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百二十八章 碾压计划
    龙慕云回到房中,便给黎落去了电话。

    “表姐。”黎落的声音里充满了期待。

    “小落,”龙慕云迟疑了片刻,方才说道:“对不起。”

    “嗯。”黎落轻轻哼了一声,一颗心跌入谷底。

    “对不起小落,杨根硕他不讲义气。”龙慕云控诉道。

    黎落幽幽一叹:“表姐,不怪你,也怪不得大牛。这都是命。”

    “不是的。”龙慕云摇头。

    黎落叹道:“大牛这么做,才是一个理智的人应有的选择。我不是他什么人,他犯不着因为我而同时跟最两大家族为敌。”

    “可他因为一个风尘女子,居然同娼门为敌。”

    “娼门?”黎落很是诧异,她可以确定,这是平生第一次听说这个词儿。

    “没错,你奇怪是正常的,我第一次听到也感到很奇怪。之前我只知道三教九流之中,有一个娼门,谁能想到,他们还是一个门派。”

    “然后呢,大牛怎么会跟那个风尘女子产生了瓜葛?”

    “这个故事就有些复杂了,听我慢慢跟你说……”

    接着,龙慕云将瑶姬如何同杨根硕相遇、相识,并且死心塌地追随的前因后果说了一遍。

    “我都不知道呢!”黎落呢喃,“好浪漫。”

    “浪漫吗?我没觉得。”

    “表姐,这还不浪漫?易求有价宝,难得有情郎,能得到这么一个冲冠一怒为红颜的男子,此生无憾了。”

    “小落,你这么一说,我也觉得有点浪漫哦。”

    “可惜,我没这福分。”

    “杨根硕太没义气了,你跟他认识那么久!”

    “跟时间无关。”黎落摇摇头,“我还是缺点勇气,瑶姬那种宁死不屈的勇气。”

    “小落,我是你表姐,别说死不死的了,杨根硕不去,我去,我去抢你。”

    “不要!”黎落凄然一笑,“表姐,你要是有事,姑妈怎么办?我绝不答应。”

    “这不行那不行,我们还能怎么办,难道让我这个当表姐的眼睁睁看着你进入火坑而什么都不做?”

    “就这样吧!”

    “不行,我现在就去祈求大牛,哪怕是一哭二闹三上吊……”

    “不要,表姐,不要了,谢谢你,谢谢你为小落做了那么多。”

    说罢,黎落便挂断了。

    然后趴在床上,呜呜直哭。

    从绝望,到有了希望,再到绝望。

    没有一件事,比这个更残酷的了。

    “小姐……”小环走进来,轻轻推了推她的肩膀。

    黎落瞪着泪眼坐起,主仆抱在了一起。

    ……

    黎泓俊死死捏着手机,第二次窃听,得到了同样的消息——杨根硕不会出现。

    杨根硕不来,他也是一筹莫展。

    恨不得鼓动龙慕云,去努力说服杨根硕。

    可惜,他没有这个途径。

    ……

    天涯海阁。

    一间典雅的厢房内,坐着四男站着一女。

    任天涯站着。

    门主和三名长老坐着。

    然而,三长老赵日天已然徒有其名。

    任天涯首先将如何同杨根硕结怨的来龙去脉说了一遍,接着,赵日天将对战的过程说了一遍。

    两人都还比较客观。

    门主苍昊叹息一声:“三长老,敌人狡猾,你的落败,非战之过,你对我门功勋卓着,所以,你放心,我们会为你养老。”

    “谢谢门主。”赵日天拱手,老泪纵横。

    “不过三长老,关于你失去功力的过程,我还是想要更多了解。”苍昊说道。

    赵日天道:“杨家直系长孙杨文骥,他居然修炼一门邪功,可以吸收旁人的功力。”

    “怎么个吸法?”大长老聂抗天有些恐惧,更多的却是兴奋。

    赵日天如实道:“我的手掌置于他的膻中穴,就会被吸收。”

    苍昊皱眉:“就这么简单,按说这种功法,只能向下兼容。”

    “嗯?”三名长老和任天涯都表示迷茫。

    “哦,这个词儿有些新潮,你们听不懂,也不奇怪,我的意思是,他要吸收你的功力,在修为上,应该高过你。”

    “他是个乳臭未干的小子,只有玄阶巅峰的修为,怎么可能高过我,而且,当时他还是奄奄一息。”

    “哦?”聂抗天问,“都奄奄一息了,如何能够施展功法,吸收你的功力?”

    “有人从旁协助。”赵日天闭上了眼睛。

    “就是杨根硕?”苍昊和聂抗天异口同声。

    “正是。”赵日天浑身颤抖,真是吓到了!

