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百二十七章 态度模糊
    “大牛,你说说。”杨顶天道。

    杨根硕点点头:“天要下雨娘要嫁人,这件事,咱们还真是没有什么好办法。”

    听他这么说,杨顶天不由得面露失望。

    杨根硕继续道:“既然大家都说影响深远,而非当下,那么,咱们就走着瞧呗,大不了,兵来将挡水来土掩。”

    大家纷纷摇头。

    杨顶天叹息一声:“大牛说的也不无道理,那暂时就先这样吧!那个,后天的婚礼,你们谁愿意陪我去?”

    说话时,杨顶天的目光直勾勾看着杨根硕。

    然而,杨根硕却低垂着眼睑,就当没看见。

    “爷爷,我陪您去。”杨文骥道。

    “爷爷,还有我。”杨语桐道。

    杨根硕突然举起手,“娼门的事情远远还没有完,我建议,家中留个足够多的保卫力量,如今文骥的修为足可以放眼京都年轻一辈,独当一面,所以,他一个人跟着老爷子就够了,桐桐,你就不要去了吧!难道你想去看看新娘子多么漂亮,又或者,是为了那杯喜酒、那点喜糖。”

    “才不是,我没那么肤浅,也没那么贪嘴。”杨语桐激动地反驳道。

    “黎落也是大家族的女孩,她的人生之路,很有代表性,你想去看看,也可以理解。”

    “我-不-去!”杨语桐一字一顿吼道。

    杨顶天微微皱眉:“也罢,届时,就由文骥陪我去,这件事,就这么定了。”

    顿了顿,他又道:“时间不早了,散了吧,大家该吃早饭了!”

    ……

    “大牛,你为什么阻止杨语桐去。”离开议事厅,龙慕云追问杨根硕。

    “怕有危险。”杨根硕实事求是道。

    “你想多了吧!”龙慕云摇头笑道,“婚礼当天,那里会有多少有头有脸的人物?黎家和龙家怎么会对来客动手?”

    杨根硕莫测高深的一笑,“听你这么一说,看来是我想多了。好吧,那我跟她说一声,她可以去。”

    杨根硕说完就走。

    “大牛……”龙慕云又气又急,直跺脚。

    她想跟他讨论抢亲的事宜,他总是顾左右而言他。

    ……

    黎泓俊回到家里,刚刚步入房中,准备睡一觉缓一缓,不想,爷爷却坐在床沿上。戴着墨镜的黎耀阳标枪一般侍立在侧。

    “爷爷……”他涩声叫道。

    黎鸿燊看了孙子爷爷,白眉紧皱:“鸿俊啊!昨晚一直在天涯海阁?”

    “爷爷,我……”

    “在就在,没什么大不了的,男人嘛!偶尔放纵,无伤大雅。”

    “谢谢爷爷。”

    “但是任何事都要有个限度!”黎鸿燊突然激动起来,“身体发肤受之父母,你不能随意糟蹋!照照镜子,看看你成什么样儿了。”

    黎泓俊在车上就照过了,跟风干的腊肉似的。

    十二金钗轮番上阵,自己的确是让抽干了了。

    黎鸿燊长叹一声,语重心长道:“鸿俊啊,这个家迟早要交到你的手上,你的身体,不只是属于你自己。”

    “爷爷,我错了。”

    “罢了!爷爷知道你心里也憋着一股气。”

    “爷爷……”黎泓俊鼻子一酸,哽咽道。

    黎鸿燊摇摇头:“好啦,给我说说,娼门什么反应。”

    黎泓俊道:“三长老赵日天不知所踪音信全无。”

    黎耀阳沉声说:“家主,赵日天的修为比我略高,杨根硕要想无声无息搞死他,谈何容易,我认为,他根本不具备这个实力。”

    “你认为,你认为你能碾压杨根硕,结果呢!你却被……”

    “住口!”黎鸿燊喝断了孙子,“耀阳啊,鸿俊近来压力较大,年轻人口无遮拦,你不要见怪。”

    “不会!”黎耀阳道:“鸿俊少爷依然是主子,是我办事不力,让主子受到了困扰。而没能跟杨根硕打上一场,也令我抱憾终身。”

    “我可以让你没有遗憾。”

    “住口!”黎鸿燊喝道,“鸿俊,不要再说这样的话!我问你,赵日天贵为娼门三长老,他音信全无,门内就没有一点儿动静。”

    “任天涯他们已经联络了门主,正在等门主示下。”

    黎鸿燊道:“堂堂娼门,总不至于一个屁都不放吧!”

    “我也是这么认为的。”黎泓俊道。

    可惜,爷孙俩,似乎都没多少底气。

    ……

    一整天,杨根硕都陪着雷震喝茶、下棋、聊天。

    龙慕云急死了,却根本找不到机会,插不上话。

    她有些无奈的给黎落去了个电话。

    黎落接到后比较激动,连忙问怎么样。

    龙慕云内疚道:“小落,对不起,截至目前,大牛的工作尚未做通。”

    “啊!”黎落惊呼,“那我怎么办?”

    “实在不行,只能我去,我女扮男装。”

    “表姐,我的命怎么就这么苦,白送,都没人要!”黎落委屈的说。

    “不是没人要,是没人有这个实力要,你根本是一块烫手山芋。”

    “表姐!”

