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百三十三章 不耻下问
    ..绝品野医

    瑶姬捂着嘴,屏住呼吸,泪水无声滑落。

    “公子,对不起,瑶姬……”

    蹲在地上的她,突感光线一暗,抬起头,看到了那张温和的脸。

    “怎么了?”

    “公子,我不是故意的。”

    “你都听到了?”

    “让我走吧,你已经为瑶姬做了太多,瑶姬不会怪你。”

    “原来是因为这个呀!傻丫头,起来,回屋。”杨根硕不由分说拉起她就走。

    “瑶姬卑贱,公子身边那么多好女孩,少我一个不少……”

    杨根硕摇摇头:“瑶姬,难道你认为,男女之间,只能是那种关系?”

    “瑶姬不动,男女之间,有单存的朋友吗?”

    “我想……应该有的吧!要不,我们试试。”

    “啊?”

    “我们试着做一对红颜知己,只有精神的交流。”

    “公子终究是嫌弃瑶姬脏啊!”

    杨根硕笑着摇头:“好吧,咱们先来一次肉.体上的交流。”

    “那也是公子您安慰瑶姬。”

    “呃……”杨根硕哭笑不得,“你这样,就让我无所适从了。”

    就这样,杨根硕牵着她,两人默默走了一段。

    杨根硕在思考,思考他对瑶姬的感情。

    好像复杂,他自己也说不清,应该不是爱吧。人哪有那么容易爱上。

    一开始是为了征服,是想要利用她的长处,后来,她死心塌地的从良、归顺,被抓回去严刑拷打,那一刻开始,杨根硕就有心呵护。

    直到这一刻,杨根硕也搞不明白,是同情,还是什么。

    沉默良久,杨根硕头也不回道:“瑶姬,你安心跟在我的身边,在你没有足够自保的能力之前,我不会放手。”

    听到这样的话,瑶姬是无比感动的。

    她捂着小嘴,泪落如雨:“可是瑶姬会给公子带来灾祸。”

    “这好办。”

    “怎么办?”

    “以后给我老老实实呆在家里,不要随便出去抛头露面的招摇。”

    瑶姬梨花带雨的笑道:“公子,你这是要金屋藏娇吗?”

    “没错,就是金屋藏娇。”

    “好,我会乖乖的。”

    杨根硕停下脚步,看了眼瑶姬,瑶姬柔柔一笑。

    ……

    回到屋里,一眼看到了龙慕云。

    龙慕云看到杨根硕的一刻,先是怒目而视,等到她看到杨根硕牵着瑶姬的手,瑶姬眼圈通红的样子,她不由得胡思乱想。

    上前抓住瑶姬的手,“瑶姬,怎么回事,告诉姐姐,是不是大牛这个混蛋欺负你了?”

    瑶姬摇摇头:“姐,公子从来都不会欺负瑶姬。”

    显然,龙慕云口中的“欺负”没那么单存。

    瑶姬的回答也是。

    龙慕云诧异地看了杨根硕一眼,这才问道:“那你为什么会哭?”

    “我……”瑶姬看着杨根硕,欲言又止。

    “你们聊,我走。”杨根硕说着,就要出门。

    “大牛,你站住,我有事跟你谈。”龙慕云一下子挡在了他的面前。

    “你还能有什么事,无非是鼓动我去帮你抢亲!”

    “什么叫帮我,是给你自己抢,我不是说了吗?黎落对你有意思,你抢来,就是你的。”

    “这个理由站不住脚,我又不是没女朋友。”

    “在你们男人眼中,女人还不是和金钱一样,多多益善。”

    “未必。”

    “你连娼门都能赶跑,这么大本事,为什么不愿意帮我,黎落多可怜,你就当行行好,学雷锋做好事,积德行善,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你不去,黎落真的会寻短见。”

    杨根硕深深地看了龙慕云一眼,就要错身而过。

    “你倒是说话呀!”龙慕云拉住他,不依不饶。

    杨根硕摇摇头:“小云,你跟黎落是表姐妹吧!”

    “干嘛?”

    “表姐妹不是双胞胎,没有心电感应吧!”

    “你到底想说什么?”

    “我要是抢回来,咱仨能不能大被同眠。”

    “啥?”龙慕云目瞪口呆。

    直到杨根硕走远,她才跺着脚骂道:“杨根硕,你个变.态!”

    瑶姬扑哧一笑。

    “瑶姬,你到底有没有同情心啊!”龙慕云摇头道:“你是我干妹妹,黎落是我表妹,她现在为了不嫁给那个人渣,想尽了一切办法,若是没法阻止这段婚姻,她真的会去死。”

    瑶姬道:“姐,公子之所以说那样的话,就是想让你知难而退。”

    “你的意思是,这不是他心中龌龊的想法。”

    “我不清楚。不过,我想,这是很多男人的梦想吧!”

