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百三十一章 鬼神莫测
    ,精彩小说免费!

    “桐桐!”杨顶天惊呼。

    杨语桐也没做出任何反应。

    突然,一个身影出现在她的面前,抓住她的手,将那柄西洋剑迎向了那枚能量球。

    令人目瞪口呆的一幕出现了。

    能量球就像一个肥皂泡。

    被西洋剑一下子戳破。

    竟然没有任何的动静。

    除了西洋剑化作齑粉。

    杨家人,包括杨根硕在内,都是大惊失色。

    聂抗天的功力恐怖如斯。

    而聂抗天也是震撼欲绝,这个年轻人破了自己的绝招,他对武学的理解,已经到了什么样的程度。

    “啊……”龙傲天颤声哭喊,“门主救命。”

    见聂抗天也讨不到好处,苍昊终于失去了淡定,命令随行而来的高手蜂拥而出,拯救二长老。

    三长老已经完蛋了,他不能再失去二长老。

    “站住!”杨根硕轻描淡写的说了句。

    “干什么!”苍昊喝道,“不要向着拖延时间。”

    “苍门主,你说话当放屁吗?你不是说各出十人,你这一口气出了多少人!”

    “你……你们修炼邪功,为江湖人所不齿,今天哪怕侥幸苟活,他日,江湖门派也会群起而攻之。”

    “不要说那么多废话!”杨根硕揉了揉肚皮,“你们吃早饭了没?我饿了,你们肚子有没有什么感觉?”

    这是一句没头没脑的话。

    然而,随着杨根硕啪的一个响指,站在最前面的娼门高手,顿时感到腹部一阵绞痛。

    “啊!”他忍不住痛呼出声,同时,额头就渗出了冷汗。

    “你,你对我做了什么?”他并没有失去思考能力,所以,自然而然的联想到杨根硕那句没头没脑的话。

    这人抱着肚子倒了下去。

    这下子不得了。

    他就好似一个药引子。

    下一刻,那些个娼门高手,无一例外抱着肚皮倒下,一个个不住哀嚎。

    “这……”苍昊目瞪口呆。

    “这……”聂抗天语无伦次。

    噗通!

    却是被吸干功力的龙傲天倒在了地上。

    而杨文骥吸了一肚子内力,身体都要爆掉了。

    他仰着头,张大嘴,发出一声咆哮。

    如此一来,娼门站着的,只剩下门主、大长老、任天涯三人。

    “门主,这……怎么会这样!”任天涯吓坏了。

    她可是主战派,若是门主事后拿她开刀,她不是要冤死。

    苍昊面色铁青:“事已至此,还有什么好说的,唯有死战。”

    说话时,他的脸上浮现着一股决绝。

    任天涯知情识趣的向后退去。

    苍昊和聂抗天都没有责怪这个女人胆小怕事不讲义气,恰恰相反,觉得她很有眼力劲儿,没有在现场碍事。

    娼门六七十人,如今只有三个人站着,两个人能打,这个反差太大,苍昊和聂抗天受不了,杨家人也接受不了。

    “杨根硕,你到底对他们做了什么?”苍昊不傻,这些人都是门中精英,不可能随随便便统一闹肚子,八成是饭菜饮水里被人动了什么手脚。

    但若是那样,对方也太可怕了,什么时候,就发现了他的人,并且先下手为强!

    杨根硕倒是没有隐瞒:“说起来好巧,请问诸位,海底捞好吃吗?”

    “是你,你在我们饭菜里下毒!”有人控诉,然后抱着肚皮打滚。

    “什么下毒啊,要是我想下毒,你们早已不明不白的嗝屁,我是在为你们清肠,难道你们没有想要上厕所的感觉。”

    杨根硕不说还好,话已出口,顿时有人就憋不住了。

    挣扎着爬起来,就朝外跑。

    一边跑,一边放屁。

    几十个人同时往外跑,同时放屁。

    一股子浓烈的臭鸡蛋气味,成分是硫化氢,堪比毒气弹。

    “该死,我又想后悔了。”杨根硕突然对着空气打出一掌。

    顿时,一阵狂风从他掌心形成,将面前的空气吹出了前院。

    一时间,空气没那么臭了,清新了许多。

    “哦哦。”杨家的精英兴奋地叫道。

    “杨顶天,虽然只有我们两个,也要一战。”苍昊道。

    聂抗天点点头:“现在是为了娼门的荣誉。”

    “呵呵……刚刚谁说各出十人,一决胜负。”杨根硕哪壶不开提哪壶,“现在你们根本凑不够十人,是不是应该主动认输?”

    “休想!”苍昊怒喝,“你们不是用卑劣的手段,就是用邪门歪道的功法,想让我不战就认输,门都没有!不论你们十人还是百人,我们二人迎之。”

    苍昊说的斩钉截铁,但怎么听,都有一股悲壮的感觉。

    “不打了,你们走吧。”杨根硕突然说道。

    “什么?”苍昊不解。

    他们原本兴师动众,登门问罪,心想,己方有着碾压对方的实力,对方应该识时务,举起白旗。

    孰料,人家怎么也不屈服。

    而今,人家占据了绝对优势,却不打了,却要放他们走,也不提任何要求。

    聂抗天同苍昊对视一眼,慢慢退到了他的旁边。

    “杨根硕,你为什么?”