    “好啦,大牛那个没同情心的家伙不管,我来管。”龙慕云道。

    “表姐,你的好意我心领了。但是,你就不要来了,我已经这么的不幸,若是再搭上你,我良心难安,而且,又怎么向姑妈交代。”

    “那你说怎么办?”龙慕云问。

    “凉拌。”黎落一声叹息,“就这样吧!”

    说完,便主动挂断了。

    “小落……”龙慕云再也忍受不了,冲出去找杨根硕。

    杨根硕没说去,也没说不去,模棱两可,态度模糊,令她抓狂。

    天空不知何时下起了小雨,龙慕云问瑶姬,瑶姬说二人在听雨轩。

    听雨轩在后院高尔夫球场的旁边,杨家宅子太大,跑过去,足有一站路那么远。

    但龙慕云顾不了那么多了。

    ……

    在表姐妹通话结束的那一刻,黎泓俊差点摔了手机。

    从二人谈话里判断,那个该死的杨根硕对于黎落的事儿并不上心。

    这绝不是黎泓俊想要的。

    他已经做出了安排。

    只要杨根硕来,就可以名正言顺的叫他仆尸当场。

    但他不来呢!

    自己又要怎么办?

    费尽心机安排的一切,难道都派不上用处?

    这一次窃听到的内容,令黎泓俊非常不爽。

    他就在想,要不要通知特殊部门将人收回去。

    那些都是公共资源,自己不好占用太久。

    ……

    听雨轩是个八角小凉亭,上面盖着麦草,搞得跟马尔代夫海滩边上的小亭子一个样儿。

    二人坐进来时,并没下雨。

    没想到老天也如此应景,让听雨轩名副其实。

    杨根硕利用全天的时间陪着雷震,让雷震颇为感动。

    雷震是个臭棋篓子,然而,兴致却很高。

    在杨根硕面前,屡败屡战。

    这一天里,二人从围棋,到象棋,到跳棋,最后到五子棋。

    除了杨根硕明显想让,雷震就没赢过。

    但他并不气馁。

    这一局五子棋,他明暗布局,胜算不小,正自鸣得意。

    突然,龙慕云冲进听雨轩,头发和衣裳都湿漉漉的,就这么气鼓鼓看着二人。

    主要是看杨根硕。

    杨根硕置之不理。

    雷震却看着龙慕云俏丽的侧颜,刚要开口,胜利在望的一局棋,被龙慕云掀飞了。

    “啊!”雷震一声惨叫。

    龙慕云义愤填膺:“杨根硕,你要是个男人,就给句痛快话,小落的事情,你到底管不管?”

    杨根硕淡淡摇头,同时一步步恢复棋局。

    “你……”龙慕云指着他,美眸含泪:“杨根硕,原来你是这么的薄情寡义,罔顾黎落对你的感情,原来你如此的胆小怕事,只因为黎落将要成为龙家的孙媳妇。”

    雷震听得云里雾里。

    杨根硕依然无动于衷。

    “好,是我看错你了。小落也看错你了!”

    说完,龙慕云捂着小嘴跑走。

    “大牛,什么情况?”雷震问。

    “下棋,你快赢了。”

    “我赢了,你告诉我?”

    “你不如去问龙慕云,她也许会告诉你。”

    “唉,算了算了。”雷震摆摆手,“离我太远。”

    “雷震,娼门到底有没有动作啊!”

    “绝对有!”雷震笃定道,“这些自认为已经脱离世俗的修行门派,骄傲的很,这口恶气,他们得出。”

    “让你千里迢迢跑来,都不知道怎么谢你。”

    “你要感谢我?好啊!我对杨语桐很有感觉,你帮着撮合撮合呗。”

    “好,不过,我没什么信心。”

    “为什么?”

    “桐桐不大喜欢轻浮的人。”

    “我……我看你就够轻浮的,但是好像,她对你感觉不坏。”

    “我们是有着血缘关系的亲戚。”

    “话都让你说了,只是让你撮合撮合,我也不抱太大希望。”

    “所以,我还给你准备了好东西。”

    “什么东西?”

    “你如今也是地阶修为了吧!”

    “地阶初期。”

    “最近获得一个药方,名曰一步玄阶丹。”

    “什么意思?”

    “顾名思义。”

    “真的?”

    “已为事实验证。只要身体健康的青壮年,服用之后,立刻拥有玄阶修为。”

    “世间竟有这样的丹药!”

    “虽然对你作用可能不大,但是,我决定送你几颗,表达对你的谢意。”

    “大牛,咱们是兄弟,谈‘谢’字就伤感情了!不过,你打算送我几颗?”

    “一打怎么样?”

    “大牛,你真爽快!我爱死你了!”

    啪!杨根硕丢下一颗白子儿,“我赢了。”

    “啊!怎么可能!”

    ……

    天涯海阁。

    龙傲天陪着赵日天饮茶。

    任天涯一旁亲自伺候。

    赵日天自从失去功力,整个人一下子苍老了不止十岁。

    可见,内力修为,还能延缓衰老。

    突然,龙傲天起身,朝着窗外看了一眼,马上大步朝楼下走去。

    赵日天和任天涯对视一眼,也忙不迭跟上。

    楼下,几辆加长车停在了门口。绝品野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