    “你的意思是,我可以先答应他。”

    “是啊,你答应他,看他怎么说。”

    龙慕云点点头:“没错,我先答应他,看他还有什么理由拒绝。”

    然而,接下来一整天,都没能找到杨根硕,午饭也没吃,电话也不在服务区。

    龙慕云哪里知道,杨根硕是去到了杨家禁地,陪杨文骥兄妹一同修炼了。

    当然,作为兄弟,他也不忘帮助雷震美言。

    在杨根硕眼中,雷震虽然情商不高,但人还算可靠,将杨语桐托付给雷震,他还是比较放心的。

    只是,这个想法刚刚冒出来,就被他摁回去。

    人家杨语桐有爷爷,有父母,自己算哪根葱,差点就是八竿子打不着的亲戚了。

    ……

    这个下午,黎落一直跪在祠堂。

    清明刚过,祠堂没怎么热闹过,一如既往的冷清。

    她跪在父母的灵位前,说了很多话,嗓子都哑了。

    她就问爸妈,如果他们活着,会不会因为家族利益,逼迫她这个女儿嫁给那么一个人渣。

    当然得不到回答。

    只有呜呜的风声。

    仿佛什么在哭泣。

    又仿佛昭示着命运。

    直到哭干了眼泪,说哑了嗓子,她才一边捶打小腿,一边走进自己的小院。

    刚刚走到门口,就听见一个女人嘶哑的哭喊。

    黎落猛然倒吸一口气。

    这个声音来自她的房里,虽然沙哑,但依稀可辨,是她的丫鬟小环没错。

    她攥紧拳头冲进去,却看到极其辣眼睛的一幕。

    小环衣衫破碎,肩膀被龙剑把持着,两个人的下身连接在一起,龙剑的腰在动。

    龙剑每动一次,小环就哭喊一声。

    有一条血色蚯蚓从小环的大腿缓缓往下爬。

    小环显然受到了伤害。

    小环显然是被迫的。

    白日宣淫,禽.兽不如。

    这龙剑大白天跑到她家,女干淫了她的丫鬟,简直是畜生不如。

    “放手!你这个畜生!”黎落厉喝。

    龙剑闻声,一个哆嗦,匆匆缴械,退出身子,在小环的衣服上擦了擦,一把将小环推倒在地,提起裤子,栓好了皮带。

    “小环,”黎落扑过去,捧着小环的脸,“你没事吧!”

    手上摸到一股黏黏的东西。

    “小姐……”小环闭上眼睛,哭了出来,“小环以为再也见不到了你了。”

    “小环,不要怎么夸张,你都是成年人了,没听说那个成年女人被弄死的。不过没想到,居然还是个原装货。本少爷很爽,也弄得你很爽吧!”

    “住口!”黎落咬牙切齿,“龙剑,你是怎么进来的,有没有经过爷爷和哥哥的允许。”

    “当然!”龙剑哈哈大笑,“他们多着急呀,巴不得咱们直接生米做成熟饭。”

    黎落眼圈通红,浑身颤抖起来。

    生在这样的家庭,还有什么希望?

    生既无欢,死便不苦。

    “老婆,别怕,老公我刚刚玩的有点嗨,这会儿不能把你怎么样,明天晚上是咱们的洞房花烛夜,为夫一定让你跟小环一样,三洞齐出飞上天。”

    说罢,他一步三摇,一路大笑着离去。

    “三洞齐出……是什么?”黎落这个传统的姑娘不耻下问。

    小环作为丫鬟,很是懂的自己的本分,主人有问,当然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她用手指为黎落做了解答。

    “啊!”黎落先是脸上一红,然后捻了捻手指,还有些黏,顿时想到了什么,忙不迭跑出去洗手。

    待黎落洗完手回来,一声惊呼。

    冲上前去,将血泊中的丫鬟抱在怀里,旁边地上,有一把染血的剪刀。

    “小环,你为什么这么傻!”

    “小……姐,小姐的手可以洗……洗干净,但是小环的身子怎么……怎么也洗不干净,再也不能侍奉小姐,只能下……下辈子……”

    奄奄一息的丫鬟断了气。

    “小环!”黎落一声大喊,“为什么,为什么我们女人这么命苦!”

    想了想,又哭道:“对不起,对不起!”

    因为她知道,小环遭逢大变,心理承受能力已经到了极限。

    而她急切的跑去洗手,这么一个极其细微的动作,却是压死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

    小环觉得,是黎落嫌弃她脏。

    即便她苟活下来,也要被黎落赶走。

    还不如一死,成全了贞洁烈妇的美名。

    黎落内疚的想要死掉,接着就是无穷无尽的愤恨,她要报复。

    ……

    一直到吃晚饭的时候,杨根硕三人方才回到了餐桌上。

    龙慕云顿时义愤填膺:“杨根硕,你什么意思,这是在躲我吗?”

    除了瑶姬,杨顶天爷孙三人都是面面相觑。

    “你要这么认为,我也没有办法。”

    “你……”龙慕云惨笑,“不说了,再也不说了,我们姐妹的事儿,再也不麻烦你。”

    龙慕云捂着嘴,冲出去门,刚到门口,收到一条短信,是黎落发来的,她写道:“表姐,小环死了。”

    龙慕云大惊,连忙回过去……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