    “就当是冤家宜解不宜结吧!”

    “呃……”苍昊瞪大眼睛,无言以对。

    怎么会,这个年轻人怎么会有如此的气魄和胸襟。

    “你的那些手下只是误食了巴豆,拉一拉就好,根本不要紧,事后,他们会发现,自己的肠道比过去更要干净。”

    杨根硕摇摇头:“所以,我想问,你们打,还是和,攻,还是退。”

    “来日方长,我们走。”苍昊道。

    “你这是回去积蓄力量,还要再来打过?”杨根硕皱眉问道。

    “我……”苍昊现在却不敢说了。

    “我说冤家宜解不宜结,你愿意接受吗?”

    “愿……愿意。”苍昊不情愿地说道。

    杨根硕点点头:“那好,看在我为你手下清理肠道的份儿上,你也帮助瑶姬解蛊吧!”

    赵日天刚刚躺在地上,假装肚子疼,听到这话,一下子蹦起来。

    他牢牢记得杨根硕将这个瑶姬看得相当重,上一次,正是自己激发了瑶姬体内的蛊虫,才能对杨根硕予取予求。

    他希望,这种事儿再重演一次。

    门主苍昊和大长老聂抗天,都有这个能力。

    “门主,快,吹笛子,激发瑶姬体内的蛊虫。”赵日天着急说道。

    苍昊点点头,当即摸出一节小巧的玉笛,立刻就凑到了唇边。

    苍昊还没吹,瑶姬就抱住了脑袋。

    杨根硕摇摇头,一把将其揽入怀中,“他还没吹,你这是心理作用吧!”

    “啊?”瑶姬这次发现。

    下一刻,苍昊嘴里的玉笛尖啸起来,一上来就是高八度。

    可是,瑶姬竟然没有任何不适。

    聂抗天也没法相信。

    “门主,她怎么会?”

    苍昊指着杨根硕,“佩服佩服,你竟然也精通蛊术,我们败得心服口服。但是,你既然懂的蛊术,又既然已经给瑶姬解去蛊毒,难道是在试探我?”

    杨根硕摇摇头:“不是,我没能解掉。”

    他轻轻地拿下瑶姬脖子上的吊坠,“苍门主,希望你别做傻事。”

    “唉!”苍昊一声叹息,“我解。”

    “大牛,我就说我没有什么表现的机会,你偏不信,你还说什么让我打头阵!”

    就在苍昊妥协的时候,雷震走出来,有些不满的说。

    “这位是……怎么有些面善?”苍昊喃喃道。

    “苍门主,看来你没有认错人!”雷震从后腰抽出绿玉杖。

    聂抗天惊呼:“你是丐门少帮主!”

    “算你有点眼力劲儿。”雷震淡淡道。

    “罢了罢了。”苍昊一声长叹,人家原本有着很多解决问题的办法,自家的娼门简直是不堪一击!

    “瑶姬,过来。”苍昊冲着瑶姬招招手。

    “瑶姬,别过去。”龙慕云和杨语桐同时喊道。

    “去。”杨根硕用眼神和语言鼓励瑶姬。

    “门主!”瑶姬走得很慢,但终究还是走了过去。不过,手上还拿着一个玉簪。

    “瑶姬,你这是做什么?”苍昊好奇地问。

    “如果你们还要妄图控制我,我就会变成一具尸体,再也不要公子因为我而屈膝。”

    “瑶姬,给,这包药粉拿着,每次发作喝一次,连续服用三次,蛊毒自去。”

    “谢谢门主!”有些激动的点头。

    “不用!说起来,你这些年为师门赚取了不少钱,你并不亏欠师门。”

    “门主,冤家宜解不宜结。”瑶姬殷切的目光看着苍昊。

    苍昊点点头。

    瑶姬转身,一路飞奔,扑进了杨根硕的怀里。

    看着这一幕,龙慕云、杨语桐都泪水盈眶。令人奇怪的是,任天涯也红了眼眶。

    杨家人都觉得画风不对。

    娼门原本是来寻仇的,碾压的,而如今,虽然没有把酒言欢,但却有种冰释前嫌一笑泯恩仇的势头。

    聂抗天看着杨语桐,语气温和:“姑娘,咱们也算是不打不相识,你用的剑法相当古朴,却用了一柄西洋剑,你能告诉我,那是什么剑法吗?”

    杨语桐看了眼杨根硕,见其微微点头,于是道:“是大牛赠与我的剑法——玉女剑法。”

    聂抗天道:“难怪难怪,原来是传说中失传已久的绝学,我败得不冤枉,一点儿不冤枉。”

    “门主,你们这样离去,会不会召集江湖门派,群起而攻之?”杨根硕笑问。

    “不会不会。”苍昊脑袋摇得像拨浪鼓。

    杨根硕笑道:“要不留下来吃早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