    若论打架,明枪暗箭,他都不怕。

    可是,那个叫做杨根硕的年轻人,却有着层出不穷的能力。

    “他具体怎么做?”苍昊问道。

    赵日天想了想,道:“他用银针控制我的身体,让我动弹不得,然后,牵引着我的手掌,来到了杨文骥的膻中穴,接着,一掌拍在我的后心,我的功力顿时如同大河奔流,流泻一空。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包括任天涯在内,几个人都是目瞪口呆。

    眼睁睁看着内力被抽空,只怕同抽光血液的感觉,没什么两样。

    那得多痛苦,又是多么的无助和绝望。

    “此子到底都懂些什么,看上去,他才是最大的邪门歪道。”苍昊喃喃自语。

    赵日天不住摇头,深深觉得,将杨根硕当成敌人,是这一生中最最错误的决定。

    唯一值得安慰的是,杨根硕给他转账了五个亿。

    这笔钱,杨根硕不说,他不说,没人知道。

    只有这么一点安慰,唯一活下去的念想啊!

    苍昊叹息一声道:“是战是和,你们几位怎么看?”

    三名长老同时沉默。

    苍昊皱了皱眉,心中又是一叹,大敌当前,这些人还是不能团结。

    看了眼任天涯,他问:“任阁主,你说说。”

    “门主,各位长老,天涯位卑言轻,不敢先说,而且,因为天涯身心都受到了那个……混蛋的伤害,所以,说起话来,未免不够客观。”

    “让你讲,你就讲。”龙傲天催促道。

    “是。”任天涯拱手道:“我娼门历史悠久底蕴深厚,门内高手不计其数,素有九十九玄阶之称,战力可见一斑。而一个大家族,充其量,又能有多少战力?”

    聂抗天笑道:“小任,你是主战喽?”

    “未必要战,但要盛陈武力,让杨家看到咱们战斗的决心。”任天涯眯着眼道:“在我看来,当我们高手兵临门前,杨家一定会惊慌失措,无条件投降,届时,我门还不是予取予求,既可出气,还能有一笔丰厚的收入。”

    苍昊未置可否,道:“你们……三位怎么看?”

    原本,他是准备说两位的。至于赵日天,有跟没有一个样。

    但现在还是要照顾一下老同志的感受。

    龙傲天点点头:“我赞成小任,我就不信,咱们千年底蕴,比不过一个大家族。这件事前前后后,我们都没有讨到一点儿好处,若是让江湖上其他门派知道,势必要耻笑的。”

    聂抗天轻轻颔首:“我也认为可行!咱们一方面召集门内高手,齐聚杨家,必须要有压倒性的优势,其次,咱们先礼后兵,总之,是战是和,主动权都掌握在我们手中。”

    苍昊沉吟片刻,“也罢,如今,咱们意见是一致了。不错,咱们娼门立派千年,何曾被一个人欺负成这个样子。他再厉害,再深不可测,还是一个人,若是我们不还回去,以后也不用再在江湖上立足了。”

    “好!”聂抗天激动地说:“门主,我这就飞鸽传书,令门中高手齐聚京都杨家。”

    任天涯同样激动,心说此番总该出口恶气了吧!

    她道:“门主,各位长老,门中高手的交通问题,我来负责。”

    苍昊笑笑道:“小任,你是地头蛇,我们来了,都要听从你的安排。”

    “不敢,门主折煞小的了。”任天涯拱手道。

    苍昊笑着摇摇头:“飞鸽传书就不必了,我在出发之前,已经做出了安排,如今,至少有半数的高手聚集在城外。”

    任天涯愈发激动了:“门主英明,我这就派车前去接应。”

    “也好。”苍昊从腰间摘下一个金牌,“拿着我的腰牌去。”

    “是!”任天涯两眼放光,双手郑重其事接过腰牌,她突然想起一件事,“哦,对了门主,是否需要给杨家下一封战书。”

    苍昊摇摇头:“不用,就要给对方一个措手不及。”

    任天涯点点头,领命而去。

    赵日天不禁有些激动,或许,这一次,自己有了报仇雪恨的希望。

    但是,他将这个想法埋藏在心底,自己功力尽失,成了个废人,如今必须谨言慎行,才能苟延残喘。

    “门主英明。”聂抗天拱手道。

    “运筹帷幄决胜千里不过如此。”龙傲天道。

    赵日天动了动嘴巴子,却没吭声。

    对于两个长老的马屁,苍昊是左耳朵进右耳朵出,丝毫不往心里去,他很清楚,二人只是言不由衷的场面话。

    “大长老,二长老,素闻二位性好渔色,明日或有大战,今晚你们就不要折腾了。”苍昊道。

    “谨遵门主圣谕。”

    二人拱手,心里却相当不舒服,这个苍昊坐着门主的位置,便可以直斥他们的不是吗?

    ……

    杨家。

    杨根硕拿着三颗一步玄阶丹,步入雷震的房中。

    “雷震兄,来,让你品鉴一下。”

    “好啊!不胜荣幸。”雷震一看到几颗绿莹莹的丹药,就两眼放光。

    便在这时,门外有一阵异响,似乎是竹棍顿地的声音,三长一短,暗合韵律。

    “什么人?”杨根硕问。

    “进来。”雷震说。

    门开了,门口站着一个精瘦的却神采奕奕的汉子,身上衣服干净整洁但却带有补丁,手里拿着一个竹杖。

    这份打扮,不用说,也知道是什么人、谁的人了?绝品野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